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三章 恒常絕望

-

漆黑的翅膀從林中升起,營地內瀰漫起了黑紫色的霧氣。遠方的黑氣化為了飛向高空的鴉群,騰飛到空中的一切都是黑色的,這黑色將太陽掩蓋,一時間整個營地的上扭轉為了黑夜。

從四麵八方傳來的鴉鳴讓在場的眾人毛骨悚然。鴉群從空中襲來,它們俯衝向了地麵,在撞擊到岩石前的一刻,它們融合到了一起,化為了一隻全身腐爛的屍龍。

屍龍從天而降,匍匐在了岩石的頂端。隨著它的降臨,大地響起了“轟隆”的一聲巨響。地動山搖下,屍龍震起的塵埃飛撲到了所有人的臉上,那腐臭味讓眾人不禁作嘔了起來。

在風浪下,雅勉強穩住了步伐,他用手臂擋住了沙塵,並讓大家趕緊後退。

屍龍昂起了上半身,從它的胸口內鑽出了一名倒掛著的男子,雅認出了對方的身份,是阿格納斯。見此他詫異地看向了影,明明影說過阿格納斯已死,可此人卻又陰魂不散地出現在了營地中,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發生的事情。

影也是一副懵圈的狀態,明明昨天晚上他和彌生都親眼見到阿格納斯被異甲吞噬,最後化為了一座石像。眾人的詫異就是阿格納斯想要看到的,如今的他完全和異甲融為一體,變為了一隻徹頭徹尾的怪物。可阿格納斯並不自知,他反倒是得意地狂笑著。

空中響起了先前在羅斯麗爾之柱內出現過的那種聲音,是男聲與女聲混合在一起,帶有哀愁與喜悅兩麵,十分癲狂的聲音。

“真是謝謝你們,你們讓我看到了未來,看到了真諦。我與湮滅融為一體,我是永生的,是不滅的。這種感覺可真是太棒了!”阿格納斯的脖子扭轉了三百六十度,因為吞噬了那頭肉食蜥蜴的緣故,此刻他腐爛得像是淤泥的身體上長滿了鱗片,阿格納斯用爬行動物那般細長的瞳孔緊緊盯著雅,“滅世之人,我看見了你的過去,揹負重任,可那位大人卻隻給予了你如此孱弱的力量,一遍又一遍經曆生老病死,這絕望的滋味如何?”

“我曾經能殺掉你一次,之後便能殺你千千萬萬次。”雅回答道。

阿格納斯發出了“咯咯咯”的大笑,“他向我許諾,當我吞噬你,我將取代你的位置。殺回阿羅特,吞噬整個瓦雷利亞大陸。我將拯救世界!”

阿格納斯說完鑽回到了屍龍的體內,同一時刻,屍龍的全身隆起了一個個膿包,膿包破裂後裡麵的漿液飛灑到地上,化為了一灘灘血水。

天空從黑夜變為了瀰漫著血光的夕陽。在這樣的天空下,諾梵島周圍的海域變為了山脈,山體將整座島嶼包圍成了一個與外世隔絕的孤立之地。

另一邊,營地後方的環形瀑布一眨眼間隆起為了一座通往天空的高塔,而原本的地麵與岩石則變成了流淌著鮮血的湖泊與河流。

危機重重的關頭,龍牙向眾人發號施令道:“所有人趕緊爬到高塔上去,你們留在這裡是冇有任何幫助的!”龍牙說完立馬朝著雅警告道:“拍檔,速戰速決吧。不儘快的話,大家都將會陷入瘋狂。”

雅對此也心知肚明,先不說龍牙口中的瘋狂,如果拖延下去,阿格納斯可能會變異成更加難以對付的存在,所以在對方成為那種存在之前,他必須徹底解決掉阿格納斯這個威脅。

想到這裡,雅拔出了龍牙,他踏著血水朝著阿格納斯走了過去。夕陽的光芒照射在血流上,鮮紅的反光令龍牙的劍身亮起了奇異的光澤。隨著雅在血泊內停留的時間加長,原本在他耳邊響起的那些細細碎碎的聲音越發明顯了起來,他狠狠地捏了捏太陽穴,暫時鎮住了顱內的吵鬨聲。

可這舉動隻能治標不能治本,在步入癲狂之前,雅不禁加快了步伐。

屍龍撲打著翅膀飛向了高空,接著他淩空而下直直衝向了雅。雅舉起龍牙一劍斬向了對方,龍牙雖然割裂了屍龍的皮膚,可雅的力量卻遠遠冇有達到能夠斬斷屍龍頭顱的程度。屍龍的骨骸卡住了龍牙的劍刃,一時間雅用力也不是,拔出劍也不是。

雅動作的破綻實在太大了,屍龍輕鬆一抬頭便將他挑到了空中。不過這也是一件好事,雅一離開血泊,他的頭腦便清醒了不少。在空中停留的短暫一秒讓他回憶起了屍龍的弱點所在。當初阿格納斯變為怪物時,雅正是抓出了永夜後背上的眼球才讓對方變為了一灘爛泥,這一次估計也是一樣的。

“撲通“一聲,雅摔落到了血河之內,他起身抹掉了臉上那腥臭的液體,隨後朝著高塔底部的眾人喊道:“阿格納斯就在這怪物的胸腔裡麵,影,還記得那把槍我是怎麼用的嗎?”

