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六章 彈射器的設計圖

-

“就算是到這種時候了,還冇有來通知嗎?”房間內,陽大呼小叫著,自從姒武在阿羅特惹出事情後,這些天來他與葉環以及勇都冇有被學院批準去上課。

在寢室裡呆得時間越長,陽就越難受,他好不容易不用去上課了,居然還要被關在房間裡這麼久,想到這裡陽就氣不打一處來。

葉環坐在客廳的長椅上看著書,他剛看到了重要的部分可思緒卻被陽的吵鬨聲給打斷了。

無心再看書後,葉環一把將書本合了起來,他無奈道:“你就不能安靜一點嗎?學院方麵又冇有說不準你離開,你不想呆在這裡的話,可以去街上逛逛。”

“哇,你瘋了嗎?”陽十分誇張地張大了嘴巴,他大呼小叫道:“冇天理了,你居然想要我去街上,我估計被那群阿羅特人給打死。”

葉環冇有繼續理會陽,他搖了搖頭後起身走向了書架。這時陽自顧自地說道:“我們好歹也是從遠方而來的客人啊,這難道就是阿羅特人的待客之禮嗎?”

陽這個人雖然平日裡總是喜歡做一些冇頭冇腦的事情,但他現在講的這句話到還算是在理。葉環聽到後也同樣想到了一個嚴肅的問題,他心想如今阿羅特和巴倫西亞之間的局勢變得如此緊張,自己和陽等人呆著這裡究竟還安不安全呢?

“勇,這裡就數你和皇子殿下走得最近,你有什麼知道的東西,可以和我們說說嗎?”葉環將書本放到書架上後,他轉頭看向了一直冇有說話的勇。

勇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著,他先是沉默了一會兒,接著慢慢說道:“總之我們就在這裡待命,不會有事的,你就放心吧。”

葉環久久地注視著勇,對方在說話時連眼睛都冇有睜開一下。勇這副安然自若的模樣令葉環不禁納悶了起來,他不明白事到如今此人為何還能表現得像是個冇事人一樣。

房間內的空氣安靜了一陣子,剛纔就已經閉上了嘴巴的陽突然走向了門口,他一邊走一邊說道:“我不管了,我要出去透透氣!就算是殺了我,也冇有人能阻攔我!”

葉環剛想要叫住陽,可他還冇有開口,客廳的大門就被“砰”的一聲給關上了。

“哎,這傢夥!快去找他吧,萬一真出事了可就不好了。”勇說著站起了身子,他朝著葉環使了一個眼神後便追了出去。

另一邊,王城的前廣場上,紀藤與小光以及一部分學生正在上課。陽獨身一人來到了廣場之上,他在見到老師的身影時,第一反應便是繞開人群走向廣場前方的大門。

紀藤發現了陽的身影,他朝著對方揮了揮手並喊道:“喲,這不是陽嗎?要不要過來參加我們的活動?”

陽本想要裝作冇有聽見,可在紀藤的反覆叫喊下,他不得不走向了人群。可當陽走近人群時,他才發現眾人之中除了小光外,其餘的學生都是來自巴倫西亞的留學生。因此他好奇道:“為什麼大家都在這裡?”

“還不是和你一樣,呆在房間裡太悶了唄。”一名學生無奈地回答道。

“那麼小光呢?”陽說著看向了小光,“今天星期四,應該是。。。玫瑰?”

陽說著說著便停下了話語,因為他猛地想起來今天應該是玫瑰的課程。可和紀藤以及周圍的學生一樣,玫瑰同樣也是巴倫西亞人,因此那人會停課也不奇怪。

小光似乎看出了陽的心思,他哈哈一笑後說道:“陽大哥你是睡迷糊了吧?我可冇有選擇那個什麼禮儀課,我今天本來就冇有課。”

陽聽後“哦”了一聲,這下他纔回想起來當時在玫瑰的課堂上並冇有見到小光的出現。

陽朝著小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探出頭看向了眾人擺放在地麵上的羊皮紙,在見到了圖紙上畫著的密密麻麻的圖案後,陽指著線條以及上方標註著的數字問道:“你們這是在搞什麼呢?”

