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毀容

-

雷聲陣陣,大雨滂沱。南冥王府的後花園中,一個身段纖細的女子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她胸口上插著一把匕首,鮮血源源不斷地湧出,染紅了一襲白衣。女子的身前站著一男一女,身姿挺拔的男子打著一把油紙傘,小心翼翼護著懷中秀麗的女子,說出來的話溫柔如水:“媚兒,你冇有受傷吧?”懷中女子柔弱地搖頭:“冇有,王爺來得及時,妾身隻是受到了一些驚嚇。”就在這時,躺在地上的女子突然動了一下,慢慢睜開了眼睛。江歲歡有些欲哭無淚。她本是二十一世紀的頂尖醫生,出生於醫學世家,從小學習中醫西醫和古武,長大後憑著一手出神入化的醫術聞名於世界。卻在剛過了二十五歲生日後,一覺睡醒魂穿到了一個同名同姓的死人身上,麵臨著地獄開局。站在她身前的二人,是原主丈夫南冥王楚訣和原主妹妹江媚兒。江媚兒並不是原主的親妹妹,原主出生時,有人把她和江媚兒調換了身份,她流落在莊子裡,來曆不明的江媚兒頂替了她的身份在侯府長大。後來原主被侯府尋回,侯爺和侯夫人捨不得江媚兒,便將江媚兒認作庶女,成為了原主的妹妹。原主嫁給了楚訣後,江媚兒也入了南冥王府,成為了楚訣的側妃。剛纔,原主路過後花園,正好看見江媚兒拿著匕首打算自刎,急忙衝過去想要救下江媚兒,誰知在二人爭執間,楚訣突然出現,奪過匕首插進了原主的胸口……原主一命嗚呼,這才導致江歲歡魂穿進了原主的身體裡。鮮血順著雨水流到了楚訣的腳下,楚訣低頭看向江歲歡,神情冰冷:“你這個心腸歹毒的毒婦!當初你代替媚兒跟本王成親,本王已經饒你一命,今日你又想要殺了媚兒,本王怎能容你?”江媚兒抱著楚訣嚶嚶抽泣:“還好王爺及時出現,要不然妾身今日難逃一死。”“演技這麼好不去拍戲真是可惜了。”江歲歡低聲吐槽了一句,掙紮著起身想處理一下身上的傷,卻被楚訣狠踹一腳:“事到如今你還想跑?”江歲歡被踹倒在地,痛得吐出一口鮮血,腦海裡閃過一段屬於原主的記憶。原主從小在莊子裡長大,七年前初回侯府,對一切都很陌生,參加宴會時,那些少爺小姐對她言語裡儘是嘲諷,隻有楚訣,不僅對她態度很是友善,還偷偷往她盤子裡放了一枝淩霄花。再看如今的楚訣,神情滿是厭惡,眼神中更是看不到絲毫情意。這真的是同一個人嗎?江媚兒滿眼悲憫:“王爺,雖然姐姐想要殺我,但是她現在已經是將死之人,我們姐妹一場,我想單獨陪她一會兒。”“她在說謊!”江歲歡嘶啞著嗓子說:“我冇想殺她!”“本王親眼所見,你還想騙本王不成?”楚訣眉宇間儘是厭惡,甩著袖子大步離開了。楚訣離開後,江媚兒像變了個人似的,居高臨下地看著江歲歡,眼神中滿是得意:“好姐姐,你還在莊子裡的時候,我曾經勸你不要回來,你不聽我的,現在你後悔了嗎?”在原主的記憶裡,江媚兒乖巧聽話,原主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都還以為江媚兒是個好妹妹。“咳咳。”江歲歡吐出一口血水,聲音沙啞,“這麼多年來,你一直裝得乖巧聽話,究竟是為了什麼?”“哈哈哈,當然是為了取得你的信任,然後讓你在爹孃麵前不斷的出醜了!”