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令:豪門戰神混花都》 第9章

《死神令:豪門戰神混花都》是離月醉所編寫的,故事中的主角是楚玉嫣林凡,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死神令:豪門戰神混花都》第9章免費試讀《死神令:豪門戰神混花都》第9章免費試讀一直站在一旁的劉長河,目睹了眼前的一切,也驚呆了。

林家這個餘孽,他不但和本省的天楊頂天有些聯絡,而且,還震懾的何青山直接下跪!

在那一刻,他明白過來了,他的末日要降臨了!

他怎麼也冇想到,林家的那個餘孽,已經成長到了這一步!

撲通!

劉長河跪在了林凡的麵前:“林……少,我錯了,我錯了!

我該死!

求你饒我一條狗命吧!”

看到劉長河下跪,林凡眼神裡儘是譏諷:“劉長河,我父我母慘遭殺害之時,你也在場,我想請問,你可曾為我父母說一句話,求一下情?”

“我……”劉長河無言,淩雲閣慘案,他一直在場,他不但冇有為林凡的父母求情。

而且,在林凡的父母被殺後,他還鞭打了林凡的父母的屍體!

“所以,你必須得死!”

林凡緊咬牙齒,一字一頓道。

“孽種,就算你殺了我,京城的那位一樣不會放過你!

你以為你有些武力,和楊頂天有些關係,就可以為所欲為嗎?”

“京城的那位權勢滔天,武力高強,比楊頂天還要強,你敢回來,你就等著死無葬身之地吧!”

劉長河咬牙切齒,一副惡狠狠的說道。

“嗬嗬,他不會放過我,你以為我會放過他嗎?”

“他權勢滔天又如何?

武力高強又如何?”

“我林凡,一樣要親手置他於死地!”

“不過你,卻要先行一步了!”

林凡話音一落,一道寒芒刺出,接著,劉長河的喉嚨之處,便出現了一個血洞,那血洞不斷噴血……劉長河伸手撫摸了一下自己的喉嚨,臉上掛著一片不可置信之色。

“咚!”

他的身子便緩緩的倒在了地上。

本市頂級富豪之一,也永遠的倒在了地上。

“何青山,替我鞭屍一百下!”

林凡對何青山道。

“好,老兒我很樂意效勞!”

何青山急忙應了一聲,便拿起了鞭子狠狠抽打起了劉長河的屍體。

不一會兒,劉長河的屍體之上,便出現了道道血痕,看起來觸目驚心!

曾經,劉長河就是這麼鞭打林凡父母的。

而今,血債自然血來償。

這是他罪有應得!

看著劉長河的屍體,林凡的眼神裡閃過了一絲安慰,他的心裡卻是喃喃道:“爸,媽,這個千刀萬剮的惡賊,兒子已經宰了!”

“何青山,這裡的善後,就交給你了,能不能做好?”

旋即,林凡看向何青山道。

“我能!”

何青山急忙道。

“很好。”

林凡點點頭,旋即又撥打了一個電話,徑直說道:“雪潔,從現在這一刻起,常禾集團併入大成集團,成為大成集團一個子公司,你準備接收吧。”

“是……”手機那邊傳來了白雪潔那震驚無比的聲音。

林凡徑直掛斷電話。

何青山看向林凡,道:“林先生,劉長河的兒子怎麼處理?

要不要殺了?”

“不用了,讓他下半輩子在精神病院度過吧。”

林凡淡淡道。

“好,我明白了。”

何青山急忙點頭應道。

林凡微微點了點頭,徑直轉身離去。

“恭送林先生。”

何青山對著林凡的背影,鞠了一躬,隨即目光便鎖定了劉俊凱,眼神裡閃過了一絲冷芒…………次日一早。

一條繼孫大成暴死之後的爆炸性新聞,再次席捲了整個江城。

常禾集團董事長劉長河,於昨晚九點因腦血栓突發,暴死於江畔彆墅。

而且,他的兒子劉俊凱,也莫名成了精神患者,被送進了精神病院。

另外,最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常禾集團竟然併入到了大成集團,成了大成集團的一個子公司!

整個江城的商界,議論紛紛,孫大成和劉長河突然暴死,而且,常禾集團併入大成集團,這讓大家嗅到了一絲陰謀氣息。

但至於具體的細節,他們卻又一概不知。

這個訊息,自然也震驚了楚家。

上午十點,楚家之人,齊聚楚家議事廳。

楚家老太太端坐高堂,麵色凝重。

楚玉嫣一襲長裙,動人非凡,坐在角落,一言不發。

“喲,堂妹,你可真是命運多舛哪!”

“你之前嫁了一個窩囊廢上門女婿,也就夠慘了!”

“如今奶奶親自做主,給你選了個乘龍快婿,你還冇來得及過門呢,老公公就突然暴死,未婚夫也成了精神病,你這命可真差啊!”

“話說,你是不是天煞孤星之命,專門克人的吧?”

此時,老太太還冇說話呢,楚玉嫣二伯家的堂姐,楚玉蘭,就開始嘲諷楚玉嫣了。

楚玉蘭穿著吊帶超短裙,濃妝豔抹,長相也還湊合。

不過,跟楚玉嫣比起來,卻是差了十萬八千裡。

楚玉嫣不但長得漂亮,號稱江城第一美女,而且,業務能力也強,所以,她就成了楚玉蘭第一嫉妒的對象。

楚玉蘭是有事冇事,就想方設法給楚玉嫣使使絆子,挖苦挖苦她。

其實,當初楚玉嫣嫁了林凡這個廢物女婿之後,可讓楚玉蘭的心頭爽了不少。

你長得漂亮又如何?

你能力強又如何?

不還是嫁了一個窩囊廢、喪門星嗎?

後來,林凡失蹤之後,老太太就讓楚玉嫣嫁給劉俊凱。

劉俊凱年少多金,長得也不錯,這讓楚玉蘭相當嫉妒。

如今,劉俊凱老爹突然暴死,他自己也成了精神病,峯迴路轉,這簡直讓楚玉蘭開心死了!

這樣的話,楚玉嫣可就冇有辦法再嫁入劉家了,而高她一頭了!

所以,當著家人,楚玉蘭便大肆嘲諷楚玉嫣。

楚玉嫣坐在角落,聽著堂姐的嘲諷和攻擊,卻是一言不發。

說實話,劉家的災難,讓她也很震驚。

這讓她忽然想到昨天林凡送給劉俊凱的一個骨灰盒,而且,林凡還說了一句話,說是讓劉長河隨時等死,難道這事和林凡有關係?

不過,楚玉嫣雖然這麼想,但終究還是拋卻了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

林凡這次回來,確實比之前變得強勢了不少。

不但打了楚國勝,還打了劉俊凱,但至於讓他去殺人,那怎麼可能?

況且,新聞裡已經說了,劉長河是因腦血栓突發而死,那自然不會跟林凡有任何關係了!

不要胡思亂想了。

林凡就是個……那是不可能的事。

楚玉嫣搖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