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二章 弱者的選擇

-

影帶上修複完畢的金針離開了南風之城。而除了金針外,萊歐斯還特地為影做了一份巴倫西亞王城的邀請信。一切準備完畢後,影於2月9日的下午前往了南風之城以西的城市,清州城。

清州城是巴倫西亞南方的一座大城,此城的領地麵積堪比南風城與東陵城兩地加起來的大小。因為路途比較遙遠的關係,影不得不在驛站借了一匹馬,依照行程他最快抵達巴倫西亞王城也需要在三天的時間。

在前往清州的路上,影遇到了一群人,那幾人正在田地上爭吵著。

影聽到吵鬨聲後不禁看向了人群,隻見眾人分成兩個陣營一北一南對峙著。南邊站著像是富商的男人,那人帶著身後的家丁正趾高氣揚地目視著站立於北麵的農民。

農民們拿著鋤頭與鏟子,而家丁們則是拿著棍棒與柴刀,兩夥人你不讓我不我讓你,看樣子隨時都可能會打起來。影雖然知道自己還有任務在身,但突然遇到眼前的這種事情,他還是好奇地勒住了韁繩,並觀察起了遠處的人群。

兩撥人摩拳擦掌地對罵著,從眾人的言語中影大致聽出了他們身上發生的事情。按照農民的說法,他們的意思是春天到了,應該是插秧的時候了。可是另一邊的富商卻對農民們的做法十分不滿,他稱自己需要將土地轉賣給彆人,所以禁止農民們種地,並且要求眾人在三天內將木棚以及倉庫全部拆除。

富商每年都要收取稻田一半的收成,農民們本來就已經十分不樂意了。而如今富商甚至要奪走他們一直以來精心改造的農田,眾農民一直被積壓的情緒瞬間就爆發了。

“就不能寬限幾天嗎?你也得讓我們找到其他可以居住和工作的地方再說啊。”一名農民與富商的家丁們爭辯著。隨著此人開口,其餘人也緊跟其後叫喊了起來,“是啊,況且現在馬上就要開春了,你就這麼趕走我們,我們這一年還怎麼過下去?”

但富商並不會管會農民的抱怨,在他的眼裡眼前的這群人與牛羊無異,他們不過是自己盈利的一種工具罷了。

“切,你們也好意思說我?洛老五,前天你是不是把你家的牛給宰了?你這種忘恩負義的東西,你家老牛給你乾了這麼多年的活你都忍心殺它啊?怎麼,現在我要你滾出去,你就不樂意了?”富商指著農民中一人的鼻子嗬斥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去年收成不好,都冇糧食吃了,你說說看該怎麼辦?難道要餓死我一家老小?”

富商輕飄飄地瞟了洛老五一眼,隨後他喊道:“行了行了,反正三天後你們不走,我就隻能報官了。”

雙方人員長時間僵持不下,見農民們冇一人同意自己的要求,富商終於等得不耐煩了,他給家丁們使了一個眼神,家丁們會意後決定威脅一下農民們,於是那幾人拿出了手中的柴刀耀武揚威地揮了揮。農門們以為對方要動手了,其中一人為了保命,他率先舉起了鋤頭朝著家丁們打了過去。

影見到那兩撥人開始動手了後,他明白事情變得有點嚴重了。穿著單薄的農民不斷向後退的景象激起了影心中的一絲波瀾,他不由自主地走下了馬,並朝著那夥人喊道:“喂,住手!”

影一邊喊著一邊跑向了人群,他從後方將一名家丁推開後指著富商嗬斥道:“你怎麼可以欺負他們呢?”

影的出現讓富商與農民們變得不知所措,他們停下了打鬥並同時看向了這名身份不明的小子。

“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影指著富商那邊繼續破口大罵道,可對方根本就聽不懂他在說些什麼。

看著影那張十分氣憤的臉龐,富商慢慢地也明白了對方的意思,於是他用粗劣的阿羅特語嘗試解釋道:“你?你是來幫這群刁民的嗎?我告訴你,我在去年的這個時候就已經和他們說過今年開年要收回土地,是他們自己冇有安排好。我勸你不要多管閒事,不然你也不會有好果子吃。”

可富商那語句不通順的話傳到影的耳中後,影隻聽明白了對方說的“不要多管閒事”的內容,因此影依舊朝著富商那邊喊道:“不許你們胡作非為!”

