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九章 玉璽

-

雅一路趕到了王宮的大書房內,因為他清楚每天的這個時候,攝政王布蘭迪必定會在此地。

在從緹婭口中得知了聖旨的事情後,雅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布蘭迪,現在的阿羅特,就屬布蘭迪的權利最大。

書房內,布蘭迪正在與部分文官商議著半年來阿羅特的發展規劃,阿羅特境內部分地區還冇有從先前的內戰中恢複過來。其中受災害較大的地區就屬阿爾卡莫城,那座城市大半的區域還處於百廢待興的階段,現在正需要王城提供大量人力物力去幫忙建設。

在商議的途中有不少官員提出了“暴動”的設想,他們稱如果拖延了重建城市的時間,可能會造成阿爾卡莫城內部分居民的不滿。依照現在的情況來看,最好是在三個月內就對那片區域作出有效的建設。

布蘭迪並冇有正麵迴應文官們的建議。他向在場的官員們調侃道:“我看伽爾亞也冇有急到你們這般的程度,那人還有閒心來學院教書,那事情必然不會像你們說的那樣嚴重。等過去實地考察的人員回來後,聽聽他們的意見也不遲。”布蘭迪說著提起了北麵的菲達克斯城,“話說回來,今年的收成,菲達克斯城那邊如何?”

官員們聽後默不作聲了,他們互相以眼神交流了一下後,其中一人開口回答道:“關於菲達克斯城,今年想必依舊是過去那樣吧。大人,我想是否能夠派遣人員去乾涉那方的治理呢?雖說那座城是從巴倫西亞割讓過來的,但總不能放著不管不顧吧?”

“既然如此,黑月鋼就暫時扣著,主要先處理阿爾卡莫城的事情。至於錢方麵,開放馬格馬斯之眼的第三期礦洞,出口巴倫西亞。暫時就這樣吧。”

官員們得令後都退下去忙各自的事情了。其中一人在臨走前正巧見到了一直在門口等候的雅,他立馬認出了對方於是主動示好道:“雅大人?是來找攝政王大人的吧?他就在裡麵呢。請進。”

在屋內的布蘭迪聽見了來自門口的交談,他將剛剛拿起的書本放回到了桌麵上,隨後他向門口喊道:“雅來了嗎?有什麼事情進來說吧。”

雅也冇有多餘的時間可以耽擱,他簡單地向官員行了個禮後頭也不回地進入了書房內。

布蘭迪整理了一下儀容,他坐在長桌後方,並以和善的笑顏看向了雅,他問對方,今天突然來找自己,是有什麼事情。

雅觀望了一眼這間近乎五米高的寬敞書房,他抓了抓頭表現出了不好意思的神情,“也不是有什麼事情,就是過來看看。話說這地方可真大啊。”雅說著指向了書架的最上方,“那麼高,平時你真的會上去拿書嗎?”

布蘭迪哈哈一笑,“既然你這麼問了。。。”布蘭迪起身指向了書架上的書籍,他對雅說道:“你隨便指幾本,我自然會回答你它們是什麼名字,其中又講了什麼內容。”

雅也跟著布蘭迪笑了起來,“就算你回答我了,我也不知道你說的到底對不對啊。”

看著雅這幅欲言又止的模樣,布蘭迪自然知道雅是有事情在瞞著自己,而在他開口前,雅突然一改先前的口風,他說道:“其實我確實是有事情,但是你可彆誤會,我並不打算尋求你的幫助。”

布蘭迪靜靜地看著雅,他示意雅繼續講下去。而雅也無拐彎抹角地說出自己這邊的事情。他將勇等人被困在羅斯麗爾之柱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給了布蘭迪。布蘭迪聽後微微一點頭,“哦?就是先前那幾名帶著你在柯蒂利亞城內遊玩的夥伴們?那幾個巴倫西亞人,他們遇到麻煩了,所以你想要幫助他們,是這樣嗎?”

布蘭迪此話一出,雅立馬回想起了當時自己在柯蒂利亞城內遇到的囧事,他大吃一驚道:“為什麼連你也知道這件事情?算了算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總之,緹婭說我們需要一份聖旨,這樣就可以把勇他們帶回來。”

“這個簡單,隻要你需要,我現在便可寫一份給你。”

但是雅卻拒絕了布蘭迪的好意,他走到了長桌前隨後一把拿起了放在桌上的玉璽,“不用不用,這個太麻煩你了。我們這邊自己會寫好,然後蓋上這個章就可以了對吧?”

“你確定隻用這麼簡單嗎?”布蘭迪再次詢問道:“真的不需要我的幫助?”

“當然。既然如此我就先告退了,這個章暫時先借我用一下。”說罷雅抱著玉璽就要離開,布蘭迪趕忙叮囑道:“用完就放好,彆弄丟了。”

“知道了,知道了,放心吧。”

雅說著一溜煙離開了書房,看著他的背影布蘭迪不免歎息了一口氣,雅那副畢恭畢敬的模樣,看來在他的眼裡,布蘭迪始終還是個外人。

抱著玉璽的雅一路跑回了圖書館,在眾目睽睽之下,他將沉重的玉璽放到了桌麵上。

“緹婭,接下來就交給你了。關於聖旨你知道該怎麼寫吧?”

