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章 雙尾之狐

-

十月五日,星期五。

黎明再一次到來了,就像是往常一般。太陽東昇西落後將會從地平線上再一次升起。這是這個世界的真理,是一件十分平淡無奇的事情。

雅睜開了雙眼,他揉了揉脹痛的太陽穴,苦苦冥思著昨晚的夢境,可是想起的卻隻是一片黑暗。

“差不多該起來了。”雅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接著他拍了拍靠在牆麵上的龍牙,“該醒來了,今天我們還有事情呢。”

“哦?是去觀看神壇那件事嗎?那種事情你自己去就可以了,不用帶上我。本大爺還想要多睡一會呢,現在就把我放回溫暖的房間裡吧。”

“可不管怎麼說,我都需要一把武器的吧?”麵對龍牙懶洋洋的樣子,雅無可奈何地說道。可他得到的回覆卻是柯蒂利亞城是阿羅特國境內最安全和最有秩序的城市,雅就算是半夜去街上蕩一圈,他都不會遇到任何危險。

“況且我對那神壇壓根就不感興趣。”龍牙說道:“有這時間不如睡覺。”

“可是,那終歸是神明的遺址啊,你不是神明的產物嗎?為什麼會對神壇不感興趣呢?”

“柯蒂利亞城有柯蒂利亞城的規矩,信仰也是一樣。那種東西聽聽就行了,不用太過於當真。”龍牙說著打了個哈欠,隨後雅的耳邊傳來的呼嚕聲,雅知道龍牙又睡著了,他想了想,自己也冇道理強迫龍牙去參加那種熱鬨喧嘩的活動,或許留他在房間裡睡覺纔是正確的選擇。

雅正這樣想著的時候,他身旁的房門打開了。茜此時早已穿好了衣服,她雙手放在身後似乎拿著什麼東西。

“你起來了?”雅在見到茜出現後,他扭了扭痠痛的脖子起身站立在了茜的麵前,“哦對了,龍牙能不能暫時先放你房間裡麵,他今天不和我們一起去神壇了。”

茜看了龍牙一眼,接著她將手中拿著的羊皮紙遞到了雅的麵前。

雅接下了羊皮紙,茜也將龍牙拿起走回了房間。趁著茜去安置龍牙的間隙,雅打開了羊皮紙。上麵用十分工整的文字寫著一行又一行的字體。憑藉著自己的直覺,雅依稀猜出了寥寥無幾的幾個字,分彆是“協約”與“規矩”什麼的。但上麵的字實在是太多了,雅還冇看完,茜就再一次走到了他的身前,見此,雅不得不將羊皮紙重新捲起,他問茜,上麵寫著的都是些什麼東西。難道茜今天要將這張羊皮紙張貼在神壇上嗎?

茜聽後搖了搖頭,接著她又指了指雅,茜表示這卷羊皮紙是給他的。

雅的臉上寫滿了疑惑,可茜看起來並不想多解釋寫什麼,她徑直走向了樓梯,雅見此不得不將羊皮紙收好,他跟隨著茜的背影立馬追了上去。

學生們在昨天就已經收到了今天要去參觀神壇的訊息,因此所有人早早地就起床,並聚集到了宮殿的前廣場上。

在等待出髮指令的同時,緹婭走到了廣場邊緣那十二根石柱的前方。她抬頭看向石柱的頂端,直徑兩米,高度達到了近乎十米的石柱上方擺放著高舉長戟的戰士。

不僅緹婭麵前的石柱是如此,廣場周圈的其他石柱也是一樣的。唯一的區彆是石柱上的雕文以及戰士將長戟指向的方向不同。所有石像指向的方向交錯著,估摸著是正十二邊形的形狀。

“哎?這真的是正十二邊形嗎?”

說話的人是陽,緹婭在聽到此人的聲音後不用想就知道對方又在搞一些稀奇古怪的小動作了。事實情況也和緹婭所想的一樣,陽跑到了廣場靠北邊的位置,他指著一根相比起其他石柱比較纖細的柱子說道:“這上麵的雕塑明明指著的是天空啊。”

陽說著皺了皺眉頭,他觀察了石柱一圈後表露出了一臉仔細揣摩的神情,這副樣子像極了一名裝模作樣思考著的偵探,“我明白了。”陽一拍手掌後恍然大悟道:“那些石柱分明都直接或是間接在指著它!”

陽說著看向了戰士朝天高舉長戟的石柱,他納悶道:“為什麼呢?究竟是為什麼呢?”

“彆想太多了!”一直沉默著的葉環終究是無法再繼續看陽這麼犯傻下去了,他一針見血地點破了陽的空想,“不過是雕刻者隨性而發的罷了,這些石柱的擺設根本就冇有規律可言。”

“哎?這些戰士是雕刻出來的嗎?我還以為是做好後放到柱子上麵去的呢。如果按照你這麼說的話,這些柱子在處理前到底得有多高啊?”

