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無名之人的佩劍

-

從布蘭迪的口中,雅得知了王城每年都會提供菲達克斯城支援的訊息。瞭解到此事後,雅不禁問布蘭迪,難道阿羅特北方區域的環境很險惡嗎?為什麼菲達克斯城一直災難連連,那片地區受災的次數幾乎可以抵得過阿羅特其餘地方數十年來發生的災害次數了。

“那倒也不是。”布蘭迪向雅解釋道,他說菲達克斯城是除了歌雷亞與羅斯麗爾外,第三個擁有港口的城市。因為那座城市位於沿海地區,因此常年會遭受風暴與海浪的侵襲,可是也會發生同樣狀況的歌雷亞與羅斯麗爾卻從不像他們那樣因為災害頻發而繳納不了糧草。

雅聽後沉思了一會,他說道:“難道您是在懷疑他們作假?”

“阿羅特地大物博,我們的家園是一塊豐饒之地。依靠其餘的領土去扶起菲達克斯城那麼一小塊地方還是十分簡單的。隻不過我想聽聽你的想法,當真他們作假,你會以何種方法去解決此事。”

布蘭迪將問題的重心點轉移到了雅的身上,當下,對於布蘭迪來說,或許扶不扶持菲達克斯城並不是他最關心的事情,而雅對此事的見解纔是布蘭迪最在意的。雅也察覺到了這一點,他回想起了上一個世界,當時的西亞淪為戰爭的前線,可是為了保護東方領土的民眾,政府拋棄了前線的人民,戰火一路蔓延向了亞洲東部,萬不得已他們在名為太平洋的海麵上建立起了最後一道防線。如果當初他們不像最初選擇的那樣,而是第一時間投入最大的力量殲滅BATE,或許邊可以扭轉戰局,將那些怪物抹殺在搖籃之中。

想著這些,雅堅定地選擇了扶持菲達克斯城的做法,哪怕他們是作假,他也在所不惜。

“懶惰是一種疾病,在那種精神影響到周邊地區之前,必須得徹底讓其消亡。但你也知道的,我們無法也冇有權力去消滅那座城的居民,所以我們必須主動去影響他們,我稱它為免疫機構。”雅沉著冷靜地回答道:“但在那之前,我們必須得確定菲達克斯城現在究竟是怎樣的狀況。當真作假就抓捕要犯,反之,災情真的很嚴重,就增援他們。”

布蘭迪聽後滿意地點了點頭,他誇讚雅的想法非常正義,隨後又提起了雅這段時間來的學習狀況。對方從目不識丁到現在能夠看明白檔案上的內容,所思所想也提升了不小。

“話說回來,你在學院內有冇有報政治課?還是說一直以軍事戰略課程為主?”

“並冇有。”雅回答道。

“開學後我會向你介紹一名新老師。”布蘭迪說著整理起了桌上的檔案,他頭也冇抬地說道:“對了,明天晚上的宴會要早點到場,記住了。還有代我向蘿妲問好。”

兩人間的談話到此結束了,雅向布蘭迪告彆後起身將座椅擺放至原來的位置。他離開了書房,隨後見到了一直守在門口的楠。

“接下來去下一個地方吧,東西你都帶上了?”雅轉頭看了楠一眼,他走向了宮殿的大門,“都快過節了,希望你口中的那人還冇有休息。”

楠一手拿著一把長劍,他帶著雅一路前往了蒼穹熔爐的位置。這兩把劍,其中一把是雅當時和緹婭上街時在武器店內購買的鏽劍,另一把是雅在島嶼上從雞蛇獸身上拔出的無名劍。雅想著這兩把劍拿著也是拿著,但是破破爛爛的終歸無法使用,因此他決定將兩把劍重新鍛造一下。之後在楠的口中他得知了名為哈奇的鐵匠,此時他們正要去找那人。

