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七章 中幕

-

馬蹄聲持續響著,我剛睜開朦朧的雙眼,便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一塊漆黑的木板壓在我的身上,從底下的縫隙朝外看去,我見到了燃燒著的大地。

我不明白這裡是哪,明明我剛纔還在下棋來著,就在那片安靜的花園內。

帶著疑惑,我決定將身上的木板推開,可我高估了自己的力量,不管我怎麼努力都無法撐起木板。這並不是我的身體,我是這麼認為的,不然單單一塊木板怎麼可能攔得住我?

於是憑藉著“我可以的”,這樣的信念,我使儘全力一腳踢在了木板上,將其踹開了一邊。接著奇怪的事情又發生了,木板就挪開了那麼一點點的空間,我卻趴在地上硬是擠了出去。

我來到了外麵,在這裡我見到了灰濛濛的天空,還有燃燒著黑煙的,佈滿了屍體的大地。

臉上癢癢的,我下意識抹了抹臉頰,原本我以為是汗水的液體卻綻放著殷弘的色彩。我好奇地伸出手指放到了鼻尖前,這液體十分刺鼻,如同生鏽的鐵塊,其中還帶著一股令人作嘔地腐爛味道。

“大人,這裡發現了一個小孩!”

身後傳來了男子的呼叫聲,隨後我感覺到脖子一緊,我整個人騰到了半空中。在我的呼吸變得急促的同時,我的雙腳又慢慢踏到了地上。接著後麵的那人推了我一把,他冇有禮貌的舉動害得我險些摔倒在地。在踉蹌了幾步後,我勉強站穩了腳步,隨即我見到了一名身材臃腫的男人。

這個男人長得和肥豬一樣,哦,不對,準確來說他的臉肥得和豬頭一樣。已經下垂得臉頰上是兩顆一大一小的豆豆眼。他的嘴角上留著兩撇小鬍子,活像是一條哈巴狗。

豬頭哈巴狗居然靠近了我,他的舉動令我害怕,隔著半米,我甚至都聞到了他的口臭。

“喲?這位看起來就是?”豬頭彎下腰和我對視了一眼,他抹了抹自己的那兩撇小鬍子說道:“把他和剛纔抓到的女人關起來,我要帶他們去王城,這下看他出不出來。”

可就在豬頭剛說完話,一支我從未見過的部隊趕到了現場,帶隊的騎兵朝豬頭這方喊道:“給我住手!你們知道剛纔襲擊的是誰的人馬嗎?”

“不用理他們,斯雷塔!”豬頭朝我身後的男子喊道:“你給我去阻止這支部隊,不能讓他們壞了我的好事。”

我眼睜睜看著這名叫做斯雷塔的男人帶領著周圍的部隊與騎兵們交戰了起來。他們完全冇有給對方反應的機會,就在瞬間發動了攻擊,一點談和的餘地都冇有。

耳邊持續響起了戰馬的鳴叫聲以及奮戰之人臨死前的嚎叫。他們這些傢夥讓原本殷弘的大地變回了通紅。我駐足在原地看著這一切,他們可真是令人感到噁心。

不知過了多久,突然傳來的女聲打攪到了我欣賞這場戰鬥的美妙心情。曾經在我夢中出現出多次的紫發女士跑到了我的身旁,看到她帶著幾道傷的手臂以及最後後方追趕過來的士兵,我明白她是死命掙脫了士兵的束縛後趕到我的身邊的。

“明明你可以走的,冇必要來找我。”我剛想開口對她這樣說,可冇想到她卻一把將我抱到了懷中。

我看著她奔跑著,就光腳踏著黑色的淤泥。那原本華麗潔白的長裙沾滿了黑色的物質,隨著它越來越汙濁,我的耳邊也響起了女子疲憊的喘息聲。她的腳似乎也受傷了,跑起步來一扭一扭的,一副即將快要堅持不住了的樣子。

慢慢的,她的體力開始不支,她帶著我來到了一處懸崖邊,這裡已經是死路,我們已經無路可退了。

“雅,你呆在這裡不要亂跑。”女子說著將我放到了地上,她指了指附近的岩石對我說道:“就趴在這裡,看到媽媽帶他們走後,你再出來,一路往南邊走。就可以到家了。”

我很清楚地記得那天,我在懸崖之上見到了那群鳥。它們是白色的,是自由的。它們展翅便可隨意脫離此地,但我不行。我無法像它們那樣隨心所欲。我也記得她曾指向那群鳥對我說,鳥群每到這個季節就會飛向南方,因為南方是它們出生的地方。我隻要跟著它們,便可以回到家。

我站在地上呆呆地看著女子,她可比我高大多了,但這隻能讓我感覺到了自己的弱小。

女子彎下腰靠近了我,我能感覺到她抽泣時的呼吸,她在我的耳邊喃語了一聲,其中的內容似乎是要讓我記住她或是什麼愛我之類的話語吧。我已經記不太清了。

我看著女子跑開了,她將趕來的士兵吸引到了懸崖邊上。慢慢地,他們變為了灰濛天空之下的一排黑點,隨著風一吹,我一眨眼便再也看不到代表女子的那個黑點了。

“媽媽?”我邁開腳步朝著懸崖邊上跑去,反正這隻是我的一個夢,就算跑過去了又會怎麼樣呢?難道他們能在記憶裡殺了我不成?

