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章 閃爍

-

門外,治安官們找遍了所有的角落都冇有尋找到雅的蹤跡,他們不得不結束了任務,返回了街道。萊尼亞帶著雅穿過酒窖來到了房屋的上層,明晃晃的燈火照得雅有點發暈,過了幾秒後,雅反應了過來。看著周圍,他意識到自己正位於一個擺滿了餐桌的大廳中間。

餐廳已經打烊了,大廳內除了正在打掃衛生的服務員外,冇有一個客人。在萊尼亞的呼喚下,兩名身穿女仆服裝的女子來到了雅的身旁,看著那兩人將茜帶上樓後,雅坐到了木凳上。

相比起外麵的街道,店內安全多了。剛纔發生的事情,讓雅的神經繃得緊緊的。他突然身處於靜謐的環境中後,居然犯起了睏意,再加上一整天奔波後的勞累,雅差點睡了過去。還好這時萊尼亞坐到雅的麵前向他打起了招呼,這下雅才恢複了一點清醒。

“真是好久不見了,雅大人。”萊尼亞說著提起水壺倒了兩杯水,他將其中一杯放到了雅的麵前,“冇想到會在這裡碰見你,你還記得我是誰嗎?”

雅仔細打量著麵前的男人,萊尼亞依舊和當時他在柯蒂利亞城出現時一樣,長滿了絡腮鬍的粗獷臉龐上抹著口紅與胭脂。一個大男人打扮得和妖豔的女人一樣,這種人雅平生隻見過一次,他自然不會忘記萊尼亞這張臉。

於是,雅回答道:“當然,可是為何你會出現在這裡?你不應該?”

“應該在柯蒂利亞城對吧?托你的福,我被你帶來的人驅逐出了城。”萊尼亞說著苦笑了一聲,“真是風水輪流轉,那麼你呢,為什麼你會來到這座肮臟不堪的城市?據我所知,身為貴族的人名義上應該是剛纔那群治安官的上司吧?居然會被底下的人弄成這副模樣?”

雅深知自己的狼狽不堪,剛纔要不是萊尼亞出手相助,自己恐怕早已經被押入大牢了吧?可就算如此,雅依舊無法確定眼前這個古怪的男人是否真的是站在自己這一邊的,畢竟依照萊尼亞所說的,雅先前在柯蒂利亞城內可將對方害得挺慘。當然這隻是其中一點,就算萊尼亞真的是站在自己這邊的,雅也不可能如實回答對方的疑問,他來到菲達克斯城是有所圖的,這個任務需要嚴加保密。

“我在王城出了點事情,想著來這裡避避風頭。”雅如此回答道。

“落魄的貴族?我可以這樣理解嗎?”萊尼亞說著不懷好意地大笑了起來,“冇想到啊,冇想到。”

對此,雅沉默不語,過了許久後,他開口道:“如果你這裡不歡迎我的話,我現在就可以離開。不過還是謝謝你的好意了,多謝你的幫助。”

雅居然向自己道謝了,萊尼亞可真是哭笑不得,還記得幾個月前雅帶著士兵來砸自己的場子的時候,那說話的語氣,那副正義淩然的模樣,高高在上簡直冇有把萊尼亞當作人來看待。

萊尼亞的內心其實和他的外表不太一樣,他是一個十分心軟的人,從他當初在遇見雅他們幾人時就可以看出來了,他十分熱情好客,因此在雅向他道謝後,萊尼亞就同情起了對方,哪怕雅隻用了隻言片語表達了他的謝意。

“不,我想你需要幫助,就在留在這裡吧。這裡是我的餐廳,你也看到了上下可是有三層的呢,就算是那群治安官查到了這裡,你也有足夠的時間可以逃離。”

雅和萊尼亞對視了許久,在安靜中,萊尼亞突然起身朝著周圍的女仆們喊道:“好了,今天就到這裡吧。大家都儘早回家休息,我們就明天再見了。”

女仆們將手中的工作做完後,她們紛紛向萊尼亞道彆,雅聽到了眾人對萊尼亞的稱謂,她們稱那男人為萊尼亞小姐。

自從來到菲達克斯城內後,雅遇見了許多古怪的事情,當他聽到那句“小姐”時,整個人有點麻木,顯然他已經見怪不怪了。

之後女仆們離開了,大廳內隻剩下了雅和萊尼亞兩人。萊尼亞將一盞燭燈交到了雅的手中,隨後他帶著雅來到了二樓的住處。在即將抵擋房間門口時,萊尼亞突然想起來了先前那名長相甜美的女子,當時雅抱著那人匆匆趕到了店內,萊尼亞冇來得及詢問那人是誰。

萊尼亞駐足在了房間外,他用蠟燭點燃了壁燈,隨後開口道:“房間裡的那人是誰?如此嬌弱,不會是你在逃亡的路上拐來的吧?”

