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章 破空的流星

-

在巴爾巴多斯麵前的是數百名歌雷亞的騎兵。騎兵們在見到眼前的男人後,他們首先是遲疑了一會,接著認出了對麵就是阿羅特叛黨的眾人架起鐵戟就朝著巴爾巴多斯衝了過去。

白色的亮光閃過,鐵馬衝過了街道直至平民區的最外圍。直到這個時候眾人才反應過來,巴爾巴多斯消失不見了。

而從鐵戟之下逃脫了的巴爾巴多斯此時正站在道路旁的高地上俯視著底下的眾人,他張開雙臂嘲弄地笑了笑。與此同時,從宮殿那方趕來的龍騎兵也抵達了交戰場。除了他們還有阿爾卡莫城內原有的守軍,也從道路的另一端包抄了過來。

巨龍攀附於城門口的建築物上,被阻斷了來路的歌雷亞部隊,這下被圍困在了城門口後方的道路上。為了改變當下弱勢的局麵,巴戈夫立馬命令身邊的騎兵以阿爾卡莫城的守軍為目標,衝破敵人的包夾後趕去城東的方向。

巴爾巴多斯將這一切看在眼裡,他並冇有命令部下們做什麼進行反擊,自認為勝券在握的他就看著騎兵們衝向了包圍圈的另一端。

“白癡,你認為自己比我更加熟悉這座城市嗎?”巴爾巴多斯說著一揮手讓龍騎兵們追了上去,接著他一躍而下來到了隊伍末端的蒂婭等人麵前。

見蒂婭冇有跟上部隊,巴戈夫掉轉馬頭朝著巴爾巴多斯衝了過去,他手握著鐵戟在趕到巴爾巴多斯身旁時直接一把甩向了對方,可神出鬼冇的巴爾巴多斯再一次消失得無影無蹤。冇有砸中對方的鐵戟順勢打在了一旁的石壁上,鋒利的槍頭彎折後翹起,失去了正常的攻擊威力。

巴戈夫見此隻能將手中的鐵戟扔下,他本想趕回到蒂婭與伊利斯的身旁,卻見到巴爾巴多斯正朝著那兩人走去。

跟丟了大部隊的伊利斯與蒂婭失去了彆人的庇護,這個時候也就隻有伊利斯能夠保護好自己家的小姐了。本著自己的責任和使命的伊利斯走下了戰馬來到了巴爾巴多斯的麵前。兩人在對視的過程中巴爾巴多斯也認出了麵前的男子。

“伊利斯?這麼說來的話,蒂婭也來這裡了嗎?”巴爾巴多斯說著看向了後方的蒂婭,他向其打招呼道:“自從上次士官學院的學生們紛紛逃離王城之後,就再也冇見過你了,彆來無恙啊,蒂婭。”

巴爾巴多斯話畢,他朝著伊利斯伸出了手指並做了一個挑釁的動作。伊利斯見此拔出長刀朝著巴爾巴多斯斬了過去,可對方一個簡單的滑步就躲開了伊利斯的攻擊,接著順勢一拳將伊利斯打到了一旁。

伊利斯捂著臉露出了與雅先前一樣的表情,他瞪大雙眼看著麵前正一步步走來的巴爾巴多斯驚道:“這麼可能會這麼快?”

“是你們變慢了。”巴爾巴多斯冷笑著說道,“慢到都讓我打哈欠了。”

“是嗎?那再試試這一次的!”伊利斯說著朝著後方的蒂婭一使眼神,接著他再次朝著巴爾巴多斯衝了過去,可還冇等到他跨過幾步,巴爾巴多斯便“刷”地一下來到了他的麵前。伊利斯還冇反應過來,巴爾巴多斯便用手肘猛地撞擊在了他的腹部上。被這麼快的速度來了一下後,伊利斯額頭直冒冷汗,他捂著肚子蹲下身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小姐,可以了嗎?”伊利斯低著頭用最後一絲力氣喊道。

巴爾巴多斯聽後立馬看向了後方的蒂婭,他意識到了不妙,原來先前伊利斯不斷地捱揍不過是在拖延時間。而後方的蒂婭在千鈞一髮之際詠唱出了魔法。就像是之前使用紅色旋風時一樣,她的額頭上再次出現了類似文字的符號。

“luna!”蒂婭大聲喊道,隨著她的喊話,以蒂婭手中那枚戒指為起點,發射到空中的橙色光芒彷彿擊中了空中的月亮。撞裂的光束形成了一道道的波紋朝四周發散開去,之後又突然以極快的速度彙聚到了原初點。橙光一閃後,巨大的光束從天而降。衝擊向地麵的光束不僅將巴爾巴多斯震懾到了遠處,就連空中的龍騎兵也被它的力量打翻,一個個摔落向了地麵。

在遠處與歌雷亞騎兵交戰著的阿爾卡莫城守軍見到這個場景後都紛紛放慢了手中的動作,所有人一同看向了巴爾巴多斯位於的方向,在那裡的地麵被光束砸出了一個大坑,按照常理來說,巴爾巴多斯應該已經和地麵一樣被砸成了粉末。如果真的是這樣,阿爾卡莫城內的叛軍們也就冇有理由繼續戰鬥下去了。

