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四章 遺骸

-

當血腥見到雅出現後,他表情變得無比猙獰,“雅?你總算是出現了。那個時候在時間神殿內,為什麼跑得那麼快?讓我找了你這麼久?”

血腥說著一劍斬向了雅,雅見到對方動手後,他立馬拔劍擋下了血腥的一擊。兩人的劍架在了一起,兩枚映刻的力量碰撞在一起後,白色的光波從二人的腳底噴湧而出。熱量從雅的腳掌升騰到了頭頂,隨後光柱衝上了宮殿的穹頂,直接擊穿了上方的雲層。

明媚的陽光照射進了宮殿之中,塵埃與光子顆粒閃動著耀眼的光澤,就如同白雪般緩緩降落下了地麵。血腥手中的長劍充能後化為了火焰劍,與此同時雅站立著的位置結為了冰塊。雙方的力量一邊為大火一邊為冰原。兩者拚儘全力想要將對方的勢頭壓製下去,大火與冰原互相吞噬著對方,交界處升起了白茫茫的蒸汽,這白色瞬間瀰漫至了大廳的各個角落。

在煙霧繚繞之中,冰原不敵大火的力量,慢慢褪去了冰藍色的光輝。血腥的力量比雅設想中的要強大得多,他抵不住對方的力道,身體稍稍向後傾斜了一下,而這一傾斜也導致了冰原的崩碎,大火將冰塊融化後,大廳內一下子變得火熱了不少。

可雅身後還有沙朗德以及莉莉莎,他不能就此倒下。哪怕血腥是個他無法戰勝的強大對手,他也必須拚死堅持到沙朗德與莉莉莎離開才行。

在天空上盤旋著的音注意到了從宮殿內發射出來的光柱,她意識到雅現在可能有危險,於是她一轉方向朝著宮殿俯衝了下去,在徹底化為人形前,音穿過穹頂的破洞,伸出龍爪一巴掌將血腥拍飛到了遠處。

血腥滾向了蒸汽的深處,他在音強而有力地拍擊下撞到了大廳的牆壁上。“轟隆”一聲,大廳的震動了起來,雅注意到了石柱上的裂痕,他抬頭看向了破碎的穹頂,愕然地喊道:“這裡快塌了!”

沙朗德十分艱難地撐起了身軀,他氣息奄奄地讓雅快離開,並說柯蒂利亞城是他的領地,就應該由他來掩護眾人撤離此地。

可雅哪能讓沙朗德殿後,他安撫對方道:“你好好休息,接下去交給我來就可以了。”

雅說罷令音趕緊帶沙朗德與莉莉莎離開,可他話還冇說完,陰魂不散的血腥便從蒸汽中走了出來。因為音的襲擊,血腥在撞到牆壁上後,右手已經斷裂了,但他依舊冇有打算就此放過眾人。在雅的注視下,血腥強行將自己的手臂掰直,他甩了甩滿是鮮血的臂膀,眼裡透露出了凶蠻的目光。

“走?你先顧好你自己再說吧!”

血腥突然消失在了雅的身前,雅仔細地打量著四麵八方卻始終找不到那人的身影。沙朗德見勢不妙,他趕忙提醒雅說道:“雅,小心他的能力。他可化身體於無形。”

可沙朗德話還冇說完,血腥便出現在了雅的身旁。麵對血腥的長劍,雅來不及擋下,因此在本能的作用下,他和從前一樣,還是不怕死地一把抓住了血腥的劍。

長劍割破了雅的手掌,嵌入了他的肌肉之中。血腥不斷用力,雅不斷往後退,待到退無可退後,雅猛然站直了身軀。鮮血中他的手中溢位,流淌滿了劍身。

血腥十分驚喜地看著眼前的景象,他大笑道:“原來你也不怕疼啊?”

可和血腥想得不同,雅和普通人一樣,他也會感受到疼痛。傷痛不斷刺激著他的神經,令他額頭上的青筋暴起。“撲通撲通”的,雅明顯感覺到了自己手指中的筋脈在跳躍,他終究冇能夠抓穩劍刃,在長劍滑向他的胸口之時,雅揮出龍牙,反手斬斷了血腥的劍。

斷裂後的長劍猛烈的震動了起來,血腥被彈開後,他手中的劍柄直接飛到了半空中。而雅那邊他手中緊握著的劍刃也不斷震動著,並響起了“嗡嗡”的金屬聲。雅一把捏緊了手中的劍刃,迫使它安靜了下來。

雅慢慢抬起了頭,他鬆開手拋下了劍刃,隨後他聽到了血腥的冷哼聲。

血腥繞著雅走了半圈,他反覆打量著對方手中的傷口,十分有興趣地說道:“映月騎士團之中一直流傳著一個說法,他們說你能一口咬碎巨人的頭顱,雙手能掰開巨龍的下顎。今天一看果然是個夠瘋狂的男人。不過呢,將你神化的傳聞今天也該結束了,我一定會讓所有人知道,是我親手了結了你,我纔是最強大的映刻使用者。”

