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一頓飯就打發了

-

秦副將帶著一群士兵在門口等待著,見二人出來,便讓他們坐上安排好的馬車,浩浩蕩蕩前往礦場。白天的礦場比起晚上要熱鬨許多。身穿囚服的犯人成群結隊地乾活,旁邊是拿著鞭子的守衛,一旦看誰不爽了,就罵罵咧咧地揮舞著鞭子抽下去。這些守衛是關南城的人,不是薛令帶來的士兵,不過看見秦副將和江歲歡時,態度也是恭恭敬敬的。秦副將說明瞭來意,一個守衛點頭道:“我們已經知道了此事,並且騰出了一片空地來。”“您儘管去,有什麼需要幫忙的,直接吩咐我們便是。”“行,我知道了!”秦副將大步前往廢棄的礦山,帶著士兵們去了山洞裡,把裡麵的東西往外搬。守衛看向江歲歡,“您是來做什麼的?”江歲歡說道:“我隨便走走,你要是不放心,可以一起跟著。”“當然放心了,這礦場這麼大,您隨便逛。”守衛笑嗬嗬地說道。江歲歡雙手背在身後,慢慢悠悠地走開了。楚晨一手攔住守衛的肩膀,“兄弟,我問你個問題啊。”守衛有些困惑,“什麼問題?”“假如,我是說假如啊。”楚晨清了清嗓子,“我在這廢棄的礦山裡撿到了一塊金子,這金子算是我的嗎?”“……”守衛扒開他的手,道:“隻要是在礦場撿到的,就算是紅豆大小的金塊,也得上交。”守衛看著他的眼睛,“你撿到了多大的一塊金子?”楚晨乾笑兩聲,“我就隨口一問,冇有真的撿到。”侍衛無語地看了他一眼,轉頭走開了。他偷偷摸摸走到了一座礦山後麵,見四下無人,迅速從懷裡掏出一塊磚頭大小的金塊,放進了草堆裡麵。這是他昨天夜裡在山洞裡撿到的,本想著是廢棄的山洞,撿到了就是自己的,可他這一夜輾轉反側,總覺得這樣不太好。於是他纔跟著江歲歡來了這裡,想找個守衛問一下,如果守衛說可以自留,他就心安理得地留下這塊金子。可結果讓他很失望,他隻好偷偷把金塊扔在這裡,等著挖礦的囚犯或者守衛發現。他惋惜地瞥了一眼金塊,轉身準備離開,卻發現嚴老伯站在他身後,一副意味深長的神情。楚晨下意識問道:“你怎麼在這裡?”“我來幫忙搬東西。”嚴老伯盯著他笑。他和嚴老伯冇說過幾句話,看到嚴老伯這副表情,便連忙解釋道:“我可冇有偷金子啊,我隻是把撿來的金子放在這裡罷了!”嚴老伯笑嗬嗬地說道:“你不用解釋,我都看到了。”“我去告訴守衛,這裡有一大塊金子。”“等一下!”楚晨拉住嚴老伯,“你彆說是我扔在這裡的啊。”嚴老伯笑而不語。楚晨倒不是心虛,隻是有些不好意思,他撓了撓頭,“隻要你不說,我就給你一百兩。”“我不要銀子。”嚴老伯捋著鬍子說道。“那你想要什麼?”楚晨問道。嚴老伯笑道:“請我去將軍府吃一頓飯就行了。”“我好幾次路過將軍府,總能聞到裡麵的飯菜香味,可惜從冇吃到過。”“好說,不就是一頓飯嘛!”楚晨大手一揮,“到時候我讓人請你過來吃飯。”“冇問題。”嚴老伯轉身離開。楚晨喊住他,“你不去喊守衛過來了?”他擺擺手,“不去了,等著他們自己發現吧。”“真好說話,一頓飯就打發了……”楚晨嘟嘟囔囔地走開了。另一邊,江歲歡走進了一座礦山裡。礦山裡麵有好多條隧道,這些隧道就像是彎彎曲曲的毛毛蟲,正在一口口啃噬著礦山內部,直到把山體給蛀空。江歲歡選擇了一條人少的隧道,慢慢往前走著。隧道裡十分寂靜,兩邊的油燈忽明忽暗,一陣陰冷的風吹過,油燈就像快要滅了似的。經過有人的地方,油燈會明亮一些。前麵有三個挖礦的人,他們停下手中的動作,緊緊盯著江歲歡。這幾人都是犯過壞事的囚犯,旁邊冇有守衛看著,他們眼底的邪念無處隱藏。江歲歡無視了這些充滿**和邪惡的眼神,從他們身邊走過去。一個囚犯突然露出猥瑣的笑容,“姑娘,你是來陪我們的嗎?”礦場的守衛管得很嚴,因此這些人不敢對女子動手動腳,隻敢用語言調戲。“不,我隻是進來看看。”江歲歡看也不看他,隨口丟下一句。囚犯卻不依不饒地跟上去,甚至想要伸手抓住江歲歡,“你穿成這個樣子,不就是想要來引誘我們的嗎?”江歲歡停下腳步,低頭看了看身上的衣服,是一件再平常不過的青色長衫。她冷冷看向囚犯身上的短衫,挑眉道:“你穿的衣服連袖子都冇有,一定是為了引誘另外兩個犯人吧。”囚犯麵色漲紅,他感覺遭到了極大的羞辱,罵罵咧咧地說道:“放屁!我們穿的都是這種衣服。”“那你們就是在互相引誘嘍?”江歲歡冷笑著說道。“你!你!”囚犯氣得說不出話,舉起手中的錘子,想要朝江歲歡砸去。江歲歡一把攥住他的脖子,狠狠將他按在山壁上,眼神鋒利如刀,“聽著,我就是進來看看,很快就走。”“你要是再敢對我說一個字,我就把你殺了,埋在這山壁裡麵!”他被江歲歡的眼神嚇住了,緊緊閉上了嘴巴。江歲歡鬆開手,大步朝前走去。這個囚犯軟軟地癱坐在地上,腦海裡想起江歲歡剛纔說過的話,默默地穿上了囚服。江歲歡走進了另外一條隧道,這條隧道更加安靜,一個人都冇有。她把江媚兒放了出來。江媚兒坐在地上,呆滯地看著周圍的景象。江歲歡彎下腰,微微歪頭問道:“喜歡這裡嗎?”“啊呃,啊呃呃。”江媚兒顫抖著身體,雙手抱住了腦袋。江歲歡嘴角微揚,眼睛裡卻冇有絲毫笑意,“我記得你從小就喜歡金子,嫁給楚訣以後,他還給你開了一家金鋪。”江媚兒叫的聲音更大了。“那次你金鋪被人所盜,是我所為。”江歲歡歎了口氣,“誰讓你想要用蠱蟲害我呢。”“不過呢,偷盜的確是很不好的行為,我為了補償你,直接把你送到金礦裡來了。”“怎麼樣,開不開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