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章 無明金針

-

萊歐斯在工作室內搗鼓了一陣子後,他拿著複原了的繡花針來到了影的身後。萊歐斯本想叫影一聲,但見到對方在觀摩著牆壁上掛著的圖畫時,他最終還是選擇了不去打擾影。

影身前的巨大掛畫上刻畫著一副十分瘮人的景象。暗紅色的天空下佈滿了一片焦黑的土地,在風景的儘頭是一棵與大地融為一體的巨樹。巨樹燃燒著熊熊大火,身穿紅衣的女人披頭散髮地站在泥沼之上,除此之外,還有一圈跪拜在女子身旁的麵目猙獰之人。

“這幅畫起源於巴倫西亞,我也是在一次慶典上偶然見到的。我當時一見到它就買了下來。當然這並不是真跡,這是一幅出自巴倫西亞商人的仿製畫。聽他們說真正的作品現在被掛在巴倫西亞的教會之塔中,如果有機會的話,真想去見識見識呢。”萊歐斯說著感歎道:“仿製品乍眼一看雖然與真跡彆無兩樣,但其實兩個作品在細節上的差距卻是十分巨大的。而在我看來,這份贗品都已經如此驚豔了,如果是真跡的話,我真不敢想象那會是什麼樣子的。”

影轉身看向了後方的萊歐斯,在聽完了對方認真的講解後,影注意到了此人手中的繡花針。

“哦,對了。東西我已經幫你修複好了,隻不過可能是我的技藝還不到家,這針不管怎麼上什麼染料,它的顏色最終都會變為金色。我想最初之人製作它的時候應該是染上了吸血草的毒素,先前我去魔女之森也是為了尋找那種植物,不過如你如見,我並冇有找到。”

萊歐斯說罷將繡花針遞到了影的麵前。正如此人所說的,繡花針在經過處理後已經褪去了先前因為石化吐息而結成的黑色外殼,其中閃著金光的本體如今在影的眼前熠熠生輝,十分耀眼。

“但還是謝謝你了。”影注視了金針一會兒後向萊歐斯道謝道。他伸手接過了金針並用綢緞重新將其包裹了起來。

萊歐斯揉了揉鼻子,麵對影的道謝他愧不敢當,“你可彆謝我了,事情不是冇有辦妥嗎?不過,說來也奇怪,一般的物體被雞蛇獸碰過後都會變為石像,而石像一碰就散。可這根針卻像是被吐息給打磨過了一樣,你到底是從哪裡得來的這寶貝?”

影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回答萊歐斯的問題,他想了想後撒謊道:“這是一名巴倫西亞人帶到阿羅特來的,就像我之前說的,我隻是受人委托要它將還給那人的罷了。不過大叔你可真是個老好人呢,幫了我這麼多忙的你之後打算怎麼辦呢?”

“怎麼辦?”萊歐斯笑道:“還能怎麼辦?既然來了就要努力將我製作的物品推銷出去,我好不容易纔在此地安家,估計之後的一兩年裡是不會離開這裡了。”

“可是你做的這些東西真的賣得出去嗎?”

影的問題直擊了萊歐斯的內心,說實話自打萊歐斯來到南風之城以來,他的作品就還冇有賣出去過一份。

首先下水道並不是一個顧客會想到要光顧的場地,第二萊歐斯製作的任何東西都是贗品,而且這些贗品都還是仿造知名度極高的物品製作而成的。因此一般喜歡收藏稀有物件的富人自然不會來買他的假貨,而買不起真品的普通人也不會花冤枉錢來買這些華而不實的東西。

“哎,你這人說話怎麼就和我哥哥一樣?”萊歐斯不禁歎了一口氣,“那傢夥也說我開這種店是自尋死路,賣假貨不被抓就已經謝天謝地了。可是我怎麼可能跟著他去開青樓呢?他居然讓我去幫他找舞女哎,那個娘娘腔。”

聽到這裡,影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了一個人的身影,但並不是很確定萊歐斯的兄長是否就是萊尼亞的他終究還是冇有提起萊尼亞的名字。隨後影笑著安慰萊歐斯道:“你這麼厲害,我想你的才華總有一天會被彆人賞識的。”

“就當這是你對我的鼓勵吧。”萊歐斯癟了癟嘴,接著他指向了一排木櫃,“我已經給你鋪好床鋪了,就在櫃子後麵。雖然單薄了點,但今天你就住下吧,明天一大早我送你去城西,從那裡出發的話再經過一座城就可以到巴倫西亞的王城了。”

影再次向萊歐斯道了一聲謝,隨後他帶著金針走向了櫃子的後方。

2月9日,星期一的上午,伽爾亞帶著雅來到了王城之中。一路上,伽爾亞教導了雅許多有關於阿羅特婚慶的禮儀,在此人不斷的嘮叨下,雅聽得耳朵都快出繭了。但為了配合伽爾亞,雅隻能將那不耐煩的情緒壓製在內心深處,他不斷點頭道:“是的,我明白了。”

在伽爾亞將禮儀的所有內容都說完後馬車也停了下來。

雅鬆了一口氣,他看向了窗外。在見到王城的大門後,雅心想自己總算是不用再聽伽爾亞的嘮叨了。可這時伽爾亞卻再次開口道:“你都清楚了?那我問你提親時你應該站在我哪邊?”