血腥說罷拿起了倒在地上的燈架,他用手撫摸著燈架,待到他觸碰到頂部的蠟燭時,整個燈架化為了通紅的鐵柱。血腥像是掄錘子一般將燈架砸向了雅,火焰在半空中劃出了一道圓弧,氣勢洶洶地朝著雅猛撲了過去。說時遲那時快,雅一個健步頂著火焰撞向了血腥,龍牙被大火點燃後,乾涸的鮮血將鋼質劍神腐蝕殆儘。其中那佈滿尖刺的古神遺骸徹底裸露在了空氣之中。

血腥向後撤了半步,他躍起身子一腳踏在了牆壁上,那姿勢就像是倒掛的蝙蝠一般,頭朝下腳向上。接著他一蹬腿,空翻過後朝著身下的地麵瞬間揮動了數十下鐵棍,泛紫的光刃從底下湧起,它們化為尖銳的刀片朝著雅席捲而去。

尖刀地獄切碎了地磚,帶著沙塵的它們宛如一台絞肉機,所到之處皆化為了廢墟。如果雅被命中了的話必定會被切成肉末不可。雅想要躲避,但是刀刃的數量實在太多,他根本冇有逃離的可能。當下就隻能硬著頭皮化作龍人去抵抗了。

但金絲線捆綁住了雅的手臂,映刻的光芒被絲線阻隔無法融為一體。光芒退散後,尖刀已經推到了雅的麵前。在危急關頭,化為了骸骨的龍之牙長出了細長的尖刺,那尖刺就像是活物一般蠕動著鑽進了地下。下一秒它們從地下蔓延而出,藤蔓遍佈了雅的四周,為其扛下了尖刀的突襲。

血腥的身影在大廳內若隱若現,他每一次的出現都會甩出數十把尖刀,藤蔓一一將其當下,最後等到藤蔓生長至了穹頂上時,鮮紅色的彼岸花綻放了。

圓盤之上的上古神樹睜開了無數隻白色的眼球,無儘的瘋狂降臨到了常世之中,湮滅帶來的死亡氣息瀰漫了開來,紅色的粉末從彼岸花中散發而出,紅色取代了蒸汽的白色,將整個大廳染成了宛如血海的猩紅。

雅和血腥的映刻力量都受到了湮滅的影響,隨著一粒沙子的掉落,漫天的黃沙隔絕了生物與神明之間的聯絡。血腥手中的魔能映刻越發變得暗淡,到最後徹底熄滅了。

映刻的力量消失後,血腥跌落在了地上,可他剛爬起身,雅便衝到他的麵前對著他就是一拳。

失去了映刻幫助後的兩人都變為了普通人,他們在血海中拳腳相向。

“原來你也是個怪物!”血腥咆哮著一腳踢在了雅的脖子上。

雅歪著頭揉了揉脖子,他伸手抓住了血腥的腿並將其推翻在地,“就算是怪物,我也要成為一個保護所有人的怪物。”

血腥起身後對著雅又是幾腳,雅想要爬起來,但是血腥卻毫不留情地將其踩在了腳下。體力耗儘後,雅再也站不起來了。

“到此結束了。”血腥說罷掐住雅的脖子將其拎到了半空中。

雅冷笑了一聲,他掙紮道,“就算如此,失去了映刻力量的你,也隻會被城內的聖殿騎士誅殺,我會在湮滅裡等著你的。”

就在這時,白光撕開了幻境,雅和血腥再次回到了支離破碎的大廳中。一名穿著巫師服的男子出現在了血腥的身旁,此人高舉著白色的項鍊,踏過位麵之門從遙遠的巴倫西亞抵達了柯蒂利亞城內。

血腥見到此人出現後,他鬆開手將雅扔到了地上。

“幻燭,你來這裡做什麼?”血腥似乎與神秘男子認識,他直接道出了對方的教會代號。

巫師帽子嚴嚴實實地蓋住了幻燭的臉龐,陰暗的帽兜下傳出了陰森的話語,“血腥,教皇大人對你的擅自行動十分不滿。現在趕緊跟我回去,南風之城的地下監獄出事情了!”

血腥一愣神,他不解道:“地下監獄?”

幻燭點了點頭,血腥到此也差不多明白了對方的意思,南風之城的地下監獄就是關押著姒武的場地,倘若是那裡出了意外,那麼也就意味著姒武的事情發生了變故。

血腥不敢怠慢幻燭的要求,他隻能放下當前與雅決戰的計劃跟幻燭返回南風之城。

“時間映刻的使用者,這次算你運氣好,我們馬上還會再次見麵的,在那之前,洗乾淨脖子等著我來取你的性命!”

血腥說罷,一旁的幻燭再次舉起了手中的項鍊。位麵傳送門開啟後,兩人被一道白光包裹,隨後消失在了大廳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