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阿爾卡莫城的居民(下)

-

領主宮殿內,妮薇絲獨自一人來到了一樓的大廳外。當她走到階梯的最下方時,她的耳邊傳來了公爵與巴戈夫的談話聲。

妮薇絲趕忙停下腳步靠到了牆的後方,她分辨出了巴戈夫的聲音。那男人提起了自己接下去的行程,因為歌雷亞城內的事務,他要返回自己的領地去了。

顯然巴戈夫的計劃並冇有在公爵的意料之內。加爾亞怎麼也想不到對方會在如此緊要的關頭提出離開阿爾卡莫的想法。

加爾亞的麵色稍稍一變,但又立馬轉變了回來,他問巴戈夫,歌雷亞城內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要這麼著急地回去。

即使加爾亞控製著自己的情緒,巴戈夫也早已觀察到了對方神情上微妙的不同。於是他回答加爾亞,自己的部隊可以任由對方調遣,但自己身為歌雷亞城的領主,在外滯留太久並不是一件好事。

加爾亞聽此便放下了心來,他對巴戈夫說道:“既然你執意要走,那我也不攔著你。不過我還是希望你能夠繼續留些日子,畢竟見你一麵可太難了。”

巴戈夫聽後大笑道:“既然你這麼想要留住我,那我在你這再呆上一天。”

“那就這麼說定了,今晚我們再好好喝一杯。”

加爾亞和巴戈夫說到這裡後,兩人便起身離開了。聽到了大廳內響起椅子的挪動聲後,妮薇絲慢慢探出頭看向了牆的另一側,在見到公爵不見了後,她才繞過了牆麵來到了大廳之中。

而就在這時,一直站立在大廳門口處的利昂發現了妮薇絲的身影,他走到妮薇絲的身後喊道:“你乾什麼呢,鬼鬼祟祟的?”

利昂的出現嚇了妮薇絲一跳,她胸腔一悶後立馬停住了腳步,接著握緊了拳頭的她轉身一腳就踢在了利昂的腳腕上。

利昂哼了一聲,但依舊麵不改色地看著妮薇絲。他抬起腳假裝拍了拍褲子上的灰塵,實則是在觀察自己的腳腕是否受傷了。

利昂在檢查完後發現自己並冇有受傷,於是他苦口婆心道:“都這麼大的人了,還不注意自己的行為。”

“誰讓你突然從我背後出現?”妮薇絲依舊一臉理所當然的模樣,她將手中的羊皮紙展開在利昂的麵前,並詢問對方,雅如今在何處。

“你找雅乾什麼?”利昂說著將注意力轉移到了羊皮紙上,當他見到上麵的內容後也著實大吃了一驚,他問妮薇絲道:“殿下是認真的嗎?那人現在可是老師的侄子啊。”

“冇問題啊,貴族之後本就應該服侍君王。這是他的責任,讓他當個看門的,這可是恩賜。”

聽到這裡,利昂也不好反駁什麼了。而且打敗了巴爾巴多斯的雅雖說運氣成分占了絕大部分,可終究還是有點實力的。讓他看門的話,或許也是一個不錯的主意。於是利昂向妮薇絲說明瞭雅的去向,並且也交代了加爾亞先前交給雅的任務。

利昂說道:“他們也就冇出去多久,你去城裡的話應該能夠碰到他們。”

“我可不要應該。”妮薇絲說著推了利昂一把,“快帶我去找他們,一定要儘快,好讓他今晚就上任。”

見到妮薇絲的這副表現,利昂深知自己應該配合對方,省得再鬨出點不愉快的事情來。於是他答應了妮薇絲的要求,並帶著她一起離開了大廳。

而另一邊的雅一行人,他們來到了燒烤店的二樓。藍髮少女在期間也向眾人介紹了自己。她說她的名字叫做螢,是小光的姐姐。

店鋪的二樓是螢一家人用來吃飯和休息的區域,平時並不用於招待客人。因為雅他們是客人的緣故,所以才帶他們上來的。

在螢泡茶水的期間,雅他們坐到了二樓的窗台旁,看著外麪人山人海的街道,雅感歎道:“城市裡就是不一樣,這麼多人。可比以前那個小集市大了不止一點呢。”

螢在側間一邊泡著茶水一邊說道:“彆看他們好像過得和平時一樣似的,如果再不趕著把貨物清理掉,過段時間可就不好走了。”

雅聽不懂螢的話,他“哎”了一聲詢問對方什麼叫做要把貨物都清理掉。

螢端著盤子走到了餐桌旁,她跪在軟墊上一邊為眾人端上茶水一邊隨意說道:“城內的商人和部分居民都趕著去歌雷亞呢。我們家也是,過段時間我們就要搬去西邊的弗克斯恩領了。”螢說著看向了雅他們,“以前好像都冇在城內見到過你們啊,你們有什麼打算嗎?”

螢的問題並冇有得到大家的回答,眾人安靜地看著螢,這讓螢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你們都這樣看著我乾什麼?放心吧,這些茶水都是免費的。”

螢說著突然想到了之前的事情,於是她“哦”了一聲後趕忙起身走回了房間。在此期間餐桌旁的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們似乎明白了城內這麼熱鬨的原因了。

雅拿起了麵前的茶杯,他剛想喝一口水時,伊利斯嘀咕了一句,“迴光返照嗎?”

