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一章 電容

-

秦文文一時間還冇明白過來郝青梅的意思,但是她堅定地說道:“我相信宋秘不會做這樣的事情,打死我,我也不相信他會殺人。”

郝青梅“嗯”了一聲後,補充了一句:“好,我明白。”

郝青梅這邊掛掉了電話,秦文文握著手機,心卻是“撲嗵撲嗵”地亂跳著。

要不要告訴林可然這件事呢?如果林可然知道了這件事,會不會取消出國旅遊?

秦文文想到林可然時,彷彿明白了郝青梅的用意,這女市長不是真的要問宋立海的人品如何,而是讓她給林可然講這件事,隻有林可然才能救宋立海嗎?

原來領導是這樣當的,第一次,秦文文發自內心地佩服起郝青梅來,同時,隱約感覺郝青梅對宋立海是真好。

秦文文會意過來後,一個電話打給了林可然。

林可然的用品已經收拾完了,接了電話後高興地說道:“文文,我該帶的不該帶的搞了一大箱子,你那頭可以少帶一些用品,我帶得可齊全呢。”

“對了,文文,你搞完了冇有?收拾完的話,我們出去吃吧。”

林可然大約因為要出國玩吧,還是挺興奮的。

而秦文文這頭,冇迴應林可然,她還在想如何把這個訊息告訴林可然,會不會引爆她?

林可然這個戀愛腦啊,做啥事都不顧後果的。

秦文文冇迴應林可然時,她立馬明白這個電話不是秦文文問她收拾得如何的。

“說吧,啥事?”林可然直接問道。

秦文文隻好把宋立海撞人被抓的訊息告訴了林可然,當然了,她冇有說這個訊息是郝青梅告訴她的,郝青梅叮囑讓她不要告訴秘書科的同事,其實就是不要告訴林可然。

秦文文到了這個時候才懂得了這個女副市長的良苦用心,看來隻有秦明山能救宋立海了。

林可然一聽完秦文文的話,一下子炸開了。

“怎麼可能呢?小宋怎麼可能會殺人呢?他們這是胡搞嘛。”

“我找我家老秦去,胡搞。”林可然又急又氣,說完後就直接掛掉了電話。

秦文文苦笑了一下,她知道自己點爆了一個火藥筒,可這是郝青梅要的,她隻得做。

林可然纔不管秦明山此時在哪裡,又有什麼重要的客人要陪呢,一個電話直接打給了秦明山。

好在,秦明山等在青台山銀礦外麵,隻有喬雲良進去了,而且這邊的監控,秦明山已經示意關掉,也就是放水讓喬雲良自己裝銀子了,裝多少就是喬雲良自己的本事。

冇想到林可然這個時候來電話,秦明山還是接了電話。

“你東西收拾好了吧?明天老侯會送你們去省城坐飛機的。”秦明山心情不錯,語氣挺好的。

林可然一聽自家男人這語氣,火更大了,衝著秦明山吼道:“你把我送走,就是為了收拾他是不是?”

秦明山一怔,不過很快明白了林可然嘴裡的“他”是誰。

“可然,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誰收拾誰了?”秦明山努力讓語氣平靜地問道。

“老秦,咱倆都彆演戲了好嗎?你玩的你,我玩的我,說好了,互不乾涉,我可以一直陪著演下去,直到那小丫頭片子懷了你的種後,我讓位如何?”林可然語氣可不好,氣呼呼地叫嚷著。

秦明山一驚,拿著手機往無人的地方走了過去。

到了無人處,秦明山問道:“你去見了她是不是?”

“是,我見了她,你是真好嫩草啊,人家還是個在校學生,虧你怎麼下得了手。”

“我已經告訴過她,隻要她懷了你的種,我立馬讓位。”

“老秦,我已經答應讓位了,你不要為難他好不好?算我求你了,放過他,不關他的事,是我纏上他的。”

林可然語氣軟了下來,開始求秦明山。

秦明山裝不下去了,問道:“誰告訴你的?”

林可然冇想到宋立海是真被抓進去了,急得又吼道:“秦明山,誰告訴我的重要嗎?你趕緊讓餘誌局放人,否則我把那小丫頭的錄音上傳到網上去,你想當市委書記,當個屁!”

林可然說完,徑直把電話給掛掉了。

林可然的話讓秦明山大驚,一個電話打給了顧小秋。

顧小秋很快接了電話,秦明山直接問道:“我家那位找過你是吧?這麼大的事情,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顧小秋被秦明山的語氣嚇哭了,結結巴巴地說道:“我,我,她,她,她不讓我說。”

見顧小秋被自己嚇成這樣,秦明山又心疼起來,趕緊柔聲說道:“小秋,我不是衝你發脾氣,你彆怕,彆怕,這事我來解決。”

“下次她再要找你,你一定要提前告訴我好嗎?”

顧小秋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很溫順地應著,那頭秦明山冇再說什麼,就掛掉了電話。

秦明山冇想到林可然手裡握著這樣的錄音,顧小秋那丫頭單純,一直把他和她的關係承認了,這錄音一旦上傳到網上去,他彆說市委書記的位置坐不上,這個市長的位置肯定也保不了。

秦明山一個電話又打給了林可然,林可然任由電話響了好半天才接的。

秦明山態度軟了下來,柔聲說道:“可然,你彆衝動,明天和秦文文好好去國外玩玩,我現在給餘誌剛打電話問問是怎麼一回事。”

“可然,這件事真不是我乾的,你想想,他可是我的秘書,在這個關鍵時刻,他無論犯了什麼事,都對我影響不好。”

“你要相信我,這件事我也是剛聽餘誌剛講的,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了他,這事也不是餘誌剛乾的,這個時候,他們不會乾這麼蠢的事情。”

“這樣吧,我讓餘誌剛把人先放了,案子慢慢調查,你看這樣總可以吧?”

秦明山把話說成這樣,林可然心又軟了,應道:“好,隻要放了人,我明天和文文正常出國去玩,否則我也不會出國玩的。”

“還有啊,你不要玩什麼花樣,人冇放出來的話,你知道後果的。”

林可然說完,纔不管秦明山如何想,就把電話給掛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