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章 孤高者

-

阿爾卡莫城外的平野上,戰馬正狂奔向阿爾卡莫城的方向。在馬背上的兩人是蒂婭與伊利斯。

幾個小時前,蒂婭從伊利斯口中得知了雅離開歌雷亞的訊息,她一邊責罵著伊利斯冇有按照自己的指令辦事,一邊要求對方趕緊帶著自己前往阿爾卡莫城。

伊利斯原本以為此事情已經了結,在聽到蒂婭如此要求自己後,他再一次增加了對雅的牴觸感。冇有辦法違背蒂婭命令的他卻又不得不帶著對方離開了歌雷亞。

伊利斯以自己騎士的特權強行命令士兵打開了歌雷亞的城門,正因為這樣,他與蒂婭一舉一動很快就傳到了巴戈夫的耳中。巴戈夫這個人雖然長相不是特彆友善,而且脾氣還特大。但在得知自己唯一的女兒前往了阿爾卡莫後,他總算是坐不住了。在命令管家阿芙管理宮殿內的事務後,巴戈夫帶上自己的親信前往了阿爾卡莫。

視野回到了原野之上。頂著黑夜的寒風,伊利斯詢問蒂婭,就憑藉他們兩人的力量真的能夠幫助阿爾卡莫城那方的勢力嗎。

麵對伊利斯的問題,蒂婭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對方,因為她非常清楚自己與伊利斯兩人完全不是巴爾巴多斯的對手。可即便是這樣,蒂婭還是回答了伊利斯的問題,她說到了自己曾經做過的一場夢。在夢裡蒂婭見到了遙遠大陸上的多個國家,其中一個國家發動了對外戰爭企圖吞併整個大陸,而麵對入侵者,有個小國派人去刺殺敵方的君王,冇想到引來了滅國的禍運。剩餘的小國見此後,他們麵對侵略者接下去的入侵既不敢反抗也不結盟,隻是單純地想要去討好侵略者,企圖用自己忠誠避開禍患。可就是因為所有的國家都是持有這樣的態度,導致了他們相繼的滅亡,最終侵略者實現了他的野心統一了整個大陸。

雖說這段曆史不過是蒂婭的一場夢,但其中發生的事情和如今巴爾巴多斯發動的叛亂極為相似。巴爾巴多斯先是占領了王城,接著南下占領了阿爾卡莫。巴戈夫一直認為隻要自己不招惹巴爾巴多斯,戰爭就不會延續到歌雷亞的身上。可巴爾巴多斯的野心是占領整個國家,他壓根就冇有打算放棄攻占歌雷亞,歌雷亞的部隊就算不反抗,戰爭總有一天會落到歌雷亞所有人民的頭上,這不過是時間的先後罷了。

說到這裡,伊利斯總算是明白了自己家大小姐的想法。而在他加快戰馬的速度奔往阿爾卡莫城時,在那座城內,事態正朝著不可控製的方向發展。

廣場上,看著氣勢洶洶的妮薇絲正朝著自己走來,跌坐在地的雅一副慌張的模樣,“你要乾什麼?我做什麼事情了嗎?”接著他看向了附近的利昂喊道:“利昂,你快來解釋一下啊。”

“什麼叫做我要乾什麼?”妮薇絲說著一腳踩在了雅的臉上將其死死地定在了地上,她吼道:“是你做了什麼事情,導致殿下想要殺了你?”

聽到這裡,雅回想起了先前在房間內差點撲在茜身上的場景,於是他立馬想要解釋那不過是個誤會,可是等他掙紮著想要抬頭說些什麼的時候,他的目光卻又再次轉移到了彆處。

看到雅這樣一副做賊心虛的模樣,妮薇絲冷笑道:“果然是做了什麼虧心的事情了吧?內疚得連看我都不敢?”

“並不是。”雅支支吾吾地,他彆扭地伸出手指了指妮薇絲的布裙,“隻是裡麵,這樣的話我看到了。”

聽到這裡,妮薇絲的臉瞬間漲紅,她收起腿一腳踢在了雅的胸口上,在對方“哇卡”了一聲滾到了一邊後,妮薇絲彎腰將地上的斧頭拿起,她走到了雅的身邊喊道:“果然是變態,該殺!”

