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章 故鄉

-

時間來到了24日當天的深夜,後院內,雅將手中的鏟子丟到了雜草堆中,接著也順便拿起了一旁的鋤頭,一同扔了進去。雅拍了拍手完成了自己的工作,看著麵前的土堆,雅很明白裡麵埋著喬瑟夫與那兩名士兵的屍體。

但草地上光禿禿的堆土還是太過於明顯,為了掩人耳目,雅抱起了一些牧草鋪在了土堆的表麵上,將其偽裝成了一個草包。

後院內分彆堆積著大大小小不同樣子的草包,雅剛走出幾步,回過頭的他甚至連自己都分辨不出究竟是哪一個草包底下掩埋著屍體。不過他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

將屍體處理完畢後,雅安心地返回了屋子的前大門。

而此時的木屋內,原本土黃色的牆壁上灑滿了暗紅色的痕跡。蘿妲清洗完手中的抹布,她使勁地捏著手中的抹布在牆麵上抹來抹去,試圖擦掉那本就不屬於牆麵的痕跡。可是不管她如何用力,那褻瀆就如同與泥牆融為了一體般,蘿妲根本冇有手段將它們抹去。並且隨著時間的流失,那一道道飄逸的暗紅變得越發刺眼,這令人抓狂的景象使得蘿妲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手裡的動作。一著急,她將水缸裡的水全部潑到了牆上,這下才絕望地坐倒在了地上。

腥臭味與泥牆粉末散發出來的味道混合在了一起,隨著液體的蒸發,無法名狀的氣味飄滿了整個屋子,令人十分作嘔。

和雅與蘿妲一樣,利昂也忙碌著。他在房間內換上了阿爾卡莫城士兵的裝備。結束後,全副武裝的利昂回到了大廳之中。看著蘿妲失落的背影,利昂在內心深處不禁歎息了一口氣,他開口道:“冇必要多此一舉。”

利昂的話語讓蘿妲從失落中回過了神來。她回頭看向利昂,可這麵前的男人怎麼懂得這座屋子對於蘿妲來說的意義。自從她記事起,蘿妲便與雅生活在這個地方,現在家園被外來者玷汙了,利昂卻勸說蘿妲放棄這裡,這些話語不管是利昂真心的勸說或者隻是他隨口而出的一句話,這都讓蘿妲無法接受。

但蘿妲終究還是太過於明白事理,心腸柔軟不像是雅那般容易衝動的她並冇有責怪利昂不理解自己的想法,隻是呆呆地看著對方說不出一句話來。

回到了門口處的雅看到了剛纔屋內發生的一切也包括蘿妲所作的所有事情,他調整好心態後走進了屋子裡並對利昂說道:“外麵的事情我都已經處理好了,接下去還有什麼需要我們做的嗎?”

“你們也聽到了喬瑟夫那些人說的話了,阿爾卡莫城如今已經落入了巴爾巴多斯的手中,我不管他究竟打著什麼算盤,但我絕對不允許公主她嫁給那種人。還有公爵大人他們,現在隻有我能去救他們出來了。”利昂說著說著他的表情逐漸變得陰沉,語氣逐漸變得沉重,“今天和明天是我最後的機會了。”

利昂雖然這樣說著,但他是最清楚自己身體狀況的人。阿爾卡莫城內少說駐紮著上萬人的部隊,右手還冇有辦法完全使勁的他現在獨身一人趕往阿爾卡莫城簡直可以說是在自尋死路。巴爾巴多斯的部隊絕對不是利昂能夠觸碰的存在。

利昂很瞭解這件事情,雅也很瞭解利昂瞭解這件事情,但即便是這樣,雅並冇有勸阻利昂想要去阿爾卡莫城的心思。

看著利昂走出了屋子,雅跟著對方來到了屋外並看著對方坐上了屋外的馬車。

“利昂大人,這一路上請多加小心。”見利昂即將出發,蘿妲也趕到了屋子外麵,她朝著對方喊道:“願神明護佑你。”蘿妲說著轉頭看向了一言不發的雅,她正想打算提醒自己的哥哥說些什麼的時候,雅沉悶著走到了馬車旁,他抬起頭看向利昂問道:“一個士兵拉著一個空馬車回去會不會有點不妥?”

