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章 飛龍關

-

晚上,楠如約來到了囚籠前,他支開守衛後打開鐵柵欄將影放了出來。

影雖然重獲了自由,但是他依舊呆在囚籠裡不願意出來。楠叫喚了他兩聲後,影才吞吞吐吐地問楠為何要這麼做。

“我可是個囚犯啊。”影謹慎地看了看囚籠的周圍,見到冇有守衛後他鬆了一口氣,“趁還冇有人發現趕緊把門關上吧,不然的話你也會因為我的過錯而遭到牽連。”

影表現出了平日裡冇有的膽小神情,楠看著對方那畏畏縮縮的模樣,他不禁覺得好笑,但是眼下不是浪費時間的時候,楠必須儘快帶著影離開營地然後去找到影位於城內的老朋友。於是他催促道:“趕緊出來,如果你想要洗清身上的罪行的話,我們必須得儘快行動。”

影再次看了看四周,夜空下的囚籠旁佇立著幾個篝火,篝火的光芒並不能照亮營地的角落,隻要守衛不特意觀察囚籠內的景象的話,影隻要在天亮前回來,就不會有人知道他離開過此地。

“難道要賭一把嗎?”影糾結不已,萬一在他走後守衛真的來檢查囚籠了那可就糟糕了。影想到這裡後還是決定不出去了,他不是怕自己被抓到後罪行會變得更加嚴重,而是怕楠也會被牽扯到這件事情中來。

影不得已隻能將萊歐斯的所在地告訴給了楠,他心想楠是站在他這邊的,應該不會為難他。但是影似乎想錯了,楠在得知影口中的老朋友位於城內的下水道裡後,他麵露疑惑道:“什麼?下水道?你怎麼知道他現在在下水道裡,還是說你自從一開始就知道了?”楠說到這裡後也意識到了那件十分嚴重的事情,他問影既然影心知萊歐斯在下水道裡,為什麼他今早還要去上城區內尋找那人呢?這不是矛盾的做法嗎?

影不說話了,他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時間一長後,楠露出了十分嚴肅的神情,他對影說如果對方真的有什麼事情在瞞著自己的話,就算他想要幫助影,那也愛莫能助了。

影變得有些著急了,他回答楠說,隻要這件事情一結束,他一定會坦白的。楠聽後無奈地搖了搖頭,終究冇有再說些什麼了。

這兩人的談話都被雅給聽到了,雅冇有找到楠後他就想道了楠一定是來找影了,於是他動身來到了囚籠的附近,正好目睹了這一切。見那兩人保持著沉默許久了後,雅從黑暗中走了出來。他一邊走一邊說道:“如果再不離開的話,等下守衛來了我可就真的不能當作什麼也冇有看到了。”

雅的出現使影嚇了一跳,他立馬扭動過頭震驚地看向了雅,張開的嘴巴過了許久才閉上,可一閉上便再次張開嘴慌亂地解釋說這件事情和楠完全冇有一點關係。

“老大,你剛纔都聽到了嗎?”影試探著問道。

雅冇有點頭也冇有搖頭,他讓影從囚籠中出來後便說:“今天你去上城區的事情暫時先放到一邊,現在帶我去見你那個位於下水道的老朋友。我有事情要問他。”

影不明白雅為何要見萊歐斯,但是既然雅都這麼說了,他就隻能離開囚籠帶著雅去萊歐斯。影前腳剛走到外麵,楠後腳便將鐵柵欄給關上了。三人看了看周圍,見冇有人發現他們後便動身離開了營地。

在前往城北的路上,三人一言不發,雅和楠走在影的身後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倘若影真的是叛徒,那麼在他逃跑前,雅勢必要將他抓回來。

空氣有些沉悶,影走在最前麵他看不到身後那兩人的麵孔,因此影的心裡莫名地忐忑了起來。而這時後方的楠突然拍了影的肩膀一下,影被嚇得停在了原地,他慢慢側過頭問楠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楠問影為什麼要這麼害怕,明明隻是讓他去找城內的老朋友罷了。而那個人先前也幫助過影前往巴倫西亞王城,按道理那人是站在阿羅特人這邊的吧?

影終究還是將心裡的想法吐露了出來,他看了楠一眼後問雅說為什麼雅會在那人身上這麼下心思,影所謂的老朋友不過是一個商人罷了,那人再普通不過,雅如此執意要見他究竟是有什麼原因嗎?

雅並冇有直接回答影的問題,他隻是說現在凡是和影有關的東西他都要徹查清楚。不管是人還是物體,他都不能放過一絲可疑的蹤跡。

影聽後歎息道:“你就這麼不相信我嗎?”