伽爾亞這隨意的一問便問倒了雅,雅在腦海中不斷搜尋著有關於站位禮儀的內容,但他突然意識到那似乎是伽爾亞開頭時所講的,而因為伽爾亞後續的教導,雅早已忘記了最開始這個知識點所講的內容具體是什麼了。

雅沉默了一陣子,他慢慢回答道:“我應該在你的身後。”

“身後?身後哪裡?”

雅不敢去看伽爾亞的眼睛,他將目光轉移到了一旁,接著說道:“哪裡麼。。。我想左邊吧。”

“你確定?”伽爾亞說著哼了一聲,“再給你一次機會。”

“不是左邊?那就是右邊。”

雅剛將“右邊”一詞說出口,伽爾亞便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腦袋上,“你可真是一隻耳朵進一隻耳朵出啊。這次是為了你去提親的,你怎麼能站在我後麵?這不是對公主殿下不尊敬嗎?”

雅摸了摸頭,他埋怨道:“那你這是在炸我啊?”

伽爾亞眉頭一皺,他抬起手想要繼續拍向雅的腦門,可這時城門打開了,馬車重新開始前進後,伽爾亞終究還是放下了手臂,他指了指雅並嗬斥道:“臭小子,等事情結束後再教訓你。待會見到了茜後,你給我老老實實地站在我身邊,不讓你說話你就不要說話,明白了嗎?”

馬車穿過街道抵達了王宮前,伽爾亞朝著雅使了一個眼神,兩人一同走下了馬車。與此同時,妮薇絲也來到了車旁,此人瞟了雅一眼,她向伽爾亞確認了一遍情況後,就護送著兩人進入了宮殿之中。

宮殿內,士官一見到伽爾亞便迎了上來。伽爾亞並冇有理會此人的奉承,他直接問士官們攝政王布蘭迪現在身在何處。

“我有要事要見攝政,你們快帶我去找他。”伽爾亞說道。

可士官們卻回答伽爾亞說布蘭迪在昨日就離開了王城,現在他並不在王宮之中。

“他離開王城了?他去哪裡了?”伽爾亞不解道。

而就在這時勒奧爾多出現在了大廳之中,那人朝著伽爾亞走了過來,並麵帶微笑道:“公爵大人突然要找攝政王是有什麼事情嗎?攝政王現在不在,請過兩天再來吧。”

勒奧爾多在說話的同時也發現了雅的身影,他繼而看向了雅,接著表現出了一臉關心的模樣,“雅大人?這段時間以來攝政王大人可十分擔心你的安危呢。不過現在公爵大人已經送你回來了,那麼就請兩位去休息吧,攝政王大人一回來,我就會派人去通知你們。”

可彆說是一兩天了,就算是一兩個小時,伽爾亞也冇有耐心等待布蘭迪回到王城,於是他趕忙說道:“我們現在有重要的事情需要攝政王出麵,你能否告訴我他去了哪裡?”

“哦,你還不知道吧?前些日子王宮內發生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攝政王大人此次出城正是為了去處理那繁雜的事務。”

妮薇絲原本以為勒奧爾多口中所說的不太好的事情指的是那晚王宮內出現的怪物,因此她不由看了雅一眼。

雅也從妮薇絲的眼神中看出了對方的想法,於是他旁擊側敲道:“我聽說你們派了大批人馬前往了馬格瑪斯之眼,要去兩天的話,難道義父他也去那裡了?”

“是啊是啊,為了找你,我們派出了好多人。但你也不用為此內疚,這也算是不讓士兵們閒著了吧。”勒奧爾多說著不可捉摸地笑了笑,“不過呢,攝政王大人並冇有去火山,此次他是去會見巴倫西亞教皇,我估摸著這個時候會議也該開始了吧。”

聽勒奧爾多都這麼說了,伽爾亞也不好再說些什麼。如今他隻能在王宮內等布蘭迪回來,然後與其一同商討提親的事情。

在那之後,伽爾亞帶著雅離開了大廳。兩人剛來到廣場上,龍牙就開口了,他對雅說道:“拍檔,我好像感覺到了那隻怪物的氣息。”

雅聽後猛然看向了前方,同時,他在人群中見到了玫瑰的身影。

“那個女人是?那天在礦洞內的?”雅在回想起了礦洞內發生的事情後,他立馬擠進了人群並朝著玫瑰喊道:“等下,你給我站住!”

玫瑰驚愕地朝著雅看了一眼,從冇有想到過雅會從礦洞內脫身的她立馬逃離了現場。

見到此女子這副驚慌失措的模樣後,雅更加確定了自己的想法,因此他冇有管會伽爾亞的叫喊,獨自一人追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