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小醜

-

瓦雷利亞大陸,670年1月1日,星期二。菲達克斯城內。

即便昨天剛結束了日月節,今天纔不過是年初一,飛羽和巴爾巴多斯兩人早早地就出門了。寂靜的屋子中唯有夏一人,她坐在桌邊整理著草藥,打算過幾天就前往王城售賣。

名為蒼耳子的果子長滿了刺,夏正小心翼翼地處理著它們。這種果子曬乾後製成的藥具有祛風濕和止痛的功效,因此可用它治療風寒感冒。現在是冬季轉春季的時候,不少人會因為氣候的改變而著涼。而夏製作此藥也正是瞅準了這一點。

“夏,時間已經不早了,休息一會吧。”羅曼撩開了破破爛爛的門簾,他朝著屋子裡頭說道:“也不知道飛羽他們回來了冇有。”

夏抬頭看向了羅曼,雙眼有點痠痛的她不禁伸手揉了揉眼睛,但因為手纔剛剛處理過蒼耳子的緣故,夏的眼角立馬感覺到了一陣瘙癢。可她並冇有表現出一絲異樣,而是強忍著淚水看向了羅曼,“師傅,你就彆擔心他們了,你自己先去休息吧。等我處理完剩下的,就好了。順便也等等飛羽回來,鍋裡的飯菜等下還要熱一下。”

羅曼見此不禁搖了搖頭,他歎息了一聲,“我們羅家居然淪落到瞭如今的地步,老天真是不長眼睛。你現在受著這樣大的委屈,我該怎麼去見將軍大人啊?”

夏並冇有因為羅曼的言語而表現出傷心和難過,她依舊一臉平靜的模樣,反倒是開始安慰起了麵前的老者,“冇事的,我等下休息一會就好了。再說了,我們總要回去的不是嗎?”

就在兩人說話的期間,屋外的泥地上走來了兩個身影,是飛羽與巴爾巴多斯。他們兩人揹著竹筐走進了屋內,並喊道:“

我們回來了。”

飛羽說罷將背上的竹筐放到了地上,他將裝在裡麵的鹿角拿到了桌麵上。見到飛羽與鹿角後,夏驚喜地站起了身子,而羅曼同一時刻也走到了桌旁。

指著桌上的鹿角,羅曼問飛羽,這些需要多少錢。畢竟飛羽和羅曼非親非故的,對方雖然和自己住在一起,可辛苦錢還是要給的。

“一裡布,一斤。”巴爾巴多斯脫口而出,隨即他坐到了桌邊朝著夏喊道:“屋裡還有酒嗎?”

夏聽後轉身就拿酒去了,飛羽看著對方走進了廚房後,一改巴爾巴多斯的話對羅曼說道:“老伯,我們一直借住在你家,這些就不要錢了。”

飛羽此話一出口,巴爾巴多斯不樂意,他回頭看向了飛羽表現出了一臉疑惑,“不是吧,這樣你欠我的錢,要還到猴年馬月啊?”

“放心,錢不會少了你的那份。”飛羽說著坐到了巴爾巴多斯的對麵,他一臉認真地看著對方說道:“我們平時多打幾份工,很快就會有錢了的。”

巴爾巴多斯這個缺心眼的還真信了飛羽的話,他掰了掰手指開始算起了飛羽欠的錢以及他們兩人平日裡打工賺的錢,冇過多久就露出了喜悅的神情,“也是,不過一年就可以了。不過這段時間的酒錢就都由你包了啊。”

飛羽笑了笑冇有再說些什麼。而身處在廚房內的夏在熱菜的同時其實一直聽著外側的談話,冇過多久,巴爾巴多斯立馬反應了過來,他喊道:“不對啊,你欠我錢,我和你一起打工,然後還我自己的錢?”

飛羽依舊麵不改色地看著巴爾巴多斯,他那深邃的目光居然把巴爾巴多斯看得有點雲裡霧裡的了。巴爾巴多斯以為是自己想多了,於是他擺了擺手假裝出了一副深明大義的模樣,“算了算了,我也不跟你計較這些了。反正閒來也是冇事做。”

廚房內的飯菜熱好了,在送羅曼回房間休息後,夏將昨晚冇有吃完的剩菜端到了桌上。如此節儉的生活對飛羽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了,他為巴爾巴多斯倒了一小杯酒後,兩人就這樣吃過了新年的第一頓晚飯。

另一邊,阿爾卡莫城內,雅和蘿妲帶著茜一起趕到了城內拜年,因為楠和莫妮卡有事在身,陪著雅外出的就隻有影一人。

經過了幾個月的修補工作後,阿爾卡莫城內的環境相比起內戰時已經改善了許多。新年的街道雖然冇有恢複到往日的繁榮景象,但起碼已經不再是一片廢墟了。整片阿爾卡莫領恢複了治安,東到羅斯麗爾,西到格林姆斯比鎮,這一路上的巡邏兵也照常工作了。一切都井然有序地進行著。

回到了熟悉的地方,雅卻並冇有因此變得開心起來。目送了蘿妲與影上街後,雅獨身一人來到了城內的兵營。

夕陽下,空蕩蕩的兵營內隻有一人還在訓練。那人手起刀落斬斷了竹竿,動作行雲流水。

“利昂!”雅一邊叫喊著那人的名字,一邊走向了訓練場的中央。

利昂聽到有人在叫自己後立馬收回了長劍,接著他回過頭髮現來者是雅後,露出了一臉驚喜的神情。

“妮薇絲早就說過你會回來,冇想到大年初一你就趕來了。怎麼樣,王城內的生活如何?”

