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二章 GRADE-7粒子射線步槍

-

10月21日,星期天。

眾人經過了一晚的努力,總算是撬開了塵封許久的艙門。清晨的陽光照射在了艙口頂部,透過那一道小小的縫隙,雅見到了金屬塊內部的一小片景象。裡麵掛滿了雜亂無章的繩子,金屬壁麵上雕刻著密密麻麻的符號,除此之外,還有一部分凹凸不平的按鈕狀物體。

“影,再加把勁!”雅站在高處指揮著影喊道。聽到命令後影與彌生兩人用力拉下了手中的繩子,為了增加力量,影甚至爬到了繩子上,就這樣加上了他身體的重量後,金屬塊的艙門被強行拉開了。

無法名狀的刺激氣味撲打在了雅的臉上,他連續打了幾個噴嚏後才緩過勁來。雅揉了揉鼻子,他讓影等人去休息後,獨自一人爬進了金屬塊的內部。

可影哪敢去休息,他老老實實地站在金屬塊之前,等待著雅接下去的指令。而事實也和影想得基本一樣,還冇過一分鐘,雅便從金屬塊內部探出了頭。正當影以為自己又有活乾了的時候,雅卻朝著他與其他人喊道:“你們彆站在旁邊,都給我退遠一些。”

聽此,眾人聚集在了木棚外,這裡距金屬塊足足有十米的距離,他們想這樣應該就冇有問題了。可事實卻證明他們想得太簡單了。

不知道雅在金屬塊內搗鼓著什麼,數十分鐘過後,金屬塊突然響起了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捂住了耳朵紛紛向遠處退去,他們能夠明顯地感覺到地麵在震動,隨著“砰”的一聲巨響,金屬塊後方亮起了一陣火光,接著是植被燃燒的黑煙。

至此金屬塊的轟鳴聲戛然而止,可麵對熊熊大火,眾人不得不上前滅火。等到他們將火勢控製下來後,金屬塊後方植被早已被燒成了一片焦土。

由於大地先前的震動,焦土開裂成了好多塊。岩石與灌木崩塌後,金屬塊總算是露出了它的真麵目。

這台高度二十三米,全身佈滿黑色和紫色條紋的機甲終於重見天日。機甲胸口處的機艙已經破裂,那裡正是雅他們最初見到的金屬塊部分。另一邊,機甲肩膀部位和後背的炮台在經過長年的風吹日曬後,早已鏽跡斑斑。與炮台截然相反的是機甲腰部後方的噴射裝置,鈦合金製成的噴射器依舊嶄新,經過時間的磨礪,也冇有任何損壞。

雅將一個黑色物件拋到了地麵上後爬出了機艙,隨後他走向了機甲的背後。

“不應該啊,為什麼會這樣?”雅思索著摸索起了機甲後方的金屬板麵,當他抓到一個突起物後,雅冇多想便一把將其拍了下去。

機甲開始自我檢索,人工智慧響起了報警聲,但因為擴音器的故障,機甲首先響起了一陣電磁的聲音,電磁聲保持了好長一段時間後,變為了不斷重讀的語言,“警報:艙門出現異常。緊急彈射。”

隨著聲音的響起,機甲頭部亮起了光芒,光芒轉瞬即逝後,後方的金屬板呈現處了網格狀的圖案,它慢慢分裂成了一小塊一小塊的區域。隨著“呲”的一聲,縫隙中冒出了白色的霧氣,板麵展開後,機甲打開了後方二號艙門。

雅小心翼翼地進入了後艙,藉著微弱的陽光,他見到了其中的景象。和前艙不同的是,後艙冇有一個按鈕,裡麵全是吊掛著的金屬線,還有一灘不知名的積液。

檢查完畢後,雅離開了機甲。他剛爬回地麵,影便提著先前的黑色物體趕到了他的身邊。影不斷詢問雅,麵前的這個龐然大物究竟是什麼東西,可雅並冇有想要回答影的意思,保持著沉默的他走向了焦土,在那裡他見到了被火焰燒得通紅的噴射裝置。

機甲左右兩邊裝置著兩根噴射器,右邊的那一根完全冇有任何問題,可左邊的那一根因為有破洞的關係,噴射器產生了故障,無法蓄力的噴射器根本帶不動機甲,而先前的大火就是從破洞中噴射出來的。

見到這個景象後,雅走向了彌生,他問彌生除了對方之外是否還有人來到過這裡。

彌生回答雅的是,他隻知道自己以及眾人來過此地,至於再前方的事情,他並不知情。

“所以,那可能就是你乾的事情嗎?”雅說著指向了噴射器的破洞。他質問彌生,破洞顯然不是天然造成的。在這裡的人中,彌生是最有可能破壞它的元凶。

彌生聽後也冇有多加狡辯,他承認了自己的所作所為。最初他流落這片荒島時便見到了金屬塊。為了離開這裡,他用金屬塊上的金屬以及部分木材造了一艘小船,而多餘的金屬塊則被他鍛造成了長刀,也就是他現在佩戴著的那六把刀。

得知此事後,雅哭笑不得。他走到了營地中央拿起了彌生等人爬山時用過的繩索,並以挖苦的語氣責問道:“然後你還把登機繩給我剪了?”

雅說罷將繩子扔到了地上,他拿過了影手中的物體,獨自一人走到了木棚前,在將物體放到木桌上後,雅一聲不吭地研究起了打開它的方式。

“登機繩?”眾人聽到這個名詞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們都聽不明白雅的意思。彌生隻能默默地將地上的繩索拿起裝回了包中。

影代替雅向彌生道了一聲歉後,他坐到了雅的麵前。看著雅不斷搗鼓著黑色物體,影有點緊張地吞了吞口水,可在他說話前,雅卻開口了,雅問影還有什麼事情要交代的。

“老大,這東西到底是什麼啊?還有,你知道那個金屬塊?”

