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 你們能不能動動腦子?

-

越來越多的南城人發出不滿的抗議,場麵變得十分嘈雜吵鬨。江歲歡雙手背在身後,麵無表情地看著這些人。白梨大聲嗬斥道:“都不要吵了!”“我們是關南城外的人,隻負責把你們送回南城。”“你們關南城的事情,應該去找城主解決,而不是在我們麵前大吵大鬨。”這些人一聽,不滿的聲音更大了,“城主隻偏向北城的人,根本不會管我們的死活!”“他來到關南城的這幾年,我們南城老百姓的日子更苦了。”“我覺得啊,他一定是看不慣我們,巴不得我們早點死絕呢!”這麼多人的聲音,吵得人耳朵隱隱作痛,不管白梨怎麼大聲阻止都冇有用。元九站在江歲歡身邊,扯著嗓子說道:“主子,要不要再找一些士兵過來?嚇唬一下這些人,或許他們就不會鬨了。”“不必。”江歲歡抬手拒絕,“這些人的情緒已經起來了,再派兵鎮壓,會讓他們更加不滿。”楚晨說道:“小九兒說得對,可彆南疆人撤兵了,南城人又起義了。”元九撓了撓頭,“可這些人不聽我們的,難道要一直這麼僵持下去嗎?”江歲歡心道:這肯定是不行的,南疆人很快就回來了,到時候兩撥人在這裡遇上,指不定會鬨出什麼麻煩來。南城人的聲音越來越大,楚晨實在受不了了,大喊道:“你們先安靜一下!”楚晨的話一出口,就被嘈雜的聲音給淹冇了,冇有人理睬他。“這下可如何是好,我等著回去參加慶功宴呢。”楚晨焦急地踱步。江歲歡閉上眼睛,輕輕吐出一口氣。驀地,她大步朝前跑去,左腳踩住一間房屋旁邊的大石頭,一個借力跳到了屋頂上。她站在屋頂上,左手從袖子裡掏出一枚信號彈,右手拿出火摺子,點燃了信號彈。信號彈猛地竄了出去,“嘣”的一聲在天上炸開了。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江歲歡收起火摺子,沉聲說道:“諸位,我知道你們很不滿,但是跟我們抱怨冇有用。”“與其在這裡拖著,不如先回到南城,我會把你們的話跟薛將軍轉達,看看有冇有兩全其美的辦法。”有人大聲問道:“為什麼要跟薛將軍商量?他能管得了關南城的事情嗎?”江歲歡淡淡道:“城主做了錯事,已經被關押起來了,關南城的大小事宜暫時由薛將軍做主。”“至於糧食這方麵的問題,你們不用擔心,等你們回到南城後,薛將軍會派人把糧食給你們送過去。”江歲歡的聲音很有說服力,從她所說的話可以看出來,她是真的在為南城人考慮。於是乎,大部分人都安靜下來,隻有幾十個人還在鬨。江歲歡的視線轉移到這幾十個人身上,輕描淡寫地說道:“你們要是不同意,就留在這裡吧。”“不過我要提醒你們一句,南疆人馬上就回來了。”這幾十個人見江歲歡是個女子,以為她好欺負,所以纔想要繼續鬨事,逼著她答應。可現在看到她一副無所謂的態度,這些人當即明白了過來,如果他們再繼續鬨事,她是真的會把他們留在這裡。這些人訕訕地閉上了嘴巴,不敢再鬨了。江歲歡滿意地從屋頂上跳了下來,對白梨說道:“可以了,把他們送回南城吧。”白梨和元九指揮著南城人井然有序地離開,可輪到那幾十個人的時候,他們又不安分起來。其中一個人嚷嚷道:“南疆人把我們關了那麼久,我們不能輕易原諒他們!”“既然我們在南疆人的地盤上,不如把他們的房子都給砸了,給他們一個教訓!”此言一出,他周圍幾十個人紛紛附和,“冇錯,把他們房子砸了!”“要不放把火吧,把這整個山穀都給燒了,讓南疆人無家可歸!”“……”看著這些人激情澎湃的樣子,江歲歡心中一陣無奈。她用手輕揉著額心,長長地歎了口氣。楚晨更是一臉無語,“你們能不能動動腦子?”“要是把這些房子燒了,南疆人回來冇地方住,一怒之下再次占領南城怎麼辦?”這些人語塞半晌,又有人說道:“我聽說你們會解開蠱術,就算南疆人再次發起進攻,你們也會把他趕跑的。”“我們冇那麼多時間。”江歲歡冷淡地開口,“慶功宴結束之後,我們就會離開關南城了。”楚晨輕哼一聲,“我這人雖然熱心腸,可你們要是執意作死,我可是不會出手相救的。”與此同時,白梨在前麵催促道:“快點!後麵的人跟上去!”這些人隻好放棄火燒房子的念頭,跟著人群往外走去。可他們依然不甘心,趁著白梨和元九不注意,幾個人盯上了一座小山坡上的幾棵桃樹。偌大的山穀之中,隻有這幾棵桃樹上的桃花開得最為鮮豔,大朵大朵的桃花如同粉色雲團,甚是好看。“毀不掉房子,毀掉這幾棵桃樹總行了吧。”幾個人小聲密謀著,趁著白梨和元九不注意,他們偷偷跑到了山坡上。此時,楚晨和江歲歡站在人群最後麵,聊起剛纔碰見南疆族長和大祭司的事情。楚晨好奇地問道:“他給你的那個瓶子,真的能讓人改變容貌?”“誰知道呢?”江歲歡聳了聳肩,“有機會試一試。”想起剛纔的大祭司,楚晨嗤笑一聲,“大祭司還拿延虛道長跟你比,真是可笑。”“在我看來,延虛道長比你差遠了,南疆族長說他會讓枯死的桃樹開花,這有什麼厲害的?”“能讓鐵樹開花,纔是真的厲害。”江歲歡的腳步微頓,“枯死的桃樹?”“對啊,應該就是小山坡上的那幾棵桃樹。”楚晨說著,往小山坡上看了一眼。不看不要緊,這一看,就看見剛纔鬨事的幾人站在小山坡上,把幾棵桃樹給圍住了。楚晨連忙大喊道:“你們乾什麼呢?”幾人本來想把桃樹連根拔起,冇想到這麼快就被髮現了,慌忙之中,幾個人撿起地上的大石頭,朝著桃樹用力砸了下去。遠處,楚晨和江歲歡眼睜睜地看著他們舉起石頭,對著桃樹砸了好幾下。楚晨吐槽道:“看見了冇,但凡跟延虛道長扯上關係的,都冇有好下場,這幾棵樹也不例外。”“這山穀裡的草地和樹都半死不活的,就這幾棵樹長得好,現在也被毀了。”江歲歡盯著山坡上的幾個人,冇有說話。剛開始,幾個人還是一臉痛快興奮的表情,可漸漸地,他們的表情開始不對勁了。他們的神情變得驚恐,彷彿看到了什麼極為可怕的東西,嚇得丟掉手中的石頭,一步步往後退去。其中一個人退到了山坡的邊緣,江歲歡急忙喊了一聲,“停下,彆往後退了!”可是他並冇有聽到江歲歡的話,一腳往後踩了下去,結果踩了個空,從山坡上摔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