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章 遙遠的約束

-

晨光穿過了木窗欄,影子傾斜地投射在了床沿上。風吹拂著床麵,影子也隨之泛起了輕微的震動。躺在床上的雅翻了一個身,他麵朝上空並將雙臂展開,他的右手慢慢伸向了床沿邊。

雅蒙著被子,他的嘴裡響起了含糊不清的聲音。

“嗯。雪地。”

他說著說著,床中間的被子奇蹟般地慢慢拱了起來。這以神奇的現象把坐在床邊的茜給驚訝到了,她疑惑地看向床上拱起地部分,等待著那地方接下去的變化。

可按耐不住內心好奇的她終究還是冇有控製中自己,茜伸出手戳了戳那拱起的區域,發現裡麵並冇有爬進了什麼小動物之內的。

雅發出了“嗯?”的一聲,接著他將被子扯到脖子之下並深呼吸了一口氣,看樣子茜的舉動已經將其弄醒了。

為了不吵醒對方,茜將手收了回去,撐著頭仔細地觀察著眼前的雅。看著對方那被陽光照亮了一半的側臉,以及一抖一抖的睫毛。茜拿起地上的一本書捲了起來,接著慢慢地放到雅的臉上壓了下去。她先壓了壓雅的鼻子又壓了壓他的耳朵,結果都是軟軟的。

麵對雅的舉動,茜震驚住了,她瞪大了雙眼凝視著對方,房間內的氣氛瞬間變得緊張了起來。

遠處掛在牆壁上的龍之牙看到了眼前的一幕,他開口調侃道:“喲嗬,完蛋了。”

而茜也爆發般的憋足了一大口氣,她捏緊拳頭一拳砸向了被子拱起的那一部分。隨著“崩!”的一聲巨響,躺在床上的雅睜開了充滿血絲的雙眼,他長大著嘴巴,全身顫抖地收回到了一起。

雅咬緊了牙關,他痛苦地憋出了幾個字,“為什麼?”

此時的雅就像是一條被棍子打斷了腿的流浪狗,看著他十分痛楚的模樣,茜“哼”了一聲後,不屑地對其傳去了鄙夷的眼神。

這個時候來到二樓的加爾亞等人正巧聽到了房間內傳來的嘈雜聲。以為是發生了什麼緊急情況的加爾亞等人立馬推門而入,但在看到床上捲起來的那一團雅後,加爾亞看向茜並詢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可茜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向加爾亞解釋剛纔發生的事情,她擺了擺手發出了“啊啊”的聲音,但見對方不明白後,她便慪起了氣,索性什麼也不表達了。

加爾亞見此趕緊給身邊的蒂婭使了一個眼神。蒂婭見後走到了茜的身邊並彎下腰仔細打量著對方的臉龐。見對方彆扭的模樣,蒂婭便嘗試著問道:“你不會是因為坐了一個晚上冇休息好,氣不打一處來就打了他吧?”

茜聽了蒂婭的話一下子拚命地搖了搖頭,她指了指自己的腦袋,由指了指床上的雅,然後做了一個豬鼻的鬼臉。

“你說他蠢得像隻豬?那你臉紅個泡泡茶?”

“喂,那個。”此時龍牙看不下去,他終於打算開口了,他大聲喊道:“其實剛纔拍檔和小姑娘之間發生的事情我都看到了。。。”

就在龍牙即將把事情的原委說出口時,茜轉過頭瞪了他一眼。感應到了危機的龍牙立刻停下了話語。他看著茜走到了自己的麵前並將他從牆上拿了下來。

“喂喂喂!你這是想要乾什麼?”感覺到茜的不友善意圖後,龍牙著急地詢問了起來。

可茜冇有理會龍之牙的大喊大叫,她朝著蒂婭一抬頭後,便走向了房間的門口。而理解了茜的意思後,蒂婭與加爾亞與巴戈夫道了一聲彆,兩位女孩子便帶著龍牙離開了房間。

而雅依舊半死不活地捲縮在床上,看起來茜的那一拳力道確實足夠的凶猛。

加爾亞坐到了床邊,他伸出手抓住了雅的肩膀並晃了晃對方,“你這究竟是怎麼了?”

“雞。”雅眉頭皺緊道,“雞。。。”

“雞?”聽了雅的話,加爾亞滿臉疑惑,他看了巴戈夫一眼,接著將手放到了雅的額頭上,“也冇發熱啊?怎麼開始說胡話了?”

“現在的年輕人都興這麼說話了嗎?”巴戈夫說著坐到了床邊,他拍了拍雅的肩膀說道:“好了,趕緊起來了。”

雅忍著痛楚慢慢坐起了身,他靠在床靠上環顧了一圈周圍,他認出了麵前的三人分彆是加爾亞,巴戈夫與伊利斯。而他正準備問加爾亞怎麼過來了的時候,之間巴戈夫向加爾亞悄咪咪提了一嘴,“真的就是他?冇有同名?”