雅抬頭看了影一眼,他回答道:“我也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我隻知道我現在要打開它。還有,你口中的金屬塊,它叫做月戰。”

影聽後“嘶”了一聲,和剛纔的“登機繩”一樣,“月戰”這個名字,影也從未聽說過。至此,他隻能裝出一副有點理解了的樣子,微微點了點頭,“哦,我好像明白了。”

雅像是看傻子一樣看了影一眼,“你明白了?那樣最好了,現在開始給我閉嘴。你們昨天一晚冇睡,還不打算去休息嗎?”

就在雅剛說完話的時候,營地旁的峭壁上出現了一群長滿了羽毛的蜥蜴。彌生正在整理著晚上要用的柴火,見到蜥蜴們後,他大喊了一聲不好。

“是食肉蜥蜴?”彌生趕忙讓眾人尋找躲藏地點,與此同時他拔出了腰間的長刀。

雅一心一意研究著黑色物體,他壓根就冇有注意到周圍的危機。當影趕到雅的身旁時,肉食蜥蜴們也衝下山坡闖到了營地內。

“彆急。”在影的拉扯下,雅心平氣和地說道,但也就是這麼一句話後,雅突然怒火中燒,他將物體砸在了地上,並狠狠地踩了兩腳,“搞什麼?哪個白癡關上的?弄得這麼緊。”

雅一邊謾罵著一邊走進木棚拔起了龍牙,隨後他趕向了蜥蜴闖入的地點。

彌生正與帶頭的肉食蜥蜴對峙著。麵前這隻身長十五米,身高六米的巨型蜥蜴一甩巨尾便輕易地將整片營地弄得烏煙瘴氣。在視野不清晰的情況下,雅逐漸分不清了東西南北,隻聽到小艾一聲驚呼,四麵八方的塵埃突然停止了升高,緊接著所有粒子順著升起的路線返回到了地麵上。

這一切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時間的洪流倒溯回了十秒鐘之前,在雅還在納悶著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的時候,隻聽到彌生喊道:“所有人避開,它要甩尾巴了!”

雅驚愕地看向了彌生,此人彷彿知道即將要發生的事情一般趕向了小艾,並一刀斬殺了從後方襲來的蜥蜴。

龍牙默不作聲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事情,在彌生離開後,前方的巨型蜥蜴將攻擊目標設置成了雅,它張開大嘴一口咬向了雅,帶著腐臭味的氣體噴了雅一臉,雅被噁心到了,他捂著口鼻滾到了一旁。蜥蜴的爪子劃破了雅的外套,差一點就刺穿了他的喉嚨。

在如此緊急的狀況下,營地另一邊的影與楠也遭到了蜥蜴的包夾。雖然他們兩人麵對的是體型較小的蜥蜴,可此刻行動不便的楠冇有辦法作出任何有效的抵抗。深知自己要擔當起保護同伴重任的影慌張地拿起了身旁的東西,像是樹枝,木板之類的,影不管三七二之一,胡亂將它們砸向了蜥蜴,可這舉動不過是拖延蜥蜴進攻的時間,根本冇有任何威懾到它們的效果。

當所有的東西都被扔光了後,影隨後抓起了地上的那件黑色物體,這是他如今唯一能夠用來防禦的工具了。

蜥蜴一爪子抓在了物體上,物體的金屬麵瞬間出現了幾道劃痕,可即便如此,堅硬的金屬依舊冇有破裂。影擋下了蜥蜴的攻擊後,他找準時機將物體猛砸在了蜥蜴的頭部上。蜥蜴被影的舉動惹怒了,它一口咬住了物體,並將其甩到了空中。物體在被拋到空中後掉落向了地上,上麵的金屬釦子撞到了岩石上,崩碎成了兩半。裡麵的物件散落了一地,雅見此將手中的長刀扔向了巨型蜥蜴,趁著這怪物閃避的那一秒,雅伸手抓起了地上的器具。

這把在上個世界末尾,用來對付怪物BATE的粒子射線槍閃著銀色的光澤。雅將射線槍架到了肩膀上,通過光學顯示器他見到了33的符號。

光學顯示器的畫麵上出現了一個小紅點,紅點在不斷搜尋後瞄準了包圍著影的小蜥蜴,雅將扳機按下,藍色的光球從射線槍的前段噴射而出,電漿擊中了蜥蜴,瞬間將其血肉溶解成了一灘鮮紅色的液體。

蜥蜴變成了黑煙的骨架,看著麵前的血泊,影和楠都被這奇怪的科技給震驚到了。

可雅知道事情並冇有結束,他立馬轉身朝向了巨型蜥蜴,可他還冇瞄準目標,巨型蜥蜴便一腳朝著雅踩踏了過去。就在這萬分危急的時刻,樹林中響起了一聲異樣的咆哮,在場的所有小蜥蜴都停下了攻擊,它們左顧右盼著發出了“咕嚕咕嚕”的聲音,而巨型蜥蜴也將轉頭注視向了樹林內部的神秘生物。

長滿了孢子的觸鬚從林中竄出,它們鉤住了蜥蜴的尾巴與大腿,一把將其掀翻在了地上。隨著蜥蜴被拖入了林中,小蜥蜴們逃也似地離開了營地,現場隻剩下了一臉愕然的眾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