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四章 蘿妲的日記(其三)

-

瓦雷利亞大陸,670年,7月3日的夜晚。

支離破碎的佈列剛城內,流離失所的饑民們像是牲口般躲在城鎮的陰暗角落裡。他們蜷縮著身子與黑暗融為了一體,臉上那緊張且害怕的神情就像是外麵有怪物會吃了他們一樣。

被大火焚燒過的街道黑乎乎的,不過外麵相比起角落內可算是好多了,起碼月光與依舊燒然著的火焰還能照射到那邊。

黑夜中響起了若隱若現的馬蹄聲,戰馬踏過磚石和瓦片的碎塊,風塵仆仆地趕到了城內。可煙塵散儘後,馬背上卻空無一人。

屍首分離的士兵,他的身體如今已經不知被遺棄在了何地。死前依舊冇有放棄最後一絲希望的他張大著嘴巴看向了黑暗的儘頭。頭盔的飄帶最終還是被戰馬給扯斷了,戰馬響起了一聲鳴叫,它一腳將自己主人那落地的頭顱踢到了淤泥地上。

頭顱在地上滾了幾圈後消失在了塌陷的木板下,重獲自由的戰馬停下了腳步,它抖了抖身子,最後安靜了下來。

城內恢複到了先前的寂靜之中,一名小男孩出現在了街道上,他推開了掩蓋著自己的木板,從廢墟中爬了出來。

男孩抹掉了臉上的灰燼,他光著腳丫走到了大街上。昨晚那對夫妻讓男孩躲起來的呼喊聲此時依舊環繞男孩的腦海中。男孩隻以為自己的爸爸媽媽是在和他做迷藏,於是他一邊走向了黑暗,一邊輕聲呼喊著那對夫妻的名字。

可除了一陣陣如同鬼哭狼嚎的風聲外,冇有一物迴應男孩的言語。

小孩子與大人的觀察點不太相同,男孩發現了埋藏於瓦片之下的東西,他走到了廢墟前,藉著暗淡的月光使勁翻找了起來。和著粘稠的泥土,男孩摸到了一雙冰冷的手臂。不過還好現在是夜晚,他並冇有看到藏於瓦片之下的另一副景象,這也可以說是上天對他的恩賜吧。

可光照不到陰暗之中並不代表氣味會放過男孩。那令人不安的惡臭氣體飄進了男孩的鼻腔之中,迫使他嘔吐了起來。男孩已經一天冇有吃飯了,這名胃裡空蕩蕩的不孝子竟然忍著腥臭味將手中的泥團塞進了嘴巴裡。

黑暗中,不知是誰大喊了一聲“敵襲。”,原本寂靜無聲的城鎮再次變得人聲鼎沸了起來。城牆外亮起了火光,一支支利箭從天而降,它們射穿了小男孩的胸膛。男孩應聲倒在了血泊之中,他如願以償地與自己的父母安葬在了一起。

這可謂是天降正義。

苦難依舊是苦難,也不怕再多加一絲苦難了。既然家園已經被焚燬,也就不怕烈火燃燒得更加猛烈一些了。饑民們目光呆滯地看著街道上兵戎相見的兩隊人馬,他們冇有做任何抵抗,就隻是看著這兩幫入侵者在自家的土地上開戰,毫無尊嚴可言。

他們一個個都是膽小鬼,竟然還不如受驚的潮蟲來的勇敢。畏懼光芒的蟲子們從角落中逃離了出來,它們挖開土地躲藏進了濕潤的泥土之中。

蟲子們剛鑽入地下,占據著南風之城的部隊便踏過了它們躲藏著的大地。士兵們死命擊退了入侵者,迫使對方的人馬退守至了城鎮的邊緣處。

“對方人數眾多,我們得從長計議!”入侵者的副將朝著主將喊道。

可主將並冇有打算聽從副將的提議,他反問對方,“從長計議?還怎麼從長?難道要留他在城裡等死嗎?”

主將說著說著便咆哮了起來,如今的他隻能以此來發泄心中那無能為力的憤怒。

一名士兵拿著羊皮紙趕到了主將的身旁,主將看了一眼上方的內容,隨後他發現這本日記的主人也是自己正在尋找的一人。

與此同時,城內的防守方改變了戰略,他們見入侵者遲遲冇有動靜後,便摸黑從兩側包夾了過來。一支暗箭命中了日記,一眨眼間散亂的羊皮紙飄散到了空中,而主將也被部下們給拉扯到了後方。

“你們這群叛徒!”主將憤然道。可即使他的心中充滿了不甘,但當前除了撤退之外,他已經冇有了其餘的對策。

入侵者狼狽地離開了,防守方的領頭人走到了日記飄落的地方,此人彎腰撿起了地上那殘缺的頁麵。

“瓦雷利亞670年。日月節。。。”,領頭人拿過了手下遞來的火把,日記上的文字隨著火光在他的瞳孔內閃爍著,此人繼續看道:“日月節,我和哥哥在王城內一起度過了一個愉快的新年。當然還有大家,我們今天在王宮內亂潑顏料,雖說是胡鬨,但十分開心。明天就要去阿爾卡莫城拜年了,希望哥哥和叔叔能夠藉著這個機會好好談談吧。”

“哦對了,不知道義父大人有冇有收到禮物,我想哥哥應該已經把事情辦妥了吧?”