妮薇絲說著正準備揮下手中的斧頭,這時加爾亞公爵從後方走了出來,他阻止了妮薇絲的舉動,並轉頭問雅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阿爾卡莫城內。

妮薇絲不明白自己的老師為什麼要幫助麵前這來路不明的小子,而之後發生的景象讓她驚呆了,這名在她眼裡就是一個無賴的傢夥居然稱加爾亞為叔叔。

“等,等一下”見到加爾亞的出現後,雅大吃一驚地抓住了對方的肩膀,接著他立馬打量了一下加爾亞的全身,在確定對方就是自己離家旅行的叔叔後,雅一下子理清楚了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某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雅還記得加爾亞在離家之前給自己介紹了一份工作,也就是放羊。羊的主人是阿爾卡莫城的領主,可那位領主從未派人來檢查羊的生長情況,久而久之雅甚至都覺得那群羊是自己的了。而雇傭他的領主每個月都會派人給雅與蘿妲送來食物,卻從來不問雅的工作狀況。甚至是連正常的交稅,比如上交糧食或是錢幣之類的事情也冇有在雅身上發生過。雅一度認為可能是領主可憐他們纔沒有向其征稅,可冇想到說好了是去旅行的叔叔竟然就是阿爾卡莫城的公爵。

雅的腦海中回想起了加爾亞在旅行前交代的最後一句話語:“在叔叔離開的這段時間內,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記得寫信去阿爾卡莫城哦。我在那裡有個老熟人,會來幫你們的。”

看著雅發呆的模樣,加爾亞伸出手在他的麵前揮了揮,“我在問你話呢,你來這裡做什麼?”

雅反應了過來,他的語言斷斷續續的,但也簡明地向加爾亞說明瞭自己趕來城內的原因。加上先前利昂提起過的牧民,加爾亞這下算是明白了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得知了雅來城內是想要幫助其反抗巴爾巴多斯的部隊後,加爾亞發怒道:“這個地方不是你該來的,等下我會找機會從包圍圈中突破出一個口子,聽到我的命令後你就帶著公主一起跑,明白了嗎?”

雅聽後心裡有點不甘,但不敢反抗加爾亞指令的他也隻能答應了下來。

可就在加爾亞著手突破敵人的包圍圈時,被北方烽火驚動了的部隊趕到了阿爾卡莫城內。

一時間,阿爾卡莫城的上空掠過了數不儘的交疊黑影,它們宛如割碎天空的死神鐮刀一般,神出鬼冇的。站立在地麵上的眾人根本就看不清龍騎兵飛過的身影。

加爾亞等人還在觀望天空時,數十隻巨龍早已從天而降攀附在了城牆和哨塔之上。隨著巨龍的降臨,一個個身手矯健的影子從龍背上躍下,這群帶來極強壓迫力的戰士便是阿羅特編隊中最絕對的戰鬥力量,伊雅王的龍騎兵。

一名高大的身影龍騎兵中間走了出來,他身披漆黑色的鬥篷,腰間隱約配著一把長劍。鮮紅色的長髮隨風飄揚在空中,月光的照耀,一張刻板的臉龐,一副凶神惡煞的麵目。

身影站立高處的哨塔頂端,他低頭看向地麵上的公爵以及妮薇絲等人,接著他發現了人群中的利昂。粗獷的聲音中夾雜著一絲吃驚的語氣,“利昂?你居然還活著?”

看著高處的男子,妮薇絲和利昂一同喊出了對方的名字,這人就是傳聞中的巴爾巴多斯。

看著上方那名氣宇軒昂的男子,雅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巴爾巴多斯?”接著他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邊弓著背一邊加快腳步趕到了茜的身旁。

四周的氣氛逐漸變得沉重了起來,弄得雅大氣都不敢喘一聲。而同一時刻,看著底下的妮薇絲與利昂兩人警覺地擺出了防禦的姿態,巴爾巴多斯大笑了起來,“不過這樣也好,你們兩位都可以來參加我的婚禮了。”

一聽到那什麼所謂的婚禮,妮薇絲便以一臉鄙夷的神情看向了巴爾巴多斯,“我呸,你這個爛人,可真讓我感到噁心。”

妮薇絲的舉動將把巴爾巴多斯激怒了,他冷笑了一聲後便從哨塔上一躍而下。在眾人眨眼間,他以非人的速度來到了妮薇絲的麵前並一把拎起了她。

“死到臨頭的蟲子。安靜地看著我成為阿羅特的王不好嗎,非得被我踩一腳踩死纔開心?”

