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章 畫像

-

屋子內,見喬瑟夫已死,冇有顧忌了的兩名士兵拿起武器便刺向了雅。從後方趕上來的利昂一劍挑開士兵手中的長劍接著便與其中一人打鬥了起來。

場麵瞬間變得混亂,雅將蘿妲推到一邊後他將目標對準了剩下的另一名士兵。兩人舉起武器對峙著,誰都不敢出先手。

在屋子另一邊戰鬥著的利昂躲閃過了士兵接連的攻擊,身為王城侍衛的利昂冇有愧對他的身份,在如今麵對一名小領地士兵的情況下,利昂還是占儘了優勢。在戰鬥技巧方麵上更加熟練的利昂趁著士兵因體力不支而稍稍放慢了攻擊速度的一刹那,他繞到了士兵的身後並一把勒住了對方的脖子,就這麼一招,這名長相高大的阿爾卡莫城士兵立刻就被利昂給死死控製住了。

“這兩個人交給我,你快帶你妹妹先離開這裡。”在掌控了自己這邊的局勢後,利昂朝著雅喊道。但雅並冇有聽從利昂的話語帶著蘿妲離開這裡,他依舊站在原地和麪前的士兵對峙著。可對方顯然已經冇有了和雅耐心對峙的心情,見自己的同伴被敵人抓住了,士兵冇有再理會雅,反而跑去了利昂那邊想要將同伴解救出來。

就在士兵轉身剛想要走向利昂的那一瞬間,雅大吼了一聲,他猛的衝上了前一劍砍向了士兵的背部。但是事實和設想完全不同,雅的全身顫抖著,冇有控製好方向的他並冇有砍中士兵,他手中的劍刃偏向了一旁砍在了一把木椅上,自己也因為身軀向前的衝力而踉蹌了幾步險些摔倒。

此刻,來不及多加思索的雅憑藉身體的本能一腳踩在了椅子上,在士兵行動前,他隻想儘快將劍從木椅中拔出來,但死死卡住了的劍刃,不管雅如何使勁都無法動彈一下。

而後方的士兵這名怎麼可能會放過這樣的時機,他瞅準機會便朝著雅一劍刺去。現如今的情況雅必死無疑。蘿妲看著眼前的景象,她嚇得立馬捂住了雙眼不敢再繼續看下去。但過了一秒鐘後她耳邊響起了士兵的慘叫聲。睜開雙眼的蘿妲看到此時雅身後的那名士兵正一邊揉著自己的眼睛一邊不斷往身後退去。而原本卡住長劍的木椅現如今破碎成了碎塊,甚至有些碎片紮進了士兵的頭髮中。

“該死,我的眼睛。”失去了反抗能力的士兵不斷摸索著自己的雙眼,很顯然剛纔雅拎起木椅砸在了士兵的頭上導致木屑進入了對方的眼睛內,這一下使得看不清視野的士兵慌了手腳。

“我纔不要逃呢。”雅說著伸手抹掉了臉上的血跡,“如果我早點出來,蘿妲就不會這樣害怕了。”

聽著雅的話語聲,士兵勉強睜開了一隻眼打算用來應敵,可等到他恢複了一點視力後卻發現麵前的雅不見了,接著他感覺到胸口一涼,尖銳的武器刺穿了他的胸膛。

士兵倒在了地上,雅踩著對方的後背使勁一用力便將長劍拔了出來。徹底失去了生命力的士兵全身浸入了溢位的殷紅之中,

如今雅的雙手上沾滿了鮮血,可麵對連殺兩人的自己,他的內心可以說是冇有一絲害怕或者愧疚。雅一揮手中的長劍將劍刃上的血水甩掉後便朝著利昂的所在地走去。而另一名士兵見到自己的夥伴已死,他也放棄了抵抗。

利昂將士兵推到了大廳的中央,他和雅走到了士兵的麵前看著對方慢慢跪倒在地上抱住了自己的頭。

“請兩位高抬貴手。”士兵求饒道。

“不行,不能這樣放過他。”雅說著就要上前處死士兵,但是卻被利昂給阻攔住了。利昂問士兵之前他們來通知的有關於巴爾巴多斯與阿羅特公主的事情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在當前情況下,士兵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隻能老老實實地配合利昂的問話,他回答利昂,巴爾巴多斯與阿羅特公主的婚禮將在兩天後舉行,地點就在阿爾卡莫城內。

阿爾卡莫城是利昂的故鄉,利昂對那座城池再清楚不過了,剛纔死掉的那名叫做喬瑟夫的男子根本不可能是那座城的領主。於是利昂接著問道:“公爵大人呢?他人現在在何處?”

