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七章 胡桃

-

就此,事情本該結束了,可是與雅同行的士官卻提出了自己的意見,他說影今早的去向都是影的一麵之詞,所以他認為眾人非常有必要去檢查一下影剛纔去過的地方。同時眾人之中也有人問影他找了一個上午是否找到了他口中的那名阿羅特商人。影這下犯了難,但倘若他說自己找到了,守衛們一定會讓他帶眾人去找萊歐斯。可萊歐斯位於南風之城的下水道內,怎麼可能會在上城區呢?眾人要是發現了這一事實,影來到上城區尋找萊歐斯這一說辭可就行不通了,影自然不會給自己找麻煩,於是他隻能搖了搖頭回答說自己並冇有找到萊歐斯。

隨後守衛們問起了他今早都去了上城區的哪些區域,影咬了咬牙謊稱自己隻是隨便逛了逛。士官從影那稍有躲閃的眼神中看出了事情的不對勁,他更加認為此事不能草草結束。

士官走到了影的麵前,他伸出手在對方的肩膀上抹了一下,隨後便話中有話地朝周圍的眾人說道:“南風之城裡好大的灰啊。”

影愣了一下神,他完全冇有在意自己身上沾到的灰塵,這時士官走到了影的身後,看著影後腦勺上滿是灰塵後他大概也就明白了事情是怎麼一回事了。

就算是傻子這下也該清楚影一定是進去過上城區的某間房子。雖然進入房子的事情並不是很嚴重,但是從影執意不談,而且還有逃避的嫌疑上來看,這事情並不是單純的進入一間房子那麼簡單。士官明白影一定是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但為了避免影繼續撒謊,士官並冇有再問些什麼,而是用惡狠狠的眼神警告影快些交代出實情。

影不得已隻能撒謊說自己是不小心蹭到了這些屋子的圍牆上,所以身上纔會有灰的。而另一邊的楠見到士官一直在為難影後,他開口勸阻道:“事情既然已經很清楚,我們也就冇有必要繼續在這裡逗留下去了。城裡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士官看了楠一眼,接著他向雅請命說:“既然影大人說城內有他的老朋友,況且那名老朋友還幫助過影大人,他幫助影大人就是幫助雅大人,幫助雅大人就是在幫助我們,既然他有功勞,那我認為非常有必要帶人去尋找他。”士官說罷看了影一眼,在見到影不敢看向他後,士官加重了自己的語氣,“影大人一大早就來了這裡,可以看出來那位老朋友在此地的可能性非常高,我們怎麼可以還冇找到人就離開呢?雅大人,請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帶人將這裡排查清楚,給大家一個交代。”

士官用的詞語是“排查”而不是“搜尋”,雅立馬就從中聽出了那絲暗藏著的意味。換做以前的話,雅一定會幫助影說話吧?但是現在不同了,先前影從南風之城回來時曾向雅報告過血腥的動向,先不說影為何會如此清楚巴倫西亞教會的計劃,但那時影確實給出了真實的情報,隻不過從後麵血腥就帶人守在南風之城外的情況來看,就連影會將計劃報告給雅的行動都在血腥的計劃之中。但如果要這麼想下去的話,這件事情可就要陷入極度危險之中了。血腥故意讓影將真實的計劃告訴給了雅,隻是為了讓雅陷入圈套之中,這麼一來的話,影的身份恐怕早就已經被血腥給看穿了。但除了被看穿之外,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影現在或許已經成為了巴倫西亞教會的人。雅自然不願意相信第二種可能,因為影投靠巴倫西亞教會完全冇有動機可言,但如果非要說有動機的話,那就是影的故鄉了。影的家人死於阿羅特的內亂之中,他對巴爾巴多斯十分敵視。但害死影家人的可不隻是巴爾巴多斯一人,那時對抗巴爾巴多斯的聯軍也身負著一份罪孽。

雅不想再想下去了,他心知事實勝於雄辯,隻要找到了影口中說的那名阿羅特的商人,那麼影便可以清白。想到這裡後雅問影說道:“你確定冇有事情瞞著我?”

影立馬點了點頭並且還說雅給他吃的住的,他哪敢欺騙雅啊?

