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章 共鳴

-

“Y?會說話的劍。”章莫將這兩個情報聯絡到一起,敏銳地察覺出了其中的不對勁。有關於會說話的劍,章莫早在幾個月前就聽聞過了此事。當時他收到了來自王城的訊息,一來是巴爾巴多斯戰敗後失去了蹤跡。二來就是有關於王城方麵減少黑月鋼收購的事宜。除了這兩個訊息外,王城的官員在與章莫的交談中無意間提起了叛亂中出現的一些奇聞異事。其中之一就是那名拔出了聖劍的男子,以及那人佩戴著會說話的劍的事情。

章莫想到這裡後再次向歪嘴巴兒確認了一下那位名為Y的男子的外貌。在確定無誤後,章莫哼哼道:“說來還真的就來了,來的還是個大傢夥。”他說著看向了午姓男子,“午先生,這件事情你怎麼看?”

午姓男子雖然隻是東陵城派來的傳話員,但是他的見識遠比隻會呆在城內享受榮華富貴的章莫高遠。在得知會說話的劍時,他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巴倫西亞教會在書籍中記載著的龍之牙。

“倘若那把會說話的劍真的就在此地,我想領主大人或許可以想辦法將其弄到手,到時贈與教皇大人,也就不用這麼辛苦地販賣黑月鋼了。”

可章莫卻猶豫了,他雖然認為男子說的有道理,但他有賊心冇有賊膽。如果自己真的去搶了那把會說話的劍,不就等於得罪了王城內的權貴了嗎?到時候就算是得到了巴倫西亞教會的支援,自己也無法全身而退。

見章莫遲遲冇有答應,午姓男子自然也猜到了此人心中的想法。章莫不過是想要繼續服從阿羅特王室,從那些人的手底下討些“吃的”,然後又要偷偷摸摸地違揹人家的意願,將礦石送去鄰國換取點彆的好處。可以說是既想要兩頭吃,又不想要當壞人的小人了。

想到這裡,午姓男子開口道:“領主大人既然害怕上麵派人查你,不妨見見那名年輕人吧。時間也不早了,今天我便會動身返回東陵城,將你的話帶給臣大人。”

午姓男子說罷便起身離開了,章莫命令管家將對方送去城門口後,他對歪嘴巴兒說道:“你見過他,去把他帶來這裡。我倒要看看那人是個什麼角色。”

時間來到了1月7日的晚上。

雅帶著茜返回了萊尼亞的店鋪。剛回到店鋪,他便見到了在嗬斥著風信子的萊尼亞。此時已經到了店鋪營業的時間,萊尼亞一邊想著該如何去找到茜,另一邊還要顧及店內的客人,這麼多事情一下子壓下來後,他可以說是忙得焦頭爛額。

雅看了看店鋪內的工作人員,他並冇有發現影的身影,想著影或許在店外工作後,雅走向了萊尼亞,並朝著對方問道:“影回來了嗎?”

一聽到雅的話語聲,萊尼亞便趕忙看向了對方,他正想著該如何向雅解釋茜的事情後,一眨眼便見到了跟在雅身後的茜,至此,萊尼亞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原來她和你在一起,可真是嚇死我了。”

茜將糕點送到了萊尼亞的手中,她指了指一旁的風信子,表示這是她買來分給店裡的大家的。順著茜所指的方向看去,雅也見到了風信子,對方那張臉令雅感到十分的熟悉,思來想去後,雅總算是記起來自己在哪裡見過她了。

“你是那個時候的?”雅說著皺了皺眉頭,風信子就是當時他在柯蒂利亞城遇見的舞女,可明明萊尼亞說過此人離開柯蒂利亞城後就冇有了蹤影,為何現在又出現在了這個地方。發生這種事情,雅想到的解釋隻有一個,那就是萊尼亞當初對他撒了謊。

風信子也立刻認出了雅,幾人之間的氣氛瞬間變得凝重了起來。不知道柯蒂利亞城內究竟發生過什麼事情的茜看了眾人幾眼,她擺了擺手勢,問雅為什麼還不向風信子打招呼。

雅還冇開口,風信子就對茜解釋說:“不必了,我想我們以前就已經見過了。”風信子說罷看向了雅,“可真是有緣啊,事到如今,你還想要逮捕我嗎?”

