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三章 慈愛的細語

-

平頭男子望著影的背影,直到對方消失在森林之中後,他纔回過了神。

“穀杉你在發什麼呆呢?快點過來幫忙啊。”車隊內的商人們催促男子道。穀杉聽後立馬走向了馬車,他配合士兵們將裝載在拖車上的木箱打了開來。

車隊內的其他成員把貨物清單交到了士兵的手中,在士兵清點貨物的同時,那名成員將穀杉拉到了一旁,他壓低了聲音,以責問的語氣質問道:“你到底在想什麼?不仔細一點的話,要是出了差錯怎麼辦?”

穀杉不好意思地扭過了頭,他解釋道:“冇有,隻是剛纔那個人看著怪怪的,我怕他聽到了我們說的東西。”

聽了穀杉的話,男人也下意識地看向了影離去的方向,當他在見到道路上已經冇有那人的蹤影了後,男人“唉。”了一聲,“你管那麼多乾什麼?那個阿羅特人根本就聽不懂我們說的話,彆想有的冇的了,眼下把小姐帶出來纔是最要緊的。”

男人剛說到這裡,檢查貨物的衛兵朝著他與穀杉招了招手,“喂,你們兩個快點過來,等下門一關可就不放人了啊。”

男人朝著士兵“嘿嘿”一笑,他應答道:“馬上馬上。”說罷,他拉了穀杉一把,兩人一同返回到了城門口處。

“嗯,貨物清單是冇什麼問題。”士兵說著將清單交還到了男人的手中,在車隊動身進入城內之前,士兵還不忘交代眾人說道:“國外的友人,我看你們是第一次來。衣服,陶罐,酒器這樣的物品價值也不小了,進城後注意一點,發生什麼事情第一時間來報告,知道了嗎?”

車隊的帶頭人點頭哈腰地感謝過了士兵的叮囑,在離開前他還特意取了一部分商品送給士兵們,可士兵們並冇有接受此人的好意,他們讓車隊趕緊進城後便不再理會那幾人了。

帶頭人自討冇趣,他明白自己至此不該再多說些什麼,於是此人朝著隊伍揮手喊道:“進城。”

車隊浩浩蕩蕩地進入了菲達克斯城內,與此同時城門在眾人的身後關上了。穀杉看了身後的大門一眼,他表現出了一絲擔憂的神情。

行走在穀杉身旁的男人一見到穀杉這樣的麵貌,他便給對方加油打氣道:“冇問題的,這裡可是我們土生土長的地方,相比起這些士兵,我們更加熟悉城內的各個角落不是嗎?打起點精神來,小夥子。”

男人說罷拍了穀杉的肩膀一下,隨後此人走向了車隊的最前方。

繼章莫死後,王城的官員接手了菲達克斯城,他們對整座城進行了改造,王城軍特意在城西邊騰出了一大塊空地來安放建築物的廢料以及破損傢俱一類的物品。帶頭的幾人交談了幾句後便帶著車隊來到了這片無人看管的廢棄場地。

眾人在空地上等待了一陣子後,空地的角落裡突然響起了一聲口哨聲。隨著聲音的響起,商人們紛紛注視向了陰暗處。同時,一群人從角落裡走了出來,來者的每一人都用帽兜遮住了上半張臉,一副生怕彆人會認出他們身份的樣子。

身影中的一人在確定商隊就是自己人後,她將帽兜摘了下來。此人長著一張清秀的臉龐,她正是章莫的女兒,章雪莉。

章雪莉將長髮剪為了齊肩短髮,她身上雖然換上了平民的衣服,可依舊傲氣不減。

一見到章雪莉的出現,商隊中的一名婦女立馬趕到了她的身前並一把抱住了她,婦女麵露難過道:“小姐,你這段時間過得怎麼樣?受委屈了冇有?”

雪莉搖了搖頭,她的神色逐漸暗淡了下來,“奶媽我冇事啊,我還能有什麼事情?多虧了城裡麵各位的幫忙,那群從王城來的人暫時還冇有發現我。”

婦女抹了抹眼角,她一改神情麵露堅強道:“那就好,我們現在就帶你離開這裡,地方我們已經找好了。老爺的父親,也就是你爺爺。那人生前與南風之城的領主是舊交,我們躲到巴倫西亞去,這樣就安全了。”

婦女說罷看向了後方的推車,“等下就要委屈你一下了。”

雪莉自然明白奶媽的意思,她也看了推車上的木箱一眼,隨後說道:“我躲在裡麵還是冇問題的,隻是你們纔剛進來就要出去,會不會引起那些人的懷疑?”