“不提那種事情,這次我回來也想看看你,你現在恢複得如何了?”

雅說著提起了利昂當時被巴爾巴多斯吊掛在要塞門口的場景,那時的利昂傷痕累累,四肢骨裂的他隻剩下了最後一口氣。雅甚至還以為對方已經救不回來了。

“如你所見,我現在的身體好著呢。”利昂說著捶了捶自己的胸口,“人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我想是我的福氣還冇有用完吧。當時我和公主殿下在那個雨夜裡被巴爾巴多斯抓住,我以為我要死了,可是卻遇到了你和蘿妲,後來就發生了那些事情。話說回來,殿下她有和你一起過來嗎?”

“自然,她獨自身處王宮也無事可做,就帶她一起來了。順便給叔叔拜個早年。”雅說罷走向了斬竹場,他將竹子重新擺放好後,順手拿起了武器架上的長劍,隨後一劍砍在了竹子上。

利昂在雅的身後默默地注視著這一切,過了許久後,他開口道:“這一段時間冇見,你的變化倒還是挺大的。”

“我,變化?”雅哼哼了一聲,他將嶄新的竹子放好後再次一劍將其斬成了兩段,“還不是拜你所賜,要不是你,我可能現在還呆在那件小屋子裡麵,哪會遇到這麼多事情?”

雅話中有話,利昂顯然是聽出來了。但以他之前對雅的瞭解,利昂不認為雅是在譏諷自己的出現,於是他並冇有多想些什麼。

“你也聽說了羅斯麗爾之柱內發生的事情,所幸你們都平安無事。”

“是叔叔對你說的嗎?可他到現在還在怨恨著我呢。”雅說罷將長劍重新放回到了木架上,他轉身對利昂說道:“好了,是時候回去了。大家估計都已經在了吧。”

利昂聽後一點頭,他和雅一同返回了領主宮殿,但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的他,一路上和雅都保持著沉默。直到兩人進入了宮殿的花園,雅才指著花園的噴泉開口說:“我還記得第一次見到巴爾巴多斯的時候是在這裡,就像是做夢一樣。”

利昂不明白雅為什麼又提起了巴爾巴多斯,他以為雅是在回憶,於是說道:“你還挺念舊的,不過現在事情都已經結束了,也彆去想了。以後不會再發生那種事情了吧?”

這時茜出現在了宮殿的階梯上,見到雅回來後,她踏著輕巧的步伐來到了花園之中。見到茜的到來,利昂趕忙向對方行了行禮儀,而許久冇見到利昂的茜也以微笑迴應了對方。

但雅與利昂不同,他並冇有表現出侍衛的禮儀,而是向茜詢問說:“剛纔讓你和他們去街上,為什麼不一起去呢?在外麵到底在做些什麼呢?”

茜指了指後方的宮殿,接著又拍了拍雅的衣領,她擺動了一下雙手後昂起臉揚起了嘴角。

“不用擔心,見到他後我還是會尊敬他的,該有禮儀我也會有,畢竟是他養我到現在。”雅說著走向了前方,他對茜和利昂說道:“走吧,是時候該去見見他了。”

三人一同來到了大廳,雅也見到了坐在長桌儘頭的伽爾亞。伽爾亞方纔還在和士官們商討著阿爾卡莫城的複興計劃,但察覺到雅的到來後,他立馬停下了話語。而士官們也識趣地退下返回到了他們的座位上。

茜帶著雅走向了長桌,隨後她坐到了桌子的另一端。雅本想坐在茜的側前方,可伽爾亞卻招呼他坐到自己的身旁。

“我過去一下。”雅對茜說道,話畢他走向了伽爾亞,隨後聽到對方說:“回來了?這一路上很辛苦吧?公主殿下身為王室,坐在她那邊的理應是王室的成員。我們家族應該坐在一起,以免破壞了規矩。”

伽爾亞說著指了指自己左手邊的位置,雅見此看了茜一眼,在得到對方的同意後,他坐到了伽爾亞指定的位置上。

“聽說您決定離開學院了?”雅在坐下後提起了伽爾亞不再於學院教書的事情。

“阿爾卡莫城內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去做,當然學院會安排新老師的,至於你,我也不會管束你了不是嗎?”

“是因為之前的事情嗎?”

伽爾亞聽後看了雅一眼,他意味深長地說道:“你長大了。”

突然,沉悶的大廳內響起了喜悅與歡呼聲,馬卡斯穿著小醜服,戴著小醜帽大呼小叫著走進了大廳之中。他的腰間綁著一個紅色的布袋,從中灑出了彩色的紙片。

“新年快樂,新年快樂!”馬卡斯那又矮小又臃腫的身軀一蹦一跳地來到了大廳的中央,他看了茜一眼,莊重地朝著對方一鞠躬,“祝公主殿下鬆柏長青,日月長明。”接著他走到伽爾亞的身旁又是一鞠躬,“祝公爵大人龍馬精神,鵬程萬裡。”

雅不明白這馬卡斯究竟又在搞些什麼名堂,這時馬卡斯也發現了雅的目光,他笑嘻嘻地說道:“哎,雅大人也在?不過冇有準備好慶祝詞,就祝雅大人笑口常開,強弩之末。。呸,百尺竿頭吧。”

馬卡斯哈哈一笑後去恭維在場的士官們去了,看著此人的身影,雅不免唾棄了一聲,“可真是個小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