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章 歌舞伎

-

不知從何時起,雅睡了過去。他實在是太疲憊了,在閉上眼睛的那一秒,他甚至還認為自己清醒著。房間內的燈光閃爍了起來,看樣子,蠟燭已經所剩無幾。

“馬上去換了它。”雅的內心對他喊道。可雅依舊不為所動地坐在木凳上,那聲音見他還不行動,於是用近乎咆哮的狀態再次喊道:“快去把那該死的蠟燭換了!”

雅猛地驚醒了過來,與此同時房間內的蠟燭徹底熄滅了,整個房間陷入了黑暗之中。雅呆呆地看著前方,在無儘的黑夜中,他尋找不到任何一樣東西。

過了許久,雅想起來了萊尼亞掛在走道上的壁燈,於是他憑藉著自己的記憶,摸黑走向了房間的門口。

房間內空蕩蕩的,雅在抵達門口的道路上冇有碰到任何一件傢俱,他想著也許這一切不過是自己的幸運造成的。當雅將房門打開的那一刻,強烈的光芒照射到了他的臉上,身後那片黑暗忽然離他遠去,雅朝後方看去,見到的隻是一個漆黑的長方形。

偌大的空間內,一片白茫茫的景象,長方形孤零零地佇立在遠處。雅轉身走向了來時的地方,可不管他如何努力前行,長方形與他之間的距離始終保持不變。迫不得已,雅加快了腳步。最終,他來到了長方形的前方,在與那片黑色空間還差半米的距離時,雅伸手抓向了黑色的內部。強大的引力將他帶離了白色的空間,雅一眨眼,發現自己正處於房間外的過道上。

壁燈閃爍著淡黃色的光芒,燒著燒著,蠟燭上的火焰變為了藍色。藍色的火焰衝破壁燈的包裹,它點燃了牆壁。瞬間,奇幻的色彩籠罩了整個過道。同時,美妙的歌聲從樓下傳了上來,順著過道,雅走向了階梯,他朝著一樓看去,見到了那群穿著女仆服裝的少女們,正翩翩起舞著。

雅不明白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明明現在已經是深夜了,而且那些女孩子不早就已經離開店鋪了嗎?難道他之前的所見所聞都是假的不成?

懷著疑惑的心情,雅走到了一樓,他見到萊尼亞也在人群之中。那男人忽然一轉身朝著雅露出了誇張的笑容,這臉龐實在太過於詭異,令雅不禁顫栗了一下。而在萊尼亞身前的人是茜,茜此時穿著和周圍少女不太一樣的服裝,佈滿了緞帶的禮服在空中飄揚著,看起來十分柔軟。長裙上繡著華麗的花紋,順著花紋向上看去,雅見到了茜的全身,對方拿著兩把巨大的摺扇,分彆展開於胸前與背後。茜將摺扇折起,她坐到地上露出了刺著彼岸花的肩膀。髮簪在燈光下閃著金色的光芒,茜盤著雙刀髻,她側著臉朝雅眨了眨眼。

這是舞姬又或者是歌姬?但這都不重要,雅走到了茜的身前將她從地上拉到了自己的身後,接著他一把揪住了萊尼亞的衣領並大聲質問對方道:“你們到底在乾什麼?為什麼要讓她穿這樣的衣服?如果你想要報複我的話,就直說啊!”

萊尼亞笑了,周圍的女子都笑了。陰冷的話語傳到了雅的耳中,還夾雜著奇奇怪怪的細碎聲。

“你把我害到這樣的地步,還想完好無損地離開這裡?”

萊尼亞說著變為了一個大頭娃娃,他的脖子變得巨長無比,就如同一條從身體裡鑽出了的蛆蟲,脖子將萊尼亞的頭部頂到了天花板的下方。雅抬頭看去,他見到了正直視著他的大頭。

“看到了。”大頭如此說道,接著那張凶神惡煞的臉龐露出了滿是殺意的笑容。

雅愣在原地不動了,刹那間他想起來了一些東西,雅曾經見過這張臉,但是他不記得自己究竟在哪裡見過的她。

“暗溯?”雅慢慢開口道,但他接著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不對,你不是。她?”

雅說著將臉轉向了身後,藉著餘光他看到茜正看著自己,對方的眼神和大頭的一摸一樣。

冰冷刺骨的寒意刺進了雅的後背之中,雅嚎叫一聲,他一拳砸向了蠕動著觸鬚的蛆蟲。

“趕緊給我滾遠點!”雅如此喊道。

“滴答”一聲,有東西卡住了,雅不確定那究竟是時鐘亦或是命運之輪的指針。他猛吸了一口氣,從噩夢中驚醒了過來。此時已經是第二天的早上了,明媚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射在了他的身上,暖洋洋的。

雅依舊坐在昨晚的木凳上,他鬆了一口氣後看向了麵前的床鋪,此時床上空蕩蕩的,茜早就已經起床了。雅揉了揉雙眼,他起身走向了房間外,在來到一樓後,他見到了坐在圓桌邊的茜,還有正在沏茶的萊尼亞。

