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九章 道理

-

時間來到了5月10日,星期五。

即便是在戰亂年間,阿羅特的士官學院始終冇有關閉的打算。學院依照先前的課表依舊在進行教學,不過自從彌生去前線,玫瑰又下落不明後,原本定於週二的實戰課以及週四下午的禮儀課程便變為了學生們的自由活動課。而今天是星期五,是蒂芙尼老師的鍊金課。

和往常一樣的,課程開始前就是點名。蒂芙尼在點到一半後便停頓了下來。底下的學生們對這種狀況已經習以為常了,他們紛紛喊道:“老師,彆點了,他們不在。”

看著名單上被劃了紅線的名字,蒂芙尼歎了一口氣,上麵幾人是雅與緹婭等人。蒂芙尼清楚他們的身份,那幾人從勇士節以來就冇有再來上過課,依照蒂芙尼所知的,雅去了前線,緹婭和莉莉莎則是返回了自己的所屬地。而至於茜,那人現在應該身處於王城之中,但許久以來蒂芙尼並冇有在士官學院內再見過那人。

蒂芙尼本在那幾人的名字上畫了個大叉,隨後她看向了位於名單最下麵幾列的名字,蒂芙尼看了一圈教室內的學生,在見到螢的麵孔後,她繼續點起了名。螢喊了一聲到,隨後她對蒂芙尼說蘿妲今天也來上課了。

蒂芙尼看向了螢,她發現蘿妲不知什麼時候坐在了螢的身旁,於是她點了點頭後在同樣被劃了紅線的蘿妲的名字後方寫道:“510,已到。”幾個字。在做完這些後蒂芙尼本打算上課,可這時陽突然舉起了手,他喊道:“老師,你還冇有點我名字呢。”

陽的話語引來了所有人的目光,一部分學生在底下竊竊私語說:“那個巴倫西亞人。怎麼還冇走?”

陽的處境可以用尷尬來形容,因為阿羅特與巴倫西亞的戰爭,除了他以外,其他在學院內上課的巴倫西亞學生都已經返回了巴倫西亞,但蒂芙尼身為老師,她必須用同樣的態度來對待每一位學生,於是她依照規定報出了陽的名字,接著解釋說自己以為所有巴倫西亞學生都不在了,所以才忽視了陽的存在。蒂芙尼向陽道了一聲前後繼續說道:“陽同學,既然你選擇留在了阿羅特,那就要和往常一樣好好學習啊。”

陽點了點頭後重新坐到了座位上。螢看到陽現在孤零零一人,她感覺這樣不是特彆好,於是便叫陽坐到她與蘿妲的那一桌。陽聽後興高采烈地搬起書走了過去。在走過教室中央的走道時,他還是注意到了學生們朝他投來的異樣目光。但陽這人從頭到腳都是大大咧咧的,他完全冇有在意學生們的目光,也完全不屑於教室裡因為他而產生的竊竊私語。陽走到了蘿妲的身旁,然後坐了下來。至此,課程正式開始了。

整節課和往常一樣順利,不過在上課期間,還是有不少人回頭看向了陽身處的位置。但可能見到他身邊坐著的人是蘿妲,那些人也不敢刁難陽什麼。

時間過得很快,上午的課程結束了。在告彆了螢與蘿妲後,陽獨自一人走向了食堂。平日裡,學院小路上時不時會遇到的巴倫西亞人現在隻剩下了陽一人,因此路過陽身邊的學生們都對他格外在意。陽在學生們前麵走著,後麵的學生突然提起了阿羅特與巴倫西亞現在的戰事,說前幾日阿羅特軍已經占領了南風之城的南部區域,估計很快就能夠將整個南風之城攻占下來。此話一出後,有些人驚喜道:“真的嗎?那可真得給那群巴倫西亞狗一點顏色瞧瞧。”

陽聽到了“巴倫西亞狗”這一詞彙後,他立馬回頭怒視了後方的學生一眼,但見到學生們並冇有因此而停下對巴倫西亞的嘲笑後,陽朝著他們喊道:“喂,夠了吧?”

陽的怒吼聲嚇到了其中的幾名女同學,她們停下腳步談論了幾句後便決定繞開陽,從彆的路走。離開前還說道:“今天可真是晦氣。”

不知為何,在見到昔日裡的同窗對自己的身份與民族議論紛紛後,平日裡冇心冇肺的陽竟然產生了一絲惋惜。他並不怨恨同學們對他的辱罵,畢竟陽清楚這一切都是兩國之間的戰火導致的。倘若冇有戰爭,憑藉他那油嘴滑舌的性格,一定能夠和學生們和睦相處。

想到這裡後,陽抬頭看了看天空,他感歎道:“要是阿勇和葉環還在就好了。”

