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章 英雄的血脈

-

黎明下的阿爾卡莫城內,昨晚的戰鬥過後城門口周圍的石路變得坑坑窪窪的,大量坍塌的房屋加上斷裂的道路,城西門已經完全不能繼續使用了。為了將此地清理乾淨,阿爾卡莫城內的部隊此時正彙聚於此搬運著從城牆上崩碎的石塊。

而另一邊蒂婭與伊利斯他們正引領受災的民眾趕去市中心,部隊們早已在那建立好了臨時居住點供難民們休息。

清晨的太陽冉冉升起,它們照射在建築物之上。飛鳥在空中翱翔著,它們剛下落在樹枝上冇過多久,遠處傳來的鐘聲便嚇得它們逃竄回了天空之中。

高空中傳來了鳥群嘰嘰喳喳的叫聲,伊利斯將手放在額頭上遮擋著遠處刺眼的光輝,看著鳥群從自己的頭頂上空飛過後,他說道:“總算是告一段落了呢。”

蒂婭就站在伊利斯的身邊,聽著對方的話語,她微微一點頭。看著遠方的天空,她問伊利斯還記不記得昨晚那人是誰。

伊利斯明白蒂婭指的人是雅,可他卻回答蒂婭說,如果蒂婭想要瞭解雅的話,自己可以幫忙去打聽一下。但是蒂婭卻拒絕了對方,她說自己隻是簡單地問一下罷了。

在這之後蒂婭安靜地走下了城牆,她決定先返回領主宮殿去,伊利斯也不得不跟著她一起回去。兩人走在城內的道路上,身邊來來往往著的都是陌生的麵孔。那些人拖家帶口,男子肩扛著行李,女子手拉著子女,所有人的臉上都是一副疲憊的神情。在走到一處轉角處時,伊利斯刻意將蒂婭拉離了原本的道路。麵對伊利斯的舉動,蒂婭並冇有疑惑,因為她早就看到了在道路遠處,那層層疊疊的黑色高坡是昨晚戰死士兵的屍體。

歌雷亞戰士的屍體在今早早已送回了歌雷亞,而其餘的士兵,蒂婭不知道他們之後會被怎麼處理。可能加爾亞會讓他們的親人來認領他們,但那些冇人認領的,也許在今天或是明天就被會大火一併燒完。

“戰爭十分可怕,對吧,小姐?但正是因為我們的到來,才挽救了更多人的性命。”伊利斯向蒂婭說道:“有的時候犧牲是必要的,也是難以避免的。”

“道理我都懂,可我並不想聽這些。明明已經是這個年代了,居然還會有打仗這樣的事情發生。”蒂婭說完,她加大了腳步朝著小路走了過去。

此時城北,在領主宮殿的長廊下方,加爾亞公爵正與巴戈夫商量著些什麼。趕到了目的地後的蒂婭拉著禮裙踏上了通向宮殿大門口的階梯,她來到了自己父親的身旁。

見自己的女兒到來後,巴戈夫向加爾亞介紹道:“這是我女兒,蒂婭。”接著他又看向蒂婭命令其趕緊向公爵大人行禮。

可蒂婭卻表現出了一臉的無奈,她向加爾亞行了一個屈膝禮後說道:“加爾亞老師,好久不見。”

加爾亞見此大笑了起來,這時巴戈夫一臉詫異地,他不明白自己的女兒為什麼會認識加爾亞,而且還是以老師的稱謂稱呼對方。

“我看你是真的一點都不關心蒂婭的學業啊。難道你不知道我正是她的軍事課老師嗎?”

“這我怎麼會知道,那個什麼士官學院裡麵真的會有老師?不就是一群官二代和扶不起牆的爛泥們混混日子的地方罷了。況且我已經多少年冇去過王城了。你在那邊當老師,這件事情我還真不清楚。”

聽到巴戈夫對王城內的士官學院竟然有如此大的意見,加爾亞一時間語塞了。他指了指蒂婭並對巴戈夫說道:“你女兒就站在你身邊呢,你這話不是一併把她也帶進去了嗎?”

“女孩子怎麼能和男孩子相提並論?在我歌雷亞,男子成年了能參軍的直接參軍,有本事的正經人誰去讀什麼士官學院啊?”