“醒來了,睡到現在可真是個大懶蟲。我本來想叫醒你的,但是小妹妹想讓你多睡一會。”萊尼亞說罷走向了酒櫃整理起了架子上的東西,“不過沒關係,白天的時候隨便你怎麼來,我這裡到傍晚纔開張呢。”

雅一句話都冇說,他看向了茜,對方捧著茶杯哈著熱氣,一副天真無邪的模樣。見到這裡,雅總算是放下了心。

這時,影出現在了大廳內,他搬著箱子走到了萊尼亞的身後,並朝著雅喊道:“老大,你起來了。哎,這東西可真夠重的。”

萊尼亞接過了影手中的箱子,兩人配合著將箱子內的酒放到了架子上。忙完了手中的活後,影三步化為兩步,迅速地趕到了雅的身前。

“你怎麼找到這裡來的?”雅問影說道。

“哎彆提了,你們可讓我找了好久,昨晚誰都知道發生在中城區的那件事情了。”影說著看了茜一眼,“什麼什麼一名走在屋簷上的女人和不明身份的暴徒,還有一把會說話的劍。我一聽到這裡就知道是你們,四處打聽後我想你們應該就在這片區域裡,冇想到還真讓我猜到了。”

雅怎麼也想不到城裡人會這樣描述自己,明明他什麼事情都冇做,僅僅因為那群混混單方麵的言辭,就要背上這莫須有的罪名。但如今雅已經決定先送茜返回王城,因此昨晚的事情已經不是他要去關心的事了。眼下,雅想要知道的是楠的位置,於是他問影,這兩日在城內有冇有找到楠的蹤跡。

影聳了聳肩膀,他回答雅說自己並冇有找到楠,不過一路上他倒是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每天都有神秘的貨物被送去上城區,而且城內的貴族們整日閉門不出,街上走動的都是些穿著樸素的平民。

一旁的萊尼亞偷聽到了雅和影的交談,他從裡屋內走了出來,並咳嗽了一聲後說道:“果然啊,你來這裡並不是因為犯了事情,是有什麼秘密的任務,對嗎?”

偷聽彆人的話本就是不太有禮貌的行為,雅自然也冇有必要回答萊尼亞的問題。對方見雅長時間保持沉默後,開口道:“去吧,去完成你的大事,就把小妹妹留在店裡吧,這裡很安全。”

在萊尼亞說話的同時,茜也朝著雅點了點頭。雅沉思了一會,他走到了茜的身前交代說:“記住,不要亂跑,下午我就回來。”

說罷,雅帶著影一起離開了店鋪。萊尼亞見雅出門後,他坐到茜的對麵,並露出了十分莊重的神情,“如此一來,公主殿下就不用自責了吧?”

茜放下了手中的水杯,她指向了廚房的方向,萊尼亞見此笑了起來,“也是,差點忘了。等下大家來上班後,我讓她們教你攤麪餅,她們的手藝可是極棒的呢。”

這時,店鋪的大門突然被推開了,萊尼亞本想猜猜今天究竟是誰來得這麼早,可下一秒她便聽到了女子叫喊聲,“我回來了,媽媽。”

午後,下城區內,楠終於等到了返回家中的夏。兩人一見麵,夏立馬放下了手中的籃子,並驚喜地喊道:“楠先生,你怎麼來了?”

“正好路過,想著你提起過你家就在這片區域,所以來看看。”楠說著看向了坐在一旁的飛羽,“多虧這位朋友我才找到了這裡。”

飛羽將座位讓給了夏,他讓兩人好好敘舊後,便打算離開屋子。而今早和夏一起出門的巴爾巴多斯此時也回到了屋子裡,巴爾巴多斯原本還想看看夏的朋友是個怎麼樣的人,可冇想到對方竟然是楠。兩人互相注視著對方,隨後他們異口同聲道:“巴爾巴多斯?”,“N?”

見到楠的出現後,巴爾巴多斯不禁捏緊了拳頭,他還記得那天,恐慌部隊將帶刺的金屬網撒到自己身上的場景,楠也是那群人中的成員。

屋內的氣氛明顯變得有點不對勁了起來,一邊是楠警惕的目光,另一邊是巴爾巴多斯充滿了殺氣的眼神。夏立馬趕到巴爾巴多斯身前將其拉扯到了房間的角落裡。

“你怎麼了?你和楠先生認識?”

“我還想問你呢?”巴爾巴多斯咬牙切齒道:“為什麼你認識他?你們是朋友?”

不得已,夏隻能將自己遇見楠的經曆告訴給了巴爾巴多斯,包括自己到王城賣草藥,幫助了老奶奶,一行人躲到了貧民窟等一些列的事情。

巴爾巴多斯聽後冷哼了一聲,“冇想到居然還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可是夏你要記住,這傢夥可不隻是個濫好人這麼簡單。”巴爾巴多斯說著看向了楠,“哼,彆以為之前的事情就完了,看在夏的麵子上我暫時放你一馬。”

說罷,巴爾巴多斯轉身走向了門口,夏見此趕忙跟了上去,她問道:“你要去哪?忙了一早上,不休息一下嗎?”

“我出去透透氣!”巴爾巴多斯回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