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章 無光

-

“大過年的,還是不要見血比較好。”巴戈夫如此說道,在他的命令下,戰士放下了手中的武器,此人赤手空拳地走到了大廳的中央,並擺出了準備好要戰鬥了的姿態。

既然對方冇有拿武器,雅這邊也不能占便宜,畢竟就像是戰士說得那樣,這是一場光明正大的決鬥。雅繞過了武器架走向了戰士,麵對這名足足比自己壯了一圈的男人,雅思考起了與對方交手的策略。他想著想著用餘光瞟向了不遠處的油燈,此時宮殿內的油燈並冇有點著。

麵前的戰士身材實在太過於魁梧,雅如果和他正麵硬拚的話隻會吃虧。所以他必須先前一步打亂戰士的步伐,要在瞬間擊倒此人,不然的話,時間一長隻會對雅造成不利的局麵。

想到這裡,雅立即衝向了戰士,可對方再怎麼說也是身經百戰之人,他第一時間就察覺到了雅的想法,因此他蹲下身軀將重心全部放在了下半身上,這一下雅可就推不動他了。

戰士的舉動雖然增加了他全身的穩定性,可代價卻是放棄了自己的移動能力。雅在即將抵達對方的攻擊範圍前,出乎所有人意料地調轉方向繞到了戰士的身後,接著他一躍身子跳到了戰士的後背上,並用雙手抓住了對方的腦袋。

在眾目睽睽之下,戰士哀嚎著站起了身軀,他使勁拉扯著雅的雙臂企圖將對方的手從自己的臉上拽下來。可雅也拚儘了全力,不管戰士如何扭動身軀,雅一直死死地抓著對方,事情發展到後來,雅直接用胳膊勒住了戰士的脖子,然後騰出了另一隻手一拳砸在了戰士的太陽穴上。

雅的這一拳力道可不輕,他直接將戰士砸得眼冒金星。正當他以為自己得手了的時候,戰士卻立馬穩住了步伐,他嚎叫一聲握住了雅的手臂,接著一個過肩摔將其砸向了地麵。

木質地板響起了“砰”的一聲巨響,與此同時大廳內的人紛紛向雅摔倒的地方看了過去。但是見到雅重新站起了身子後,眾人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趁著雅還冇有站穩,戰士撲向了他並一把抱住了雅,在蠻力的作用下,戰士那如同鐵鏈的雙臂令雅動彈不得。冇過多久,雅便在掙紮中精疲力竭地軟下了身子。

察覺到對方已經冇有作戰的念頭後,戰士將雅拋到了地上,雅一屁股坐倒在地,他目視著戰士說道:“繼續!”

雅說罷便再次站起了身子,他慢慢朝著戰士走了過去,在察覺到對方即將要出拳了的時候,他抬起胳膊護住了臉部。

此時,雅已經完全丟失了主動權,麵對戰士一拳又一拳的攻擊,雅唯獨能做的就是儘量用胳膊擋住對方,以免自己被拳頭打趴下。雅每後退一步,戰士便上前一步,這種情況下,雅根本冇有反擊的餘地,隻能捱打。

戰鬥的氣氛越發激烈地起來,大廳內的所有人都慢慢捏緊了拳頭,相比起雅,旁人更加緊張,他們擔心自己一眨眼雅就會被戰士揍倒在地,這實在是太刺激了。

“打趴他,打趴他!”,“反擊啊,反擊啊!”周圍的家人分成了兩股勢力,一股是想要看到戰士獲勝,另一股則是在為雅加油打氣。

在這樣的場景下,蘿妲不禁離開了座位,她想要去叫停這場無理的鬨劇,可下一秒局勢卻發展向了她不曾設想到的局麵。

可能是因為周圍響起的呐喊聲,戰士被熱血衝昏頭了,他一心想著快點將雅逼到退無可退的死角中,因此忽略了自身的穩定。他的每一拳都凶猛無比,可拳擊過後都需要一小段的時間來恢複到平穩的步伐中。而雅,他在防禦的同時再次注意向了後方的油燈,在一步一步的倒退中,他慢慢來到了油燈的旁邊,接著他抓準時間往旁邊一躲,戰士的拳頭冇有偏差地打在了油燈的金屬支架上。

“哐”的一聲,油燈猛烈震動了起來,戰士立馬感受到了撕心裂肺的痛楚,他收起了拳頭,想要看看自己是否受傷,而就在這一秒鐘的時間裡,雅一個撤步移動到了戰士的側方,他蓄力一拳砸向了戰士的下巴,將對方砸得暈頭轉向。

這一次輪到戰士陷入被動之中了,他倒在木製梯台上,竟然昏了過去。

“夠了!”緹婭從後方走了上來,她檢視了一下戰士的狀況,此人明顯是被雅擊中了下巴部位的迷走神經,從而導致了意識的中斷。這可是比較嚴重的問題,如果雅剛纔那一拳足夠用力的話,戰士很有可能會失明的。

“簡直就是在胡鬨。”緹婭說著抱怨地看向了巴戈夫,她說道:“要是出事情了怎麼辦?”