“兩三層樓那麼高吧。”葉環說著合上了書本。他看向了廣場的東邊,比西斯已經趕到了現場,看樣子,學生們馬上就要開始集合了。

葉環一聲不吭地走向了隊伍集合的位置。等到陽回過神來時,早已見不到那人的身影。

在那之後,隊伍離開廣場前往了聖壇所在方向。和學生們想的不同,聖壇距離宮殿並冇有多遠,眾人一路往東,在經過了居民區的一個小角落後,來到了一座外形酷似礦山的建築物之前。

工人和學者們正在處理聖壇,他們以聖壇為中心,將周圍的一大片區域給隔離了起來。一路上從學生們身邊經過的都是些推著木推車的工人,推車上裝滿了破碎的石塊。

比西斯將通行證交給了看守聖壇的騎士團,在清點好人數後,學生們依次進入了隔離區中。

“我總算是知道龍牙為什麼不想來了。”雅捂著口鼻來到了聖壇前方的道路上,飄散在空中的煙塵在雅剛進入圍欄內後就撲在了他的臉上。

不僅是雅,他周圍的學生們也是被撲了一臉的灰。莉莉莎走到了眾人的身後,她將比西斯分發的麵罩交到了眾人的手中。有了麵罩,眾人才得以緩過一口氣。

學生們分散到了聖壇的各處,留在原地的隻剩下了雅與茜,楠,莫妮卡以及蘿妲五人。

“爺爺特地讓我帶你們參觀聖壇,你們跟著我,可彆走丟了。”

莉莉莎說著拉著了茜的手走在了其餘四人的前方。幾人踏上了通向聖壇高處的階梯上,莉莉莎一邊走著一邊叮囑著身後的幾人說道:“這片區域不過是才挖掘出來的,而且經過不知道多少年的歲月,底下埋著的究竟是什麼,到現在還不知道呢。你們走路可要小心一點,摔下去死了,我可不管。”

階梯直到聖壇的中間部位,在來到階梯的末端後,雅他們踏上了一小塊橢圓形平台。

數十根石柱聳立在平台的邊緣位置上,石柱上方頂著的是圓環形的建築物。看樣子這應該是平台的頂部。

圓環破碎了三分之一,如今留在雅麵前的圓環是不完整的。雅抬頭看向了圓環上的紋理,經過歲月的磨礪,雕刻在上麵的圖案早已變得模糊不清。因此雅除了看見一塊塊黑漆漆的肮臟岩石外,其他什麼都冇有看到。

平台的另一側站著幾名學者,他們正教導工人們處理著一塊巨大的岩石。懷著好奇心,雅和蘿妲走到了那群人的身後。雅見到岩石的上半部分幾乎已經處理完畢了。它的形狀和圓環一樣是弧形的,不過同樣的也大概破碎了三分之一。但是和圓環不同,岩石儲存得還是相當的完好,上麵隱隱約約刻畫著字元。

“當?即便當?不對,即便酣眠早已斷裂。。。”雅說著腦子裡設想到了一個場景,全身殘破,行走在荒沙之上的身影,那人仰望著深淵自我安慰地用血指寫下了這段話:“噩夢將至,即便斷裂,吾與汝歡聚一堂。”

“哥哥?”蘿妲的叫喚將雅拉回了現實,這時雅才發覺到那幾名學者正看著自己。

“你認識這上麵的字元?”

“不,我瞎說的而已。”雅尷尬極了,他使勁擺了擺手否定了學者們的猜想。接著他問學者們,聖壇難道以前就是這樣的不成,為什麼挖掘到現在還冇有徹底挖掘出來。

學者們聽後向雅解釋起了這一切的原因,她們說半個月前聖壇還是原來的樣子,就如雅他們所見的是一座相較於普通地勢較高的岩石地帶。直到那場流星雨的出現,才導致聖壇的底部崩碎,露出了它底下的麵貌。

“就是南邊那場流星雨,那晚上我們所有人都看到了,那景象出現後,才隔了一天,從王城就傳來了巴爾巴多斯戰敗的訊息,加上聖壇的崩碎,這一切實在是太巧了。”

學者們還在對那晚的流星雨津津樂道的時候,平台的另一邊傳來了莉莉莎的驚呼聲。雅朝著聲音的來源看去,他見到茜坐在一尊石像旁的岩石上,而莉莉莎正指著茜腳前的狐狸大呼小叫著。

聽聞到吵鬨後,雅和周圍的大家一同趕到了石像的前方。驚人的一幕出現了,一隻長著雙尾的雪狐雙腿著地,它對著石像雙爪合起,做著鞠躬的姿勢。看似是在拜神。

“是這隻狐狸!”莉莉莎朝著工人們喊道:“抓住它,抓住它!”

雪狐並不害怕周圍的人群,它拱了拱前爪後,十分從容地從人群之中跑開了。莉莉莎見此立馬追趕了上去,她一邊跑一邊喊道:“你們趕緊過來,彆讓它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