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八章 骨之鞘

-

“喂,你們還好吧?”緹婭等人聞聲趕來了馬廄。他們在見到雅平安無事地找到茜了後都鬆了一口氣。緹婭來到了茜的麵前,並詢問對方跑來這裡做什麼。

茜伸手指向了遠方的天際,可這時她卻發現天空下的金黃樹枝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如今剩下的隻有和往常一樣的夜空。

“以後突然離開的話也要說一聲啊,不然大家會擔心的。”緹婭對茜說道。接著她看向了雅,對方捂著手臂正揉捏著,緹婭見此趕忙詢問雅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雅也將剛纔出現的神秘人的事情告訴給了眾人,眾人聽後一陣後怕,要不是他們及時發現了茜的消失,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回想著剛纔發生的事情,雅始終不明白既然那人是來抓茜的,為什麼還要放她走,以及那人在臨走前留下的話語,下一次再見到雅他們,他一定不會饒恕雅。可是為什麼是饒恕?

“那個,我想問一下,你認識那人嗎?”雅看向茜問道。但他之後得到的答案卻和自己所想的不太相同,茜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並不認識那人。

想著今天下午那名舞女的事情以及剛纔出現的神秘人,雅向在場的大家告誡道:“總之大家小心點吧,這座城並冇有我們想象的那麼安全。”雅說著看了莉莉莎一眼,他不忘吐槽道:“而且,我看柯蒂利亞城的士兵也有點不負責任啊。”

“喂!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們自然會加強警備的,你這傢夥少在我麵前裝模做樣了,你以為你是誰啊?”不服氣的莉莉莎立馬反駁道,她說完後便轉身離開了。眾人問她要去哪,可莉莉莎因為賭氣的原因並冇有作任何迴應。

看著莉莉莎遠去的背影,緹婭回頭看向了雅,她再次將焦點放到了雅的手上,緹婭問道:“你的手怎麼了?”

可雅還是那麼的無所謂,彷彿這隻手就不是他的一般,他扭了扭胳膊回答道:“摔了一跤,小事情。”

聽到這裡,緹婭不禁提起了螢,她說要是螢在這裡的話非得罵雅一頓不可。

在那之後眾人回到了練習室準備晚上的排練。可他們等了很久都冇有等到莉莉莎,不得已,除去莉莉莎後的四人開始了練習。在這途中雅也得知了苓加入的訊息,他想要祝賀對方,可見到茜那見到苓就一臉敵對的眼神後,雅終究冇有表示什麼。

另一邊,謁見之廳外,莉莉莎遇到了從中出現的葉環。莉莉莎和葉環好說歹說也是一年的同學了,可她雖然與對方在某些課上見過多麵,但他們兩人並不是很熟悉。因此在見到葉環時,莉莉莎並冇有想要向對方打招呼,之後兩人也就形同陌路般擦肩而過了。

“這傢夥,本小姐不和他打招呼,他真的就裝作不認識我嗎?”莉莉莎在內心深處憤憤道,她向前走了幾步後便回頭看向了後方,見到葉環頭也不回地消失在了夜色之中,莉莉莎謾罵道:“書呆子!”

在原地駐足了冇一會兒,莉莉莎想到自己還有事情要找沙朗德,於是她再次動身走向了謁見之廳。在門口處,她見到了自己的爺爺與諾伽的身影。

“就這樣回去了嗎?可是你今天纔剛剛過來,明天就是神女節了,我還是挺希望你可以留下來,等到觀看完演出後,再回去。”沙朗德說話的樣子像是在挽留諾伽,可諾伽心裡很清楚,事實並不是這樣的。

博弈嘛,要是將心裡的想法說出嘴巴,或是表現在了臉上,那可就輸了。就是要讓對方猜不到,摸不著,那樣才能震懾到對方。

諾伽雖然知道沙朗德說的都是違心話,可他還是以推辭的口吻接下了對方的話語。

“有葉環在這裡,他代替我也是一樣的。巴倫西亞還有很多事情要去處理,我可不能在這裡久留。”諾伽說著招呼來了自己的部下,他喊道:“般若,把東西拿上來!”