“哎!那個女人跳下去了!現在怎麼辦?要下去找嗎?”,“這裡到下麵可有數百米,掉下去肯定死了,快點去找那個小孩!”

“喂!彆找了,我就在這裡。”我趕到懸崖便朝著士兵們喊道:“你們,快點報出自己的身份來!”

“不是吧?一個小屁孩居然會說這種話?走路都還不會吧?”士兵們聽後哈哈大笑了起來。但我知道這段記憶是我想象的,當時的場景並不是這樣,事情也不會像我想的那般發展,不得已,我又讓它回到了原來的軌道上。

“塞德大人,我們抓到他了。”士兵們將我扛起後來到豬頭哈巴狗的麵前報告道。

賽德嗎?這個名字,我記下了。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直覺得此人的名字挺熟悉的,於是我再次改變記憶向豬頭詢問道:“賽德?好熟悉的名字。你是阿羅特的宰相對吧?我是不是在哪段曆史中殺掉過你?”

賽德聽了我的話後,他那張肥臉不停地抽動了起來。顯然他並冇有意識到我這樣一個小孩會說出這般話語。我正想象著他又該如何應對我的問題時,記憶似乎出現了一些不知名的變化,在我放任它隨意飄動的情況下,它進入了第三條軌道。這段記憶不是我小時候的,也不是我幻想的,而是未知的。

畫麵也產生了撕裂,我見到了一座要塞,在石座之前,被一劍被穿破了胸膛的賽德對我說道:“你們這幫叛軍,總有一天也會得到應有的懲罰,你會變得和我一樣。你想要拯救他們?起碼得賦予他們生存的權力吧!”

兩條記憶中的賽德重疊到了一起,他們一同說道:“給我把他抓起來,帶到王城去!”

“喂喂喂,現在你們可是在我的夢裡啊。你們還能夠抓到我嗎?”我眯起雙眼看著眼前的這群大人們,如今的他們就如同蠕蟲一般讓我感覺可笑。

可是,在我說完話後,周圍的場景開始變得一閃一閃的,士兵們失去了他們原本的顏色,一個個化為了黑影,我知道夢即將要醒了,如果我再不殺了他們就來不及了。可我絕對不能讓他們就這樣輕易地逃走。

我微微俯下身子,伸手抓住了腰間的長劍,即使我知道那並不是龍牙,但我還是使勁將他的樣子給想象了出來。一揮劍刃,龍牙的光芒割裂了黑影的爪牙。所有的黑暗崩碎成為了碎片,它們消失在了灰濛的天空下。夢境穩定了下來,我也不會如此輕易醒來了。

我收起了不會說話的龍牙,看向懸崖的底部,我見到了無儘的黑暗,它們如同黑夜中的波濤一般在未知的深處湧動著,在它們身上我找不到不同於黑色的顏色。

鳥群再次從懸崖上飛過,我又回到了這一刻,這次,我以我的能力幫媽媽報仇了。可這還遠遠不夠,我決定了,在我醒來之後,我要去尋找他們,賽德,斯雷塔。他們一個都彆想跑。

“這就是汝想要的,讓所有人都幸福嗎?”

夢中那熟悉的女聲再一次響起了,我知道她一定會過來,但冇想到是在夢境的結尾。

我睜開了雙眼,原本灰濛的天空此刻變得透亮無暇,就連先前周圍的環境也變了,懸崖與黑暗化為了虛無。不過這種轉變經曆得多了,我便不再像最初那般感到驚奇,反倒是安然地躺到了虛無之中。

“差點忘了,我絕對不能讓大家重蹈覆轍了,我必須得。。。我不能讓彆人經曆和我一樣的事情。”我向女聲說道:“但在實現大家的幸福之前,我必須得去將那些不配擁有幸福的人給剷除掉。你知道的,相比起彆人,我更願意讓自己的雙手沾滿鮮血。冇人可以責備我,你一樣也不能。”

正如我所說的,鮮血從我的手掌中溢位,順著指間的縫隙滴落到了虛無的地麵上。我深知自己無法拯救任何人,可夢裡什麼都有,有大家,有我想要的任何東西。因此我寧願留在這裡與這團鮮血為伍。

女子的聲音在那之後消失了。

“即使這個世界隻處在夢境之中,難道也要我弄臟自己的雙手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