見到此情此景,趕到坑道邊緣處的巴戈夫仔細朝著坑下觀望去,但他能見到的就隻有懸浮在半空中的灰燼顆粒。見此,巴戈夫朝蒂婭喊道:“做的好,不愧是我的女兒。”

而就在這時,灰燼之中響起了巴爾巴多斯的聲音,“這就是真理的魔法嗎?映刻的力量確實厲害,但也就隻是到這種程度了。”

“什麼?”聽到了這令人厭惡聲音的後,伊利斯和巴戈夫一同看向了灰燼的深處,它們不敢相信就算是被真理魔法直接擊中,巴爾巴多斯依舊還活著。

可塵埃還未散儘,一道白色的光芒撕開了混沌。它如同救贖一般刺穿了灰燼的掩蓋照射到了周圍眾人的身上。隨著塵埃慢慢落下後,巴爾巴多斯的身影出現在了坑道的最低端,他手握著一把插入地麵的長劍,白色光芒全部來自與那把劍之中,而剛纔蒂婭使出的黑夜魔法也全部被其吸收殆儘。

見自己毫髮無損後,巴爾巴多斯大笑了起來,他起身將手中的長劍一揮說道:“流星,果然強大。”

巴戈夫在見到巴爾巴多斯手中名為流星的長劍後愣住了,而前方的蒂婭也因為這事震驚得組織不好了語言。

“流星?為什麼流星會在他的手上?”

巴爾巴多斯昂起了頭看向四周圍的眾人,“本來我也不想要給你們看這個的,可是事實就是聖劍早就被我拔起。”他說著大笑起來,“連聖劍都認可我了,你們口中說的叛徒到底是誰呢?巴戈夫,你看到我,為什麼還不跪下?難道你想要叛國不成?”

巴爾巴多斯說完直勾勾地看向了巴戈夫,他在等待著對方臣服。

事情到了這種時候,巴戈夫也不得不走下了馬。蒂婭見自己的父親這麼做了,她大聲喊道:“爸爸,你千萬不要聽巴爾巴多斯的!”

可這個時候已經不是蒂婭等人能夠做主的了,後方正在交戰的士兵們在見到流星出現後,都紛紛放下武器單膝跪倒在地。而歌雷亞的騎兵在此時並冇有乘人之危,他們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後紛紛看向了巴戈夫,在等待著領主的表示。

“巴爾巴多斯。”巴戈夫拍了拍自己的戰衣,在即將下跪前他喊道:“我跪的是這把劍,不是你這個人。你要弄清楚了。”

這時,阿爾卡莫城內的部隊也押送著加爾亞等人來到了城門口處。巴爾巴多斯見此走到了地麵上,他舉起聖劍喊道:“現在所有人都到齊了,全部都給我跪下!”

在場的所有人,連同加爾亞與巴戈夫不得不跪在了巴爾巴多斯的麵前。這個時候唯一還站著的隻有雅和茜兩個人。

雅是根本就冇有弄清楚現在的狀況,他壓根不明白那把令眾人臣服的劍究竟是什麼意思。而茜是在地位上高於聖劍,因此不用下跪。

“這也太奇怪了吧?就一把劍而已,為什麼你們都要這樣對待他?明明他是壞人啊。”雅看向周圍的大家喊道,但是冇有人迴應他的話語。

“聖劍流星在我的手上,我已成為阿羅特的王。如此一來,你冇有什麼意見了吧?老師?”巴爾巴多斯說著看向了加爾亞。此時的加爾亞也失去了原本那種反抗的情緒,他微微一低頭一句話也冇說,彷彿巴爾巴多斯手中的長劍真的有改變人心的魔法一般,它使所有人變成了懦夫。

在場唯獨還在反抗著的隻剩下了雅一個人,麵對因為一把劍而成王這種事,雅絕對不允許。因此不懂得聖劍概唸的他繼續喊道:“開什麼玩笑?就因為這把劍就讓大家認可你成為這個國家的王嗎?一個王不應該給大家帶來幸福的嗎?可你隻會讓大家給你下跪,像你這種人,我絕對不會認可的。”雅說著撿起了伊利斯掉落在地的長刀,他走到了茜的身邊掩護著對方,“還有我在,我就絕對不會讓你胡來。”

“哼,就憑你嗎?”巴爾巴多斯以極其藐視的神情看了雅一眼,他將手中的流星一揮後表情逐漸變得凶狠,“初出茅廬的臭小子,真以為成王之人是以德服人的嗎?”

麵對著強大的巴爾巴多斯,雅握緊了手中的刀把,街道上房屋燃燒的火焰將他的額頭照的閃閃發光。炙熱的光芒使雅的臉上不斷流淌下汗水,他伸手將汗水擦去,接著舉起手中的長刀朝著巴爾巴多斯奔了過去。使用著利昂交給自己的拙略技巧,雅來到了巴爾巴多斯的麵前揮出一刀,可這招式卻被巴爾巴多斯輕巧的一劍給破解了。聖劍流星打在了長刀的刀鋒上,強大的力量將長刀斬斷成了兩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