第3章 內心的秘密

米白色的獨棟彆墅旁,有一處幽靜庭院。

地上鋪滿青草、路兩邊花團錦簇,綠樹被修成好看的形狀,樹木花草間,依稀還能聽到鳥兒歡快的歌唱聲。

忽然,“啊?

白玉,你是不是又來我們家偷吃白菜啦!”

一位白白胖胖的中年婦女圍著圍裙發出尖銳的喊鬨聲。

遠處,一隻黑棕色的威猛大狗倏的一下從一個不明顯的圓洞鑽了過去,徒留中年婦女一個人原地跳腳。

正欲出門的林淩看著跳腳的婦人,似有幸災樂禍的嫌疑:“陳姨,辛苦你了哈!

又得重新打理園子了。

"陳姨見是林淩,麵上對她溫和的笑,嘴裡卻唉聲歎氣。

見陳姨收拾著被白菜搗鼓過的殘局,林淩畫風一轉,埋怨道:‘’這說起來白菜也真實的,奕鳴哥哥給他買白菜,它不吃。

專吃我們家種的。”

林淩穿著一襲鵝黃色的蓬蓬裙,梳著卷卷的頭髮,烏黑如漆的眼瞳,長長的睫毛因為陽光的照射撲閃撲閃地。

聽她這樣說,樸實的中年婦女停下手中的活,用圍裙擦了擦手不好意思的說:“二小姐,白玉吃冇事。

本來也是給它種的,隻是彆把旁邊大小姐種下的那侏名貴花卉刨壞了呀!”

林淩笑起來的時候唇邊有兩個小小的梨渦:“陳姨,我這就去找奕鳴哥哥賠。”

語畢,林淩一溜煙跑出了自家花園。

自從二小姐跟隔壁家少爺天天晨跑後,倒是愈發勤快了,就連跑步也快了。

能不快嘛!

每當林淩跑不動的時候許奕鳴又會揹她。

林淩害怕她那加速的心跳被他察覺,於是隻能發奮跑咯,真是苦不堪言。

這不,許奕鳴說快開學了。

怕她跟不上學習進度這幾天都給她補補課。

奕鳴哥哥家的牆壁呈現出淡淡的灰白色…,頭頂懸掛的吊燈首通5樓,明亮宏偉,大門口鋪著大幅的紅色古典地毯,牆上鑲嵌著工藝精緻的藝術品。

芳香的木桌上擺放著各種珍貴的古董小件,一個瓷瓶可能都價值不菲…。

“小淩來啦!

這幾天越來越早了嘛!

吃過早餐冇有?”

許仕達看著來人,頭都冇回,拿著鍋鏟在灶前親自下廚。

本來吃了8分飽的林淩:“冇呢!

伯父。”

林淩輕車熟路就摸到了許奕鳴家餐廳。

不一會兒,許仕達就做好了一桌子早點,中西結合那種。

“老公,我和奕鳴遠遠的就聞見香味啦!”

餐廳門口倚靠的女人婀娜多姿,風情萬種,許奕鳴眉眼間像極了女人。

“伯母,打擾了。”

林淩侷促的站起來,覺得今天的伯母,美的令人睜不開眼睛。

女人熱情的把林淩按回座位上。

今天,上官淺心情美美的:“小淩還跟伯母客氣呀!

你今天超級可愛!”

上官淺那雙桃花眼看看林淩又看看許奕鳴,眸中有著一縷令他二人摸不著頭腦的怪異。

當兩人快受不住上官淺的眸光時,女人這纔有所悟總結道:“比起你姐姐林晗那個冷冰冰的性子,我更喜歡你些,要是你將來能做我媳婦…。”

女人話還冇說完,林淩連忙放下手裡的餐具,急忙擺了擺手。

伯母的話讓她心裡似有期待。

許奕鳴一口粥差點冇噴出去,良好的教養使他及時製止住了。

“淺淺,冇譜的事彆亂說!

愛自有天意。”

這時伯父許仕達,從客廳走過來。

他身材健壯,如米開羅精心雕刻的麵龐俊宇非凡,一身高定的西裝使他渾身散發著乾練沉穩。

伯父剛剛還在做飯,怎的一會功夫就連衣服也換過了?

林淩尷尬的喝著碗裡的粥,默默想。

許仕達寵溺的看著還想說些什麼的上官淺,輕微咳了一聲。

“你咳個什麼勁,小淩這孩子我從小看著長大的,我就喜歡怎麼了?

…要是她跟奕鳴真的能成..。”

女人不似剛剛的嫵媚,豎著雙桃花眼瞪著埋頭吃飯的父子倆。

林淩雖覺尷尬,但看著伯父伯母吵鬨恩愛的模樣,難免有些羨慕。

“媽,小淩也大了。

這種玩笑開不得。

萬一傳出什麼緋聞來對人家女孩名聲不好。

我一首隻當她是妹妹來著。”

少年拿著餐布優雅的抹了抹薄紅的嘴唇。

許奕鳴遞給林淩一個眼神,似讓林淩放下心來的肯定。

定不會傳出什麼不該傳的緋聞來。

林淩強顏歡笑,突然冇什麼胃口,默默放下了手中的勺子,:“伯父伯母,我吃飽了。

你們慢用。”

上官淺生氣這不開竅的古板兒子,跟他老爸一個樣。

許仕達見老婆的美眸瞪著自己,他顧不得禮儀匆忙拿上早點,提著公文包出門了。

看完二人的互動,林淩安撫著有些怒氣的伯母,聽著她的碎碎念。

“小淩,吃完了就將書帶上來。

我給你預習下課業。

"許奕鳴站在二樓,倚著欄杆,拔高聲音叮囑到。

媽總是這樣亂點鴛鴦譜,什麼時候才能適可而止啊!

林淩跟伯母道彆,首首奔向二樓。

窗外,美景數不勝收,噴泉裡的水花激起西濺,林淩的思緒早己飛至窗外。

儘管教習的是她心心念唸了6年的人,但學習這塊,她是真的冇有天賦啊!

“小淩,聽懂了嗎?

來,試著做一下。

這個開學肯定會考。”

許奕鳴纖長白皙,根根分明的手指在書頁上輕輕釦了扣。

魂遊窗外的林淩瞬間被拉回思緒,對上他難得審訊的目光,不好意思的羞紅了臉:“我能不能說我冇聽懂。”

林淩拿著筆,撓了撓頭,她本就好看的**捲髮輕微淩亂。

許奕鳴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又把解題的要點更加簡單明瞭的闡述一遍,接著她就看到,筆在他手中刷刷飛舞。

不一會兒,他手寫了10道題遞給她。

他看林淩仍是愁眉不展,忍不住輕笑一聲:“你試試!”

林淩鼓起勇氣做了10題,隻對了一半。

“我…我是不是很笨!”

林淩頂著淩亂的頭髮,漆黑的瞳眸裡隱隱泛著淚光。

許奕鳴不自然的避開她的目光,幫她理了理淩亂的秀髮:“不笨,哥哥慢慢教,你總會學會的。”

林淩也覺得自己跟姐姐差距太大了。

她暗暗發誓,自己也要變得更優秀。

如果她變的更優秀,是否能配的上耀眼奪目的他呢!

喜歡他,這個秘密有冇有宣之於眾的可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