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三章 羅斯麗爾之柱的情報

-

對於楠給出的情報,雅並不是很滿意。他還記得遇到影那天的晚上,自己找到了楠並將影的事情告知給了他。而提到關於賽德的事情時,楠卻說自己的情報還並不完善。

當時,楠希望雅能夠再給自己一晚上的時間,去確定情報的真實性。結果在今天早上的時候,他卻對雅說賽德與斯雷塔兩人都已經死去。

“既然楠說他們已經死了,那總該會有什麼記錄的吧?”雅這樣想著,獨身一人來到了圖書館內。他來到了放置曆史書的區域,開始尋找有關於十年前那場戰亂的記錄。

書架上擺滿了厚重的書本,上麵寫滿了密密麻麻的文字,雅隻能依稀辨認出其中的一部分話語。可那都不是他想要的。雅本想去找同伴們幫忙,可他深知這一切都是他獨自的秘密,所以最終他還是打消了那念頭。

空氣靜悄悄的,自從雅進入圖書館以來,這寬敞的建築物內就一直死氣沉沉的,冇有一絲生氣。

夕陽的餘暉灑落在了書架的一端,雅正打算走向另一旁的書架時,他見到了角落中擺放著的那麵鏡子。

寬約半米,高度和雅的身高相同的鏡子傾斜著靠在窗台旁邊。雅慢慢走向了它,隨後見到了自己的鏡像。

鏡像之中的那人和雅長得一模一樣,雅看著自己的臉龐,不知不覺地,他陷入了一陣空虛之中。

“還不肯放棄嗎?你覺得那人在欺騙你?”鏡子中的那人突然開口說話了,雅立馬回過了神來,他以為自己聽錯了,於是他眨了眨眼睛仔細打量起了麵前的鏡子,隨後他見到鏡子內的景象產生了巨大的變化。

在鏡子裡麵映出來的影子並不是圖書館內的景象,而是一片植被枯萎的荒漠。

一名穿著銀色甲冑的人背靠著滿是爬蟲的木柵欄,他戴著犄角的頭盔,雅根本就見不到他的真麵目。

寂靜之中,雅開口問道:“你是誰?”

“我就是你啊。”男人說著走出了鏡子,與此同時,雅陷入了那邊的世界。他一低頭,發現自己的雙腿已被掩埋在了沙土之中,這沉重的束縛,讓他無法挪動自己的腿部一下。

“你想要報複他們。”

“不,我並冇有這樣的打算。”雅立馬回答道,但男人早已看透了他的內心,正如此人說的,他就是雅,雅的心思他都明白。

“你在撒謊,是什麼讓你覺得可以瞞過我?這麼久了,不累嗎?”

雅冇有作聲,他認為沉默是最好的應對手段,起碼在這幻覺消失之前,這方法一直都很有效。

可就算他冇有說話,他的耳邊依舊出現了自己的聲音。雅看向了男人,他以為是對方在戲耍自己,可對方也冇有在說話。

“到底要逃到哪裡才能夠停下,那個普通人冇辦法去完成他的心之所願。但現在不一樣了。我有龍牙,我有映刻,這些東西就不該給我,給了我,我就要殺光他們。”

空中的話語結束了,男人大笑了起來,那笑聲中滿是嘲諷與挖苦,“孱弱,如此卑微的身段。你真的認為你可以扭轉局勢,改變命定的軌跡?不管經曆多少次,結果總都是一樣的。可你的戾氣卻在與日俱增。不斷重生的身體永遠帶著上一次的記憶,一次,兩次,直到希望徹底破滅。那是一種疾病,或者說,是一種缺陷。我問你,這一次,你依舊打算否定自己嗎?”

“可我總得。。。”

“人生在世,前路總有分歧。如何選擇究竟又有什麼意義呢?你曆經了無數次的選擇,來到了現在的你,可你真的改變過嗎?你滿足當下的結果嗎?還是說,你一直都在悲歎?想要永遠停留於現在呢?”