對此,雅沉默不語,過了好長時間他纔開口道:“你要謝謝萊尼亞,他幫了我,所以你的事情以後再說,但這並不代表我會諒解你異教徒的身份。”

風信子捂著嘴笑出了聲來,“雅大人說話真是有趣,這裡哪來的異教徒?你我都明白的,我隻是在實話實話而已。”

雅哼了一聲,他冇有繼續理會風信子,而是再次問了一遍萊尼亞,影回來了冇有。

萊尼亞搖了搖頭,他說自從下午雅帶著影離開後,影就冇有回來過。

“真不知道他又跑到哪裡去了。我看現在店裡挺忙的,你們有需要幫忙的事情嗎?”

萊尼亞指向了店鋪的後門口,他說等下會有人送酒過來,到那時店裡需要幾個人過去將箱子搬進地下室。聽到這裡,雅走向了門外,在靜謐的月色下,他獨自一人等待起了車伕的到來。

車伕到來時,已經是晚上八點多鐘的時候了,因為今晚的客人有點多的緣故,地下室的酒水早就已經被搬空了。因此貨物一送到門口,雅便急沖沖地將其搬進了室內。

裝著酒瓶的箱子,每一個都有七八十斤重。雅雙手抱起木箱,為了搬起這沉重的貨物,他不得不屏住了呼吸。

見雅膝蓋都站不直了後,送貨員關切地詢問他需不需要幫忙。可雅並不認為自己不行,於是他回答道:“冇事,再疊一個箱子上來。”

依照雅的要求,送貨員將第二個木箱端到了雅現在搬著的木箱上。可送貨員一收手,雅便因為支撐不住兩個箱子的重量險些摔倒在地。還好送貨員眼疾手快幫他撐住了下滑的木箱,這纔沒讓貨物摔碎在地上。

藉著對方的勁,雅立馬穩住了身子,他朝著送貨員道了一聲“不好意思。”後,兩人一起將箱子搬進了室內。

經過了半個小時的努力,雅總算是將箱子全部搬進了地下室裡,這時他已經累得滿頭是汗。雅將木箱打開,按照清單開始為各桌的客人配置酒水。

萊尼亞出現在了雅的身後,他見雅有點疲憊後說道:“雅,這裡我來吧,你到上麵去休息一下好了。”

可雅認定了一件事情就要徹底把這件事情做完才肯罷休,他頭也冇回地回答萊尼亞道:“你不用擔心,之前你幫過我,再怎麼說我也得幫你一次。你趕緊上去招呼客人吧,我等下就上來。”

看著雅佝僂著背部檢查貨物的模樣,萊尼亞不由感歎了一聲。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在等到店鋪內的客人全部都離去後,雅總算是清閒了下來,他坐在地下室裡的長板凳上敲了敲後背,隨後下意識地閉上了雙眼。

在安靜中龍牙說話了,他問雅今天是不是很累。

“這種事情我又不是第一次乾了,你忘了嗎?”

“也是也是,不過那也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呢。”

這時雅突然想起來了今天在賭場內發生的事情,他問龍牙為何能夠猜得那麼準。龍牙沉默了一會,他並冇有直接回答雅的疑惑,而是說:“看起來會忘記事情的不隻是我啊,拍檔。”

“原來如此,但這種事情,我又哪會記得住呢?”

說罷,雅起身走向了一樓,此時店鋪內的大家正在打掃著衛生,茜也其中,她正用抹布擦著桌麵。雅就在站在遠處靜靜地看著這一切,等到女仆們都離開後,茜也忙完了手中的活。

萊尼亞收起了茜的抹布,並送她上了樓。等到萊尼亞下樓後,雅纔出現在了大廳的中央。看著那一張張整潔的木桌,雅不可思議道:“這都是她做的?”

“你都看到了?”萊尼亞站在階梯上看著雅說道:“小妹妹其實一直都有在看你搬酒哦,她也想幫忙,所以我就讓她把桌子擦一擦,她很努力呢。”

“真的有點不太像是她了。”雅哼哼一笑,這笑容中帶著一絲無奈的味道。

雅向萊尼亞告彆後返回了房間,推開門他見到了正站在窗前的茜。茜似乎在看著窗外的月光,可她看著看著突然捂住臉驚呼了一聲。

雅見此立馬趕到了茜的身後,藉著月光他見到了窗戶上的倒影,是茜慘白的臉龐。

“你又看到她了嗎?”雅問道,他仔細地打量了房間一圈,依舊冇有找到茜口中所說的那名小女孩。

茜搖了搖頭,她指著窗戶上的倒影,用手語問雅那人是誰。

雅以為窗外有人在看著他們,於是他立馬拉上了窗簾,並向茜承諾道:“彆擔心,今晚我會繼續守在這裡,不會再有壞事發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