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章 彼方的戰士

-

4月24日,星期三。雅離開阿爾卡莫城後直接來到了歌雷亞城。他心想自己得不到飛羽和利昂的幫助,那就隻能將希望寄托在緹婭的身上。雅還記得去年自己與巴爾巴多斯第一次交手時的場麵,那時倘若不是緹婭的幫助,恐怕他早已命喪在巴爾巴多斯劍下了吧?

緹婭雖然是個女子,但身為映刻使用者的她相比起常人來說能力還是非常強大的。雅擁有的時間映刻在緹婭真理映刻的協助下能夠發揮出比平時強大數十倍的能力,如果有了緹婭的幫助,那麼突破南風之城的防禦也可以變得輕鬆許多。

雅和楠進入了歌雷亞城內,他們兩人首先去拜訪了一下那名將梣飼養長大的老婆婆。老婆婆在得知雅即將要出征後冇有說些什麼,那人注視了梣許久後才向雅叮囑道:“雪糰子一定可以帶您脫離險境的,大人。請一定要將它帶在你的身邊。”

“險境”一詞不禁讓雅的心咯噔了一下,他問老婆婆此話是什麼意思,老婆婆搖了搖頭,他說倘若雅真的想要知道的話,就應該去城內的修道院看看,那裡的人都是侍奉神明的仆人,他們一定能夠為雅解答他心中的疑惑。

隨後雅告彆了老婆婆,他雖然不相信修道院的人能夠看穿未來或是命運,但他還是決定去那邊看一看。不過在此之前,雅打算先去找緹婭。可是當雅來到領主宮殿前時卻被宮殿的守衛給攔了下來。

守衛們見到雅第一眼就認出了他,幾人說道:“雅大人,小姐冇空接見你,請回吧。”

雅和楠互相對視了一眼,他們對守衛的話產生了不解。明明雅來找緹婭這件事情就隻有他和楠兩人知道,守衛又是從何得知的呢?

在雅保持著沉默的同時,楠走向前對守衛們說:“殿下有急事要和你們家小姐商量。還請你們去通知一下,倘若緹婭小姐真的不想要接見殿下,那我們離開便是。”

守衛聽後變得猶豫不決了起來,畢竟交代他們守在大門口的並不是緹婭本人,而是管家阿福。

與此同時,同樣也發覺到雅到來了的伊利斯來到了現場,雅見到伊利斯後趕忙詢問對方緹婭現在究竟在忙什麼,為什麼連接見他的時間也冇有。

與伊利斯一同出現的人是阿福,還冇等伊利斯開口,阿福便說道:“領主大人交代了,任何人都不得見小姐,尤其這位。。。”

阿福說著將目光死死地定格在了雅的身上,“請你們離開吧,不要為難我們。”

阿福說話的時候,伊利斯也露出了為難的神情。他也開始勸阻雅,並說道:“雅,你還是走吧。領主大人已經親自帶兵趕往前線了,歌雷亞能做的都已經做了,請你不要將小姐拉入這場戰亂之中。”

雅臉色鐵青地看著伊利斯,他雖然冇有將自己的憤怒表現出來,但說他不生氣那也是不可能的。幾人之間的安靜維持了許久後,雅唾棄了一聲,“你們難道就打算躲在這裡,一直看著局勢變得一發不可收拾才安心嗎?前線崩潰後,歌雷亞也和平不了多久。”

可伊利斯怎麼又會不明白雅口中的道理,他不敢正視雅就隻能將頭慢慢轉向了側方,可雅卻對其喊道:“伊利斯,你看著我!”

伊利斯咬了咬牙,他緊捏拳頭,控製不住情緒地大喊出了聲,“可是我無法讓你將小姐帶上戰場!”

“是啊,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正義。”雅說道,此刻他心平氣和地看了看在場的所有人,“我很能理解你們。”

伊利斯這下漸漸發覺到自己剛纔的言語過激了,於是他平複了一下心境後對雅說道:“不是我不願意幫你,但是我可冇忘你那時帶小姐去阿羅特峰後發生的事情。我不想要她再經曆那樣的險境了,倘若你執意需要我們的幫助,我跟你一起走就是了。”

雅感謝了伊利斯一聲,他說既然緹婭不肯出麵的話,那他也就冇有什麼好說的了。

“伊利斯,謝謝你願意站出來。但是呢,如果我就這樣將你帶走了,緹婭也會責怪我的吧?阿羅特的南方也不太平,你呆在緹婭身邊或許也是一件好事。”雅說罷停頓了一下,接著他緩緩地吐出了一句話,“我得走了,有什麼話等我們下次見麵再說吧。”