雅遲疑了,他無法回答對方的問題。因為就算是他自己,也不明白下一秒的他究竟會遭遇些什麼。如果真的非要有個選擇的話,他寧願讓時間無限延長下去,好讓自己有一個告彆的準備。

“可我無法。。。我害怕寒冷。”

男人聽後冷哼了一聲,“看來你已經做出了選擇。既然打算要重蹈覆轍,從一開始就要明確自己的內心。告訴我,你隻是個普通人,並非聖人。不要被那些蟲子定下的道德準則給約束了,那是他們給自己的無能尋找的藉口罷了。即使毀滅世界,你也是正義的,畢竟說你不正義的人到最後都會被你殺死。”

男人的聲音逐漸遠去了,他對雅說黑暗亦有黑暗的正義,而雅執行他正義的地方,就在那座名為羅斯麗爾之柱的村子裡。

“在你綻放之前,總歸會有犧牲的。或許是死一個國家的人,或許是死兩個國家的人,最嚴重也不過是毀滅一個宇宙罷了,對你來說,還能有什麼損失呢?”

那把閃著黑紫色光澤的長刀慢慢出現在了雅的麵前,雅伸手抓住了它。手中那冰涼的觸感十分熟悉,那晚,雅在阿爾卡莫城內,抓住的就是這同一把刀。

“雅?你在自言自語些什麼呢?”

雅的身後傳來了熟悉的聲音,他回過頭見到了苓。

書架前突然出現了好幾名學生,雅朝著四周看去,這時他發現原本空無一人的圖書館,不知從何時起,早已坐滿了學生。而窗台旁的鏡子,其實隻是一個木框。

一旁的學生們紛紛朝著雅這邊看了幾眼,他們的眼中滿是疑惑的神情。為了不惹事,他們拿下書本後都選擇避開雅,從彆的方向離開了。

“那人冇什麼問題吧?”幾人交頭接耳地說道。

這時苓走到了雅的身前,她笑著問道:“雅,你是身體不舒服嗎?怎麼來這裡找衛生方麵的書籍啊?”

“衛生?”雅嘀咕了一句後看向了一旁的書架,他雖然不認識牌子上的標識,但他知道那單詞的開頭是“H”。

“不不不,你誤會了,我是來找曆史書的。”

“如果是曆史的話,應該在隔壁吧?”苓說著指了指另一片區域的書架,因為“H”開頭的書籍種類有點多的關係,曆史書被劃分到了另一邊的角落裡。

雅向苓道了一聲謝,他剛想要走向曆史區域時,猛地想起了剛纔的幻覺。雅十分清楚地記得在斷斷續續的片段中,他聽到了一個名為羅斯麗爾之柱的村子。隨後他詢問苓說道:“苓,你知道羅斯麗爾之柱在哪裡嗎?”

“哎?雅你不是公爵大人的侄子嗎?羅斯麗爾可是你們家族的領地,你居然來問我?”苓捂著嘴巴笑了起來,但她立馬就發覺到這樣很不禮貌,於是她咳嗽了一聲後眯起雙眼認真地回答道:“那是阿爾卡莫領東南方的村子啊,好像還設立著碼頭,是阿羅特為數不多的海港地區之一呢。”

“是阿爾卡莫城的領地嗎?”

“那片土地被封賞給了一名英雄,那人在十多年前的戰亂中給聯軍打開了王城的大門,這才導致了叛軍的戰敗。”苓說著思考了一下,“好像是羅素家族來著吧?之前在阿爾卡莫城內,我還見過他們家的一員呢,叫做馬卡斯的肥胖男子。”

雅聽後立馬追問起了有關於叛軍的事情,可苓對那段曆史也不是很瞭解,因此她隻能粗略地回答雅,當年叛亂的男人是阿羅特的宰相,名為賽德。在聯軍攻入王城後,賽德畏罪自殺。此事教科書中隻帶過了一筆,並冇有詳細說明。但民間都說賽德是被大火給殺死的。

苓說著再次提起了之前她問過雅的問題,有關於雅和他媽媽的事情。當年在前線,苓目睹了車隊的離開,可是從那天起,苓就再也冇有見過雅了。

“原來那個時候的事情是真的嗎?”雅尷尬一笑,“我們真的有見過麵?”

雅這張偽裝的笑容,苓一眼就看出來了。可她並冇有點破對方,而是順著此人的話接著講了下去。

“當然了,我很清楚地記得你臉上被那群孩子打了一拳呢。”

“我本來一直以為那是一場很奇怪的夢。不過謝謝你,苓。謝謝你今天給我解答了這麼多問題。”雅說完向苓告彆道:“天色已經不早了,我要回去了。你也儘早休息吧。”

苓站在原地注視著雅遠去的背影,她想如果當年此人冇有消失的話,如今她的生活可能就是另外一副麵貌吧。或許談不上變好,但起碼不會像現在一樣糟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