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章 無意義的戰鬥

-

27日的傍晚,天色漸漸陰沉了下來。靜謐的天空中隱約傳來了群鳥的鳴叫聲,風吹拂過茜的全身,露台上唯有她一人。

距離雅離開王城已經過去了五天,茜不知道他去了哪裡,就隻能在王宮內等待他回來。麻雀從空中落下,它們嘰嘰喳喳地降落在了露台的欄杆上。茜朝著它們看去,隻見那兩隻麻雀一前一後站立著,它們歪著頭看向了茜,隨後撲騰翅膀跳到了露台的地麵上。

兩隻麻雀互相追逐著,它們似乎並不害怕茜,而是在她身邊的不遠處來來回回嬉鬨著。麻雀走路的動作很奇怪,它們一跳一跳的,十分鬼靈精怪,這讓茜不免對它們投去了好奇的目光。可茜纔看了一會兒,麻雀們便像是察覺到了什麼危險般飛離了露台,一眨眼便消失在了夜空中。

隨後刺眼的光芒出現在了茜的身後,這光與黑夜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茜被驚嚇到了,她立馬轉身看去,見到了從光圈中走出來的陌生男子。

男子就是幻燭,茜並不認識此人,於是下意識地想要呼喚妮薇絲與衛兵過來。她慢慢靠向了露台外沿,神情恐慌地問幻燭,他是何人。

幻燭將項鍊收回,他伸手拉了拉帽簷將自己的臉蓋得更加嚴實了。陰暗中,茜看不清幻燭的臉龐,隻能聽到對方那陰冷的笑聲,“是時候了,和我一起走吧。”

聲音十分沙啞,茜被嚇得再次失聲了,她看向身旁的桌子,想要拿起上方擺放著的書本砸向幻燭,而她也這麼做了。

茜連忙拿起書籍扔向了幻燭,可幻燭一伸手直接將其抓在了手裡。他掂了掂手中的書籍,隨後將它扔在了地上。

“彆費勁了,我穿過位麵之門來到這裡,他們不會知道的。”幻燭一邊說一邊朝著茜走了過去,他慢慢取出匕首將鋒利的那頭對準了茜,幻燭冷笑道:“這裡就是阿羅特的王城,風景很不錯。不過,我要帶你去的地方,景色一定比這裡更加美麗。”

茜緊緊注視著那閃著銀色光芒的匕首,她知道自己不能坐以待斃,必須得做點什麼才行。可是當下,茜除了逃離露台外,她根本冇有其他反抗的方法。因此在幻燭來到她三米開外的位置時,茜提起裙子繞到了桌子的另一邊。幻燭見她要跑,哼哼笑道:“仔細想想吧,我的公主殿下。雅不得不前往前線作戰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這場戰爭本來就與他冇有任何關係,可是麵對強大的巴倫西亞軍,他不得不拚死作戰,恐怕前線的他已經忙得焦頭爛額了吧?”

聽到這裡,茜回想起了雅離開王城前的那晚。那天茜作了一首詩,而雅在與她交流完後說了那麼一句話,“我的夢想是讓所有人都能夠幸福,所以在那之前,我得保護好所有人。當然,你也是我要保護的人。”

茜一邊想著一邊咬緊了嘴唇,她忽然明白了一些事情。幻燭也在此刻繼續開口道:“柯蒂利亞城的領主,沙朗德逝世的事情恐怕你還不知道吧?”

幻燭說對了,沙朗德逝世的訊息並冇有傳到王城之中。因此茜在得知此事後,她不禁瞪大了雙眼,驚愕地看向了幻燭。

幻燭的眼裡透露著冰冷的寒光,他見到茜愣在原地後,再次提起了和雅有關的事情,幻燭說巴倫西亞並不是阿羅特能夠對抗的存在。和阿羅特其他戰士一樣,倘若雅一直戰鬥下去,總有一天會死在戰場上。

“當然,我剛纔也說了,這是一場與他冇有任何關係的戰鬥。對他來說這場戰鬥毫無意義,如果硬要說有意義的話,或許和你有關。所以呢,你真的希望看到那樣的後果嗎?”

茜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回答幻燭,她隻能以沉默麵對幻燭的問題。茜的這種態度其實已經說明瞭她打算妥協了,不然的話,她一定會為了保命而逃跑,根本就不會產生和幻燭繼續交談下去的打算。

慢慢地,幻燭說話了,他的話語打破了兩人之間的平靜,他說道:“你明白的,事情出在你的身上。和我走吧,隻要你去了巴倫西亞,教會便不會繼續攻打阿羅特,而雅,他也就不需要再戰鬥下去了。”

如幻燭所願的,茜真的妥協了。她慢慢走到了幻燭的麵前,“那你能向我保證,隻要我去了巴倫西亞,他就可以平平安安地生活下去。”

幻燭點了點頭,他現在為了哄騙茜去巴倫西亞可以不擇任何手段,何況隻是一句小小的謊言呢?

“那當然,隻要你能夠獻出自己的生命,戰爭便會結束。雅也能獲得救贖。。。”

可幻燭剛講到一半,他就慘叫一聲倒向了一旁,隨著龍牙的出現,茜見到雅出現在了自己的麵前。

見到雅回來後,茜麵露喜悅地上前抱住了對方。換做平時雅一定會很高興吧,可是急匆匆趕回王城的他現在根本冇有時間將心思放在這上麵,他疲憊地喘著粗氣,並以責問的語氣問茜:“蠢貨!為什麼要做捨棄自己性命的舉動?”

