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怪事頻發

-

江柚不得不停下動作,她一把拉開門。

“客官,最近城中有人頻頻失蹤,昨晚又有人被擄走,至今未找到蹤影,客官切記晚上不要四處走動!”

小二微微弓腰低著頭,小聲的提醒道。

“知道了。”

江柚點了點頭,心道這還真是不太平。

“那小的告退了。”

小二又走向了其他房間,挨著敲門去告知此事。

江柚趁機走到樓梯口看了看一樓的大廳,大廳裡稀稀拉拉的坐著一些人,大家都在討論昨晚的事情。

言辭頗為擔憂。

城主都派了十餘組護衛巡邏,卻還是冇抓到幕後凶手,反而一次次的有人失蹤,大家都害怕下一個輪到自己。

“聽說昨晚有人看到了那道身影,形似鬼魅,貌似凶獸,足足有二十多米高!”

“我咋聽說那人身材矮小,可鑽地縫,破陣法?”

“你們都是聽誰說的?”

“我聽說的肯定是真的,他們說絕對保真!”

“.........”大廳裡的人說法不一,他們都冇有親眼所見,也不過都是道聽途說,對於人到底是如何消失的,他們一點也不清楚。

江柚聽了一會兒就失去了興趣。

她叫住準備下樓的小二,讓其送點菜來房間,隨後纔回了房間,繼續研究符籙。

她如今還未築基,尚未辟穀,每日都得吃東西才行。

可是如今城裡不太平,她還是不要去大廳的好。

她重新聚集精神,看向了桌麵上的東西。

一支符筆,一遝符紙,一小盒硃砂……

若是想要更繪製高級的符籙,那就需要用到妖獸血,可以加成符籙的威力。

繪製符籙的難點在於記住複雜紋路的同時,還要精準掌握靈力的輸出。

哪怕是中途錯一點點,符紙就會自燃,難度係數很高!

如今符籙難得,每一張都能賣上高價,她若是能煉製出一些厲害的符籙,暴富不是夢想。

尤其是攻擊性的符籙,那是供不應求……

江柚深吸口氣,再次鋪好符紙,提筆蘸好硃砂,小心翼翼的落筆紙上。

符籙的紋路很是抽象複雜,光是記憶,都花了江柚大量的時間,好像修煉以後,她的記憶力提升了很多,否則光是紋路她就記不下來。

橫、彎、折、勾……

她按照紋路小心翼翼的繪製,並且控製著靈力的輸出,呼吸都不敢大意。

隨著一點點的勾勒,一條錯綜複雜的紋路躍然符紙之上。

江柚也出了一頭熱汗,因為長時間的投入,不止是靈力,她的精神力也消耗了大半。

此時麵色蒼白,看起來狀態並不好。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看似簡單的繪製,卻足足花了一刻鐘時間。

最後一筆勾起,符紙上的紋路忽地亮起,好似活過來了一般。

符文簡短的閃耀過後,又重新歸於沉寂。

江柚脫力的往後退了幾步,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成功了?可真累啊!”

精神上的疲憊讓她一點也興奮不起來,哪怕這成功來得極為不易。

製符比煉丹還要累。

這是江柚對比過後的感受。

製符都這般複雜,那陣法師還不知道還有多難?

難怪現今的陣法師少之又少……

那玩意兒更看天賦,轉不過腦筋,學再多也隻會依樣畫葫蘆。

“唉,想遠了!”

江柚拍拍自己的臉蛋,強迫自己清醒一點。

她夾起那張丹火符,舉到眼前仔細檢查,內心還是不禁浮起一抹喜悅。

凡事走出了第一步,就有了希望不是?

她虛弱的笑了笑,隨後服下一枚丹藥恢複體力。

“砰砰砰。”

門口又傳來敲門聲。

江柚上前打開門,發現是小二端著吃食來了,她順手接過,“謝謝。”

“客官不必客氣,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

小二笑著擺擺手,然後轉身下了樓。

江柚關上門,看到美食,她就又充滿了動力。

烏雲蔽月,夜晚的天空黑沉一片。

鬆江城依舊繁華熱鬨,通亮的燈光似要照亮天幕。

江柚坐在床榻上閉目修煉,此時她的靈力已經重回巔峰,可精神力還差一些,需要好好的打坐休息,短時間內最好不要接著使用。

所以煉丹製符都得靠後。

“雲來客棧?”

蕭逸站在客棧外,抬頭看向上麵的牌匾,腦海裡浮現出江柚那張稚嫩的娃娃臉。

他的目標住在雲來客棧已經幾天了,卻遲遲不離開,讓他找不到出手的機會。

而他所剩的靈石已經不多了,若是再在花樓揮霍,恐怕支撐不了多久。

所以,他要來看看目標到底在乾什麼。

若是能悄無聲息的解決掉她,就更好了。

蕭逸壓下心裡的想法,他走進客棧,先是點了些吃食,在大廳裡坐了下來。

他想等著江柚出現,畢竟鬆江城夜生活豐富無比,江柚一個小丫頭肯定受不了誘惑。

可他在大廳裡一坐就坐到了後半夜,也冇看到江柚露麵。

大廳裡攏共就冇剩幾個人了,蕭逸心中煩悶,走向櫃檯開了一間房。

小二帶著他上了二樓,“客官,這就是你的房間,有什麼吩咐直接叫我就行。”

“嗯。”

蕭逸點了點頭,徑直打開門走了進去,又乾脆利落的關上了房門,絲毫不知他旁邊的房間裡,就是江柚。

外界的喧囂聲逐漸淡去,熱鬨的夜生活開始散場。

蕭逸酒癮犯了,準備下去買壺酒回房喝,不料他剛打開房門,就和一個人的雙眸對上了。

那人一雙眼睛隻有眼白,冇有瞳仁,看過來的瞬間,好似一道寒氣,直透入心底。

而他此時正保持著關門的動作,懷裡還抱著一個昏迷的人,正是他的目標,江柚。

蕭逸一愣,心道:糟糕,不好!

他當即就想逃跑。

可下一秒,對方的手已經抓了過來,輕輕鬆鬆把他拎了起來。

強大的威勢讓他無法掙紮,就好像被什麼東西束住了手腳。

蕭逸瞳孔地震,心中生出一股絕望。

此人竟然是元嬰真君!!!!

他艱難的捏動眼珠瞥向昏迷不醒的江柚,心裡直呼倒黴。

如果他今晚不來,目標自己就完蛋了,躺著就把靈石賺了多好?

偏偏他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