看著影與富商對峙了起來,農民們悄咪咪地躲到了後方。而富商那邊的人這時也已經決定動手將影趕走,於是在這一來一回之間,原本農民與家丁的對立演變成了影獨自一人對抗四五人的戰鬥。

影即便身手再好,他也躲不開突然襲來的亂棍。木棍敲打在了影的手臂和膝蓋上,迫使他蹲下了身。周圍人繼而湧上來用棍子繼續敲打影的頭部,無法做出反擊的影在圍攻下就隻能抱緊頭部以此勉強保護自己。

農民之中有幾人本想要上去幫助影,但他們最終還是被自己的同伴給拉住了。

“看來他們是來真的了。”農民們的臉色變得不太好了,他們竊竊私語道:“算了算了,我們還是彆上去了,要是真的被打死了可就不值得了。”

農民們退縮了,他們既不想災禍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也不想向富商妥協,於是他們就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影一直捱打,而不去做任何阻攔家丁們的事情。

影最後被打趴在了地上,在朦朧中他聽到了從遠處傳來的男子聲。

“你們這是在乾什麼?停下!”

男子的聲音響起後,家丁們停下了對影的暴行,隨後影見到了巴爾巴多斯,那人將周圍人推開後趕到了影的身前。

“醒醒!”巴爾巴多斯使勁搖晃著影的身體,但影最終還是在體力不支的情況下昏迷了過去。

與此同時,阿羅特與巴倫西亞兩國的交界地上,教皇諾伽與巴倫西亞的丞相一同來到了柯蒂利亞城以北的時間神殿之中。迎接那兩人是沙朗德,雙方人員在會議上提起了姒武在阿羅特王城所做出的暴行。

期間,諾伽多次以“兩國之間的和平為重”這樣的言論來征求沙朗德的原諒。但沙朗德不過是布蘭迪委派過來調查此事的人員罷了,真正的決定權其實並不在他的手上。因此麵對諾伽的求和,沙朗德遲遲冇有表示自己的意見。

“我本次來隻是想要弄清楚一點,有關於姒武殿下,他為何要做出如此的暴行呢?你們兩位能先給我解釋一下嗎?”諾伽與丞相說罷後,沙朗德開口道。

諾伽將權杖放到了一旁,他正襟危坐地道:“董均,你有什麼說法嗎?”

丞相名為董均,此人是看著姒武長大之人,因此在場的人中他最瞭解姒武的品性與脾氣。董均回答說:“姒武殿下知書達理,要說他在阿羅特惹出了這麼大的亂子,我到現在也還不願意相信。聽聞他這次前往阿羅特是為了去見阿羅特的公主。恕我冒昧,教皇大人可否清楚此事?”

諾伽聽後鎮定自若道:“你這話說的,聽我肯定是聽說過的,但是具體的我並不清楚。”

董均點了點頭,他再次看向了沙朗德,“所以,以我的愚見,我想事情會不會是這樣的。姒武殿下並冇有得到那女孩的同意,因此一怒之下才做出此舉。我並不瞭解現在這些年輕人的戀愛想法,但我想如果這隻是因為青春期的衝動,可否請你們原諒他這麼一次呢?畢竟我們所有人都是從那個時候過來的,侯爵大人,您的看法呢?”

“這事我無法做決定,但我會儘量將你們二人的話傳達給攝政王大人。”

沙朗德說罷,一名衛兵進入神殿來到了他的身旁。見到衛兵的到來,沙朗德朝對方問道:“有什麼事情嗎?”

衛兵朝著沙朗德耳語了兩句,隻見沙朗德得知情況後露出了麵帶笑意的神情,接著他對諾伽與董均說道:“抱歉,我讓他們在外麵待命,一有事情就來彙報給我,打攪到了會議希望你們二位不要介意。但是呢,我剛剛得到情報,攝政王大人已經來到了此地,等下二位先聽聽他怎麼說吧。”

沙朗德說罷,神殿的大門再次被推開了。眾人看向了入口,布蘭迪在比西斯的陪同下進入了神殿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