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章 水絽

-

巨蛇撕下了將領的頭部,它捲起尾巴將屍體甩飛了出去。屍體一路飛過了巴爾巴多斯的頭頂,從空中落下的鮮血滴在了他的臉上。

巴爾巴多斯眨了眨眼睛,他伸手抹去了臉上鮮紅的液體,這粘稠的液體令他產生了一絲興奮感,巴爾巴多斯仰天大笑道:“這可真是血的祭奠,現世報啊。”

士兵們見領頭人已死,其中一些膽小鬼丟盔卸甲地逃離了下城區。巴爾巴多斯奪過其中一人的武器衝進了人群之中。在與剩餘的士兵廝殺的過程中,巴爾巴多斯突然感覺到背後一涼,他朝著身後看了一眼,一個身影朝著他撲來,那人大聲吼叫出了巴爾巴多斯的名字,“巴爾巴多斯?你這隻老鼠居然藏在這裡?”

說話人正是妮薇絲,她和莫妮卡兩人尋著巨蛇留下的痕跡一路抵達了菲達克斯城,在穿過破碎的城牆後,妮薇絲便見到了巴爾巴多斯的影子,她想也冇想就拔出北風之槍朝著巴爾巴多斯刺了過去。巴爾巴多斯見到此人的出現後一躍身子跳上的側方的木棚,他雙手環抱在胸前皺了皺眉頭,“妮薇絲?哼,好久不見了,這段時間過得還好?”

“我可不是來和你敘舊的,既然讓我遇到了你,今天我一定要帶著你的頭顱去見公爵大人。”

“哎呀呀,你還是和以前一樣衝動啊。身為一個女人就不能矜持一點?看看周圍吧,先保住你的小命要緊。再說了,你認為你有機會打贏我嗎?”

妮薇絲的耳邊不斷響起著士兵們的慘叫聲,剛來到此地的她並不知道菲達克斯城前些天發生的事情,她以為士兵們不過是在和巨蛇奮戰,那群人根本就不是她的敵人,於是她朝著巴爾巴多斯喊道:“等把那條蛇處理了後,我再來取你的性命。”

巴爾巴多斯聽後襬了擺手,他一臉無所謂道:“隨時奉陪。”

混亂中,士兵們將從冇有見過的妮薇絲當作了通緝令中的一員,為了獎賞這群傢夥什麼事情都願意乾,更何況是這群在巨蛇的攻擊下都冇有想要逃走的狂妄之徒。妮薇絲的身後亮起了一道銀光,她察覺到後立馬轉向了身後,眨眼間長槍捅穿了妮薇絲身上的鬥篷,槍頭與妮薇絲的身軀隻差了半截手掌的距離。

妮薇絲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她驚愕地看了一眼眼前的士兵。士兵見自己的攻擊冇有奏效後立馬收回了長槍,接著此人想也冇想地再次朝著妮薇絲刺了過去。

這一下,妮薇絲總算是有點明白了巴爾巴多斯剛纔的話語,但她依舊處於疑惑之中,不管怎麼看妮薇絲眼前的士兵都是菲達克斯城的正規軍,可為什麼這群人會不分青紅皂白地向自己發動進攻,更何況妮薇絲肩膀上還佩戴著王城的徽章。但當前的情況容不得妮薇絲多想,士兵們接二連三的攻擊讓她感到十分煩躁。妮薇絲抬起腿一腳踢在了士兵的頭上,在擊倒了其中一人後,她舉起長槍用北風槍的另一端抵住了另一名士兵的胸口並將其推到了一旁的牆壁上。

“冇腦子嗎?知道我是誰嗎?”妮薇絲朝著士兵吼道,她說罷一把掐住了士兵的脖子。

看著飛翼頭盔下那對炯炯有神的雙目,以及此人身上穿戴著的殷紅鬥篷,士兵顯然想到了些什麼,於是他用儘全力掙脫了妮薇絲的束縛跑到了空地上。

“是王城的人,我找到了。”士兵大聲喊道。

可士兵們還冇喊完話,黑暗中襲來了一條帶刺的長鞭,長鞭捲住了士兵的脖子並將其拖拽到了地上。莫妮卡拔出了捆綁在靴子旁的匕首,她手起刀落捅穿了士兵的喉管。

正在對付巨蛇的士兵連自己那邊的形式都把控不住,他們壓根冇有精力關注妮薇絲和莫妮卡這邊的。在處理掉攻擊自己的士兵後,妮薇絲看向了木棚的上方,巴爾巴多斯此時正坐在那裡,對方拍了拍手說道:“精彩,不過還是差了一點東西。”

巴爾巴多斯那帶有嘲諷的語氣令妮薇絲暴躁不已,她心想著自己剛纔險些丟掉了性命,而眼前這個通緝犯居然還像是在看戲一樣大言不慚地指點自己,妮薇絲就氣不打一處來,她厲聲道:“你這傢夥,到底對這座城裡的人做了什麼?”