見到雪莉這擔憂的臉色,車隊的帶頭人走到自家小姐麵前並一臉自信地拍了拍胸脯,“小姐你放心吧,人手我都安排好了,武器俱全,和那夥士兵拚一下還是可以的。”

男人的話音剛落下,車隊內的眾人便打開了木箱,他們在將其中的酒器扔到地上後,取出了壓在下麵的金屬管。眾人將金屬管拚接到了一起,隨後發出了得意的笑聲,“那群人做夢也想不到這東西還能用來揍人吧?”,“哈哈哈,量他們也不敢攔我們,誰攔我們,直接給他一棍子。”

穀杉也跟著眾人拿起了金屬管,他用衣物將金屬管包起後將其藏到了外衣之下。

雪莉發現了穀杉的身影,她走向了對方並向其感謝道:“穀杉,你也來了?你們對我的幫助,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報答你們。”

雪莉說著就要向眾人下跪,婦女立馬扶住了她。

“小姐,你彆這樣。說到底我們也受過老爺的恩惠,不管外人是如何看待老爺的,但他對我們有恩,將你帶出去是我們這些做家丁的應儘之事,也算是回報老爺了。”

聽了奶媽的話,雪莉不禁低聲道:“都是父親大人的不好,為什麼要去和外人勾結呢?導致瞭如今這樣的局麵。可是他都離開了,我卻什麼也改變不了。”

在婦女安慰雪莉的同時,家丁們也著手商議起了離開菲達克斯城的路線,有人提出了一個觀點,既然他們是從西門進來的,那從南門離開不就不會遇到之前的衛兵了嗎?眾人說著取出了城內的地圖,他們將出城的路線標註在了圖紙上,除此之外還圈出了各座哨塔的具體位置。

家丁們討完畢後,他們把圖紙交到了帶隊人的手中,之後眾人計劃下午一到就離開菲達克斯城,今早他們就暫且將車隊停留在空地上並用麻布蓋上,以防巡邏兵發現他們的蹤跡。

此時,距離菲達克斯城數百公裡的阿爾卡莫城內。

雅在宮殿前的大道上跪了整整一天一夜,在此期間他不斷反思著自己這些天來所做的事情。有關於茜的,他能想起的就隻有自己帶著對方前往了菲達克斯城的經曆。

但雅去菲達克斯城已經是一個月前的事情了,按道理伽爾亞不可能到現在纔來和他算賬,所以雅很清楚,伽爾亞口中的事情絕對不隻是菲達克斯城那麼簡單。

雅一邊思索著一邊迷迷糊糊地垂下了頭。長時間保持著跪地的動作後,他感覺到自己身體的肌肉都繃得緊緊的,**與筋脈彷彿被無數匹馬拉扯著,戰馬奔向了四麵八方,雅隻要稍微一動身體便能感覺到骨頭與骨頭之間的摩擦,那聲音“嘎吱嘎吱”的,就像是骨架即將要散掉了一般。

在即將睡過去的瞬間,雅像是掉落進了萬丈深淵般驚醒了過來。他的腳一抖,小腿立馬就抽筋了。

守衛在雅身旁的士兵察覺到了雅的異樣,其中一人朝著雅伸出了手,並詢問道:“大人,您還好嗎?”

雅拒絕了對方的幫助,臉色蒼白的他微微一搖頭,“不用,馬上就好了。”

忍著劇痛,雅強行拉直了腿,直到自己不再抽筋後,他再次恢複到了下跪的姿勢。

不過剛纔的經曆雖說很痛苦,但也是一件好事,抽筋過後,雅的意識明顯變得清醒多了。

蘿妲在遠處看完了整個過程,她深呼吸了一口氣後拿著饅頭和茶水走到了雅的身邊並說道:“哥哥,吃點東西吧。”

雅抬頭看了蘿妲一眼,他表示自己並不是很餓。蘿妲聽後一臉著急道:“你從昨天到現在一點東西都冇有吃,怎麼可能會不餓呢?彆騙人了。”

蘿妲說罷以請求的神色看向了兩名士兵。士兵們就當作冇有看見蘿妲的到來,他們扭過頭看向了彆處並說道:“小姐,趕快的吧。趁現在還冇有人,讓大人他吃點東西,不然我們很難交差啊。”

蘿妲聽後冇有再順從雅的意思,她蹲下身將饅頭湊到了雅的嘴巴前。終於,雅停止了先前的固執,他接過了蘿妲的饅頭並說道:“我自己來,你趕緊走。”

“哥哥,你趕快向叔叔認個錯吧。我看他這次是認真的,一直這樣僵著,吃苦隻會是你。”

雅默默地啃了一口饅頭,他冇有說話。這時,龍牙醒了過來,他打了一聲哈欠後說道:“拍檔並冇有任何過錯,你們又怎麼能讓他認錯呢?”

“你總算是醒來了,我還有些事情想要問你呢。”雅朝著龍牙說道,正當他想要問對方自己在落入水流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時,馬卡斯從宮殿的方向走了過來。此人一見到跪著的雅便陰陽怪氣道:“許久不見,雅大人怎麼矮了一截啊?”

雅轉頭看向了馬卡斯,麵對此人的到來,他不禁捏緊了手中的饅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