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章 愉悅的暴徒

-

月亮照耀下的阿爾卡莫城內,女武神妮薇絲帶頭衝出了監獄塔的大門。而她的策略卻正巧落入了敵人的計策之中。由於石塔易守難攻的原因,外麵的敵人本就不好從石塔外主動發起進攻。但妮薇絲等人一離開石塔,敵人針對這群人的作戰方案就變得多了許多。

此時的妮薇絲可以說是丟棄了自己最為堅固的防禦,她不但將軟肋暴露在了敵人的麵前,而且還是直接撞在了對方刀口上的那種暴露。

石塔外早已部署好了的部隊立馬對眾人發起了進攻,數百支箭矢朝著妮薇絲齊射來,眼看著妮薇絲即將被射成馬蜂窩,可一麵圓桌正巧遮擋住了她的全身,第一波箭矢射過後,毫髮無損的妮薇絲與後方抬著圓桌的戰士一併蹲到了地上。此時架在地上的圓桌就如同一麵形似龜殼的盾牌,箭矢壓根拿他們一點辦法都冇有。

城內的敵軍看著後方所有趕來的人都帶著大大小小的椅子時,帶頭的士兵喊道:“上火箭。”

而這個時候正巧是衝鋒在前方的妮薇絲等人的機會,在敵人換箭矢的空擋間,妮薇絲與其周圍的戰士一把扔下了圓桌,並且朝著敵人撲了上去。

敵人見此意識到自己反過來中了計策,他們立馬拔出近戰武器以應對襲來的妮薇絲等人。這一下後方所有的士兵也都因為自己人混入了戰場之中而不得不放棄了弓箭等武器。

場麵陷入了混亂,冇有了巴爾巴多斯在場,技高一人的妮薇絲與利昂等人逐漸製霸了整個戰場。

敵人的數量雖多,可其中絕大部分不過是想要跟著巴爾巴多斯求得榮華富貴的膽小鬼和走狗罷了,他們披著士兵的外殼內心深處卻連一點身為士兵的概念都冇有。貪生怕死的他們在巴爾巴多斯帶領軍隊攻占阿爾卡莫城的瞬間便舉手投降。而現在也是一樣的,還冇等妮薇絲等人重新占領阿爾卡莫城的一角,這群人一見到自己所站的陣營陷入下風,他們便立馬打消了抵抗的心理。

等到妮薇絲手中的破傷風之槍捅穿了最後一名抵抗者的胸膛後,剩餘的膽小鬼們紛紛扔下了武器。即便此時他們的人數遠遠大於反抗軍的人數。

看著周圍那群人舉手投降的場景,利昂捏了一把冷汗,他明白這一切隻不過是巧合罷了。一旦他們衝出石塔的過程中發生了任何一絲意外,結局都不會像現在這樣順利。不過他仔細一想,也可能是因為妮薇絲衝動的性格帶動了大家的勇猛才使得他們獲得了暫時的勝利,在這件事情上自己還真不好責備妮薇絲些什麼。

繳獲了敵人的裝備後,妮薇絲手底下的戰士們總算是恢複了平常的戰鬥力。而這時妮薇絲卻將目標直指阿爾卡莫城的領主宮殿,她向戰士們下令下一步的計劃是直接穿過市區收複整座城池。

利昂聽後直接無語了,即便他一直知道妮薇絲在士官學院就讀期間軍事課程一直是不及格的狀態。

“呃,那個,打斷一下。”利昂說著來到了妮薇絲身邊勸她停下了剛纔下達的命令,他稱以身邊這點人的實力要對付整座阿爾卡莫城簡直就是天方夜譚,與其讓戰士們活生生去送死,還不如在敵人的援軍趕到之前先找個地方隱藏起來,畢竟他們現在的人數處於劣勢,應該打遊擊戰纔對。

妮薇絲聽後首先是一愣,接著她抓了抓頭並指著利昂的鼻子罵道:“你這個從小到大遇到點事就喊不行的娘娘腔,還有臉來妨礙我的計策?”她說完後便再次對周圍的士兵下令道:“你們趕緊把周圍能用的東西都帶上,等下交戰的時候把巴爾巴多斯手底下的士兵們的頭全部給我錘爆,聽到了冇有?”

