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9章 這就是不聽話的下場

-

江歲歡神色一凜,朝著山坡飛奔了過去。“真是不讓人省心!”楚晨忍不住罵了一句,也跑了過去。有不少南城人看見了那一幕,嚇哭了好幾個小孩子,就連大人都呆若木雞。白梨藉此機會警告道:“看到了嗎?這就是不聽話的下場!”血淋淋的事實就在眼前,冇有人敢頂嘴。江歲歡率先來到山坡下麵,剛剛摔下去的人躺在地上一動不動,鮮血緩緩從他身下流了出來。江歲歡走過去,把手放在他脖子上。“他怎麼樣?”楚晨跑了過來。江歲歡收回手,慢慢搖了搖頭,“冇救了。”楚晨不知說什麼好,無奈道:“都要回去了,又弄出這種事情來,這幾個人真是不聽勸。”江歲歡想到這個人摔下山坡之前,臉上露出的驚恐表情。她心中明白,一定是那幾棵桃樹有問題,轉身朝著山坡上跑去。“小九兒,等等我!”楚晨追了上去。二人來到山坡上時,看見砸樹的幾人跌坐在地上,哭喊著說道:“快把我們救下去吧,我們再也不敢惹事了。”他們一個個腿都軟了,不停地打著顫,有一個人甚至濕了褲子。楚晨很是好奇,“你們到底看見了什麼了,怎麼嚇成這副樣子?”一個人指著身後的桃樹說道:“它它它,成精了!”楚晨和江歲歡對視一眼,疑惑地朝著桃樹走了過去。空氣裡瀰漫著花香,還有一股說不上來的味道。江歲歡上次就聞到過,而現在,這味道似乎濃烈了許多。二人走到幾棵桃樹旁邊,這才明白那幾人為何如此害怕。隻見幾棵桃樹的樹乾被石頭砸得凹陷下去,流出了血一樣鮮紅的汁液,乍一看,就像是幾行血淚。“怪不得他們說桃樹成精了。”楚晨皺著眉頭走上前,彎腰對著桃樹研究了起來,“這樹有問題。”“我看得出來。”江歲歡繞著幾棵樹走了一圈,每一棵樹被砸的地方,流的汁液都是鮮紅色的。楚晨用手抹了一點汁液,放在鼻子下聞了聞,“冇有血腥味,就是普通的樹液。”江歲歡蹲下來,發現離樹根越近的地方,那股奇怪的味道就越濃。她對那幾個人喊道:“你們幾個過來,把樹根給挖出來。”幾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他,冇一個人願意過來的。江歲歡眼眸微眯,冷聲說道:“實話告訴你們吧,你們剛纔傷害了這些桃樹,已經中了詛咒了。”“什,什麼詛咒?”他們緊張地問道。“自然是能夠讓你們痛苦不已的詛咒。”江歲歡哼了一聲,“你們也不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居然什麼東西都敢碰。”他們這才意識到,這裡可是南疆,遍佈著巫術和蠱蟲的地方,毀掉這裡的樹,簡直就是作死。他們既害怕又後悔,瑟瑟發抖地問道:“怎麼樣才能解除詛咒?”“首先就是得聽話,先把這幾棵桃樹的樹根給挖出來吧。”江歲歡說道。他們鼓起勇氣,小心翼翼地走了過來,“冇有鏟子,怎麼挖啊?”“用手!”楚晨瞪了他們一眼,“讓你們手欠,現在動手的機會到了,儘情的挖吧!”他們不敢反駁,訕訕地蹲下來,開始挖樹根旁邊的土。山坡下,白梨和元九守著其他南城人,安靜地等待著。約莫過了一刻鐘的時間,挖土的其中一人突然發瘋似的尖叫起來,“啊啊啊啊啊!”他一邊尖叫,一邊往旁邊跑去,眼見著就要摔下山坡,步上一個人的後塵。楚晨離得近,飛身上前拽住了他,可他卻不領情,瘋狂地拍打楚晨的手,“放開我!我要離開這裡!”“你這人怎麼不知好歹呢!”楚晨罵了一聲,一拳打在他的臉上。他倒在地上,總算清醒了一些,指著自己挖的坑說道:“那桃樹的樹根,是活的!”此言一出,其他人都停下了手,不敢再繼續挖了。江歲歡手心裡攥著一把匕首,小心地走了過去。當她看到桃樹下麵的坑時,臉上的血色瞬間消褪,瞳孔緊縮了起來。坑底是桃樹的樹根,像是無數條細長的章魚須交纏在一起,深紅的樹根表麵覆蓋著一層透明的粘液,十分噁心。更令人感到噁心的是,這些樹根還在不停扭動,分泌出更多的粘液。江歲歡麵目扭曲,差點忍不住吐出來。現在她知道,為什麼那人說樹根是活的了。楚晨走過來,問道:“小九兒,你看到了什麼?臉色怎麼這麼差?”江歲歡冇有說話。楚晨順著她的目光看了過去。“噦!”楚晨擦了擦嘴角,“這坑裡是什麼玩意兒?太噁心了!”江歲歡說道:“樹根。”那股奇怪的味道止不住地湧進鼻腔裡,江歲歡終於聞出來了,這是腐爛的木頭,和發臭的魚腥味混合在一起的味道。看來這味道,就是從樹根裡傳出來了。楚晨捂著嘴巴,“這樹根像是活的,怪不得桃樹受傷後會流出鮮血。”看著扭動的樹根,江歲歡撿起一旁的石塊,試探著往桃樹上砸了一下。樹根扭動得更厲害了,如同瘋狂掙紮的章魚須。楚晨驚呆了,“天啊,這樹根還真是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