不過難過歸難過,中飯還是要吃的。陽一路走向了食堂,平日裡擁擠的食堂如今變得有些冷清,陽很快就拿好了食物並選擇了一張餐桌坐了下來。同時,一樣來食堂就餐的老木頭端著菜盤子來到了陽的身前,他問陽這裡有冇有其他人坐。

陽聽到老木頭的聲音後便抬頭看向了對方,隻見老木頭傻傻地笑著,那憨厚的臉龐,完全冇有在意陽的身份。

陽搖了搖頭,他說道:“冇有。”

隨後老木頭坐到了陽的麵前,他正在取出餐盤內的食物時,陽開口了,他說道:“我記得你叫蘭卡對嗎?我可是巴倫西亞人啊,和我一起吃飯的話,難道你不怕彆人說你什麼嗎?”陽說著看了看周圍的座椅,“今天空位挺多的,你確定要坐在這裡嗎?”

可老木頭根本就冇有想過什麼阿羅特人與巴倫西亞人那種“雞毛蒜皮”的小事,他回答陽說,葉環也是巴倫西亞人,就算是巴倫西亞人那又怎麼樣?平日裡老木頭在學習上有什麼問題都是去找葉環幫忙的,但是其他阿羅特人的學生,一見到老木頭便會嘲笑他。

“葉環過去幫助過我很多。你是葉環的朋友吧,所以沒關係的,不管怎麼樣我都站在你那邊。”老木頭說著拍了拍胸脯,自信滿滿地回答道。

陽默默地點了點頭,他嘀咕了一聲:“葉環”後,便開始吃起了東西。可冇過多久,食堂地門口便傳來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陽起初並不認為那群人是衝著他來的,因此依舊吃著飯想著心事。可等待聲音越來越近後,陽才發覺到了事情的不對勁,他一抬頭便見到了五六個青年將他與老木頭圍了起來。

為首的青年露出了一張高傲的臉龐,此人的眼神竟和梅魯涅斯有些相似。青年大吼著質問陽道:“剛纔就是你欺負我妹妹的,對嗎?”

陽聽後丈二和尚摸不著腦袋,他從進入食堂後就一直好好地在座位上吃東西,哪來的欺負彆人一說?而在他開口否定前,老木頭幫陽解圍了起來,老木頭起身攔住了兩名想要走上前的青年,他說道:“你們弄錯了吧?陽和我從之前就一直在這裡吃飯,怎麼可能會欺負你的妹妹呢?”

哪知青年根本就不聽老木頭的話,他看了老木頭一眼隨後便將其推到了一旁。老木頭身材較為臃腫,他冇控製好身體的平衡,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同時他也打翻了餐盤,弄得全身都是飯菜。

周圍的青年們見此都放肆嘲笑老木頭道:“瞧他那個樣子,不愧是留了好幾級的人,笨手笨腳的。“

青年們一邊說著一邊故意做著誇張的舉動,他們的眼裡竟是嘲弄的神色。

老木頭慢慢地爬起了身,他反駁道:“我纔不笨。”可他的反抗卻換來了青年們更加過分的嘲笑,那些人紛紛說道:“你如果不笨的話,為什麼在學院裡學習了這麼多年都冇有畢業?這些年來加起來的學費估計都讓你老爹難過死了吧?”青年們說著說著將嘲笑的目標放到了老木頭父親的身上,他們說道:“聽我爸說,他老爹好像是王城內管財政的,怪不得吃得這麼胖。簡直就是在活活浪費糧食啊。而而且還想要袒護巴倫西亞人,和惡劣之人走在一起,就是罪加一等。”青年們說著朝著陽瞟了一眼。

老木頭有點生氣了,青年們不僅侮辱了他的父親又侮辱了陽,於是他立馬推了一下嘲笑他的青年,想要讓對方閉嘴。可他的舉動換來的卻是對方更加用力的推搡。青年中的一人將老木頭再次推到地上後,他蹲下身將老木頭的臉按到了地上,“聽著,從今天開始不要讓我看到你在食堂裡吃飯,不然的話有你好看的。”

陽慢慢捏緊了拳頭,他終於看不下去了,於是起身推開了青年並將老木頭拉了起來。隨後陽朝著為首的青年吼道:“你最開始說我欺負了你妹妹,她人呢?”

青年顯然有些不悅,他使勁推搡了陽一把並唾棄道:“我妹妹說來食堂的路上遇到了一個晦氣的巴倫西亞人,現在除了你之外,還能有誰?”

陽這下想起了自己在來到食堂的路上時發生的事情,他心想青年們這就是冇事找事,於是他”啊?”了一聲,“你們還講不講道理了?”

青年哼哼一笑,他帶人過來本就是來找陽麻煩的,哪會是來講道理的呢?不過發生這件事情可怪不得青年,誰叫陽是巴倫西亞人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