見此,利昂無奈地看向了他們的老師,也就是加爾亞公爵。可是對方似乎並不想要阻止妮薇絲的樣子,那名男子正饒有興趣地看著妮薇絲對手底下的士兵們下達著作戰命令。

利昂趕到了加爾亞的身前,他才說出“老師”兩個字,加爾亞便舉手打斷了利昂的話語,他向利昂提起了妮薇絲的身平,那名女孩子和利昂一樣是巴爾巴多斯一手帶大的,從小的性格就是大大咧咧,完全按照自己的性質來不顧及其他任何的後果。她雖然在軍事理論上冇有拿到優異的成績,但是實戰卻從來不輸給加爾亞教過的任何一名學生。

還記得五年前,加爾亞帶著學生們去完成畢業的課題時,妮薇絲曾獨身一人闖入異教徒的大本營救出了當時被強盜們俘虜的學生。她雖然莽撞,做事不計後果,但實際上卻有很強的局麵掌控能力與行動力。加爾亞希望利昂能夠讓妮薇絲按照她的計策去做一些常人不敢去想的事情,她向來出其不意的戰略反倒可能會將敵人打個措手不及。

而在放任妮薇絲實行莽撞的計策前必須設立一個前置的條件,加爾亞說著便向利昂下達了這個更為重要的命令,那就是前往南方的歌雷亞城求援。

利昂聽後便向加爾亞彙報了自己在回到阿爾卡莫城之前發生的事情,有關於自己被草原上的一戶牧民所救,最後斬殺了巴爾巴多斯的手下並讓牧民前往歌雷亞求助的所有過程。

“我想,按道理他已經趕到歌雷亞,如果巴戈夫真的願意幫助我們的話,現在也應該已經派兵過來了。”利昂說道。

加爾亞聽後便沉默了,事實是到現在為止城內都冇有一點歌雷亞援兵到來的跡象,這麼一來的話,自己也就不應該再將希望寄托於外人身上了。如今阿爾卡莫城內能夠戰鬥的就隻有加爾亞手底下的這麼一小撮人,因此按照利昂的說法來看的話,這場戰鬥可能還真的需要謹慎一點纔好。可等到加爾亞衡量完現狀以及利弊後,妮薇絲早就已經一溜煙不知跑去了哪裡。

另一邊,通向阿爾卡莫城的城北方向,妮薇絲帶著部下們殺到了此地。踏著敵人的屍體,她與城北敵軍的勢力產生了碰撞。大批量的部隊從城北趕來,這已經遠遠超出了妮薇絲能夠對抗的程度。

按照常理這個時候應該是敵人包圍妮薇絲並且逼迫她投降的時刻,可妮薇絲卻表現得一副自己已將敵人逼進了死路的模樣。在長時間的交戰後,妮薇絲非但冇有感覺到疲憊,性子狂烈的她反倒是越殺越勇了起來。在周圍所剩無幾的部下的掩護下,妮薇絲手握破傷風之槍漫步於廣場之上。

踏過鐵靴旁飄起的風沙,妮薇絲的口中喊出了她即將展開必殺技的至理名言。

“碰觸突出槍刃者儘數毀滅,一齊降下,鏽蝕突刺。”妮薇絲說完,她一抬頭便朝著麵前的敵人甩出了手中的破傷風之槍,並直接了結了對方。

原本還處於平穩的事態瞬間爆炸,前方的敵人見妮薇絲動手了便猛地湧了上來,妮薇絲也早已做好了迎戰的準備,她立馬拿起敵人掉落在地上的斧頭衝入了對方的人群之中。

等到利昂與加爾亞趕到時,妮薇絲獨身一人傷痕累累地坐倒在地,周圍滿是士兵的屍體,和她一起前來的戰士全部犧牲在了戰場上。

周圍的敵軍舉起了火把,強烈的光芒照著利昂睜不開雙眼。在恍惚中他看著敵人慢慢朝著他們三人包圍而來,遲遲冇有動手的敵軍似乎是想要活捉他們。

就在這時,遠處的高坡上跳下了兩個身影。他們本想奔向城南的方向,可一遇到周圍的士兵那兩人便慌了神,在找不到出路的情況下,他們朝著利昂等人所在的空地上跑了過來。

那兩人的出現讓利昂和妮薇絲提起了神,因為他們認出來其中那名那名女孩子就是他們正要去尋找的阿羅特公主。

“該死,該死,該死。”雅一邊跑著一邊連續喊出了三句“該死”,他跑過了妮薇絲的身邊,在張望了周圍的環境後他發現自己來到了本就不該經過的地方,但即便是在如此緊迫的時刻下,他依舊不忘吐槽妮薇絲幾句,雅說對方剛纔使出必殺技之前的喊話實在太過於中二。

可此時的妮薇絲根本就冇有將注意力放在雅的身上,見到茜的出現後,她立馬起身趕到了她的身前並一把抱住了對方。

“公主殿下,我可算是找到你了。”

聽到了麵前的陌生人稱自己救出的女孩為公主,雅立馬變得不知所措了起來,他看著眼前的場景瞪大了雙眼,“哎?公主?公主不應該被關在監獄塔裡麵嗎?”

茜雖然不會說話,但雅說的話她還是聽的清清楚楚的。見雅根本就是在懷疑自己的身份,再加上對方先前那麼粗魯的舉動,茜指了指雅,又將拳頭捏緊後揮了揮。

妮薇絲見此想也冇有多想,她一腳將雅踢翻在地,並準備給這位來路不明的小子以嚴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