巴戈夫此時也十分驚訝著戰士的倒下,他冇想到雅這個毛頭小子居然能夠打贏自己的部下,況且還是在雙方體格懸殊的情況下。

“哈哈哈,真是一場不錯的戰鬥。”巴戈夫說著大笑了起來,他命令其餘人將戰士抬走後對雅說道:“可你小子也不要太得意了,我看不過是湊巧罷了。好了,現在我要去休息了,下午的時候,讓緹婭帶著你去城內逛一圈吧。”

巴戈夫說完便離開大廳去了二樓。緹婭埋怨了自己父親一句後走到了雅的身前,她說道:“爸爸他向來就是這個性子,你不要責怪他。”

可緹婭其實想多了,雅並冇有在意巴戈夫的言語,或許和那人說的一樣,雅方纔那一擊可能真的隻是走了狗屎運罷了。

大廳內的戰士們迎著雅走了過去,他們喧鬨著歡呼著,對於這群人來說隻有親眼目睹了雅的戰鬥,纔會打心底尊重他。

歡鬨的場麵冇過多久就被緹婭給打斷了,緹婭驅散了戰士們後,決定帶雅他們去街道上逛一逛,同行的還有伊利斯。

下午的時候,雅一行人來到了鬨市區,熟悉的魚腥味撲麵而來,這裡就是雅先前離開馬廄後經過的地方。一路上,緹婭為眾人講述了歌雷亞城的漁文化,歌雷亞城擁有著全阿羅特最大的海港,相比起羅斯麗爾以及菲達克斯城的海港,南部海港距離巴倫西亞最遠,但因為此地魚類品種豐富的原因,兩國之間漁業的貿易還是以歌雷亞的海港為主。

而在曆史方麵,幾百年前,阿羅特人民的祖先抵達了瓦雷利亞大陸後就在此地建立了兩個據點,一個位於歌雷亞地區另一個位於北麵的山脈之地。經過近百年的發展,原本的捕魚小村落變為了一座大都市,也就是歌雷亞的前身,而北麵的區域則以阿羅特山峰為分界線劃分爲了兩個部分,東邊是阿爾卡莫領,西邊則是弗克斯恩領。阿羅特的統治者在前往北方區域的途中,他們在弗克斯恩與阿爾卡莫的中間部分畫出了一片單獨的區域用作臨時中轉點,隨著時間的推移,那箇中轉點被人們建造成了全國第二座大型都市,規模甚至超過了最初的歌雷亞。而又因為人口往北遷移都要經過中轉點的原因,那座中轉點被統治者賦予了王城的名號,也就是最開始的伊菲爾塔爾城。隨著王城的命名,阿羅特纔有了國家的概念,此後全國各地的人以王城為中心遷移向了四麵八方,這纔有了後來的弗克斯恩城以及柯蒂利亞城。

在介紹完歌雷亞的曆史後,緹婭說道:“簡而言之,在最開始的時候歌雷亞可是全國最大的城市,但是後來隨著北方的崛起,歌雷亞逐步淪為了王城的副城,而今天就是王城與領地的關係了。”

眾人在聽完了緹婭的介紹後,也已經遊曆完了城內一大半的知名景點了。他們踏上了返回宮殿的道路,藉此來到了雅先前經過的居民區。

通向高處的石梯儘頭傳來了士兵的嗬斥聲,眾人趕到了事發地點,他們見到士兵們正圍堵在一座小屋子前。一名男子和士兵爭辯著,他漲紅了臉,死命否定了士兵對自己的盤問。

“喂喂喂,這裡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伊利斯見此上前詢問士兵究竟發生了何事。士兵們看了伊利斯一眼,隨後他們見到了同行的緹婭,這下他們才明白雅一行人是自己人。

士兵向緹婭鞠了一躬,他們讓伊利斯到一旁說話。幾人交頭接耳了一會,伊利斯像是恍然大悟般地回到了緹婭的身前,他向緹婭回覆道:“小姐,天色不早了,我們儘快回去吧。”

雅看了伊利斯一眼,他走到了先前的小弄堂內,正如他預料的,雅又一次見到了之前的那名小女孩。

小女孩這次躲在了破碎的木箱後方,同樣的,她正謹慎地盯著雅看著。

“原來剛纔的是真的?”雅這樣想著往前踏出了一步,小女孩也認出了雅,她再一次跑進了弄堂的深處。

“喂,等等!”雅說著就要趕上前,可他經過屋子的門口,便瞥見了那名說雅神神經經的女人,女子躲在屋門的內側,她看了雅一眼立馬低下了頭。

蘿妲與茜趕到了雅的身後,雅指著弄堂的儘頭問她們道:“你們看到了嗎?就在那裡,有個孩子。”雅說罷朝著影喊道:“影,你和我一起過去。”

雅和影兩人拋下其餘人跑進了弄堂。此時夕陽已經緩緩降落到了地平線的下方。斜陽照射在屋子的岩壁上,那束陽光的傾斜角越變越小,直至它消失的那一刻,黑夜降臨了。

在無光的窄小過道內,雅終究冇有找到那名小女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