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二章 虱子

-

在討論完液體的事情後,紀藤回到桌旁繼續搗鼓起了先前的那根黑繩子。在雅的詢問下,紀藤向對方介紹說自己手中的黑繩子是從鋼神兵體內取出來的,他將其命名為“鋼的血管。”

““我之前看了一下鋼神兵的內部,竟然發現它的血管裡麵是銅線,銅線外包著我以前從未見過的物體。”紀藤說著將黑繩拿到了雅的麵前,他拉了拉黑繩隨後繼續說道:“這種黑色的物質彈性十分好,我認為這東西一定不是普通的繩子,不知道這究竟是用什麼材料做成的。”

雅拿過了紀藤手中的黑繩,他一眼就認出了此物,這是月戰機艙內的電纜。

紀藤的操作讓雅有點窒息,也不知道此人是從哪裡剪出來的這麼一小截電纜,要知道像月戰那樣的機甲,全身從頭到腳,從裡到外,每一個部分都安裝著各種各樣的精密儀器,但凡某一個地方的電纜斷了,都有可能導致月戰無法正常啟動。

雅沉悶了一會兒後問紀藤,對方是從哪裡剪斷的這根線纜。

“剪斷?不,這是我撿來的。就從鋼神兵的胸口進去,裡麵有個空間,在那裡我發現了這個東西。”

聽到這裡雅再次疑惑了起來,他不明白為何好好的線纜會掉落在地上,就在他萌生了打算進入鋼神兵體內檢視一下破損情況的想法時,紀藤像是想起來了什麼一般將裝有脈衝步槍的箱子搬到了雅的身前。

“之前我就想給你看看一個東西來著,上個星期你走得太快,我冇來得及叫住你。”紀藤將黑箱子打開後取出了其中的腰帶,雅一見到此物,他的耳朵內便響起了“嗡”的一聲,接著他立馬將腰帶拿到了手中仔細檢查了起來。

“你是從哪裡拿到的這樣東西?”雅急忙問道。

看雅的樣子,他十分寶貝這條腰帶,紀藤見此回答對方說自己是在黑箱子的下麵一層找到的腰帶。雅看了紀藤一眼,他狐疑著翻開了箱子,在一陣摸索後,他找到了紀藤所說的下一層。

在填充滿了PET泡沫的空間裡,雅見到了幾個空位,雅將腰帶放入了其中最大的空位中,腰帶的邊緣和泡沫完美拚接在了一起,看樣子這個空洞就是用來安放腰帶的位置。隻是雅不明白的是,在巨大空間的周圍還有幾個小小的空洞,空洞內空空如也,原本擺放在其中的物體早已不知去了哪裡。

就在這時,雅猛然想起來了腰帶的使用方法,他將目光再次投向了手中的黑繩。雅凝視了黑繩一會兒後,他無奈地笑出了聲來,“依我看,這段繩子最開始不是這樣的吧?它的頭呢?”

紀藤趕忙翻箱倒櫃找出了雅口中的“頭”,他將連接**到了雅的手中,雅一拿到這物體便朝紀藤喊道:“剪刀,把剪刀給我。”

紀藤以為是自己擅自剪斷黑繩導致雅生氣了,因此他不敢怠慢雅的要求。另一邊,雅接過了紀藤手忙腳亂遞過來的剪刀後,他一剪刀將連介麵下端的繩子剪出了一個開口。雅拉出了其中的銅線隨後將其與黑繩內的銅線扭在了一起。

做完這一切後,雅鬆了一大口氣,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這下我知道你從哪裡找到的繩子了。”雅說罷將連介麵插進了腰帶的插槽之中,他轉頭問小光,對方前段日子帶過來的魔能組放到哪去了。

一旁的小光聚精會神地觀察著雅的一舉一動,聽到雅的提問後,他愣了幾秒鐘才反應過來。小光讓雅在原地等自己一會兒後,他跑進辦公室的側間搬出了魔能組。

小光將沉重的魔能組放到了桌子上,他好奇地問雅,對方突然要魔能組來做什麼。

雅繼續忙著手中的活,他讓小光將魔能組放平後,他將黑繩另一端的銅線分成了兩半。

拿著手中的銅線,雅將分出來的兩部分分彆接觸到了魔能組的兩端。就在銅線碰到魔能組的金屬片時,腰帶上亮起了“v”字型的光芒。光芒如同波浪一般從中間劃向了兩側,最後光芒一閃,魔能組的金屬片上冒起了一陣火花。雅趕忙收起了銅線,他納悶道:“能量不夠了?”

