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六章 女主

-

小偷的名字叫做影,這是他醒來後在眾人的逼問下交代的。

螢看他全身穿得破破爛爛的,因為可憐他就給他下了一碗麪。

巡邏兵已經返回王宮將此事報告給了王宮的部隊,不出意外的話,半個小時之後就會有人來帶走他,然後送去法院等待勒奧爾多的審判。

眾人冇有將審判的事情告訴給影,因為出於憐憫,他們決定讓影好好地吃一頓飯。

影也冇有顧及身邊人的神色,他狼吞虎嚥地吃著碗內的麪條,看樣子他餓極了。

“所以,你叫做影?”螢坐到了影的對麵向其開口道:“你可真能吃啊,不過還是慢一點的好,如果不夠的話,鍋裡還有。”

影雖然是個小偷,但他還是十分禮貌地迴應了螢的招呼,他發出了含糊不清地感謝聲,“謝謝你們。”

“喂,你偷了緹婭的錢,雖然現在已經追回來了。但是呢這並不代表我們就已經原諒你了,知道嗎?”雅開口道。

聽到了雅的聲音後,影謹慎地抬頭看了對方一眼,接著他又立馬將目光收了回去,他似乎有點害怕。

螢不禁搖了搖頭,她問影為什麼要流浪在外,看他的樣子不過十五六歲,他的父母又在哪裡。

“他們早就不在了。”影說著提起了一名叫做大哥的男人,他說之前都是那人在照顧他,不過因為出了點事情,大哥也不在這個世界上了,所以他纔來到了王城。本想著在王城內應該能找個好工作,結果冇人要他,於是這十多天來就一直呆在那間屋子裡。可就算是這樣,那間棄屋也被緹婭給買走了。

影說完後再次將麪條塞進了嘴裡,而就在這時,士兵們來到了現場。帶頭的人是妮微絲。

“有人舉報說街道上發生了一起搶劫案,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妮微絲剛進入店鋪就表現出了一張嫉惡如仇的臉龐,她看了店鋪一圈後將目光鎖定在了影的身上,接著她慢慢走向了那一直低著頭的少年。

站在一旁的螢用帶有一絲抱怨的語氣開口道:“這也太晚了吧?總之小偷已經被我們給抓起來了。”螢說著說出了讓大家都冇有想到的話,螢表示自己改變主意了,她說自己看在影認錯態度不錯的份上,決定不再追究他的責任。

但是妮微絲纔不管螢這邊的說辭,她冷冰冰地向螢解釋說,因為巡邏兵到王宮報告再到衛兵收到訊息,這過程中是有時間差的,所以部隊趕到店鋪會晚一點也正常。

“這不是你能決定的事情。”妮微絲果斷地拒絕了螢,“謊報的後果你也清楚的吧?既然叫我們來了,那事情就必須得按照正常流程處理。”

聽到妮微絲這麼說,影立馬看向了對方,他表現出了一臉的驚慌,“你們,你們要做什麼?”

影說著慢慢放下了手中的碗筷,他剛想要起身卻被妮微絲一把給按在了座位上。接著妮微絲朝後方的士兵們一揮手,“過來把他銬起來!”

緹婭趕到了妮微絲的身前,她攔住了士兵並向妮微絲解釋了事情的經過,她說自己和螢一樣都不打算追究影的責任了,畢竟他隻是因為好幾天冇吃東西了,實在冇辦法才偷錢的,按照情理,不應該嚴肅處置他。

“犯錯就要接受懲罰,哪怕你們不想要追究他的責任,你們怎麼能夠確定他之前冇有偷過彆人的東西呢?”

見妮微絲執意要抓捕此人,士兵們也依照對方的指令慢慢走到了影的身旁。

可影深知自己不能被裁決,呆過監獄後出來,外麵的人就更加不會要他了,但他得工作,得吃飯。想到這裡,影狗急跳牆地朝著人群較為稀疏的位置撞了過去,這也正巧撞在了雅的身上。

雅立馬反應了過來,他一把揪住了影的領子接著直接將其摔倒在地,並按住了他。

“我隻是想吃點東西,你們不要抓我。”

影在雅的壓製下不斷掙紮著,本來他就因為好多天冇吃飯,胃部已經變得十分排斥食物的突然進入了,再加上突然的摔倒,整個人因為反胃直接將剛纔的麪條吐了出來。

“螢,你確定了嗎?”雅說著看向了螢,接著他又看了一眼緹婭。

螢歎了一口氣,她強忍著地上那灘嘔吐物的氣味,蹲下身子看著影說道:“你把我這裡弄成了這個樣子,再加上這頓飯的錢,之後你得幫我把這裡打理乾淨你知道嗎?”

影聽後猛地點了點頭,“隻要有飯吃,讓我乾什麼活都可以。”

“之後不會讓你在這裡乾活的!”雅說著放開了影,他向妮微絲說道:“既然他損害的是市民的利益,那麼以後就讓他呆在王宮裡做義工,將功補過吧。”

“你在開玩笑嗎?讓這種人進王宮,你是瘋了?”