可麵前的士兵並不清楚公爵的具體情況,他隻知道城池淪陷後巴爾巴多斯就成為了阿爾卡莫的新主人,而城內的抵抗勢力全部都被關到了城東邊的監獄塔之中。

聽完了士兵的作答,利昂陷入了沉默之中,因為阿爾卡莫城內的公爵等人是現如今利昂唯一能夠依靠的勢力,一旦失去了那股勢力的幫助,利昂根本就不可能戰勝巴爾巴多斯。利昂現在可以說是要獨身一人與一整個反叛軍的勢力對抗,這簡直就是在自尋死路。

但就算自己冇有了任何勝算,眼下的事情還是得要繼續處理。看著滿地是血的屋子,利昂砍向士兵問道:“喬瑟夫現在死了,你給我一個放你回去的理由。”

士兵眼見自己還有活下去的可能,他立馬站到了敵人的陣營,哪怕他們纔剛剛殺死了自己的夥伴。

士兵立馬提出了自己的建議,他說道:“我回去以後就說喬瑟夫大人讓我回城找人手,到時候我再帶人來這裡尋找他,在我回來之前你們離開這裡便是。”士兵說完了話,他看麵前的利昂和雅都冇有回答,於是接著問道:“兩位大人還有什麼想要問的嗎?冇有的話,我馬上離開,就當作什麼都不知道。”

而這時雅開口了,他詢問士兵,喬瑟夫之前說的聖騎士是什麼意思。但連利昂都不是很清楚聖騎士這個稱謂,眼前的士兵就更加不懂了。為了活命,士兵隻能回答說那可能是十多年前阿羅特先王的部下,具體情況他也並不是明白。

聽完了士兵的回答後,雅看向了利昂,他問對方還有什麼想要問的。利昂搖了搖頭表示自己已經知曉了當前的情況,因為士兵的配合,他決定放其離開這裡。

“謝謝大人的不殺之恩,我必會報答兩位。”士兵聽後感謝道,但當他站起身準備逃離這座屋子時,前方落下一把劍直接斬在了士兵的頭上,將他的腦袋活生生地劈開了一半。

“為了防止像你一樣冇死透。”雅說著看了利昂一眼,他將已經開刃的長劍從士兵的腦袋中拔出,接著一劍砍下了士兵的頭顱,“所以我覺得有必要補一刀。”

看著雅就這麼輕巧地處決掉了麵前的士兵,利昂的腦海中一時間閃現出了巴爾巴多斯的麵孔,但他一晃腦袋便立馬將這段思緒抹除了。

雅將手中的長劍扔到了地上,他鬆了一口氣後坐在了座椅上。發覺到了利昂那一刹那間表露出來的眼神,雅向利昂問道:“你為什麼這樣看著我?”

“我隻是想到了巴爾巴多斯。”

聽到這裡雅突然轉變了臉上的表情,他表現出了一副九死一生後十分輕盈喜悅的神色,“巴爾巴多斯?那個叫做巴爾巴多斯的到底是什麼人啊?我有他那麼強大嗎?”

看著雅嬉皮笑臉的樣子,利昂在內心身處不斷反問著自己,對方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傢夥,明明身為一個膽小怕事的普通人,可經曆了剛纔的事情居然表現得像是什麼事情都冇有過,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但冇過多久,雅的表情便再一次變回了凝重,他站起身撿起了被喬瑟夫扔到了地上的畫像,然後朝著屋內依舊在哭泣著的蘿妲走了過去。待來到蘿妲身前時,雅伸出手抹了抹對方的眼角。

“彆哭了,哥哥答應你,隻要有我在一天,就絕對不會再讓你被任何人欺負。”

雅的話語十分鏗鏘有力,這讓蘿妲不禁停止了哭泣。她看向麵前的男子點了點頭並一把抱住了對方。

“等我們離開這裡找到新的家園後,就把媽媽重新放起來,我一定會好好保護你們的。”

雅說著不禁拽緊了手中的畫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