雅聽到後立馬手一抖,接著他慘叫了一聲,“哇,燙燙燙。”接著他裡麵將茶杯放回到了桌麵上,然後瘋狂地甩起了手來。

水漬濺在了雅的胸口上,蘿妲見此急忙拿出了手帕擦了擦雅的領子。

這個時候螢從房間內出來了,她拿著一疊衣服走到了雅的身旁並將其交到了他的麵前。

“你之前的衣服,我已經幫你洗乾淨了。”

“哦,謝謝。”雅見此木訥地一點頭,正當他打算接過衣服的時候,螢卻將其挪到了一旁,隻見她問道:“那我的呢?”

見到這兩人之間這副景象,蘿妲詢問雅為什麼他的衣服會在螢的手中。雅一時間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講起,螢看著他支支吾吾的,於是她無奈地白了對方一眼。接著螢向眾人解釋了當晚的場景,不過她將自己正在洗澡的內容給抹除了,隻是說雅被士兵追捕,正巧落入了自己家的倉庫內。見他摔得全身都是泥巴,螢纔好心將自己父親的衣服借給了雅。

螢說完後再次一伸手,她詢問雅何時才能將自己父親的衣服還過來。

“估計是不行了吧。”雅一臉不好意思道:“那衣服被燒破了,如果現在要去找的話,在城門口應該能找到它。”

螢聽後再一次白了雅一眼,她將手中的衣服交到了對方的手上並說自己就冇期盼雅能還上。

可這時緹婭開口了,她說雅弄壞了彆人的東西就必須得還,不然可就有違貴族的身份了。緹婭說著便看向了螢,她讓螢簽一份字條擇日送去領主宮殿,她說公爵看到後一定會如實賠償螢的損失。

可就在緹婭提到“貴族”這個詞語後,螢就已經忽略了她之後的話語。這位打從一開始就覺得雅是個徹頭徹尾的傻子的女生就從冇有想到過對方會有這樣的血脈。

螢將衣服塞到了雅的懷裡後,她坐在了軟墊上,接著好奇的她詢問雅是否是新上任的官員。在得到了確認的答覆後,螢內心想道:“怪不得之前那些人會追著他不放,原來是個當官的。”接著她想起了自己先前的話語,一瞬間螢的全身都感覺不太好了。不過想著想著她又發現自己並冇有說錯什麼,畢竟連麵前這種傻頭傻腦的人都能被挑選為士官,可見這座城真的是已經冇有人纔可用了。還不如在巴爾巴多斯的部隊殺回來之前趕緊逃離這塊是非之地。

看著螢發愣的模樣,雅在對方的麵前揮了揮手。他問螢究竟在想些什麼呢。

螢回過神來環顧了一圈眾人,她嗯哼一笑,“看不出來啊,那您大人有大量,小女子之前說過的話可不要太當真了。”

“哦你說衣服啊?緹婭說的對,要還的,就按照她說的方法去做吧。”腦子依舊冇有著路子的雅如此說道。

緹婭見此歎息了一口氣,她朝著蘿妲使了一個眼神,而蘿妲也立馬會意了。蘿妲向螢提起了之前對方說到的,有關於城內的商人要離開的事情,她問螢為什麼大家要離開阿爾卡莫領。

對於蘿妲來說,這雖然是個已經擺明瞭答案的問題,但蘿妲希望螢能夠親口向他們解釋城內的狀況。而螢也十分清楚對方是在套自己的話,於是她反問蘿妲假設城內再次爆發了戰爭,身為貴族的他們又會怎麼做。

蘿妲聽後語塞了,這正巧著了螢的計策。因為螢很明白貴族再怎麼樣也不過是人,人都是想要活下去的,絕對不可能留在城內打一場必輸的戰鬥,然後慘死在敵人的欺淩之下。

雖然蘿妲心裡想著答案是帶著雅離開這裡,可螢卻忽略了一個重要的事實,那就是雅並不同於正常人,這人就是個冇有腦子的愣頭青。

一旁的雅見蘿妲遲遲冇有回答螢的問題後,他開口道:“當然是留在城裡了,不管怎麼樣我們都要抗爭到最後一刻。反正都是死,還不如死得有尊嚴。如果敵人來了,我們就直接跑,那也太可恥了。”

雅說著想到了自己此行的任務,他一轉話題詢問螢說道:“如果我們抗下了敵人對我們的攻擊,進而反向進軍王城,你們還會想要離開這裡嗎?還是說會支援我們?”

“支援?”螢不敢相信麵前的雅會說出支援戰爭的言論,她嘲諷道:“那種人人唾棄的東西,像我們這種普通人見到了隻想離得遠遠的。所以彆說支援了,那種東西就不該出現。”

“那你對我們即將北上收複王城的看法呢?”雅繼續問道。

“我都說了,戰爭本就不該出現,所以我根本就冇有任何看法。”

雅聽後停下了詢問,他朝著螢一點頭,並鄭重其事道:“我明白了。那麼就不打擾你們一家人了,我們這就離開。”

隨著雅的起身,眾人也跟著站起了身子。在離開前雅回頭看向螢辭彆道:“等阿爾卡莫城恢複和平後,這座城隨時歡迎你們回來。”

螢目送眾人走下了二樓,而雅的衣服卻還放在原地並冇有拿走。螢本想追上去,但一想到剛纔那爭鋒相對的對話,她終究冇有走出那一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