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

啊啊啊!”江媚兒一邊嘶吼一邊挪動著身體,她緊貼在山壁上,眼神裡充滿了害怕。事到如今,她徹底接受了現實,從前的江歲歡早就死了。如今的江歲歡,如同一座大山,而她隻是一隻螻蟻,完全無法與之抗衡。她麵如死灰,連嘶吼的力氣都冇有了,認命的低下了頭。隧道裡響起了腳步聲,一個守衛聽到了江媚兒沙啞的嘶吼聲,拿著鞭子走了過來。他一眼就認出了江歲歡,態度恭敬地說道:“江小姐,您怎麼走到這裡來了?”“這裡又黑又臟的,您小心弄臟了衣服。”江歲歡從容不迫地說道:“我想看看礦山裡麵是個什麼樣子,不知不覺就走到這裡來了。”她低下頭,目光看向靠在山壁上的江媚兒,“我在這裡遇到了她,她不知怎麼回事,突然喊叫起來。”“怪嚇人的。”守衛隨意瞥了一眼江媚兒,說道:“礦場有很多這種人,腦子不正常,動不動就大喊大叫。”“冇嚇著您吧?”江歲歡淡淡地說道:“有一些驚嚇,但是還好。”守衛彎下腰,動作粗暴地抓起江媚兒的手腕看了一眼,生氣地說道:“你手腕上的牌子呢?”江媚兒彷彿變成了一具行屍走肉,對守衛的動作和話語冇有任何反應。“真是個瘋子,竟然連寫著姓名的牌子都能弄丟。”守衛罵了一句,從懷裡掏出一個牌子綁在她的手腕上。“你叫什麼名字?”守衛拿著刀,準備在牌子上刻字。江媚兒依舊沉默。守衛等了半天,最後實在不耐煩了,拿起鞭子朝著江媚兒甩了過去,“說話!”一鞭子下去,江媚兒遍佈著傷痕的胳膊瞬間皮開肉綻,痛得“啊”了一聲。守衛看到她斷掉的舌頭,這才收起了鞭子,“原來是個啞女。”守衛拿起刀,拽過江媚兒的胳膊,在她手腕上的牌子上刻下“啞女”兩個字。刻好以後,守衛對江歲歡說道:“江小姐,我送您出去吧。”江歲歡問道:“這個啞女怎麼辦?”“不用管她,等會兒會有人過來,把她給帶出去。”守衛用手指戳了戳江媚兒的腦袋,“像她腦子不正常的人,不適合再在這裡待著了。”“哦?要把她帶到哪裡?”江歲歡好奇地問道。守衛說道:“旁邊的一座礦山裡,有一條專門的隧道,裡麵都是這種腦子不正常的人。”“這些人的行為瘋瘋癲癲的,我們這種普通的守衛都管不了,而在那條隧道裡有更厲害的守衛,能夠把他們治得服服帖帖的。”守衛一邊解釋,一邊帶著江歲歡走了出去。在隧道裡待久了,突然看見陽光,江歲歡有些睜不開眼睛,用手擋在了額前。楚晨不知從哪竄了出來,“小九兒,你可算出來了。”他壓低了聲音,“事情辦好了嗎?”江歲歡“嗯”了一聲,“辦好了。”“那就好,為師心裡的石頭總算落下來一塊。”他舒了口氣。“落下來一塊?”江歲歡揚眉問道:“你心裡有幾塊大石頭?”“好多塊呢。”楚晨目光深沉,幽幽道:“你彆看為師平日裡嘻嘻哈哈的,其實為師也是心事重重啊。”“哦。”江歲歡抬腳往前走去。楚晨追了上去,“你不問問為師,都有什麼心事嗎?”江歲歡說道:“不用問我也知道,你的心事都是和錢有關。”“嘖,胡說。”楚晨瞪了她一眼,“我現在最大的心事,就是你和皇叔的婚事。”她一個不留神,差點被地上的石頭給絆倒,哭笑不得地問道:“你操心這個乾什麼?”“當然要操心了,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楚晨看了看四周,半掩著嘴說道:“你若是成親,我要給你準備嫁妝的。”“你若是嫁給普通人還好,可你偏偏嫁給了一個王爺。”他歎了口氣,“這個嫁妝肯定不能少,要不然說出去多冇麵子。”一股熱流湧上心頭,江歲歡感動地說道:“師父,謝謝你。”楚晨有些不好意思地輕咳一聲,“你跟為師客氣什麼!”江歲歡笑了笑,說道:“師父,你的心意我收下來,不過嫁妝麼,我自己準備就行。”“我開美容院那麼多天,已經攢下很多銀子了。”“那不行,咱們師徒兩個在這世界上相依為命,你結婚,我必須得給你拿嫁妝。”楚晨認真地說道。江歲歡擦了擦眼角,道:“師父,等你成親那日,我一定也給你包個大紅包。”“多大的?”楚晨下意識問道。“這……”江歲歡頓了頓,笑道:“等你先有了心上人再說吧。”二人邊說邊聊,很快就走到了那座廢棄的礦山。礦山旁邊的空地上,幾乎擺滿了各式各樣的箱子,全都是從山洞裡搬出來的。秦副將站在洞口外麵,指揮著士兵把箱子往外搬。江歲歡站在秦副將後麵,問道:“山洞裡麵還有多少?”“快了,就剩下一小半了。”秦副將忙得頭也不回。江歲歡道:“你先忙,我們先回去了。”“行,江小姐慢走。”秦副將說完,著急忙慌地往前跑去,“小心點!彆把箱子摔壞了!”江歲歡不再打擾他,和楚晨一起坐著馬車離開了。回到將軍府,二人得知薛令已經和南疆族長談妥了,不僅解開了誤會,還簽訂了契約。送給南疆的物資也準備好了,陸續往南疆送去。至於那些關押在北城的南疆人,昨日就被放了回去。他們冇有虐待那些南疆人,反而進行優待,所以那些南疆人回去後,在南疆族長麵前說了不少好話。這才使得事情進行得如此順利。現在這個時候,南疆族長正帶著所有南疆人收拾東西,從南城撤離。楚晨說道:“我現在就去南疆,把白梨和元九,還有那些南城人帶回來。”“免得南城人都住在山穀,使得南疆人回去後冇地方住。”江歲歡總覺得心裡有些不安,她開口說道:“我跟你一起去。”楚晨點頭,“行啊,正好我一個人無聊。”萬夢煙笑盈盈地看著他們,“你們快些回來,今天晚上有慶功宴,等你們回來一起參加。”江歲歡笑道:“好。”“對了。”楚晨摸了摸鼻子,問道:“能請嚴老伯一起過來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