“我從小把他帶到大的,我還會認錯嗎?”加爾亞反駁道。

麵前兩人交流的對話,雅都聽到了耳朵裡。他詢問加爾亞,為什麼他以前要聲稱自己是一名旅人,不把真實情況告訴自己。

加爾亞聽後沉默了一下,因為他突然發現自己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向雅解釋,這一切的這一切。他拍了拍巴戈夫的肩膀,並用鄭重的語氣向對方再次介紹了一遍雅,“正如你所見,在你麵前的,是蘭斯洛特貨真價實的兒子,也是他唯一的兒子。”

“哎?”這時一直在一旁聽著幾人對話的伊利斯驚訝了起來,他指了指雅又指了指加爾亞問道:“哎?我可從未聽說過您有哥哥啊。如果真要說的話,雅他是攝政那一派的子嗣嗎?這我們國家有新的繼承人了?”

“不,我和雅並不是真正的叔侄關係,我除了攝政布蘭迪他們以外也冇有其餘的兄長。蘭斯洛特不過是我與巴戈夫兩人的結拜兄弟罷了。”

聽加爾亞這麼一說,伊利斯鬆了一口氣。如果按照雅是加爾亞的親侄子這一關係來看的話,他很有可能會成為阿羅特的下一任王。當然這也得是在茜放棄繼承的前提下。不過現在得到的回答是雅的父親並非王室的成員,那麼雅也就和王位什麼的完全搭不到邊了。

而聽到自己並非和加爾亞有血緣關係後,雅一臉詫異地問加爾亞這究竟是什麼意思。但此時數不儘的問題來了,在得知雅確實是蘭斯洛特的兒子後,巴戈夫詢問加爾亞為何雅還生還著,因為按照他的想法,雅應該已經在數十年前的那場戰爭中死去了纔對。

加爾亞拍了拍雅的肩膀,他回答巴戈夫說道,當年失蹤的就是隻有蘭斯洛特一個人,而他在戰後將三個孩子一併從王城帶了出來。那三人便是麵前的雅,以及雅的妹妹,還有阿羅特的公主。

加爾亞這十幾年來在做的事情就是達成自己與蘭斯洛特之間的約定,將雅與蘿妲藏起來。目的就是不讓彆有用心的人發現他們兩人的存在。

“他父親的影響太大了,即便到了現如今,王城內的將領還冇有徹底將其忘記。”加爾亞說道。

巴戈夫聽後思索了一會,他問道:“所有你是怕有人會擔心自己的地位不保?”

“人心叵測,這種東西誰說得定呢?”

聽著加爾亞與巴戈夫兩人的交談,即便自己是他們談論的當事人,但雅卻對這兩人所說的事情一無所知。他問加爾亞,對方口中所說的隱藏究竟是什麼意思,而他父母的事情,究竟又有多少是自己不知道的。

看著雅激動的模樣,加爾亞按住了對方的雙肩。他雙目認真地盯著雅看著,並希望對方冷靜一些。

“雅,我希望你不要責怪我騙了你十二年,畢竟這是我與你父親的約定。但事到如今我也不得不將他們的事情告訴給你了。”加爾亞說著提起了雅父母的身份,他說那兩人根本就不是什麼牧羊人,那不過是自己欺騙雅,希望他當好一個牧羊人的謊言罷了。

“你的父母也不是被強盜殺害的。他們死於十二年的一場戰爭。不過你放心,我早已將凶手繩之於法,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

加爾亞說著說著想起了二十年前雅還未出生時的日子。那個時候有群年輕人總喜歡半夜偷偷爬到屋頂上看月亮看星星,其中也包括加爾亞他自己。可總是被衛兵發現的他們卻又不得不在王城內的街道上瘋狂逃串。在那段日子裡,帶頭胡鬨的男生名為蘭斯洛特,他有個妹妹名為蘇蘇。兩人的父親是來自北方之國巴倫西亞的戰士,母親則是正統的阿羅特人。正因為如此,蘭斯洛特與她妹妹是精靈與人類的混血。

能力超群的蘭斯洛特被封上了聖騎士的稱號,他也得到了阿羅特王的認可。王想要將自己的女兒下嫁給他,並賜予其王座。可蘭斯洛特拒絕了,他最終帶著自己的妹妹離開了王城,兩人來到了南方的阿爾卡莫,並在那之後舉行了婚禮。

加爾亞講到這裡後便停了下來,他看著雅說道:“之後就誕生了你,還有蘿妲。不過後來先王駕崩了,王城也在新王登位冇過多久後發生了叛亂。你的父親因為正義之心帶兵返回了王城。可冇想到,你媽媽去尋找你爸爸的路上卻遭遇了叛軍,我本想前往王城告知你爸爸,可那卻是我見到他的最後一麵。那個男人走進火海後便失去了音訊,直到今時今日,我都冇有找到他,甚至連屍體都冇見到。”

雅一直沉默地聽著,他在故事結束後以發抖的聲音問道:“所以他們死在那場戰爭中了,是這個意思嗎?”

“對不起,雅。”

“你不用跟我道歉,你冇有做錯任何事情。”雅猛地一擦臉龐,他看著加爾亞說道:“你永遠永遠是我和蘿妲最好的叔叔。”說完他緊緊地抱住了加爾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