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劍魔蕭黎 》 第22章

《不朽劍魔蕭黎》震撼來襲,是一本人物性格討喜的精編之作,書荒的小夥伴們看過來!...《不朽劍魔蕭黎》第22章免費試讀“蕭……黎……”二長老陳基山也是身心俱顫。

“滾開,否則死!”蕭黎衝著身前二人冷冷出聲。

“蕭黎,從現在起,你便是我月華宗內門弟子,薑妙玥任你處置。”這一刻,陰陽二老之一的陽老出聲,作出表態。

而這一句話,也落在了薑妙玥的耳中。

月華宗派來做自己護道者的陰陽二老,居然……

“陰陽二老……”

轉頭望向那二位老者,薑妙玥的臉上充滿著苦楚。

自己,就這樣被拋棄了。

“爺爺……”薑妙玥再而望向生死台下的薑無極。

卻是見到,薑無極的老臉已是麵如死灰,流露著絕望。

大長老嚴越與二長老陳基山身體同時一動,往兩邊退開,為蕭黎讓出了一條路。

“蕭黎,恭喜你啊,你已是內門弟子,tຊ接下來,就可以帶著小櫻兒,去宗門找司馬神醫看病了。”

大長老嚴越笑著說。

抓住了蕭黎這一點突破口。

這,或許能成為他迴心轉意的希望。

“哈哈,引動天地異象,領悟劍道,凝鍊劍體,不錯,不錯,不錯。”

忽在這時,一道蒼老的大笑聲在這片天地響起。

“不過,這小妮子的七竅玲瓏心,若交給那個庸醫「司馬孔方」醫治,無非是帶著她去送死罷了。”

人們見到,一名身穿破舊道袍的老道從上而落,落在了生死台上。

這個老道,正是蕭黎前日遇到的那個醉酒老道。

老道的懷中,抱著一名十歲小女孩,蕭黎的妹妹,蕭櫻。

“哥~~~”蕭櫻對著蕭黎,發出一陣虛弱的呼喊。

蕭黎身體一顫,隨即轉頭。

他見到,妹妹此刻麵色煞白,身體不停地抽搐,麵露無比難熬之色。

蕭黎手中的劍旋即一指,指向了那個老道,冷聲喝道:“你對我妹做了什麼?”

“我可冇做什麼,是她閉塞的七竅玲瓏心發作了。若不是正巧遇到貧道,她現在已經歸天。”老道說。

“哥~是……是真的……是他……救了……櫻兒……”蕭櫻對蕭黎顫聲道。

“養心丹呢?你身上不是還有五枚養心丹,快吞服啊。”蕭黎連忙對蕭櫻說。

那一夜在藥房殺了張瑜,藥櫃中搜出一個藥瓶,裡麵有六枚養心丹,當時給妹妹吃了一枚,理應還剩五枚。

“吃……吃了啊……哥……”

“她的七竅玲瓏心完全閉塞,已凝生七股毒血,養心丹這等低劣藥物,已壓製不住。”老道士說。

蕭黎一聽,連忙衝著這老道士拱手,懇求道:“還望前輩救治我妹妹。”

“救她可以,不過貧道有一個條件,入我清微宗。”老道士說。

“入清微宗?”

“清微宗是哪個宗門啊?怎麼從來冇有聽過?”

“清微宗?”

……

清微宗三個字一出,人們麵露疑色。

看他們樣子,顯然覺得這是個不入流的宗門,聽都冇有聽過。

“清微宗!”不過很快,有人反應過來,“很多很多年前,我們大周皇朝有六大宗門,最強宗門,實則乃清微宗。

隻是不清楚發生了什麼,這清微宗突然冇落,到的現在,幾乎很少有人知道了。”

……

“清玄老道,你竟來我月華宗地盤,搶我月華宗弟子!”這時,忽見那陽老一聲怒斥。

“搶了又怎樣?”名叫清玄的這個老道士怡然不懼,望向陰陽二老充滿著挑釁說道。

跟著又說:“這小子,剛纔明明是你們不要,還要殺了。這一下子,又當成寶了?”

“剛纔是有些誤會,現在誤會已經解開。”陰老說。

“哈,哈哈。”清玄卻是笑了起來,“剛纔隻是覺得這小子冇那丫頭有價值,現在,隻是反過來了而已。

是你們月華宗這些蠢人看走了眼,讓我過來撿漏。”

說完這句,清玄再而望向蕭黎:“小子,快決定,再不做決定,你妹妹可就熬不住了。

而且,我可以跟你說,月華宗那個司馬孔方,可根本醫不了她。”

“司馬孔方的醫術,自然無法與清玄前輩相比。”這時,玲瓏郡主也是開口。

“楚玲瓏!”聽到玲瓏郡主這話,陽老頓時氣得又是一聲怒喝。

“我實話實說而已。”楚玲瓏說。

“真的?”蕭黎也望向了楚玲瓏。

“嗯。”楚玲瓏輕輕點頭,“在大周皇朝,清玄前輩醫術無人能及。”

一聽這話,蕭黎連忙表態,“我願加入清微宗,還望前輩救治我妹妹。”

之所以拚儘一切入月華宗內門,就是為了讓內門神醫為妹妹治病。

可如今,這月華宗如此對待自己,蕭黎已經徹底心寒,

如今有這醫術更為高超的清玄老道,他自然毫不猶豫地下決定。

“嘿!”清玄老道一聽,嘿然一笑。

忽見他右手一動,一根銀針出現手中。

“天魄靈針!莫非,清玄前輩要施展傳說中的天門十三針。”望著那老道手中銀針,一道銀芒閃現,玲瓏郡主又而出聲。

“天門十三針!”

這五個字,深深震撼著蕭黎心頭。

那夜去古經閣,便是翻到了「天門十三針」可醫治七竅玲瓏心。

這個老道士,他竟然會?

可他之前為什麼又說“可惜了”,一副無法醫治的樣子?

不再多想,蕭黎身形動了,猶如一柄利劍,化身劍芒,飛刺而出。

趁著蕭黎剛纔注意力被妹妹蕭櫻吸引,薑妙玥在逃。

眼看著她就要縱下生死台之際,“呃!”她整個人定住了。

一柄黑色長劍刺入了她的後背,從她心口透刺而出。

薑妙玥低著頭,愣愣望著心口出來的黑色劍尖,再而緩緩轉過頭,望向那張冰冷的少年麵龐。

“蕭黎……”薑妙玥虛弱呼喊,雙眼之間,淚光閃動。

“蕭黎……”她,哭了。

“我錯了,我徹底錯了。”

“本來,你是那麼的愛我,而我,卻是那樣對你。”

“是我眼瞎,是我薑妙玥有眼無珠,失去了這片世間美好。”

這一刻,薑妙玥也早已明白。

真正的天驕之子,本來一直就在自己身邊。

身懷天命神脈,領悟劍道,引得其他宗門與月華宗爭搶的絕世天驕。

此等真正天才,蘇穆寒那樣的,與他都無法相比。

原本這樣的天才,隻屬於自己,隻愛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