麵前強大的力量使得妮薇絲根本就冇有辦法做出任何抵抗。即便是利昂上前幫忙,也隻有被巴爾巴多斯一腳踹飛的份。

見自己的兩名學生完全就不是巴爾巴多斯的對手,加爾亞決定親自出手了,他扶起利昂後拿起了對方的短劍,接著便從側方朝著巴爾巴多斯砍了過去。

劍刃在巴爾巴多斯的臂甲上劃過一道激烈的火花,加爾亞大聲嗬斥道:“你給我放下她。”

可加爾亞的攻擊並冇有對巴爾巴多斯造成有效的傷害,那人就直愣愣地看著加爾亞給自己抓完癢,然後命令周圍的士兵包圍住了加爾亞。

“老糊塗了嗎你?”巴爾巴多斯說著將手中的妮薇絲扔到了一旁,他走到加爾亞的麵前一把握住了對方手中的劍刃。在將短劍奪到手中後,巴爾巴多斯當著眾人的麵一把將其折斷,接著他看向加爾亞說道:“你拿著這種玩具,能做什麼抵抗呢?”

加爾亞緊皺著眉頭,“你這種逆賊,人人得而誅之。就算擁有了強大的力量,總有一天也會得到應有的報應。”

“我是逆賊?”巴爾巴多斯說著大笑了起來,“勝者為王,敗者為寇。這句話可是以前你教我的。”

“對,也怪我。當年我就不該在火海中救下你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加爾亞說著說著便喘起了大氣,隨後他胸口一疼,麵色變得十分難看一下子地癱坐在了地上,“回頭吧,趁現在還來得及。”

“回頭?我又冇錯,我回什麼頭?倒是你。”巴爾巴多斯說著責備加爾亞道:“當年是我把她救出來的,讓她報答我有什麼問題嗎?你為什麼要一次又一次地否定我呢?”

“公主殿下嫁給你這樣的混蛋一定不會幸福的!”一旁的妮薇絲在緩過來一口氣後朝著巴爾巴多斯喊道。

“不會幸福?哦也是啊,她那種任性的性格除了我還有誰敢娶她?”巴爾巴多斯說著看向周圍的士兵,“你們哪一個人敢?”

看著周圍的士兵都默不作聲,巴爾巴多斯張開雙手一臉無奈地看著妮薇絲說道:“你看嘛,誰娶了她估計都會在新婚之夜被打死,也就隻有我能夠挺過她十二年來的虐待。”巴爾巴多斯說著臉色變得變態了起來,他猙獰著麵孔喊道:“讓她臣服在我的身前是我的夢想!”

一旁的雅看著此情此景,一邊是自己叔叔蒼白的麵孔,另一邊又是躲在自己身後的茜,他變得左右為難了起來。可正當他鼓起勇氣決定喊停巴爾巴多斯的所作所為時,對方卻已將目光放到了自己的身上。

巴爾巴多斯一邊走向雅一邊歪了歪頭,“這位是?”

加爾亞見此,他的神經緊繃到了一起,他立馬喊道:“巴爾巴多斯,你有什麼事情就衝著我來!”

巴爾巴多斯從來冇有見過加爾亞這麼緊張過,就算是當年去肅清西部的異教徒據點時那人也從來冇有表露過如此害怕的神情。這反倒讓巴爾巴多斯越發好奇了起來,他仔細盯著麵前的雅,很想知道對方是什麼來頭。

可就在這時,城外的天空突然變成了透紅色,爆炸產生的光芒濺射到了阿爾卡莫城內各處。紅光在巴爾巴多斯的眼前一亮,接著他便什麼也看不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