護衛在諾伽後方的映月騎士團中,走出來了一名身穿黑色鎧甲的戰士。他雙手端著一條木製長盒來到了諾伽的身旁,並將禮物送到了沙朗德的麵前。

般若手中的長盒非同尋常,上麵雕刻著龍紋的印記,鑲著白金鍛造而成的包邊。木材是黑檀木,是來自巴倫西亞的高貴木材。

見到此禮物,沙朗德拒絕道:“不行不行,這麼貴重的禮物我不能收,你還是拿回去吧。”

“你還冇看過裡麵是什麼呢,怎麼能夠推脫呢?”諾伽說完後,般若應聲將木盒打開。接著月光,沙朗德見到了其中裝著的,是用龍骨製成的劍鞘。

諾伽將劍鞘拿出,他撫摸著那冰涼的表麵,說道:“三十多年前,他降落的時候出現了一條巨龍。這劍鞘是用那巨龍的犄角做成的。本來是打算送給異的,可惜他並冇有完成任務。現在我也不需要這個東西了,代我轉交給那名,雅?差點忘了,對,幫我轉交給他。”

諾伽說完後將劍鞘放回了木盒中,般若一把將盒子蓋上遞到了沙朗德的麵前。

見諾伽這次是有備而來,收還是不收如今成了一個難題,收了就表明沙朗德承認自己欠了諾伽一份人情。不收,就表明自己對諾伽抱有敵意,依舊欠對方一份人情。

“總不能平白無故收你的東西。這樣,你不是一直想要那塊石板嗎?這次你正巧過來了,一併拿回去吧。我希望巴倫西亞的研究院能夠解答一些我們這裡不曾設想到的東西。”沙朗德說著拍了拍手,護衛在謁見之廳外的聖殿騎士團士兵走上前接下了般若手中的長盒。接著兩名士兵從謁見之廳內搬出了一塊印有圓環一角的石板。

“哼,那我就不客氣了。”諾伽說道。此人絲毫冇有猶豫地命令映月騎士團收下了石板。或許這石板就是他最開始的目標之一。

躲在後方樹叢中的莉莉莎目睹了眼前的一切,她見到諾伽在手下們將石板搬走後便帶著士兵們離開了。沙朗德也前往了廣場上為諾伽送行,見自己冇有機會上前和沙朗德說話,莉莉莎隻能獨自一人等候在謁見之廳外,直到映月騎士團徹底離開後,她纔來到了沙朗德的身旁,並彙報了傍晚的時候,雅他們遇到的事情。

“冇事了。”沙朗德摸著莉莉莎的頭安慰道:“現在已經冇事了。”

柯蒂利亞城外,行軍返回巴倫西亞的馬車內,般若直挺挺地坐在諾伽的麵前,一聲不吭。

“看起來這種事情還是有點難為你了。”諾伽突然開口說道:“畢竟這樣很難對吧?”

“大人,您這是什麼意思?”般若不解道。

“你我都很清楚,你受傷了。那人身手究竟如何?居然能夠傷到你。”

般若一時間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回答諾伽,畢竟那一劍是他自己刺向自己的。於是他打算敷衍過去,般若於是回答道:“我,我不清楚。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已經是這樣了。”

“哦?是這樣嗎?那可真是讓人感到好奇。般若,我問你,什麼人看起來是最乾淨的,可是卻是最肮臟的,最讓人唾棄的?”

聽到這個問題,般若冥思苦想了一陣子,他回答道:“虛偽的小人。”

“冇錯,正如我這個問題一樣。叛徒是最可惡的。所有人都有自己想要守護的東西,叛徒也一樣。可是他們終歸會明白自己今天為了所謂的信仰而做的事情,隔日必將會回到他的信仰之上。”

般若聽後嚥了一口口水,他說道:“大人,這又是什麼意思呢?”

“不要忘了我對你說過的理念,在讓眾人抵達樂園之前,我們所有人都必須拋棄自己的私情。所有的犧牲都是為了完成那重大的時刻,冇有人會白白犧牲。”諾伽說著凝視向了般若,“但是如果中途有人動了私情,打破了規矩。那可就說不定了。”

“我明白了。”般若說罷朝著諾伽一點頭,“必將嚴格遵守您的指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