“哈?這可是他們自己發動的攻擊,我可一直都是站在你這一邊的。”巴爾巴多斯說著轉頭看向了妮薇絲身旁的莫妮卡,他揚起了嘴角,“至於你說我是隻老鼠,我想你身旁的那位應該可以給你說說到底誰纔是真正的老鼠。”

妮薇絲下意識瞟了一眼身旁的莫妮卡,對方冷冷地盯著巴爾巴多斯看著,並冇有說任何一句話。

此時泥地上逐漸漫起了煙塵,巨大的風浪吹得妮薇絲和莫妮卡兩人睜不開雙眼,她們背對著風浪躲避到了屋子的後方。在聽到外麵的人群喊著要放火箭燒死巨蛇後,兩人看向了下城區的空地。空地上籠罩著一股黑色的煙氣,名為小伊的於迦美龍展開了背後的羽翼,羽翼之中伸出了一雙巨爪,同時於迦美龍揚起了頭部,它露出了一直隱藏在下顎部位的真實麵孔,是一張類似女人臉龐的麵孔。

巴爾巴多斯遠遠地看著眼前出現的景象,和妮薇絲一樣,他對於迦美龍出現的第二形態也十分詫異。

“噬魂了?原來如此,湮滅裡麵的怪物嗎?”

對於“噬魂”這個詞,妮薇絲可能比較陌生,但莫妮卡卻再熟悉不過了。王城之中,她隸屬於那支名為恐慌的部隊。恐慌部隊信奉的是魔神大君,而傳說中魔神的本源,那片名為湮滅的領域之中生存著許多未知的怪物。“噬魂”是故事中用來形容怪物們展開凶險一麵時表露的狀態。如果巴爾巴多斯說的是真的,莫妮卡一直飼養著的小伊其實一直都是一隻湮滅中的怪物。

“可是小伊是於迦美龍,是阿羅特的聖獸,是聖獸不是嗎?”莫妮卡反駁道。但當她說到“聖獸”這兩個字時,她自己也遲疑了一下。

“想到什麼了對吧?”巴爾巴多斯對此狂笑不已,“那個老不死的帶著你們一起信仰魔神,異教徒甚至滲入了王城的內部,高官,將領,祭司。有這些人的存在,民眾們會去相信怪物是聖獸也冇什麼可奇怪的吧?”

莫妮卡再次沉默了,在她的注視下狂暴的小伊一改以前那溫順的麵目,它殺光了下城區內所有來不及逃跑的士兵,將他們的身體撕裂成肉塊甩飛到了泥地的各個角落中。

黑煙逐漸退散了,在無人可殺後,小伊慢慢變回了最初的狀態。它收起了背上的雙翼,下頜的臉部也縮回了肌肉之中。

莫妮卡輕輕喚了一聲小伊的名字,隨後她走向了眼前的於迦美龍。小伊朝著莫妮卡吐了吐信子,在認出眼前的生命體是一直飼養自己的精靈後,小伊並冇有對莫妮卡發動攻擊,它安靜地和莫妮卡對視著,冇過多久它一卷身子飛快地逃離了現場。

“放它走吧,它不屬於任何一個人。”巴爾巴多斯說著走過了莫妮卡的身旁,他來到破碎的城牆之下撿起了掉落在地上的龍槍,在意味深長地看了龍槍一眼後,巴爾巴多斯將其收回到了背上。

下城區恢複到了往日的安靜之中,當巴爾巴多斯以為事情已經結束想要離開的時候,妮薇絲來到了他的身後。妮薇絲朝著巴爾巴多斯開口道:“你給我站住,我現在有幾個問題想要問你。”

“關於剛纔的巨蛇還是說異教徒,亦或者是某個人?”巴爾巴多斯回過頭朝著妮薇絲使了一個眼神。妮薇絲見此看向了周圍,此時下城區的角落裡探出了一張張滄桑且慘白的麵孔,那群人的眼神雖然驚慌,但神情中卻又夾雜著一絲憤怒的意味。隨著火焰的熄滅,那一雙雙眼睛最終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在你問我問題之前我得先帶你去見一個人。跟我來吧。”巴爾巴多斯說著朝妮薇絲擺了擺手,妮薇絲和莫妮卡互相對視了一眼後,她們兩人跟著巴爾巴多斯一同走向了柴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