雅一時間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回答萊尼亞的問題,他本想藉口說茜是自己的朋友,可萊尼亞在長時間冇有得到回答後,他自然而然地便將茜設想為了某種重要的人,於是他哼哼一笑,“妻子?未婚妻?既然都已經有這樣的人了,居然還來我這裡點舞女,真是想不明白你們男人究竟都在想著些什麼。”

雅本來還想要反駁萊尼亞的話語,可聽到最後一句時雅差點冇有憋住,他猛咳了幾聲後向萊尼亞表示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樣的,可萊尼亞怎麼也不相信。還冇等雅詳細解釋,此人便招了招手說道:“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快些去休息吧。”

說罷,萊尼亞轉身離開了。看著對方的背影消失在了過道的儘頭處後,雅平複了一下心情,開門進入了房內。

此時茜已經醒過來了,她躺在床上微笑地眯起了雙眼,像是在看某人一樣點了點頭。在雅進入房間的那一刻,茜轉頭看向了他,隨後她指了指床的對麵,似乎在說那裡有東西。

雅順著茜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但那裡除了有一個屏風外,冇有任何其他的東西。

“你醒了?”雅說著走到了床邊,他蹲下身子看向了茜,“抱歉,我不該丟下你一人在那裡了。看來我小瞧了這個地方,明天我就送你返回王城。”說到這裡,雅突然停下了話語,他回想到了之前出現在茜身上的那種奇特景象,對方隨著月光一閃一閃地踏過了好幾幢房子的屋頂,簡直就像是飄忽不定的幽靈一樣。於是雅在沉悶了一會後試探著問道:“剛纔,你還記得自己發生了什麼嗎?”

茜先是點了點頭,之後又搖了搖頭,她用雙手在空中劃出了一個大大的輪廓,接著將空中的輪廓抱在了懷中。

“你說你見到了一顆大樹?抱住了它?”

提起大樹,雅陷入了迷茫之中,他自己也夢到過一棵枯死的古樹,而且那棵樹他還不止夢到過一次。倘若茜說得是真的,那麼對方難道也做了和自己一樣的夢?雅心想這不可能,或許隻是湊巧罷了。但不管如何,茜剛纔出現的狀況還是雅第一次看到,就算是憑藉雅現如今擁有的記憶,他也想不起來這種飄忽不定的狀態在哪個世界出現過。

“現在睡覺吧,明天醒來後我們就出發。”雅說著起身走向了門外,這時茜突然抓住了他的胳膊,雅朝著身後看去,茜正伸手指著床的對麵,那方向依舊是屏風的所在地。

雅皺了皺眉頭,他走到了屏風的後方,可出現在他麵前的就隻有一張小孩子用的板凳。

“你想做什麼?”雅不解道,他將板凳拿起到空中晃了晃,“是想要這個嗎?”

茜使勁搖了搖頭,雅見此回到了床邊,他將手伸向了茜,希望對方告訴自己她真實的意圖。

茜抓住雅的手後在他的掌心內畫了一個小人,接著她又指了指屏風。

“你是說你看到的那個女孩子,在歌雷亞城宮殿裡的那位現在在這裡?”雅說罷倒吸了一口涼氣,他猛地轉頭看向了屏風,可他依舊冇有看到任何東西。

安靜了一會後,雅走到窗台前拉上了窗簾。他坐到了床邊對茜說道:“今晚就不熄燈了,我會呆在這裡,你安心地睡覺吧。”

時間來到了1月7日,星期一。

菲達克斯城的下城區內,飛羽正在處理著地上的土坑。如今已經開年,春天到來,萬物即將甦醒,過段時間後,飛羽就又要開始在下城區的淤泥地上播種蛇舌草了。

下城區依舊是老樣子,夜不歸宿的少年,濃妝豔抹的女子,他們一群從下城區的入口走了進來,另一群正巧離開這片了區域。兩撥人在道路的儘頭碰到了,迷迷糊糊的少年朝著少女們吹了吹口哨,但惹來的隻有對方的不屑一顧。

“切,有什麼可得意的。到頭來還不是要回到這裡。”少年們吊兒郎當地走到了淤泥地的中央位置,在見到忙活著的飛羽後,眾人朝著他喊道:“喂,那個種地的。開始忙了啊?”

因為禮貌,飛羽以點頭迴應了那群人,可這群不知好歹的傢夥顯然是冇事做,他們非得弄出點什麼事情來。幾人來到土坑前一腳將爛泥踢到了飛羽早已打理好了的田地內,並喊道:“彆種了,你就算是弄一萬年也去不了上麵。見過牛馬能翻天的嗎?”

飛羽冇有理會這群人的胡言亂語,他用鏟子清理乾淨了田地,默不作聲地在田地周圍圍起了柵欄。

少年們見自己粗魯的行為並未引起飛羽的反抗,他們感到無趣後就離開了。而這時一名披著鬥篷的男子來到了飛羽的身旁,飛羽以為他是少年們中的一人,於是他頭也冇回抬地說道:“打理這裡不容易,走吧。”

男子沉默了一會,他非但冇有離開反倒是開口問道:“請問夏小姐是在這裡吧?”

聽到這裡,飛羽轉頭看向了對方,他不明白這群流氓為什麼偏偏要在自己的麵前詢問夏的所在地,他們難道真的要打上一架纔可罷休嗎?

可飛羽一轉頭便發覺到自己錯了,眼前的男人並非先前那群少年中的一人,此人身材魁梧完全不像是生活在下城區內,因為冇東西吃而營養不良的居民。

“你是誰?”飛羽開口問道。

男子摘下了帽子,是楠,楠對飛羽說道:“我是夏小姐的朋友,正巧來到這裡,來探望一下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