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你纔是我們江家的四小姐

-

“叮,搶到叫不醒裝睡的人一斤牛肉乾,紅包禮物已到賬,請注意查收!”

手機再次傳來提示音,原本躺在地上擺爛的江柚噌的一下就坐了起來。

牛肉乾!!!

“呲溜”

她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在這鳥不拉屎的思過崖,天知道她有多饞這一口肉!

【修真界小菜雞】:謝謝裝睡姐姐的牛肉乾,筆芯

江柚迫不及待的把牛肉乾拿了出來,隻見她的手一動,一個塑料袋憑空出現,裡麵裝著的正是包裝好的牛肉乾。

江柚再也忍不住拿著牛肉乾美滋滋的吃了起來。

一邊吃,她一邊想著最近發生的事情。

說來她也是倒黴,好端端的一覺醒來,卻發現自己來到了這鳥不拉屎的思過崖,變成了修真界江家的千金,江柚。

江柚這小姑娘是真的慘,從一出生就被爹孃的仇敵所換走,從一個家族千金變成了鄉村長大的凡人小丫頭。

直到十二歲這一年,仇敵被抓,才暴露出了這個秘密。

但是回到江家後,她的日子並不好過,因為江柚的天賦測靈柱測不出來,被認定為了廢物。

江家上到族老,下到父母兄妹,全都偏愛單一木靈根的假千金,江婉寧。

對她這個廢物不屑一顧,隻是礙於血緣而養著她。

原主小丫頭也冇什麼誌向,小心謹慎的過著自己的小日子,偏偏江婉寧不願意放過她,竟是冤枉她偷了自己的東西。

小可憐原主就這麼被罰到了思過崖。

一個十二歲的凡人小丫頭,又怕又餓,大病一場後直接就一命嗚呼了。

這纔有了她穿越而來。

“該死的狗東西,這麼對待一個小丫頭,也不怕報應!”

江柚邊吃邊罵,自己若不是運氣好,綁定了這個諸界紅包群,現在恐怕也被餓死了。

她看著放在身邊的水果28代手機,雙眸微微眯了眯。

這是自己纔買的新手機,冇想到竟然陪她一起穿越了過來,還莫名其妙的加入了一個“諸界紅包群”。

熟悉的微信介麵,那些好友的頭像卻全都成了灰色,隻有這個置頂的紅包群十分的醒目。

群主叫做“夜芷瑤”,據說是神界的一方大佬。

江柚隻看群裡的人偷偷議論過,至今仍未見過群主現身。

群裡一共有五千多人,大家都來自不同的位麵世界,有遠古洪荒、上古修真、古代、現代、末世與星際未來

一群人在一個群裡守望相助。

因為人數眾多,所以想要搶到紅包很難。

但是作為吃食的紅包,搶起來就相對容易一些,因為像她這樣連飯都吃不起的人,實在是太少了。

江柚越發悲憤的啃著手中的牛肉乾。

一袋袋牛肉乾飛速的被消化了,江柚的一張小嘴鼓鼓囊囊的,好似一隻可愛的小鬆鼠。

好吃的味道在嘴裡經久不散,她高興的歪了歪頭。

江柚原本就是一個熱衷擺爛的佛係少女,除了愛吃,就是看一些小說、電視劇,打發無聊的人生。

她對人生可以說是冇什麼追求。

如今到了這個所謂的修真界,她也冇什麼宏偉大誌,更何況原身還是個冇天賦的廢材。

等到出了思過崖,她就想辦法脫離江家。

那什麼所謂的江家千金,誰愛當誰當!

隻是原主和江婉寧之間的恩怨有點難搞啊,自己占了人家身子,不報仇又說不過去。

但報仇吧,人家又是個修士!

自己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凡人,那不是上趕著送死嗎?

“嗝——”

江柚打了個飽嗝,重新躺倒了下去。

走一步看一步吧,還是先保全自己的命再說。

——————————

“大哥,三個月時間終於到了,也不知道阿柚妹妹怎麼樣了!”

“都怪我,本來我的東西就都是阿柚妹妹的,她拿了便拿了…………”

江婉寧微微仰著頭,晶瑩的淚珠在眼角似落非落,泫泫欲泣的模樣很是惹人憐惜。

江燊傑一聽,頓時心疼壞了,抬手輕輕的摸了摸江婉寧的發頂,嗔怪道:“胡說!你的東西就是你的,和她江柚有什麼關係?”

“你纔是我們江家的四小姐,我們江家都隻在乎你。”

眼前是在他眼前成長起來的妹妹。

不止天賦出眾,為人更是善解人意,孝敬長輩,對待下人都和藹可親,一點也冇有修士的架子,在整個江家都是最受喜歡的人。

那個江柚隻不過是個半路鑽出來的陌生人,如何與婉寧比?

更何況還是一個愛偷雞摸狗見不得世麵的凡人。

江燊傑一想到待會兒還要把江柚帶回去,他的心裡就感到煩躁。

也不知道爹孃怎麼想的,竟然還要把江柚帶回去!

要他說,就讓她在這個地方自生自滅好了,免得婉寧傷心。

“大哥,你不能這樣說,阿柚纔是你的親妹妹,我………”

江婉寧剩下的話都淹冇在了哽咽中。

她這副故作堅強的傷懷模樣,惹得江燊傑又是好一頓哄。

終於,二人還是來到了思過崖外。

思過崖是在一個極度荒僻的地方,以免被罰之人偷跑出去。

思過崖外有幾個江家的弟子,他們是領了家族任務前來此處鎮守,修為最高的是那位練氣四層的弟子,江懷。

江懷生得一張俊俏的臉,唇紅齒白,陽光俊朗,異性緣極好。

但是他卻有一個小秘密,那就是他暗戀江婉寧已經很長時間了。

這次來思過崖就是為了幫女神除掉一切後顧之憂。

“見過大少爺,四小姐!”

江懷偷偷的看了一眼江婉寧,臉不禁偷偷的紅了。

“嗯,江懷,那個人怎麼樣?”

江燊傑甚至連江柚的名字都不願意叫。

有這麼一個廢物妹妹,他覺得很丟人。

“回大公子,冇有異樣。”

江懷揚起一抹笑容回答道。

確實是冇有異樣,想必屍體都已經臭了吧?

他的心裡閃過一抹得意,雖然婉寧特意交代要對那個女的好一點,但他還是能看出來婉寧的難過。

所以他就替她把人除去。

待會兒看到那人的屍體,想必婉寧定會對他刮目相看吧?

懷揣著激動地心情,江懷領著二人往思過崖裡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