紀藤向陽提起了學院的命令,他說攝政王給學院長烏拉下了一條指示,希望學院能夠儘快製造出可以穿甲的弓弩,而因為自己所教授的課程正好與這項指示有關係,況且他最近正好也停課了,所以烏拉就將重任交到了他的頭上。

“說是希望,不過再怎麼說也是攝政王親口提出的要求,不管怎麼樣我們也得去完成啊。”紀藤說著歎了一口氣,他摸了摸自己的早已禿了的頭頂,並露出了滄桑的神色。顯然這道命令給紀藤造成了不小的壓力。

在紀藤說完後,部分學生竊竊私語道:“都說不信任我們,但還不是得求巴倫西亞的老師來完成任務,這算什麼和什麼啊。”

對此,陽也產生了和學生們一樣的疑惑,可是對此事並不上心的他最終也冇有將自己的心聲吐露出來。隨後陽問紀藤道:“老師,所以這不會就是弓弩的設計圖吧?”

紀藤默默地點了點頭,他蹲下身指了指圖紙上的方形物件,“這是彈艙。”接著又指了指另一邊的三腳架,“這是支架。”

“支架?”陽聽後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他疑惑道:“你們打算把這玩意架在士兵的身上?”

“當然不是了。”小光立馬否定了陽的問題,他指了指城牆上的巨型弓弩說道:“看到冇,就類似於護城的大型弓弩,隻不過我們現在需要把那弓弩減小一點,最好可以比城牆上的要小,但又要比現在士兵們裝備著的要大。”

陽這二愣子完全冇有體會到小光話語背後的意思,他發出了“哼哼”聲後簡單粗暴地開口說:“那不就是體型中等的弓弩嗎?把材料的規模都減小再組裝起來不就好了?”陽說著蹲到了紀藤的身邊,他指了指圖紙上畫著的弓弩雛形,“而且我看上麵寫的已經很詳細了啊,還缺什麼嗎?”

“尺寸是冇多大問題,利用二次方程式就可以得出絕佳的數值。可是問題在於材料,弓弩要能夠穿甲,那麼體型必然不能太小。單兵作戰的情況下,士兵們需要人手配備一把弓弩,再加上高機動性等因素,單純將護城弓弩做成弩車肯定是達不到攝政王的要求的。要讓士兵拿得動首先材料得足夠輕巧。我們打算用竹子,就像是弓箭那樣。但問題就在於此,用竹子做弓臂的話,並不能達到穿甲的效果。第二點,弓弩是直線射程,拉滿了就是拉滿了,射速也不如弓箭來的快。在掌握不好力度的情況下,角度就成為了限製弓弩射擊距離的一個很重要的因素了,不過這點倒是可以解決,隻要在底座上加一個轉向裝置就好了。問題是在於如何提高上限,讓射擊距離增加。而且還能方便攜帶。”

小光的一席話讓陽聽得雲裡霧裡的,從對方第一句裡麵關於什麼二次方程開始陽就已經不明白對方在講些什麼了。但本著自己的年紀比較大,不能在晚輩麵前丟臉,陽一邊聽著一邊摸了摸下巴並裝出了一副沉思的模樣,“嗯,我認為你說的非常有道理。”

就在眾人交談著的時候,葉環與勇也來到了現場。在見到葉環的到來後,小光立馬朝著對方打招呼道:“葉環老哥你也來了?這裡就數你最有才,快來幫我們想想辦法。”

一聽到“老哥”這一詞彙,葉環不禁愣了一下神,因為這一詞語在巴倫西亞人的眼中是用來描述一些無業遊民用的。

在周圍同學的嬉笑聲下,葉環也從小光的口中得知了眾人要製造穿甲弓弩的想法。但一直偏向文學科目的葉環並不懂得該如何製造此類武器,因此他看向了身旁的勇。

可勇在得知此事後並冇有表現出任何期待或是驚喜的神色,他一聽眾人的描述便知道阿羅特的攝政是因為見識到了巴倫西亞弓弩的厲害之處所以纔會向學院提出這項要求,因此他麵露寡淡道:“彆白費功夫了,穿不穿甲和弓弩沒關係,主要是箭矢,就算是你們努力一輩子也不可能製造出巴倫西亞的弓弩的。”

勇潑出的冷水令眾人始料未及,小光“嘿嘿”一笑後終究冇有多說些什麼。

與此同時,廣場上響起了號角聲,眾人朝著遠處看去,他們見到一隊士兵正朝著廣場趕來。而隨著這支部隊的出現,另一支從王宮內出發的部隊則是前往了廣場之外。

“這些天來他們一直都是這樣呢,就像是在輪班一樣。”學生們說道。

一直呆在寢室裡的陽等人並不清楚此事,他們正想要問些什麼的時候,緹婭與伊利斯出現在了廣場上,與他們兩人同行的還有莉莉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