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 被他拒絕了

-

可以啊,但是他應該不願意過來。”萬夢煙說道,“我之前請他過來吃飯,被他拒絕了。”楚晨在心裡吐槽了一句,這個嚴老伯真奇怪,萬夢煙之前明明請過他,他不來,結果現在又說想吃將軍府的飯。這不是純純有病嗎?不過楚晨隻當是嚴老伯後悔了,並未多想。他說道:“這次是嚴老伯主動提起的,肯定會來。”“原來是這樣,我傍晚派人請他過來好了。”萬夢煙微笑著說道。片刻後,江歲歡和楚晨二人騎著馬,一同朝著圍牆奔去。既然已經和解,就不用再偷偷摸摸從地道裡穿過去了。他們很快來到了圍牆,旁邊的士兵都認識他們,得知他們要去南疆,連忙打開了城門。“駕!”江歲歡甩動著韁繩,穿過了城門。跟北城比起來,南城的路年久失修,路麵凹凸不平,他們隻好減慢速度。路上遇見了許多南疆人,他們脫下了軍服,手上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正往另一邊的城門口趕去。這些人不明所以地看著二人,又不敢貿然阻攔,隻能看著他們從眼前跑過。快到另一邊的城門時,南疆族長和大祭司發現了他們。南疆族長皺起眉頭,“薛將軍答應了我們,在我們撤離的時候,不會派人來打擾我們。”“這兩個人又是怎麼回事?”大祭司盯著江歲歡的身影,越看越覺得眼熟,“騎在馬上的女子,好像就是那天的黑衣女子。”說完,大祭司身影迅速一閃,出現在道路中間,攔住了江歲歡。還好江歲歡跑得不快,很輕易就勒緊了韁繩,讓馬停了下來。她坐在馬上,低頭俯視著路中間的大祭司,“你為何攔路?”大祭司直勾勾地看著她,“你是不是可以抓住飛鳥的黑衣女子?”“是又如何?”江歲歡反問道。大祭司還冇說話,南疆族長慢吞吞地走了過來,“姑娘,你來這裡做什麼?”江歲歡淡淡道:“放心,我們隻是路過這裡,不會打擾你們。”“路過?”南疆族長有些疑惑,“你要去南疆?”“想必你們已經知道了,南城人如今暫住在魔古山的山穀之中,我們此次過去,就是為了把他們接回來。”江歲歡耐心地解釋道。南疆族長恍然大悟,點頭道:“去吧。”江歲歡想要前行,卻發現大祭司依舊擋在前麵,冇有要退開的意思。她不解道:“你們族長都發話了,你為何不讓開?”大祭司的語氣裡充滿了興奮,“我想再見識一次,你會如何抓住天空中的飛鳥。”“那個延虛道長已經很厲害了,可你比他還要厲害。”“……”楚晨小聲說道:“答應他,讓他漲漲見識,反正薛令他們不在這裡。”江歲歡猶豫了一下,答應了,“好吧。”“不過你們得先告訴我,延虛道長去了哪裡。”大祭司麵露為難,“不是我不說,我真的不知道他去了哪裡。”“我連他長什麼樣子都不清楚,他待在南疆的時日裡,隻有族長見過他的容貌。”江歲歡看向南疆族長。“他行蹤神秘,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南疆族長麵不改色地說話,背在身後的雙手卻顫抖了幾下。見二人都不知道,江歲歡隻好作罷,說道:“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吧。”“且慢!”大祭司著急地攔住她,“隻要你讓我見識一下你的厲害,我可以用一個寶物跟你交換。”聽到寶物兩個字,她這纔有些感興趣,“什麼寶物?”大祭司從袖子裡掏出一個白色的瓷瓶,“這是換顏瓶,隻要把彼岸花上的露水放進去,再讓人喝下去,就可以改變人的容貌。”“這麼神奇?”江歲歡驚訝地挑了挑眉,“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如果騙你,就讓我被蠱蟲啃食而死。”大祭司認真地發誓。“這個瓶子是南疆的寶物,一直封存在地底下。”“來到這裡之前,族長把這個瓶子送給了我,而我現在決定送給你。”江歲歡有些詫異,“把南疆的寶物送給我,隻為了再看一眼我如何抓住飛鳥?”“冇錯,我喜歡看。”大祭司一本正經地說道,“看到彆人如此厲害,會讓我更加有修行的動力。”“行吧。”江歲歡伸出手,指向天空中的一隻飛鳥,沉聲說道:“你看好了。”大祭司緊盯著她的手,連眼睛都不敢眨。她的手在空中輕輕一晃,手中立馬多出了一隻飛鳥來。“這次可看清楚了?”她鬆開手,飛鳥展翅高飛了。“看清楚了,實在太厲害了。”大祭司激動不已,把白色瓷瓶交到了江歲歡的手中,同時退到了路邊。“駕!”江歲歡一聲輕喝,騎馬朝前跑去。楚晨緊隨其後。二人很快來到了魔古山的山穀之中。白梨率先發現了他們,高興地迎了上來。“在這裡待得怎麼樣?”江歲歡問道。“不太好。”白梨搖了搖頭,“那些南城人本來就很餓,這裡又冇什麼吃的,所以他們都吵著鬨著要去北城。”“即使我用暴力恐嚇他們,也隻能管用一會兒,過不了幾個時辰,又會有人鬨事。”在這裡待了幾天,白梨感覺自己老了好幾歲。江歲歡安慰道:“你辛苦了。”“薛將軍已經和南疆人談妥了,南疆人很快就會回來,可以把這些人送回南城了。”“太好了!”白梨招呼身後的元九,把所有南城人喊了出來,告訴了他們這個好訊息。然而南城人的表現,卻冇有他們想象中的激動,反而麵無表情地盯著他們。人群裡,一個男子大喊道:“我們不要回到南城,我們要去北城!”“對!我們要去北城!”其他人紛紛附和,“南城破敗不堪,糧食都被南疆人吃完了,就算回去也會餓死!”“北城人生來就享受榮華富貴,同樣是關南城的百姓,憑什麼我們就得吃苦受罪?”“我們忍耐很久了,留在南城是前人的決定,與我們無關,我們應該重新選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