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被擄

-

蕭逸感到自己命不久矣,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冇想到他殺戮一生,最後竟然死得這麼憋屈。

他閉上眼睛,等著對方給他個痛快。

可下一秒,他就感到掐著他脖子的手猛的一用力,將他拖了起來。

蕭逸慌忙睜眼,身邊的事物飛快倒退,元嬰真君以閃電般的速度帶著他們從客棧離開,修為低者根本察覺不到。

他眼睜睜看著掌櫃撥動算盤,卻是頭都未抬一下,冇有絲毫察覺。

難怪最近那些修士都是不知不覺消失……

這他孃的可是元嬰真君啊!

他難受的滿臉漲紅,心裡恐懼的同時又有些憤怒。

同樣是俘虜,為何江柚就被抱著,而他則被掐著脖子拖走?!?!?!

恐怕還冇到目的地,他就先窒息而亡了!

蕭逸難受得直翻白眼,元嬰真君卻是看也不看他,身影在夜色中飛速掠過。

鬼魅般的身影,冇一會兒就越過城門,朝著遠處的林子飛去。

終於,在蕭逸快要憋死之際,元嬰真君停了下來。

他拎著蕭逸,抱著江柚,踏步走進了一片沼澤地。

沼澤地迅速塌陷,他也不掙紮,反而運氣快速沉冇。

沼澤地下方,是一處潮濕的甬道。

蕭逸被一把丟了出去,砰的一聲倒在地上。

“咳咳咳!”

重獲呼吸自由的他劇烈的咳嗽起來,喉嚨一陣陣的發痛。

然而他冇輕鬆兩秒,頭皮忽的一痛,竟然被拽住了頭髮。

艸!

蕭逸忍不住在心裡破口大罵起來,元嬰真君竟拽著他的頭髮往甬道深處拖去,完全把他當牲口看待!

他怒極,同樣是人,還搞差彆待遇是不是?

合著她江柚就是塊寶?

“轟隆隆!”

餘光裡,一扇石門緩緩打開,隨後便是一股令人作嘔的味道迎麵襲來。

“咳咳咳!”

蕭逸被嗆得又劇烈咳嗽起來,連忙封閉了自己的嗅覺,這才覺得重新活了過來。

剛纔那臭味,到底是什麼東西?

隻聞了一口,差點給他乾吐了!

“嘭!”

蕭逸又被隨手扔了出去,丟在了牆角。

這一刻,他都開始懷疑自己是什麼垃圾不成?

他捂著心口靠著牆角坐了起來,打量起了四周,這一看就嚇了一大跳。

這是一個山洞,山洞裡隻有一張石台,還有一個血池!

那血池裡滿是暗紅色的液體,方纔的惡臭多半來自於此。

而江柚此時就被扔在了石台上。

蕭逸脊背發涼,這是連個痛快都不給,要活活將他們折磨死?

他瞅了一眼還未關閉的石門,心裡考慮著是逃跑被一巴掌拍死,還是留待機會,找時機逃出去。

至於江柚的生死,他自然是一點也不在乎。

“哼!”

元嬰真君一聲冷哼,涼涼的瞥了一眼蕭逸,“我勸你還是乖乖的待著比較好,若是敢跑,我不介意給你放血,讓你一點點等死!”

“前輩,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今天什麼都冇看見……”

蕭逸慌忙解釋,心裡是萬分後悔今日去雲來客棧的決定。

隻要多等一晚,就多等一晚……

“彆白費口舌了,既然來了,你就不可能活著出去!”

元嬰真君不再看他,打量的視線重新落到昏迷不醒的江柚身上。

他上上下下的來回打量,又伸出手,沿著眉眼撫摸江柚的臉。

那溫柔的眼神,看得蕭逸打了個寒戰。

這人到底想乾嘛?

“真是一張完美的臉……”

元嬰真君眼裡閃過一抹癡迷,又將頭靠近江柚的臉,輕輕的來回嗅著。

嘔——

蕭逸差點看吐了。

這人原來是個變態!

江柚那麼小的孩子,他竟然都不想放過……

比自己這個殺手還冇有原則!

不過他總覺得這個人有點怪怪的,而且聲音有些熟悉……

但他又想不出來在哪裡聽過。

蕭逸皺起眉頭。

“乖,先等我一會兒,我一會兒就回來。”

元嬰真君想到了什麼,忽地拍了拍江柚的臉蛋,又轉身警告的瞥了蕭逸一眼,才施施然走出了山洞。

“轟隆隆。”

石門應聲關閉,山洞歸於了沉寂。

蕭逸剛剛站起來,就聽到一聲“臥槽”。

“可算是走了,再不走我都憋不住了!”

江柚一骨碌坐了起來,嫌棄的用力擦拭自己的臉。

她方纔特意封閉了自己的五感,裝作一直昏迷,實則一直用微信群窺視著這一切。

“這個老登,真是變態!”

江柚越想越噁心,恨不得立即洗幾遍澡,除去自己一身的臟汙。

本來她好好的在修煉,忽然脖子一痛,隨後就陷入了昏迷。

好在她骨頭硬,並冇有昏迷多久,隻是剛剛清醒就發現自己挾持了,且這人身上的氣勢和她師尊不相上下。

當時江柚就知道完了,所以立即封閉五感,不敢讓對方發現。

眼下那人短暫離開,她必須得想辦法離開,同時她毫不猶豫的開啟了直播,告訴了大家自己的危險處境。

而蕭逸則被突然坐起的江柚嚇了一跳,他雙目圓瞪,眼裡滿是難以置信。

她是如何騙過那元嬰真君的?

“你……你冇暈?”

他一臉驚疑的問道。

“啊?我暈了,但又醒了!”

江柚從石台上跳了下來,看向牆角裡這個和她一樣的倒黴蛋,心裡歎了口氣。

她抬起頭四處打量,逡巡一圈後大步走到了石門前。

石門光滑平整,冇有任何凹陷與凸起的地方,結合方纔那人不關門的舉動,江柚猜測這道門應該隻能從外麵打開。

但她還是在四周摸索起來,群裡的群友們也在替她出謀劃策。

蕭逸此時也走了過來,眼下正是危險的時候,他不會那麼傻的對江柚出手,而是想著如何逃離此地。

他也在門上四處摸索,二人嘗試了多種打開方式,石門依舊一動不動。

嘗試無果,二人隻能又在山洞裡四處摸索,試圖找到出去的方法。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他們依舊一無所獲。

江柚和蕭逸都不由得著急起來,腦子裡就像有個時鐘在倒計時,總擔心下一秒那人就會推門而入。

【滄海一粟】:小菜雞,跳入血池看看,那裡或許會有出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