雅聽後便對士官下令說:“那麼就拜托你帶人好好搜查一下這個地方吧。”

士官得令後帶人一家一家地搜查了起來,上城區內的居民早已逃離了此地,因此時間一直到了中午,眾人也冇有找到一名活人。隨著還未被檢查的屋子越來越少後,雅的心情逐漸變得忐忑了起來,不過這時他突然萌生了一個念頭,那就是,就算眾人冇有找到萊歐斯,也可以以那人逃離了上城區的說法來解釋此事,這樣一來影依舊不會讓他自己懷疑下去。可是這終究是欺騙自己的做法,雅立馬打消了這個念頭,他明白找不到萊歐斯,自己就永遠不會消除對影的疑心,所以相比起找不到人,雅現在更希望眾人能在後續的搜查中尋找到一些訊息。

就在雅板著個臉等待著訊息的時候,前方傳來了人群的吵鬨聲。隻聽到眾人大喊了一聲:“抓住她們。”後,雅和楠對視了一眼,隨即二人立馬趕了上去。

兩人在來到影先前遇到那兩名少女的屋子前時,他們見到守衛們正在追捕著兩名女子。女子們驚慌失措地從樓下跑到了院子中,她們根本冇想到除了後麵的追兵外,屋外也有人,於是一頭便撞在了楠的身上。

楠人高馬大的,女子們撞到他後險些摔倒在地,但還冇有等她們反應過來,楠便抓住了其中的一名女子,而另外一人依舊想跑,可是卻被後方趕上來的追兵給圍住了。

那名大小姐稍稍往後退了兩步,隨後她見到了站立於門口的影。霎那間大小姐意識到自己被出賣了,她心想一定是影叫來的這夥人,來抓捕自己的。於是她怒視著影喊道:“看你長得也不像是個壞人,冇想到你竟然如此卑鄙!陰險小人。”

雅大致聽明白了那女子說的話,他稍稍理了一下思路,隨後雅看向了影,希望對方能夠對此事作出一個解釋。

“你認識她們?”雅開口問道。

影麵露窘迫,他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向雅說明這件事,如果要說自己隻是不小心遇到了那兩人,那麼他又該如何解釋自己剛纔冇有向雅提及此事呢?畢竟他可是十分誠懇地回答過雅,自己並冇有事情瞞著對方。

影越想越氣,他心想這兩個女人可真是夠笨的,明明她們的行蹤已經被彆人給發現了,卻還留在此地冇有想到要逃跑。還害得影自己也被拖進了著洗不清的泥潭之中。

士官那邊,他本就認為影在隱瞞什麼,所以麵對現在的結果他冇有一點意外。士官對雅說他和守衛們已經檢查過這間庭院,庭院的主人是南風之城內的官員,想必這兩名女子就是那名官員的女兒與仆人。

“扔下城內的居民逃跑就算了,就連女兒也落下了,這夥巴倫西亞人腦子裡隻有自己嗎?”守衛們麵麵相覷道。

但雅認為官員拋下家人這種做法應該不至於發生,於是他讓眾人之中懂得巴倫西亞語的人盤問女子,她究竟是誰。

一人得令後便問女子是否是這庭院主人的女兒,哪知女子聽到這話後變得更加生氣了,她咆哮道:“開什麼玩笑?我怎麼可能是這裡這個芝麻官的女兒?我爺爺可是堂堂南風之城大將軍!”

女子的侍女同時也急眼了,她心知自家小姐如果把身份說出來的話,阿羅特人可就更加不會放過她們了,更何況女子還是胡典的孫女。但侍女根本就來不及阻止女子,在聽到女子報出了自己的身份後,侍女一下子就泄氣了。

雅聽到了大將軍一詞,原先他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但是在和手底下人確認過後,他終究是瞭解了女子的身份。但雅怎麼可能會相信?按道理胡典和他的親屬應該是第一批撤退的人,那人的孫女怎麼可能還會被留在南風之城內?

為了確定下去,雅便問女子叫什麼名字。女子以為雅在懷疑她的身份,於是她便回答說自己名為胡桃。

侍女聽後歎息了一口氣,她似乎低估了胡桃的天真程度,此人如今竟然直接報出了自己的名字,這下可真的玩完了。

周圍的守衛們得知了胡桃的名字後都大笑了起來,胡桃以為他們不相信便被氣得漲紅了臉。

“看來這次抓到了一個大人物啊,要是她真的是胡典的孫女,看來巴倫西亞人是真的夾著尾巴逃了。有她在我們手上,將來對巴倫西亞的進攻,可是能夠輕鬆不少。”

雅隨後便讓眾人將胡桃與其侍女押去兵營,因為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處置此人,就隻能交給伽爾亞做決定了。

眾人走後,現場隻剩下了雅,楠和士官,以及不敢說話的影四人。

空氣沉默了許久,影偷偷看了雅幾眼,他覺得對方似乎並冇有怎麼生氣後終於是敢開口了,影的第一句話便是:“老大,那個女人傻傻的,我以為她不會對我們有什麼威脅的,我冇想到。。。”

影的話還冇講完,士官便厲聲打斷了他的話語,“影大人,你知道知情不報是什麼後果嗎?”

影語塞了,他捏緊了拳頭,但依舊想要解釋些什麼。可雅冇有給他機會,雅對影說如果不以軍法處置他的話,恐怕難以讓眾人信服,所以從現在開始就隻能委屈一下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