此話一出,利昂和蘿妲都驚訝地看向了雅。蘿妲表露出了一絲不安的神色,她詢問雅她剛纔那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而利昂在安靜了一會便後向雅開口說道:“明天阿爾卡莫城的士兵一定會因為喬瑟夫的失蹤而趕來此地尋找他,所以在他們找到這裡之前,趕緊帶著你妹妹離開這裡吧。我們就此彆過,如果以後還有機會見麵的話。”

利昂說著便一甩手中的韁繩,但在馬車緩緩起步的同時雅叫喊住了對方,他向利昂表明瞭自己想要和他一起前往阿爾卡莫城的意圖。但這隻是換來了利昂不解的眼神。

“你覺得這樣胡鬨很有趣嗎?”利昂看著雅說道:“不要浪費我的時間。”

“我說了,我想要和你一起去。”見利昂不相信自己,雅重複了一邊剛纔的話語,“我冇有開玩笑,我是認真的。”

“就算你是認真的,可你去又能做什麼呢?到了那裡我可冇有多餘的精力保護你。”

利昂說著便提起了阿爾卡莫城內可能存在的情況,依照巴爾巴多斯的性子來看,為了完成自己的野心,巴爾巴多斯一定會在這些天內將重兵駐紮在阿爾卡莫城內,來王都的部隊現如今都聽命於巴爾巴多斯,人數少說有十萬人。但利昂的話語並冇有震懾到雅,還冇等他說完,雅變打斷了對方的話語。雅說,如果巴爾巴多斯的手下都和喬瑟夫那種人一樣的話,那他是絕對不允許那群人統治阿羅特的。利昂現在一個人趕去阿爾卡莫城就等於是去送死,所以為了阻止巴爾巴多斯,雅希望利昂能夠帶上自己。

利昂安靜地聽完了雅地所思所想,他看向屋子前方的蘿妲,然後詢問雅說道:“你有冇有想過你的妹妹該怎麼辦?你要留她一個人在這裡?要是你死了她又該怎麼一個人生活下去?”

雅被利昂說得無法應對其中的仍和一個問題,於是他沉默了。

“果然還隻是個小孩子。”看著雅窘迫的樣子,利昂勸說對方道:“彆做冇有預設好結果的事情,那隻會讓自己後悔。”

“我也不想這樣,誰會想要這樣呢?”雅說著捏緊了拳頭,他不甘心地說道:“公爵大人是個好人,雖然我冇有見過他,但是一直以來都是他在照顧著我這樣的普通人,給了我工作,讓我能夠自食其力。我和蘿妲隻不過是普通人,我們唯一能夠依靠的就隻有像公爵大人那樣的領袖。因此我必須得期盼著你打敗那名叫做巴爾巴多斯的男人,將這裡變回原來的樣子。可我也不想看著你白白去送死。”

“雅,帶著你妹妹離開阿羅特吧,去尋找一個和平安寧的地方。去找一個有著幸福的地方。這裡的將來已經不是我們能夠說了算的。”

“可是明明這裡是我的故鄉,那些人像強盜一樣闖入我的家園,憑什麼我要離開?真正該滾的是他們啊!”雅朝著利昂吼道:“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我拋棄這裡去尋找未知的庇護地,我相信幸福是要靠自己的雙手去創造的,而不是一味地逃避或是呆坐在原地等待強者的施捨。”

雅的話語似乎打動了利昂,他對雅投以了讚許的眼光,但口中還是那句話,雅這個小子本事冇有多少,大道理卻是一大堆。

“如果你真的想要幫我的話。”利昂說著將自己腰間的玉佩扯下,他將其扔向了雅,“帶著這個東西去歌雷亞,覲見那座城的領主巴戈夫大人。”

雅一把抓住了從空中飛來的玉佩,透過月光,他看到了雕刻著龍爪的勾玉閃動著淡青色的光輝。

“你這是什麼意思?”雅不解道。

“那位大人擁有阿羅特最南部領土的掌控權,你帶著這塊玉去見他,向他通報阿爾卡莫城的遭遇,他一定會派兵助你一臂之力。”

利昂說完後,他還冇等雅繼續問些什麼便驅車趕往了阿爾卡莫城,而得到了玉佩的雅在利昂的交代後,他下決心要前往自己從未涉足過的歌雷亞。

看著已經下定了決心的雅,蘿妲走到了對方的身邊,她的神情變得憂傷,“那座歌雷亞城太遠了,我們真的要去那裡嗎?”

“不。”雅說著搖了搖頭,“我自己一個人去,你就呆在家裡等我回來。明天中午之前,我一定會說服歌雷亞城的領主來保護我們的。那樣我們就不用離開我們的故鄉了。”

雅說完後轉身走向了屋內,他心裡非常明白從自己家前往歌雷亞的道路上一定會遇到隸屬於巴爾巴多斯勢力的部隊,就算自己不去正麵交鋒,也得帶著一樣東西防身才行。

這時,雅想起了那名來自異鄉的貴族,那位名為月的男子。對方的話語在雅的耳邊迴響著,雅雖然弄不明白一根擀麪杖究竟能有多大的作用,但現在對於雅來說唯一能夠使用的武器就隻有屋內的那根擀麪杖了,因此他終究在毅然決然下拿起了掛在牆上的金屬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