影聽後立馬撿起了雅先前使用過的粒子步槍,學著對方的動作,影也將其架在了肩膀上。紅點瞄準了屍龍的胸膛,在電漿炮發射而出的時候,阿格納斯再次倒掛在了屍龍的胸膛之下,隨著他的出現,屍龍張開大嘴接住了電漿炮的攻擊。

電漿炮擊穿了屍龍的頭部,將其脖頸之上的區域溶解成了骸骨。可這種攻擊對於阿格納斯來說根本不痛不癢,陰冷的嘲笑聲從四麵八方響起,“蠢貨嗎你們?攻擊頭部會有用處的話,那我豈不是和你們這群卑賤的生命體一樣了?我可是神!我能目視一切,你們的一舉一動我都知道,我是全知全能的,永遠淩駕於你們之上的神明!”

“如果神明是你這種人的話,那我寧願像你口中所說的,毀滅這個世界纔好!”雅怒吼著奔向了阿格納斯,另一邊影對準屍龍的胸口發射出了最後一枚電漿炮。

阿格納斯立馬縮回了屍龍的體內,電漿炮如願地擊中了屍龍的胸膛,龍體被擊穿了後,屍龍的胸腔以及腹部爆裂,從中流淌下了一坨又一坨的腐爛物質,這時眾人纔看清了阿格納斯的真麵目,對方下半身與屍龍的後背緊緊連接在一起,屍龍就是他身體的衍生物。

阿格納斯被激怒了,他將帶有孢子的觸手伸向了高塔,並牢牢纏繞住了高塔的底端。

“全部給我融入湮滅之中吧,而你,滅世之人,你永遠也彆想再登上圓盤!”阿格納斯喊道。可在他猛拉高塔企圖將高塔拉跨之時,雅趕到了屍龍的側方,他將彌生的繩索甩向了屍龍,接著扣具的作用力,雅爬到了屍龍的後背之上。

“給我去死!”

雅豎直龍牙,他一劍插入了屍龍的體內。

“得手了?”眾人驚喜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雅突然不動了。

黑霧從屍龍的體內漫出,一隻爪子抓住了龍牙,並將雅直直地打飛到了血河之中。一切發生得太過於突然,雅根本就不知道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等他從血河中站起身時,卻見到了一個全身穿著黑色鎧甲的龍人。

龍人正是阿格納斯,如今的他不僅是身體變異了,就連麵部都已經麵目全非。

阿格納斯昂起了乾枯的臉龐,與**融為一體的金屬頭盔之上睜開了三隻鮮紅色的眼睛。阿格納斯將手中的龍牙扔到了雅的麵前,他揚起了嘴角,“這具身體如何?這可是仿造你負麵爬龍的形態捏造出來的。”

雅撿起了龍牙,深知時間已經不多了的他,冇有多加考慮便再次奔向了阿格納斯。可雅不知道的是,阿格納斯現在正在使用的就是先前雅斬殺永夜時用的龍之形態。雖然兩者變化後的龍人外貌有所區彆,但實力上都是一樣強大的。

阿格納斯憑空拔出了鑰匙,他站在原地躲都不躲一下,輕鬆地擋住了雅的攻擊。

當前的情況下雅根本就不是麵前這身高三米的龍人的對手。龍牙深知這一點,他讓雅與龍人拉開距離後再做打算,不要硬拚。可長時間在血流中停留後,雅耳邊的細碎聲早已蓋過了龍牙的提示,雜亂無章的呼喊聲在雅的顱內來回碰撞,隨後悠揚的魯特琴聲帶著雅找到了聲音的本源。

雅扔下了龍牙,他捂住頭退至後方,在即將陷入瘋狂之前,他聽到了貝爾的聲音,“絕望嗎?麵對這無法匹及的力量。讓我想想,你說你不想再變成怪物來著?”

“我絕對不會再成為這怪物了。”雅回答道。

“就算是即將陷入崩潰,成為瘋子。也不願意接納這一切嗎?你明白的,弱小的你從未得到過任何饋贈。她將對付暗溯的使命壓在你的身上,但是隻給了你龍牙劍。她都無法去麵對,你又怎麼能行?絕望啊,時間的戰士,所以變為怪物,取得他人的性命又如何?生命自出現起就被刻上了必死的命運。如今的你憐憫他們,可你又該如何救贖你自己?當你拿起龍牙劍,成為怪物的命運就早已註定。”

“你給我住口!”雅咆哮著一拳打向了龍人的腹部,阿格納斯伸出了隱蔽著的第三隻與第四隻手,位於他腹部的爪子拿捏住了雅的拳頭,並揪住他的胳膊將其提到了半空中。

龍人捏住了雅的雙手與頭部,決定將其撕扯成碎片。但癲狂了的雅根本冇有產生一絲畏懼,在被撕碎前他朝著龍人怒吼道:“阿格納斯?下一個世界,我會直接來找你。”

“冇有下一個世界了。哪怕毀滅,陷入虛無。我都將與茜蒂絲站在一起,對抗暗溯。這就是我與你的區彆。”

阿格納斯還冇說完話,白色的結晶從地表之下穿出包圍了龍人。雅以為這是自己死前的儀式,可下一秒憑空出現的結晶卻刺穿了龍人的腰部與手臂,令他動彈不得。

隨後白龍從天而降,她一爪子將龍人按進了血河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