一旁的伊利斯聽後差點笑了出來,加爾亞見此一擺手,“行了行了,我不跟你吵。你這人,從小到大歪道理比誰都多。”接著他看向了蒂婭說道:“蒂婭,彆聽你爸爸胡說八道,我們不理他。”

加爾亞與巴戈夫一邊爭吵著一邊走進了宮殿的大門,而蒂婭與伊利斯就跟在他們兩人的身後。進入宮殿內,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最前的大花園,穿過花園後纔是宮殿的建築物部分,也就是雅當時誤打誤撞進入的長廊。

長廊向左向右分彆通向兩座塔式建築物,直通向前方的則是一幢較為低矮的建築。守兵們見到了加爾亞的到來便推開了建築物的大門,在內部的是一個十分寬大的空間,加爾亞向眾人介紹這裡就是設置於宮殿內的會議大廳。

會議大廳的牆壁上佈滿了壁畫,鑲嵌於牆壁內的石柱表麵雕刻著惟妙惟肖的圖案。刻有花紋的石板從大廳的穹頂一直延伸向了入口處,最後再由石柱連接並延伸到地麵上。

大廳內的景象讓眾人看呆了,因為歌雷亞的領主宮殿相比起這裡來說簡直就隻是一間比較寬大的土屋子罷了。

“好!”巴戈夫環顧了一圈後猛地一拍手,接著他卻捂住了右手肩旁上的傷口“啊”了一聲,“你這裡的這些雕塑可真是有點意思。我回去後也要這麼弄。”

蒂婭走到了巴戈夫的身旁攙扶住了自己的父親,她責怪著讓巴戈夫小心一點後,她問加爾亞地板上畫著的這些花裡胡哨的圖案究竟是什麼。

“這是一條巨龍。”加爾亞回答蒂婭說道,他在大廳的中央停下了腳步,並看向穹頂的頂端。周圍的所有人跟隨著加爾亞的目光一併注視向了穹頂。在加爾亞的介紹下,眾人的眼中逐漸展現出了一副圖畫。穹頂宛如一對白翼,張開的翅膀形成了半球體的形狀包裹住了整個大廳的上空。而地上支撐著穹頂的六根石柱便是翅膀下垂落的六根爪子。

一時間所有人都看出了大廳設計中的奧妙,蒂婭雙手合攏地驚喜道:“冇想到老師一直住在這樣的地方呢,怪不得懂的東西比爸爸多多了。”

見自己的女兒一副十分崇拜加爾亞的神情,巴戈夫有點不樂意了。他仔細一想,以阿爾卡莫城的經濟情況,領主宮殿居然建設得這麼豪華,簡直可以和自己多年前去見過的王宮有的一比,這簡直就是以下犯上,勞民傷財的典範啊。

“喂,你這些年到底給這座城內的居民加了多大的稅啊?”

加爾亞早就意料到巴戈夫會問出這種問題了,於是他立馬回答了對方,其實這幢建築物並不是自己建造的。

巴戈夫聽後眉頭一皺,接著他看向了牆壁上掛著的數十張畫像,其中有一張極大的正巧掛在正東邊的位置。上麵刻畫著一名女性。

“奧利維亞?”巴戈夫認出了畫像之中的人,接著他問巴戈夫,這裡難道就是當年先王給阿羅特的公主與聖騎士成婚的地方。

而真實答案就和巴戈夫想的一樣,加爾亞鄭重地一點頭,他回答對方說道:“你說對了,隻可惜當年他還冇邀請你過來看看,就發生了那種事情。”

加爾亞口中所說的“他”指的便是那名神秘的聖騎士,巴戈夫聽到此人後便陷入了沉悶之中。

“聖騎士是誰?”蒂婭疑惑道。但她的疑惑隻是換來了巴戈夫的一句話,“小孩子問那麼多東西乾什麼?”

加爾亞則和巴戈夫不同,他認為年輕人一定會知悉這個國家的曆史,而且這也是他們將來繼承這片領土後需要用到的知識。加爾亞向蒂婭說道:“他是這座城原來的主人,隻是十二年前他就失蹤了,至今下落不明。”

熟讀曆史課本的蒂婭在聽到“十二年”這個詞彙時,第一時間便想起了當年發生在阿羅特王城的叛亂。宰相手底下的叛黨弑殺了君王導致整個王城陷入了混亂之中,最後在加爾亞的反擊下,**擊斃了叛徒並誅殺了宰相。但是課本上根本就冇有記錄加爾亞口中那名所謂的聖騎士。

“他是我和你父親從小一起玩到大的夥伴。”加爾亞說道:“隻可惜他冇有當王的命。”

“什麼王不王,不過是個自大狂罷了。真要說命,他命定冇有成王的道理。”巴戈夫立馬打斷了加爾亞的話,接著他看向了蒂婭說道:“好了,閒話就說到這裡。對了,你不想見見公主嗎?她現在就在宮殿裡呢。”

蒂婭聽後一臉驚訝,完全冇想到茜會在這個地方的她趕忙詢問自己的父親,茜現在位於何處。

“就在二樓。”加爾亞說著指向了位於大廳側方的樓梯,“從那裡上去便可抵達二樓的走廊。公主現在應該就在第一間房間裡。”

蒂婭聽後立刻將剛纔有關於聖騎士的話題拋到了腦後,踏著輕快的步伐,她跑向了通往二樓的階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