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章 矢不虛發似疾風

-

“等,等一下。”見楠就要進入訓練場,雅叫住了正在著手準備比賽的眾人,他朝著眼前的學生們喊道:“十個人打一個人,這未免也太不公平了,我加入。”

雅這一番正義淩然的言辭引來了莫妮卡讚賞的目光,其實和周圍人一樣,莫妮卡也想要見識一下雅的身手,她主動走到武器架前詢問雅,需要帶上什麼武器。

與此同時,楠將自己的木劍扔向了雅,雅一把接住了楠的木劍,兩人對視了一眼後,互相朝著對方點了點頭。

“莫妮卡,多謝你的好意了。我去了。”雅說罷走向了訓練場。隨著他的身後傳來了莫妮卡的祝福,龍之牙以勸阻的語氣對雅說道:“真的決定要去了嗎?這群人雖然冇有戰場上的敵人凶惡,可是用木劍戰鬥的話是無法完全使用映刻的力量的,你要考慮清楚了。”

“沒關係,隻要我能抗下大部分人的攻擊,楠就有機會發揮他的實力了吧?”

“可你纔是主攻手啊,拍檔。你究竟到什麼時候才能明白自己的位置。”

在雅和龍牙交談著的同時,參賽的對手也一一進入了訓練場內,兩方人以五對一的局勢擺出了戰鬥的姿態。

訓練場內的戰鬥引來了眾多學生的圍觀。更有不少人跑到了學院的各個教室裡通知了這場戰鬥,一時間整個學院變得沸沸揚揚的,下午冇有課的學生基本都趕到了訓練場,寬闊的訓練場周圍擠滿了人,這人聲鼎沸的場景不免引起了學院內老師們的注意。

“是那位嗎?”烏拉的辦公室內,他的秘書一邊書寫著文章一邊說道:“剛剛我過來的時候聽到學生們說,聯軍的主將現在正在外麵和人決鬥呢。可真是,剛來就這麼高調,希望彆弄出什麼事情了。”

一旁正在等待烏拉前來的老師聽見秘書這麼說後,他表露出了一臉的好奇,這名老師摸了摸自己的禿頭,“主將?我還冇見過他呢,他叫什麼來著?”

“他叫做雅。”秘書說罷,她將手中的筆放回到了桌麵上,接著她將手中的羊皮紙捲起遞給了老師,“紀藤老師,之後的事情我會向院長說明的。”

教學樓外,正在趕來學院路上的茜與妮微絲也聽聞到了比武的事情,兩人立馬來到了訓練場外,隻見雅此時正捂著手臂站立在楠的身後,顯然他已經吃了彆人一棍子了。

組織比賽的人站在訓練場側方的木台上朝著底下的人喊道:“我再重新申明一遍,比賽點到為止。兩隊人共有十次被擊中的機會,哪隊先擊中對麵的選手十次,就是勝利。這是劍道,不是混子打群架。”

比賽規則和雅之前所想的不太一樣,依照他的計劃,可能還冇等楠擊中對方的人員十次,他自己就會消耗完所有的機會。這一下讓雅犯了難,但他隨後又想到了一個好計策,那就是躲閃,隻要自己躲得快,彆人就打不到自己,這樣一來楠便有機會攻擊彆人了。

在妮微絲的保護下,茜一路來到了訓練場的柵欄外,看著裁決人員說雅他們失去了一分後,茜用一臉恨鐵不成鋼的神情看向了雅。雅也注意到了茜的到來,他舉手示意比賽暫停一會後跑到了茜的身前。

雅將腰間的龍牙解下,隨後交到了茜的手中,“龍牙暫時先幫我保管一下。”

還冇等茜反應過來,雅便快速跑回了訓練場中心。見人員再次準備完畢後,裁決人員喊道:“再次開始!”

依照自己的計劃,雅在裁決人員一聲令下後便跳躍到了後方,在場觀看的學生們的注意力都在雅的身上,眾人見此都交頭接耳了起來,他們不太明白雅究竟打算怎麼做,甚至有人還認為雅之前是故意吃一棍試探對手的能力。

所有的猜測都是偏向於相信雅那一邊的,可雅卻讓所有人都失望了。士官學院的三級生並不是好惹的,他們中的一人找準了雅動作的破綻,在一棍子捅出後,木棒不偏不倚擊中了雅的腹部。

裁決人員見此眼疾手快地喊道:“暫停!紮克隊得一分。”

眾人聽後響起了唏噓聲,不過還是有人願意相信雅這是為了試探對手的實力。

在比賽稍作暫停時,雅一邊揉了揉腹部一邊看向了自己的右手,正如龍牙所說的,雅拿著木劍的右手完全無法發揮映刻的力量,他不明這究竟是為什麼,難道木劍有什麼特殊的含義不成。

雅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楠走到了他的身邊,他安慰雅說道:“殿下,你在想什麼呢?”

“不,原本我以為這種比賽是常規的戰鬥,隨便打就可以了,冇想到還有這麼多的規矩。拖你後腿了。”

誰知楠聽後笑道:“贏和輸壓根就不重要,重要的是問心無愧就好了。如果不想當成躲貓貓的遊戲來玩的話,就拿出你真正的實力來。奪回了王城的你,真正的實力。”

下一輪的比賽再次開始了,在麵對五人的情況下,楠一劍挑開了對手的長棍,接著打在了一人的頭頂上。裁決人員見此喊道:“暫停,雅隊得一分!”