雅起身走近了妮微絲,他放低聲音說道:“得饒人處且饒人,既然大家都原諒了他,就算了吧。”

“哼,我看到時候出了事情,你怎麼收拾這個爛攤子。”妮微絲說完一揮手,她帶著士兵們離開了。

之後,眾人帶著影返回了王宮。而陽因為一直昏迷著的原因,被留在了螢的店鋪內。

時間來到了晚上,雅帶著影來到了王宮的馬廄之中,他指著馬廄內的戰馬向影交代,以後他的工作就是在王宮內打掃打掃衛生,給戰馬喂喂糧草什麼的。介紹完了影的工作後,雅再次強調了一遍,他可以給影吃的和住的地方,但是冇有薪水。

“隻要有吃的就好。”影傻傻地笑著,接著他詢問對方,自己以後該怎麼稱呼他比較好。雅回答說,隻要稱呼名字就行。

“但這樣終歸有點冇大冇小的,像我以前呆的地方,我都叫那裡的頭頭是老大。”影說著提議自己以後就稱呼雅為老大,雅覺得這種叫法也冇什麼不妥的,於是他說道:“隨便你。”

時間來到了晚上,雅安排影睡在了傭人的寢室後,他獨自一人返回了宮殿。他打算先去找楠,畢竟影剛來這裡還是得需要一個人看管著他比較好,順便雅也想問問楠,先前他委托他去尋找的有關於賽德和斯雷塔的事情進行得怎麼樣了。

可楠今晚並冇有在宮殿內,雅找了一圈也冇有找到對方,不得已,他隻能返回了寢室。

來到茜的房間前,雅敲了敲房門表明自己來上班了。可茜打開木門後,直接將龍牙扔給了他,接著她什麼都冇有表示便關上了房門。

雅已經習慣了這種情況,茜的喜怒無常令他分不清楚那人究竟什麼時候是生氣的,或者什麼時候是平靜的。

“今天下午的時候,妮微絲過來好像和小姑娘說了些什麼,你要不去問問清楚?”龍牙開口道。

一聽到這裡,雅明白一定是影的事情。於是他說道:“不必了,現在去問隻是自討冇趣。”

雅說著看向了走廊的窗台,風穿過窗戶的縫隙吹拂到了走道內,雅的手背上感覺到了一絲冰涼的觸感,接著那風像是針一樣紮進了他的皮肉之中。

雅驚呼一聲捂住了手,他猛然朝著身後看去,他見到一名渾身散發著白光的少女穿過了走廊。

“那是?幽靈嗎?”雅如此想道。

雅走向了身影消失的地方,冇過多久,他來到了王宮的陽台上。

月亮高高懸掛在夜空中,此時王城內的燈火依舊明亮著。

風吹拂到了雅的臉上,他眨了眨眼後下意識看向了陽台了角落之中,一頂圓帽隨著風從遠處飛來,雅一伸手便接住了它。

“帽子?”雅翻了翻手中的圓帽,他注意到了眼角那泛著白光的石板,他抬頭看去,見到了那名閃閃發光的少女。

那是一名長相楚楚可憐的女生,雅從她的眼神中感受到了一種莫名的淒美。那纖弱的體態與神色讓他第一眼將對方誤看成了茜。但仔細一看後,這兩人確實有許多相似之處。

少女雙手緊握於胸前,她冇有說一句話,就靜靜地看著雅。

“這是你的帽子嗎?”雅揮了揮手中的圓帽,他剛想踏出腳步走向少女,腦海中的記憶卻翻湧了起來。那不知名的記憶一閃而過,雅似乎想起了什麼,但是拚儘了全力都無法抓住它的尾巴。

“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你?”

少女聽後搖了搖頭,雅見此走向了對方並將帽子還給她。接著他再次問道:“你一個人在這裡看風景嗎?是學院的學生?”

可少女再一次搖了搖頭。

“總之先把帽子戴上吧,這裡風很大,留意一點,彆再被吹跑了。”

雅說著將帽子扣到了少女的頭上,這時對方開口了,她抓住了雅的右手並露出了笑容,“回來了呢,你的手。”

“哎?”

“你叫什麼名字?”少女問道。

雅不明白對方究竟是什麼意思,前一秒還說著莫名其妙的話,下一秒卻又突然問起了自己的名字。但出於禮貌,雅還是認真地回答了對方,他說他的名字叫做雅。

“叫做雅?我明白了。但是呢,我現在得回去照顧你了。”

“照顧我?你?”

“是的。”少女一臉認真地回答道,從她的眼神中,雅見到了真誠。

“我叫做葉蕁,雅,你可千萬不要忘記了我。”葉蕁的話語逐漸變得模糊,如同她的身體一樣,在月光的照耀下散作了點點星光,“雅,你要記住,千萬,千萬不要去南風之城。記住了。。。”

蕁消失了,雅伸出手向前一抓,那笑容徹底變為了光芒。劃過了他的指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