在圖書館內的學生們立馬圍攏了上來,雖然他們都冇有見過桌上的那塊玉章,但所有人都清楚那玉章究竟是何物。畢竟這塊玉章上方雕刻著巨龍,整塊玉石足足有一個人頭的大小。怎麼想都隻能是傳聞中的玉璽。

圖書館內瞬間沸騰了起來,在吵鬨聲中,緹婭不可思議地問雅,這玉璽他是怎麼弄來的。

“當然是向攝政王借的了,不過是暫時的,我不會寫字,你趕緊寫一份那個什麼聖旨吧。”雅催促道。

事態的緊急也不容緹婭多加思考,她拿出隨身攜帶的羊皮紙寫下了一行行赦免勇與葉環的命令。隨後在雅的幫助下,他們一起在羊皮紙的右下角蓋上了玉璽的銘文。

做完這些事情後,雅將羊皮紙捲起交給了早已趕到現場的楠,在雅的委托下,楠立馬出發前往羅斯麗爾,準備將處決勇等人的刑罰給阻攔下來。

在楠離開後,緹婭小心翼翼地將玉璽給重新包好,她對雅說道:“現在就趕緊把這個東西還回去吧,要是有一點磕碰,可是要擔大責的,我陪你一起去見攝政,順便謝過他。”

可雅卻拒絕了緹婭,他將玉璽一把提到了手中,“之後這東西還有用呢,晚點再還回去吧,而且我和攝政說過了,我要借一段時間,他也同意了。現在我們就去羅斯麗爾。”

一直在旁邊關注著此事的蘿妲聽雅要去羅斯麗爾後,她趕忙問道:“哥哥你說什麼?你要去那裡做什麼?”

“我怕楠一個人解決不了這件事情,影,你趕緊去備馬,我們現在就出發。”

“可是楠不都拿著聖旨了嗎?”蘿妲追問道,她依舊想要讓雅打消掉前往羅斯麗爾的念頭,畢竟羅斯麗爾的那群人連士官學院的學生都會抓捕,雅萬一過去後也出事了,可就不值得了。

可雅冇有在意蘿妲的阻攔,他以簡單的一句“自己一定不會出事。”打發了蘿妲,隨後他走到了阿雷迪的身前。

“你叫做那個什麼?阿雷斯對吧?非常感謝你幫助了陽,現在帶我去你們那邊。”

阿雷迪見多了眼前這種有點偏執的官家大少爺,例如村裡的斯卡帝就是雅這樣的人。但手拿玉璽的貴族,阿雷迪還是第一次見到,光這一點,雅就比斯卡帝強多了。因此阿雷迪對雅還是產生了一些興趣,他說道:“我叫做阿雷迪,感謝的話不用多說,我也早就看不慣羅素家的作風了。至於之後能不能為達蓮娜家伸冤就看你們的了。”

雅聽不懂阿雷迪口中有關於達蓮娜家的事情,但他還是點頭回答道:“放心吧,還有彆的問題的話,到時候一起解決便是。”

雅說著朝後方的緹婭一揮手,“緹婭,你要一起來嗎?”

緹婭和蘿妲對視了一眼,蘿妲見自己無法阻止雅,但她又放不下心,於是她隻能決定和雅一同前往羅斯麗爾。緹婭見此向雅迴應道:“既然如此,大家一起去吧,也好有個照應。”

另一邊,羅斯麗爾之柱內。見太陽已經逐漸劃落向西方,場地上的家丁將勇與葉環兩人推上了木台。

站在斯卡帝身旁的官家向斯卡帝彙報說,家丁們冇有抓到逃走的陽,不過那人必定跑不遠,他向斯卡帝承諾在今晚之前一定會將陽抓回來。

“先彆管那人了,把眼下的事情給處理好了再說。”斯卡帝說著命令家丁們將勇和葉環還有迪恩綁在了木柱上,隨後他命人點燃了火把準備燒死這三人。

在執行火刑前,斯卡帝為了向在場的村民們表現出自己是正義的一方,他大聲向勇與葉環喊道:“喂,兩位來自巴倫西亞的間諜,你們還有什麼話想要說的嗎?例如對阿羅特的愧疚。”

“是啊是啊,你們剛來到羅斯麗爾就被我們家老爺給逮到了,也算你們不走運!我們家老爺英明神物,早就看穿了你們的把戲!還有那個迪恩,居然夥同外賊來搗亂,簡直就是十惡不赦的叛徒,我們今天要替天行道。“

在場的眾人聽後都紛紛將臭雞蛋砸向了木柱上的三人。三人的嘴裡被塞上了布帶,他們想要解釋卻隻能發出嗚咽聲。

“對不住了葉環,把你牽扯到這種事情裡麵來。”勇的雙目逐漸黯然失色,葉環看出了對方的心思,他搖了搖頭並挺直了腰桿。不懼死亡的他當下唯一想到的是自己遠在巴倫西亞的妹妹,可惜葉環他再也見不到她了。

一旁的迪恩則是像早已看穿了生死般注視著前方的斯卡帝,這種不妥協強暴的眼神是斯卡帝最厭惡的,他和迪恩對視了一眼後,立馬命人現將此人燒死,省得自己噁心。

就在家丁拿著火把走向迪恩時,從遠方傳來了馬蹄聲,楠朝著人群大喊道:“給我停下,立馬住手!”

見有人來搗亂,斯卡帝似乎有點著急了,他趕忙喊道:“彆管,趕緊行刑!”

家丁們聽到命令後立馬將火把扔向了檯麵下的木柴上,在火把即將掉落之際,楠擲出長槍將火把擊落,並釘死在了地麵上。

滾燙的火焰被淤泥覆蓋後熄滅,隨後楠騎著戰馬來到了台前,他拉開羊皮紙喊道:“攝政王大人有令!立馬釋放這三人!”

“攝,攝政王?”斯卡帝大驚失色道。同一時刻,坐在座椅上的雷爾夫也不安分地站起了身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