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心動

時間如白駒過隙,一晃眼就到了開學季。

“大學,我來了。”

林淩好奇的打量著車窗外的一切。

對這未知的大學生活充滿了期待。

許奕鳴瞥了眼副駕駛的林淩,嘴角的笑容綻放出大大的弧度。

“小淩,到了學校我送你去宿舍樓下吧!”

林淩深知奕鳴哥哥的魅力,憶起初中、高中那六年的陰影…這,她可不想在畢業前跟他扯上任何關係了。

試想,彆人都知道許奕鳴是她哥哥後,該會有多少人假借她手向他遞交情書。

最主要的是萬一奕鳴哥哥真的跟誰交往了,那她這麼多年的暗戀豈不是化為泡影了。

林淩想,等自己大學畢業後,就一定要勇敢,向他表白!

大學,我要努力的變成配的上他的女孩吧!

加油吧,林淩!

“奕鳴哥哥,學校附近那個公交站放我下去吧!

我都讀大學了,可以的!”

許奕鳴怎會不知她的顧慮,隻是:“答應了李叔送你到宿舍樓下的。”

林淩纖嫩的小手抹了一下鼻子:“安啦!

就這兒吧!”

許奕鳴將車停靠在臨時停車路段,幫林淩從後備箱拿出了行李箱。

許奕鳴觀察了下這裡到學校的距離,這裡距離學校約莫200米左右吧,也走不了多久。

林淩拉好行李箱,按了按頭上的藍色小帽子,生怕被彆人認出。

“我走了,奕鳴哥哥,拜拜!

到學校我發微信給你報平安!”

許奕鳴看她如此堅持,終究不放心的看著她的背影,首至她的背影消失在嘈鬨街道中。

停完車,步入校園內,道路兩旁的香樟樹枝繁葉茂。

日頭炎熱,剛好可以棲息在這片樹蔭下歇息片刻。

許奕鳴這次入學想儘可能的低調,冇有讓司機送自己來,隻是開了一輛普通的小轎車。

他以前作為學校的風雲人物有些厭煩了,這次想低調....。

“你這鄉巴佬也配和我並列全年級第二的成績?

"一個染了霧粉色頭髮長的還算嬌豔的女子狠狠揪住了另外一個泫然欲泣少女的烏黑秀髮。

少女眸中含淚,幽黑的瞳孔哀怨的看著眼前粉色頭髮的少女。

粉色頭髮少女身邊還圍著一群一看就不是好學生的男男女女。

這麼多人欺負一個女孩子,許奕鳴眉頭微蹙:“那誰配?”

霧粉色少女凶巴巴的回過頭不知是哪顆蔥多管閒事。

”你是哪根蔥,敢管本小姐的閒事!”

粉色頭髮少女始終揪著白色衣裙女孩的頭髮。

爸爸讓她考年級第一,結果考了第二還跟一個籍籍無名的少女並列的,他爸狠狠打了她一頓,她氣不過就抓著這個窮光蛋,出出這口惡氣!

“我就是年級第一,你先把人家鬆開!”

許奕鳴上前不費吹灰之力就攬過她的肩膀,將白衣裙女孩緊緊護在了身後。

白衣裙女孩憋著的淚不禁掉了下來。

霧粉色頭髮女孩這纔看清他的容貌,不免有些驚歎他的顏值!但她嘴上還很逞強:“什麼?

年級第一?

你就是名聲響徹B市的天才少年許奕鳴?‘’似乎哪裡不對,霧粉色頭髮少女冷哼著:‘’切,本小姐下次考試絕對超過你,還有你,死丫頭!

這次算你運氣好!

我們走!”

女孩其實驚歎於少年竟然能輕而易舉從她手上解救那個賤丫頭。

她覺得,冇必要和此人結下梁子。

旁邊那些小跟班們難免花癡的看著許奕鳴。

霧粉色頭髮的少女羞憤、氣惱道:“瞅你們那冇出息的樣子!”

她驕傲的揚起腦袋,領著一群小跟班疾步離去。

被救的女孩,一襲白裙沾了些泥土,白皙的臉上有五指分明的手印,一頭微卷的烏黑長髮及腰,秀氣的柳眉下一雙漆黑的眼眸,清澈明亮隻是她的眼裡佈滿了委屈與不甘,啜泣的時候唇邊淺淺的梨渦彷彿要使人陷進去般……。

她長的好像小淩?

一時,許奕鳴看得有些呆了。

“同學,冇事吧!”

回過神,他鬆開摟著她肩膀的手,尷尬的撓了撓頭,覺得有些唐突了。

女孩努力收起眼淚,撿起地上散落的書本:“謝謝你,我冇事的!”

女孩擦乾眼淚忍辱負重的站起身,匆匆離去,隻留給許奕鳴一個落跑的背影。

許奕鳴看她倔強、不屈不撓的模樣有些心動,心中還有好多問題想要問出口,卻己然不見少女的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