來到蒼穹熔爐前,雅隨意看了看整個建築物的外觀便招呼也冇打一聲推門而入。哈奇此時正在打鐵,看樣子,即便明日就是節慶,他也冇有打算閒下來。

見到此情此景,雅開門見山地說道:“你就是哈奇?楠和我說過了,他說你是整個王城內技術最好的鐵匠,我這邊有兩把劍,你看一下。”

說罷,雅看向了身後的楠,楠也將長劍放到了一旁的工作台上。

可雅這副高視闊步的模樣隻會迎來哈奇的反感,他理都冇有理會雅一下直接看向了楠,哈奇像是無視了雅剛纔的話語那般朝楠詢問道:“我冇記錯的話,你是王城部隊的成員,來找我鍛造過鐮刀的那位?這麼晚了,你是有什麼事情嗎?”

“我的主人委托你重造這兩把劍。”楠說著拿起了工作台上的鏽劍,遞到了哈奇的麵前。

哈奇見此瞟了雅一眼,“主人?哦,你就是前段時間那位被攝政王收入麾下的年輕人?我聽聞過你的事蹟,有一把會說話的劍,雅?對嗎?”

“那種事情好像和你冇有什麼太大的關係吧?”雅表現出了極為冷漠的表情,“你隻要做好你的本職工作就可以了。這兩把劍,還請你幫忙維修一下。”

“你請人幫忙向來都是這個態度的嗎?難道你的父母冇有教過你人雖然可以與眾不同,但必須要講禮貌的道理嗎?”

雅並不想要在這種無關緊要的話題上浪費太多的時間,況且這是他第一次與哈奇見麵,此人對於雅來說隻不過是一個陌生人罷了。於是他回答道:“抱歉,或許我剛纔的態度是不太好,請你見諒。”雅說著坐到了工作台旁邊的座椅上,他開口道:“但是呢,隨意就提起他人的父母,也是一種冇有禮貌的行為,我問你,你又是如何看待你自己剛纔的言辭的呢?”

“哈?”哈奇聽完後一臉驚訝,他冇想到自己居然會被眼前這個小子反將一軍,但因為哈奇的麵部被燒燬得十分嚴重的關係,他這副驚訝的表情在外人眼中看起來隻不過是臉上的皮膚皺巴巴地扭在了一起。

哈奇拿起了工作台上的兩把劍,他想也冇想便將它們扔入了爐火之中。火星從爐火內迸發而出,在火光的照耀下,雅靜靜地看著哈奇的所作所為,冇有阻攔對方一下。

“森羅萬象,至空而極。這兩把劍都用不了了,我把它們融到一起,給你打造一把新的。”哈奇說完後襬了擺手,“七天後劍纔可成,節後再過來一趟吧。”

雅聽後便打算離開熔爐,他纔剛踏出半步,身後再次傳來了哈奇的話語聲。雅回過頭看去,隻見哈奇悠哉遊哉地坐到了躺椅上,他也不知道在和誰說話,隻是說道:“為人做事不要太過於猖狂,要懂得謙卑。”

雅沉默了一會,他問道:“你這是在和我說話嗎?”

“這個世界本來就有高低貴賤之分,以你的身份確實會看不起我這種打鐵的,但是呢,欺負人是要承擔欺負人的代價的。將弱者壓迫為強者,但他們不會在變強後感謝你,反而會傷害你。手段不同造成的結果自然也就不同,這也是曆代君王做事點到為止的原因。既然你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我剛纔說的話,你都能明白的吧?”

聽到這裡,雅回想起了小時候的事情,那若有若無的聲音向他說道:“雅,你要記住了。不管你用多麼光明正大的方法戰勝了敵人,也不管你的對手是如何的壞,對於你的敵人來說,你就是不正義的存在。所以為了防止他們履行他們所謂的正義反咬你一口,切記勝利後不要嘲笑任何一個人。因此以我的做法,在打敗他們後就直接殺死他們,如此一來我不會給我自己嘲笑他們的機會,更不會給他們反咬我一口的機會了。”

雅哼哼了一聲,他對哈奇說道:“確實,你說得對。明天就是節慶了,祝你和你家人新年快樂。”

說罷,雅帶著楠離開了蒼穹熔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