茜冇想到自己的熱情歡迎反倒是招來了雅的責怪,她的神情瞬間暗淡了下去,隨後便鬆開了雙手。但即便這樣,她依舊錶現出了一臉倔強的神情,一句話也冇說地將臉轉向了彆處。

茜冇事後,雅將目光轉移到了幻燭的身上。龍牙剛纔砍偏了,並冇有對幻燭造成致命的傷害。幻燭的手臂被割破後,黑色的長袍下露出了泛紅的肌肉。雅舉劍對準了幻燭,他說道:“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那項鍊是空間之神遺留在世間的物品吧?”

幻燭捂著胳膊站起了身子,他冷笑道:“是與不是又有何區彆?”

幻燭說罷拿出了向項鍊,在月光的照射下,項鍊泛著異樣的熒光。眼看幻燭要跑,雅立馬撲向了對方,並喊道:“想跑,冇這麼容易!”

可幻燭還是得逞了,待到雅撲到在地時,幻燭退至了位麵大門之內。大門一閃消失後,雅撲了一個空。可接著他的身後再次亮起了光芒,幻燭穿過大門出現在了茜的身旁。

“抱歉,時間映刻的使用者,我可冇有多餘的時間浪費在這裡。”

幻燭說著一把抓住了茜的胳膊,就要將她拽向位麵大門。雅見此迅速起身想要將茜拉回來。茜驚呼一聲後融入了光芒之中,而雅在千鈞一刻之際抓住了茜的手,隨後也跌了進去。

一眨眼,雅掉落在了草地上,他睜眼看去,此時的天空依舊是黑夜。

位麵大門中一下子通過了三個人,這是幻燭冇有設想到的情況。項鍊傳輸的能量冇有控製好,幻燭並冇有如計劃中的將茜帶至巴倫西亞教會塔,通道斷裂在了半路上,此時三人所處的地方竟是南風之城外的荒野。

雅起身將茜護到了身後,害怕幻燭還會使詐的他緊緊地抓著茜的手,擔心對方會突然離自己而去。而計劃失敗後,幻燭握著項鍊惡狠狠地盯著雅看著,他憤恨道:“與教會作對隻有死路一條,趕緊讓我帶她去教會之塔。”

雅不想與幻燭對峙,他拉著茜慢慢往身後退去,畢竟這裡是阿羅特與巴倫西亞的交界地,十分危險。雅現在要做的就是帶茜前往南方的阿羅特營地,隻有那裡纔是相對安全的地方。

可就在雅往後退的同時,荒野上亮起了明亮的火光。讓雅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巴倫西亞軍將雅與茜團團包圍。藉著光芒雅看向了周圍的敵人,他愕然發現對方並不是普通的巴倫西亞軍隊那麼簡單,這些人竟然是映月騎士團的人。

為首的血腥從人群中走了出來,他見到雅在現場後不禁得意地大笑道:“我說過的,我們很快就會再次見麵。”

血腥的出現不止在雅的意料之外,幻燭也冇有料想到這一點。接著幻燭像是猛然想到了什麼似地朝血腥喊道:“血腥,你知不知道你究竟在做什麼?”

幻燭猜對了,其實依照他接到的情報,雅現在應該還位於柯蒂利亞城內纔對。幻燭本計劃趁著柯蒂利亞城的領主逝世之時,利用位麵大門帶走阿羅特的公主。這個計劃原本天衣無縫,可惜血腥擅自做主插了一腳。血腥將正確的情報暗示給了影,目的就是為了讓雅返回王城遇到幻燭,然後借幻燭之手將雅帶到南風之城外,好讓自己打完先前冇有決出勝負的戰鬥。

不過血腥也不過是在賭雅能不能及時返回阿羅特王城與幻燭碰上。賭對賭錯都是一樣的結果,阿羅特的公主都會被帶到巴倫西亞來,而血腥與幻燭的任務同樣都會完成。隻不過血腥這次賭對了,雅真的被帶到了南風之城外,畢竟血腥也清楚項鍊的能力,位麵之門無法容納三人,更不可能從阿羅特一路通往教會之塔,幻燭等人必定會掉落於南風之城外。

血腥隻是瞟了幻燭一眼,他並冇有說話。而幻燭則是憤怒道:“如果出了差錯,你應該知道是什麼後果。趕緊把他們抓起來!”

“阿羅特的公主現在就在這裡,殺掉她簡直易如反掌,計劃不會失敗的。”血腥讓戰士們待命後,他對幻燭說道:“不過在那之前,先讓我辦完我要辦的事情。”

血腥說著拔劍指向了雅,他笑道:“真是個白癡,這麼簡單的招也會中,你現在一個人還帶著個累贅,我看你還怎麼跑得掉。今天就把你的性命留在這裡,和沙朗德一樣去見眾神!”

血腥是殺掉沙朗德的人,同樣的,也是雅的仇人。雅本來就冇有打算放過血腥,冇想到他竟然主動送上了門。雅低著頭哼哼一笑,隨後他以比血腥暴戾數倍的語氣迴應血腥說:“我本來就要去找你的,把沙朗德的性命還回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