紀藤和小光從來冇有見過像剛纔那樣的新鮮事。腰帶突然發光,金屬片突然著火了。這些事情對於這兩人來說,可謂是聞所未聞。

紀藤回想著雅剛纔的話語,雅所說的能量不夠不就是魔能組不夠的意思嗎?因此他提出了自己的意見,紀藤對雅說自己可以為其準備更多的魔能組,以供雅使用。

“真的行嗎?”雅有點不放心地問道。

紀藤自信滿滿地表示自己完全可以擔負起重任,他向雅許諾三天內必定能夠製造出全新的魔能組來。

而雅那邊,現在他唯一能夠依靠的也就隻有紀藤和小光兩人了,因此他也隻能將腰帶和所有設備托付給紀藤。在與紀藤約定週四見麵後,雅獨自一人離開了辦公室。

夜晚,姒武的房間內,此人正坐在油燈下看著書。

長時間過後,姒武的眼睛稍有些疲勞了,他揉了揉雙眼看向了阿羅特的油燈。阿羅特的燈油是鬆脂,而巴倫西亞用的是鯨魚油。因此燈油材質的不同,阿羅特的燈火在點燃後會散發出一股香味,這讓姒武倍感新奇。

不知從何時,窗外的夜空中響起了烏鴉的鳴叫聲。叫聲引起了姒武的反感,因為烏鴉的鳴叫在巴倫西亞人眼中是十分不吉利的。

姒武起身拉開了通往陽台的木門,他想要將那惹人厭煩的烏鴉驅逐出自己生活的區域。可就在他來到陽台上時,一名女子來到了他的房間之內。

姒武轉身看向了女子,此人摘下帽兜後露出了烏黑的長髮。姒武認出了對方的麵孔,是林蘭雪。

“蘭雪?為什麼你會來這裡?我不是說過了,這裡有勇他們在就可以了。”

蘭雪將眼神瞟向了彆處,她答道:“屬下不放心。”

姒武歎了一口氣,他在離開巴倫西亞王城前曾囑咐蘭雪要看好自家的“領地”,可蘭雪如今也來到了阿羅特,此人的擅自行動打亂了姒武擬定好了的計劃,這令他十分頭痛。

因為擔心蘭雪的離開會導致王城內眼線的不足,姒武趕忙問道:“王宮那邊怎麼樣了?般若呢?他帶來訊息冇有?”

“他來信說,諾伽那個老賊暫時冇有什麼特彆的動靜,不過信中也提及了那人的計劃。殿下,這次來這裡的不止你一個人,而計劃也絕非帶那女子回巴倫西亞那麼簡單。我擔心行程會出問題,所以不放心就。。。”

姒武明白蘭雪是在為自己憂慮,要是冇有像蘭雪這樣的人對自己忠心耿耿,姒武很難能夠與諾伽暗鬥到今天。

“這一路上辛苦你了。但你還是儘早回去吧。”

“可是,殿下你真的打算執行老東西的計劃嗎?那人的算盤可精著呢,我怕你會掉到他的陷阱裡。”蘭雪說著再次提起了般若信件中寫到的事情,蘭雪稱諾伽並不是真心想要兩國和平建交。

“我像是會被彆人牽著鼻子走的人嗎?我自然有我自己的打算。”姒武說罷再次對蘭雪下令道:“隻要我還在世,那我依舊是巴倫西亞王的正統後繼者。你身為我的侍從,應該要服從我的安排,我命你立刻返回孤城。”

蘭雪沉默了,不敢違背姒武命令的她不得不離開了房間。直到此人的腳步聲消失在了門外的走廊上後,姒武才轉身重新麵朝向了陽台。

玫瑰不知從何時出現在了陽台上,她慢悠悠地走到了姒武的身前,盯著他看著。

“剛纔的話,你都聽到了?”姒武開口道。

“哎呀,真是羨慕你有那樣的好手下。他們整日為你操心也挺勞累的,不過呢,好日子就快來了。他們以後再也不用那麼擔驚受怕的了。”

玫瑰的陰陽怪氣令姒武有些煩躁,姒武問玫瑰究竟想要說些什麼。這時玫瑰提起了茜,她說:“這麼些天來,你一點動靜都冇有,再不出手的話,我可就要動手了。”

“你不準插手,這是我的事情!”

玫瑰聽後大笑了起來,笑聲結束後,她將一小截外形酷似繡花針的花刺交到了姒武的手中,“之後我會協助你將雅引開,至於你要不要我的幫助就看你自己的定奪了。這個東西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再使用吧,它可是會蠱惑人心的啊。”

玫瑰說罷走向了房間的門口。在離開前,她留下了一句話,“虱子腹中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