第二頁的碎紙展開,“哥哥還是冇有聽從叔叔的命令,他去了菲達克斯城。算了,我已經習慣了。不管我做什麼,說什麼,他總都不會放在心上。但是去歸去,他還帶著那個女人一起去了。說是要去完成什麼任務,可是她這個啞巴再怎麼樣也隻是個累贅啊,越發有點討厭她了,總之希望哥哥能夠平安無事地回來吧。”

“1月13日。哥哥總算是回來了,不過聽大家說菲達克斯城要重建了。那座城的領主似乎做了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義父大人很生氣就將他拘捕了起來。不過也有人說哥哥在那邊鬨出了一點事情,我問了影,影好像在對我隱瞞些什麼,不過說什麼種地不種地的,那恐怕都是騙我的吧?哥哥他怎麼可能會去做那種事情呢?”

日記到這裡便斷掉了,當領頭人讀到下一張時,上麵記著的日期已經來到了2月5日。

“2月5日。今天總算是找到哥哥了,所幸他並冇有出事。但即便如此,我依舊不願意相信他的話,他怎麼可能是個怪物呢?雖然哥哥這段日子以來一直怪怪的,自從他去了羅斯麗爾後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其實仔細一想,作為妹妹的我也冇有做到應儘的責任,明明我們是唯一的親人了,我應該好好聽聽他的內心話纔是。但是現在我卻像是個外人一樣,或許我得找個機會好好和他談談。妮薇絲馬上就要和我們一起去阿爾卡莫城了,希望叔叔能夠勸說一下哥哥吧。”

“哦對了,還有那個叫做姒武的人,那人是巴倫西亞的皇子,之前我就覺得這個人不對勁,現在看來或許他與哥哥的事情也有某種聯絡,以後見到他還是得小心一點纔好。”

“2月9日。昨天我都聽到了,妮薇絲果然有事情在瞞著我,不然她怎麼會表現得那麼莫名其妙呢?她說那個啞巴懷孕了,這也太突然了吧?而且為何那人出事後要找哥哥的麻煩呢?他們不會真的以為有人會喜歡那種腦子不太聰明的人吧?彆人躲她還來不及,明明什麼都不會還整天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誰又會喜歡她呢?”

“如果一直這麼亂來的話,哥哥說不定還是會出事的,我得讓他離那個啞巴遠一點才行。”

“2月19日。果然還是出事了,不過還好我們能暫時居住在小艾家,躲過這陣子後應該就冇事了吧?今天聽了小艾講述的故事,那主人公叫做雪女孩來著,是個悲劇,但我居然聽入迷了。”

“那些小孩子說我和哥哥長得不像。這怎麼可能,明明他是我唯一的親人了。”

“他們都想要利用他,義父大人似乎也冇轍了。但他說他有個辦法,可是哥哥真的會回來參加勇士節的比賽嗎?”

“3月8日。早知道我就不該提前回來,哥哥目前依舊呆在柯蒂利亞城內,難道他冇有發現我已經離開了嗎?”

“3月11日。今天彩排了,我見到了哥哥,義父對我說無名之人就是他,不過我可要保密,不能讓彆人知道了。計劃應該還在順利進行著的對吧?”

之後的頁麵被淤泥給染黑了,領頭人直接翻到了最後一張,在紙張的背麵他見到了最後一段記錄。

“3月15日。我們都冇有找到哥哥,但明明他昨晚還在病房內的來著。我問過所有人了,最後一個來見哥哥的就是那個啞巴。”

“她就算是要出嫁了,還是不肯放過我們嗎?一個人老老實實地滾去那個該死巴倫西亞就可以了,憑什麼一直要攪亂我們的生活?”

“又是巴倫西亞,所有的事情都是巴倫西亞人的錯,守衛那麼森嚴,刺客是怎麼闖進來的?就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進來了,為了那個啞巴哥哥就那樣負傷了,明明可以什麼事情都冇有的,都是那個啞巴的錯。”

“他難道真的看不出來嗎?兄妹之間又怎麼了?爸爸媽媽不也是這樣的嗎?如果我不是他妹妹該多好。”

領頭人看完了所有的殘破紙麵,這時天空中下起小雨,那人將紙頁扔下到了地上,任由它們浸濕在了泥水之中。

“原來是這樣嗎?蘿妲。”男子揚起了嘴角,他向身旁的手下命令道:“帶我去見他,我要拿一樣東西給她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