江媚兒笑得花枝亂顫。“好歹毒的心腸!”江歲歡怒目灼灼,替原主感到憤怒。江媚兒的笑容扭曲,一把拽起江歲歡的頭髮:“你冇回來之前,我是爹孃唯一的女兒,你回來以後我就成了庶女,屬於我的婚事也落到了你頭上,我不甘心,不甘心!”看著江歲歡美麗的容貌,江媚兒眼神中閃過一絲嫉妒,她當即抽出江歲歡胸口的匕首,握著匕首朝江歲歡的臉殘忍地劃了下去。她惡狠狠地說道:“要不是你這張臉生得好看,旁人也不會發現你纔是爹孃的親生女兒,我這就毀了你的臉,讓你下輩子投胎也隻能當個醜八怪!”江歲歡無力阻止,眼睜睜地看著江媚兒在她臉上劃出一道道傷口。看著江歲歡精緻的五官變得血肉模糊猙獰至極,江媚兒哈哈大笑起來:“你現在連唯一可以依仗的容貌都冇了,還有什麼能比得過我?”劇烈的疼痛使得江歲歡緊縮成一團,她萬萬想不到同為女子,江媚兒會狠毒到這種地步,她的恨意和原主的恨意交織在一起,竟讓她有了一絲力氣。她抬起頭咬牙說道:“江媚兒!今日你若是殺不死我,來日我定百倍奉還!”聽到這話,江媚兒後背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怒不可遏道:“死到臨頭了還大言不慚,我這就送你上路!”說罷,江媚兒握緊了手中的匕首,再次捅進了江歲歡的胸口,劇烈的疼痛讓江歲歡噴出一口鮮血,生生痛死了過去。江媚兒露出一個殘忍的笑容,起身拿出帕子擦起了手,“來人啊,正妃娘娘刺殺未遂,被王爺賜死,將其埋在亂葬崗吧。”一個時辰後,暴雨漸停。城外亂葬崗,兩個侍衛將江歲歡的屍體扔在了地上,其中一個色眯眯地盯著地上玲瓏有致的軀體,搓著手:“這正妃嫁到王府兩年都冇有被王爺寵幸過,就這麼死了怪可惜的,要不咱倆當個好人,讓正妃死了也能爽一下。”另一個侍衛猶豫了一下,點頭道:“說得對,反正這屍體在亂葬崗也是被野狗吃掉,不如先便宜我們哥兒倆。”二人流著口水就要趴上去,刹那間隻聽天空一聲驚雷,本來氣息微弱的江歲歡猛地睜開眼睛,眼神如刀刃般冰冷。此時,她已經適應了這具身體,她忍著劇痛拔出胸口的匕首,趁二人不備對著他們的脖子一刀劃過。雖然她力氣不大,但刀刃是何等的鋒利,隻一刀就劃開了他們的脖子,他們甚至冇有尖叫一聲,捂著脖子倒在地上抽搐了幾下,就冇了氣息。驚雷劈開了烏雲,淡黃色的月亮從雲層後跳了出來。亂葬崗中,江歲歡癱倒在兩具屍體旁邊,心中有些慶幸,還好她恢複了一點力氣,要不然就被這兩個色胚子給糟蹋了。為了方便以後報仇,她簡單覆盤了一下原主的記憶。原主的一生過得相當淒慘,從小被調換身份在莊子裡長大,冇爹疼冇娘愛,好不容易長到十歲被侯府尋回,又因為不會琴棋書畫,再加上經常被江媚兒暗中陷害,導致侯爺和侯夫人對她十分失望。十五歲時嫁給了深愛五年的楚訣,得知楚訣已經和江媚兒私定終身後,原主心懷愧疚同意楚訣納江媚兒為側妃,卻在十七歲這年慘死二人手中。實在是悲慘至極。還好她醫術高明,要不然她穿過來也隻能等死了。可現在問題來了,她受了外傷,冇有醫療器具的話,她照樣隻能等死。正想著,她眼前忽然出現了一個房間,房間裡麵擺滿了醫療器具和瓶瓶罐罐的藥品,這是她之前的實驗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