可雅哪是不相信影啊,隻是巴倫西亞人之前做的事情實在太過分,雅擔心茜還會有危險,特彆是在她身邊的危險。所以雅這纔想要查清楚所有的事情,其中也包括影先前在南風之城的經曆。

雅雖然這麼想著但也就隻是簡單地回答了影一句,“不是我不相信你,隻是現在的情況比較特殊罷了。”

三人交談完畢後再次上路了,影帶著身後的二人抵達了萊歐斯位於的下水道前。他走下河道旁的石台階進入了通道內。下水道裡麵的景象依舊和從前一樣,影心裡祈禱著萊歐斯千萬不要逃離了南風之城,不然的話他可就真的洗不清身上的疑點了。

下水道內部設立了一扇大門,這裡就是萊歐斯的“家門”了。影推開了虛掩著的大門,幽靜的空間內響起了“吱呀”一聲後,數十個木製球體迎接了影的到來。

推開的大門拉斷了後方佈置著的金屬絲線,球體從影的頭頂落下,迎麵砸在了他的腦門上。影吃痛後捂著頭往後倒退了兩步,一下子撞在了楠的身上。這突如其來的攻擊打斷了三人的步伐,還好楠反應迅速他往側方一個側步後繞開影的身體趕到了最前方,然後直接一拳砸在了一個木球上,將其打飛到了通道的內部。

“轟隆”一聲巨響後,躲藏在通道深處的萊歐斯慘叫了一聲,隨後通道內像是有架子倒下了般響起了一陣嘈雜聲。

影識出了萊歐斯的聲音,得知那人就在此地後,影立馬跑向了深處,雅和楠也迅速追了上去。三人在一堆倒塌的木櫃後方找到了正蹲在地上抱著頭的萊歐斯。萊歐斯顯然被嚇到了,他以為闖入者是城內無家可歸的流浪者,於是便求饒道:“這裡冇有你們要搶的東西,我冇有吃的。”

看著萊歐斯膽小如鼠的模樣,影哈哈大笑了起來,他敲了敲木櫃後打趣道:“嗨,萊歐斯大叔,是我。一段日子冇見怎麼變成這樣了?”

萊歐斯猛地睜開了雙眼,他慢慢放下雙手後扭過頭皺了皺眉頭,在見到來者真的是影後,他立馬跳了起來,萊歐斯不可置通道:“影?來的話直接說一聲啊,我還以為是什麼人闖進來了。”

萊歐斯說著閉上了嘴巴,因為他見到了來到他住所的人其實並不隻是影,還有兩張他從未見過的麵孔。

“你還帶彆人來了?”萊歐斯看了影一眼,他指著雅和楠問道:“這兩位是誰?”

在影帶著雅和楠找到萊歐斯時,從南風之城撤離的巴倫西亞軍也抵達了他們計劃中的目的地,一座位於南風城北部的要塞。

此要塞名為飛龍關,位於一條大江的北方,大江上的橋梁名為龍山橋,連接巴倫西亞北方與南方。

飛龍關佇立在崇山峻嶺之間,是一座依靠險地作為優勢的要塞。胡典原本以為帶領部隊撤退到此地後便可無事,可是等到眾人都安定下來後,他才發現自己的孫女胡桃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就不見了身影。

胡典命人在要塞中尋找胡桃,可是從士兵的報告中他才得知他們就連胡桃的馬車都冇有找到。

“可能是撤退太著急了,小姐的馬車冇有跟上?”望著南方的群山,士兵們隻能這樣向胡典解釋。胡典十分惱怒,他一巴掌扇在了士兵的頭上。

就在胡典不知該如何是好時,玫瑰來到了現場,他見胡典一臉愁眉苦腦,便以安慰的語氣說道:“胡典大人,我們既然已經平安抵達了飛龍關,你乾嘛還要擺出這樣的臉色?依照計劃,我們取回南風之城不過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但是我孫女還在城內!”胡典現在不再忌憚玫瑰的身份,他質問玫瑰,難道她的計劃就是如此的倉促,連保證所有人撤退都做不到嗎?

“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的,胡大人。你身為巴倫西亞大將軍,應該很明白這一點。”

玫瑰的話語中略帶諷刺,胡典聽後不禁在心裡冷哼說自己算什麼大將軍,自從教會上台後他就連掌控兵權的權力都冇有了。要是換做以前,胡典絕對會將離開南風之城的主力調回來,然後和巴倫西亞軍決一死戰,哪會狼狽逃離自己管控的城市呢?

胡典想要調遣部隊回城,但是卻被玫瑰製止了,玫瑰說為了教會的計劃,胡典不能這麼做。如果他這麼做了,南風城的損失可就要白費了。之前他們就是因為每個人都擅自行動,纔會導致血腥下落不明,午隆身負重傷。而茜卻還能毫髮無傷地活著。

見胡典的臉色越發難看後,玫瑰也就不再說下去了。而這時有人向玫瑰報告了一個十分不好的訊息。那人稱午隆的傷勢變得更加嚴重了,需要玫瑰儘快過去看看。

-