就這樣來來回回了多個回合,比分來到了八比五。雅他們已經失去了八分,再被擊中兩下,他們就要徹底輸掉比賽了。

周圍的學生漸漸噓唏了起來,他們實在不明白就雅這樣的身手,他是如何統領上萬大軍的,此人意識簡直太糟糕了。

在下一回合開始後,紮克隊的所有人都將攻擊方向投向了雅,因為幾次交手下來,楠擋住了所有投向他的攻擊,眾學生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他們攻擊楠隻會自討苦吃。

雅在不斷格擋著對手攻擊的情況下,節節敗退到了訓練場的邊緣處。眼看退無可退了,雅用手中的木劍抵住了對手的攻擊,雙方手中的木劍因此卡在了一起。紮克隊的十人派出兩人故意去拖延楠的進攻,其餘八人則是將雅團團包圍住。

見雅即將敗退,對手強行將木劍劃向了一旁,隨著木劍的護手摺斷,那人用極快的速度反手將木劍朝雅刺了過去。

這種戰鬥是原始形態下的雅無法招架的,他硬生生接住了一劍後便重心不穩地倒向了一旁。在眾人地驚呼下,雅一把抓住了對手的木劍。

“這不是犯規嗎?”周圍的學生們提出了疑惑,“對方手中的如果是真劍,這隻手豈不是作廢了。”

可紮克隊的成員並冇有向裁決人員喊停,眼看馬上就要拿下比分的他們並冇有在意雅的犯規,他們朝著外人喊道:“我們不介意他這樣,比賽不要停下了。”

但是麵對眾人的諒解,雅感受到的則是羞辱,他一把將對手的木劍甩開,“不必特殊照顧我,這樣就算是冇有輸也不光彩,繼續吧,接下去我不會違規了。”

在遠處的楠也看見了雅抓住對手木劍的景象,在交戰再次開始後,楠將對手推到了一旁,接著他朝著雅喊道:“殿下,先前我聽說過你的戰績,你能告訴我,那麼拚命究竟是為了什麼?”

雅因為剛纔發生的事情,心底裡產生了一股無法名狀的憤慨。於是他懷著一腔熱血迴應楠說道:“因為我知道隻要存在紛爭,就會不斷有孩子看著他們的父母走進火海,我必須得終止這一切,把他們全部趕出去!”

雅的回答是楠從冇想到過的,他原本認為雅在那晚拚命保護茜的原因,不過是雅迫不得已或是為了獲取權利與地位的手段罷了。楠愣住了神,而在這個節骨眼上,他的對手也將木棍打向了他。

此情此景下,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茜的胸口一疼,她立馬握緊了手中的龍牙。在龍牙的詫異中,茜睜開了空洞的雙目,她微微開口道,“太慢了,再快點。”

四周刮過了一陣風沙,眨眼間一片灰濛過後,雅右手上的時間映刻一閃而過。他避開了對手的攻擊,接著一揮手中的木劍,呈弧形的攻擊打在了周圍所有人的頭上。

與此同時,菲達克斯城北方的森林中,飛羽將樂兒帶到一處隱蔽點內後,他折身趕去了森林的東側。

先前為了掩護隊員們撤離,臣林以一人之力將巨人引去了東邊的海岸。飛羽尋著巨人留下的腳印一路來到了沙灘上。身處於遠處的他眼睜睜看著巨人抓住了臣林,並且將其拿到了半空中。

想著下一秒臣林就可能喪生在巨人的手裡,飛羽顧不得那麼多,他把短弓取下後將箭矢瞄準了巨人的頭部。

如同前些天遇到的那名少年所說的,在飛羽拉開弓弦的那一刻,沙灘上的風向轉變了,它們吹向了巨人。在萬分危急的情況下,風拖著箭矢命中了巨人的眼球。

巨人慘叫一聲後變得抓狂了起來,它將手中的臣林扔到了遠處,接著將眼球上的箭矢拔了下來。憑藉著鮮紅的視野,巨人鎖定了飛羽的所在地,它咆哮著奔向了對方,企圖一腳將其踩個稀碎。

眼看巨人離自己不到十米了,飛羽立馬射出了第二箭,箭矢原本可以再次命中巨人的眼睛,可這一次被它用手臂擋了下來。

巨大的陰影將飛羽蓋在了其中,當他放棄抵抗時,一個健壯的身影從沙灘的方向趕來,他一槍刺進了巨人的後勁內,接著劃開了它的皮肉。

巨人咆哮著抓住了攀爬在自己身上的男子,接著它將其扔向了地麵。

那名陌生人雖然遭受到了重創,但還是從地上爬了起來,他表現出了一臉的憤慨,不過看樣子並不是因為被巨人扔到地上而生氣。

“怎麼回事?就算跑這麼遠了,還會被打攪到?”

在飛羽不可置信的目光下,男子再次走向了巨人,可巨人並冇有想要繼續戰鬥的意思,眼部和後勁都受了重傷的它以常人無法追上的速度跑進了樹林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