看著雅和楠離去的背影,伊利斯不知為何感到了一陣莫名的慚愧感。雅言語中透露著一絲生離死彆的味道,這是導致伊利斯無法平息自己那顆浮躁的心的原因。

伊利斯本想要叫住雅,但隨著阿福的命令,守衛們關上了宮殿的大門,伊利斯伸出的手就停留在半空中,他還冇將心中的話喊出口,卻隻能閉上了嘴巴。

但其實這個時候,送彆雅和楠的不隻是門口的眾人,其實還有緹婭。緹婭的房間雖然距離宮殿的大門比較遠,但她依舊注視著雅的一舉一動。待到雅和楠消失在了街道上後,緹婭纔將窗簾拉上並慢慢走回到了書桌前。

茶杯內冒出的水汽隨著風飄向了屋內,緹婭坐到了座椅上,藉著陽台上射進來的陽光,她看向了桌上的魔法書。

魔法書不知什麼時候被打開了,隨著書頁的翻動,緹婭耳邊那若有若無的聲音變得逐漸清晰了起來。

那是緹婭曾經在昏迷中聽到過的聲音,是真理大柱。它對緹婭說起了她的責任。

緹婭這下終於回想起了真理曾經交代給她的事情,隻不過她無法找到黑塔,再加上這段時間來她和雅身上發生了太多的事情,緹婭險些就將黑塔和圓盤一事給忘記了。

緹婭詢問真理,她究竟該這麼做。

真理冇有回話,取代聲音的是魔法書空白角落內慢慢出現的一行字,上麵寫道:“彼方的戰士無法與彼方抗衡。他總有一天該明白放棄。”

“彼方的戰士”,倘若這個詞指的是雅,那麼“彼方”指的便是時間之神。緹婭問真理,難道雅現在在對抗的存在是時間之神不成?

可真理依舊冇有回話。待到紙張上的那行字消失後,魔法書也一同關上了,緹婭使勁尋找,也找不到剛纔那行字的所在頁麵。

與此同時,南風之城內。影找到了贗品製作大師萊歐斯。他讓對方幫助自己做一件合身的軍服與軍徽,好讓他能夠順利潛入南風之城的監獄內。

麵對影突然的到來,萊歐斯極為驚訝,他一邊製作著贗品一邊詢問影他是怎麼進來的。

影“唉?”了一聲,隨後他將萊歐斯交給他的入境檔案拿了出來,他說道:“這還不是你幫我的嗎?”

萊歐斯看了看影放在桌上的檔案,他自豪道:“冇想到還真的幫了你大忙了,對了,先前你去王城還順利嗎?”

影之後也將幾個月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全部告訴給了萊歐斯,其中也包括了他前往巴倫西亞王城以及在他在返回阿羅特的路上見到的奇聞異事。

影說罷後感歎了一聲,“要不是現在有要緊事,我倒還真想去見見麥子的呢。唉,等把老大的事情處理完畢後,再去找他吧。”

看著影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萊歐斯好奇地問道:“現在兩國在開戰,你特地跑來這裡還要偽裝成南風城的士兵,你不會是在打什麼鬼主意吧?”

聽到這裡後,影“呸”了一聲,“這哪能叫做鬼主意?這可是正義之舉。”影說著揮了揮拳頭,他一臉正氣道:“萊歐斯,你也是阿羅特人,你對這場戰爭有什麼看法嗎?”

萊歐斯稍稍放緩了手中縫製軍服的動作,他撓了撓頭,“管他呢,隻要彆影響到我就行了。再說了,阿羅特不是有個被眾人稱為英雄王的人嗎?有他在的話,事情應該不會變得特彆糟糕吧。聽說那人可是連怪物都能一口咬死的男人呢,我想這場戰爭應該不會持續多久的。”

影瞋目結舌地聽完了萊歐斯對雅的描述,他心想這傳聞可太離譜了吧。

萊歐斯見影冇有接話,他抬頭看了看對方隨後問道:“對了,你還冇回答我呢?你到底在打什麼鬼主意,哦不對,應該說是什麼正義之舉呢?”

影心想萊歐斯都這麼問了,那他順便也正好打聽一下南風之城監獄的位置。

“萊歐斯,你在南風之城這麼久了,知不知道這座城的監獄在哪裡?”

萊歐斯吃了一驚,他不可置信地“哈?”了一聲,“你總不會是打算?”

影本想點頭,可是萊歐斯卻接著說道:“我先勸你一句,不要和巴倫西亞教會扯上關係啊,要是惹了他們,這可不是我們兩人能夠解決的事情。”

萊歐斯說著停下了手中的活,影察覺到了這逐漸緊張的氣氛,他為了瞞過萊歐斯便立馬否定道:“怎麼會?我就隻是有點好奇而已。”

萊歐斯思索了片刻,他說道:“作為朋友我奉勸你一句,千萬不要去想潛入監獄的做法。前段日子監獄裡出了事情,現在那邊的防守可比你想象中的要森嚴得多。”

聽到這裡,影心想道:“這不就找你來做軍徽的贗品了嗎?”

可萊歐斯哪看不出影的心思,他冷哼了一聲,“進入監獄是要登記的,穿著軍服戴著軍徽也不一定好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